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章节阅读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

完整章节阅读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

天南星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这本经典古代言情《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小说,讲述角色靖王张昔年的爱恨纠葛,作者“天南星南”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伊灵萱不但得王爷看中,王妃也对她还是尊重。王妃这是在捧杀伊灵萱,然后挑起伊灵萱和后院其他女人之间争斗,而王妃自己则是稳坐钓鱼台,看妾室们斗的你死我活。反正不管谁死谁生,对于王妃来说,后院女人少一个,对她都是好事。没有一个好惹的啊!张昔年长叹一声。古代世家培养出来的嫡女和穿越而来的穿越女,还有一个重生女,靖王的这个后院可不......

主角:靖王张昔年   更新:2024-06-11 08: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靖王张昔年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章节阅读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天南星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本经典古代言情《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小说,讲述角色靖王张昔年的爱恨纠葛,作者“天南星南”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伊灵萱不但得王爷看中,王妃也对她还是尊重。王妃这是在捧杀伊灵萱,然后挑起伊灵萱和后院其他女人之间争斗,而王妃自己则是稳坐钓鱼台,看妾室们斗的你死我活。反正不管谁死谁生,对于王妃来说,后院女人少一个,对她都是好事。没有一个好惹的啊!张昔年长叹一声。古代世家培养出来的嫡女和穿越而来的穿越女,还有一个重生女,靖王的这个后院可不......

《完整章节阅读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伊灵萱而去。

伊灵萱也不怯懦,站起身子就给柳侧妃行了一个礼:“妾身给侧妃请安。”

柳侧妃冷笑一声,眼神冰冷:“真是不懂规矩,给本侧妃和王妃请安,你要称奴婢。

果然是外边来的,一丁点都上不了台面。”

伊灵萱也不生气,笑盈盈的看着柳侧妃:“我跟王爷说过,我不喜自称奴婢,王爷听候就说以后让我自称妾身就好。

柳侧妃不知道,情有可原,这会儿我跟柳侧妃解释清楚,您可不能再怪我了。”

张昔年叹气,这位老乡真的是太嚣张了,不过人家也有嚣张的本事。

香皂和香露一旦大批量生产,靖王肯定能赚不少钱,看在这些钱的份上,靖王肯定会护着伊灵萱的。

这样一比,张昔年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前世活了20多岁,连饭都没学会做,想起来还真觉得有些丢脸。

柳侧妃面色难看至极,其他庶妃和侍妾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真是牙尖嘴利,怪不得把王爷迷惑的连规矩都忘了。”柳侧妃再次反击。

这话一出张昔年就知道不对,果然就听伊灵萱不紧不慢的道:“那柳侧妃您的意思是,王爷就是那种会被人随意迷惑的昏庸无能之人了?”

“你!”柳侧妃脸色一变,指着伊灵萱不想说话,王妃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然后坐在了主位上。

众人赶紧起来行礼。

“诸位妹妹都坐吧,本王妃也是看这段时间添了不少的新人,大家都还没有聚过,所以才选择今天聚一聚。”王妃笑吟吟的说道。

王妃的面子自然没有人敢驳,众人都纷纷附和。

然后王妃就打量了几眼伊灵萱,然后微笑着对她说了好些话,都是嘱咐他好好侍奉王爷,为王爷多添子嗣。

张昔年听得叹气,话是这样说,要是伊灵萱多生两个儿子,估计到时候王妃肯定心里难受的紧。

说了好几句体贴的话,最后王妃又赏赐了伊灵萱好些东西,这才让人都退下去。

这下子,除了张昔年之外的所有女人,看伊灵萱的眼神都不对起来。

李雨薇像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嘴角含笑离开了。

这会张昔年避开了她,并没有在和她一路。

柳侧妃直来直往,遇事不服就是干,王妃则是用软刀子杀人。

今日让所有人都来看伊灵萱,不但没有训斥她,还赏赐了她不少的好东西,这是在告诉后院的其他女人。

伊灵萱不但得王爷看中,王妃也对她还是尊重。

王妃这是在捧杀伊灵萱,然后挑起伊灵萱和后院其他女人之间争斗,而王妃自己则是稳坐钓鱼台,看妾室们斗的你死我活。

反正不管谁死谁生,对于王妃来说,后院女人少一个,对她都是好事。

没有一个好惹的啊!张昔年长叹一声。

古代世家培养出来的嫡女和穿越而来的穿越女,还有一个重生女,靖王的这个后院可不是一般的热闹啊。

一想到这里,张昔年忽然愣了一下。

对啊,为什么只有靖王的后院这么热闹?难道……

张昔年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靖王是皇上的第七子,因为四皇子早夭,他上面只有五个哥哥。

大皇子瑞王,是先皇后之子,二皇子宸王是当今皇后之子,平常这两人就斗的你来我往。

皇帝却一直作壁上观,就这样看着两个很有实力的儿子私下里的争斗。

张昔年似乎能明白皇上的想法,他如今也不过五十多岁,还不到死的年纪。

一旦坐上那个位置,不到死,他肯定是不想退位的。

而他这两个儿子正值壮年,如果不内斗,转而一起对付他的话,他还真的没有那个把握能斗的过这两个背后都有强大舅家的儿子。

皇上又知道这两个儿子也不可能握手言和,所以他就这样一直观虎斗。

这就不是跟历史上的康熙和皇太子胤礽一样吗?

皇家的父子亲缘总是很短暂的,以前有多么的好,后面就有多猜忌。

康熙觉得皇太子胤礽不老实,老是惦记他的位置。

而当了这么久的太子,皇帝老爹一直不死,太子自然按捺不住野心,最终父子反目成仇。

现在大皇子和二皇子斗得很凶,稍有行差踏错,可能就会两败俱伤。

皇上可能就想看到这个场景,所以在他临死之前,大皇子和二皇子绝对不会成为太子。

那,最终这皇位的归属,会是谁呢?

这会张昔年要是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就枉费她看了那么多年的小说。

靖王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的皇帝。

一旦带入这个想法,张昔年想死的心都有了,王爷的后院斗的都那么厉害,要是成了后妃,那个场景,张昔年都不敢想。

就这样晕晕乎乎地回了自己的院子,张昔年做了很多心理建设,才勉强接受这个非常有可能的可能。

“算了,现在多想也无益,还是等到事情到了,再想办法解决吧。”张昔年无语的瘫倒在床上,心累的很。

王爷回府半个月,整个后院差不多睡了一个遍,今天终于想到张昔年了。

“王爷瘦了。”看到靖王的第一眼,张昔年就道。

真的瘦了,不但瘦了还黑了不少,看样子他这个王爷去治水,是真真正正干实事去了。

靖王一愣,他回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瘦了,王妃见到他都没有关心几句。

却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伊灵萱身上,三句话就开始问伊灵萱的底细。

没听到这句话之前,靖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听到这句话之后,靖王突然就觉得,张昔年跟别人真的不一样。

她在关心着他。

“到了西南一直忙着治水,吃喝有时候都会忘,自然瘦了一些。”靖王神情非常柔和,牵起了张昔年的手。

看靖王的心情似乎不错,张昔年连忙把她抽空做出来的腰带和鞋子拿了出来。

送礼就要当面给,这样大领导才会记你的情。

“王爷,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奴婢给你做了几样贴身的物件,还有一双鞋,您试试看合不合脚。”


能容忍柳侧妃在自己身边叫嚣这么多年,王妃也算是很能忍了,如果再出—位侧妃,那王妃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王爷可以有—个王妃两位侧妃,其她庶妃侍妾没有定数。

伊灵萱虽然不够得宠,家世背景也不高,但是她对于王爷来说却很有用,再加上,她还有双胎,万——连生下两个男孩,或者是龙凤胎。

那么侧妃的位置,迟早会落到伊灵萱的头上。

当然,这都是张昔年根据看了这么多年的宫斗小说,自己推测出来的,具体如何,她也不得而知。

伊灵萱—醒来,得知自己不能再生之后,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有了这—对龙凤胎,她以后就算是不能生了,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是这口气,却绝对不能咽下去。

“清露,安排人去查,—定要查出来,背后主使是谁,我们不能白白吃这个亏。”伊灵萱眼中闪过—抹狠厉,说道。

清露双眼还有些红,用力的点点头:“主子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咱们手里各方势力的人,都开始调查这件事了。”

伊灵萱进王府不过—年的时间,但是他有的是银子,无论在什么时代,有钱能使鬼推磨。

靠着银子当敲门砖,伊灵萱现在手里也有了不少人能用,整个王府,差不多都有她的眼线。

“多多调查柳侧妃和王妃,我觉得这件事情,跟她们两个脱不了干系。”

……

“主子,您怎么又起夜了?您刚出了月子没多久,还是要多注意身体。”芳草叹息—声,给站在窗户前的李雨薇披上披风。

李雨薇的脸上满是笑容:“芳草,我今天高兴,你看今天的月亮,是不是特别的清亮?”

芳草顺着李雨薇指的地方,点了点头。

她已经好久都没有在李雨薇的脸上看到这么开心的笑容了,想来今天,她应该是很高兴的。

李雨薇又抬头看着月亮半晌,然后问道:“要送去给伊灵萱的婢女准备好了吗?底细—定要给我擦干净了,绝对不能坏了我的事。”

“放心吧主子,—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着。”

“她应该已经派人查到是谁给她下毒的了吧?”

“是的,底下人传来消息,她的探子都开始行动了。”芳草回道。

李雨薇笑着点点头,月光下,那双眸子,闪烁着光芒。

“那就把咱们手里的证据抛出去,生了—对龙凤胎这样大的喜事,怎么说咱们也得送点贺礼给她。”

芳草—惊:“为何?咱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证据,还因为这件事情,折了两个人。

到现在王妃那里被围的密不透风,咱们人,可再也安插不进去了。”

李雨薇回头看着芳草:“咱们手里抓着王妃的证据有什么用吗?难道还能用这个证据,让她封我做侧妃?

王爷皇上不同意,她也没有那个权利,能让我登上侧妃之位。

所以这个证据在咱们手里根本没用,索性直接放出去,也让伊灵萱知道,到底是谁害了她。”

王妃要朝着伊灵萱动手这件事情,李雨薇—早就知道,她不但知道,还在中间当了推手,助了王妃—臂之力。

当然,她也拿到了王妃给伊灵萱下毒的证据。

早在—开始,李雨薇就已经决定,要这样做了。

当初王妃荣登皇后宝座,伊灵萱那时已经羽翼丰满,却还是差点就败在王妃手下。

这—回,伊灵萱毛都没长齐呢,李雨薇真的很好奇,她会用怎样的办法,来报复伤害了她的王妃呢?

小说《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一篇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天南星南,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目前已写401570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87章活血药,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喜欢看,虽然女主是侧妃,但不争不抢,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因为是古代,反抗不了,能怎么办,护好自己的孩子不被伤害,就是最好的结局

追平了,好好看!!女主也不是那种一直胆小的人,总的来说好看!很清醒也很通透

细水流长,好好看啊。根本不够看,希望赶紧独宠

章节推荐

第89章野兽出林

第90章回王府

第91章吉星和真凤

第92章她们的以后

第93章年宴开始

作品阅读


“不管母妃是怎么想的,但她这次实在是打我的脸,嬷嬷,去准备一下,明天咱们去宫里给母妃请安。”王妃说道。

里子有没有不重要,但面子一定要撑起来。

她是靖王妃,是世子的亲娘,就算不为她自己,为了世子,她也得进宫去赔罪。

王福安亲自把安嬷嬷送到了张昔年的院子里,还顺带送了两个小丫鬟:“张主子,安嬷嬷是王爷特意送来照顾你的,她以前可是侍候王爷的。”

身为皇子,靖王一出生就有四个奶嬷嬷伺候,这个安嬷嬷以前就是王爷的宫女,后来梳头做了嬷嬷也一直跟着靖王。

再后来王妃进府,安嬷嬷就没什么事情做了,一直到现在,被指给了张昔年。

“奴婢给张主子请安。”安嬷嬷跪下给张昔年行礼。

靖王已经把她送给了张昔年,那么以后,张昔年就是她的主子了。

张昔年亲自扶她起来:“以后就劳烦安嬷嬷了。”

王福安一走,张昔年就把院子里的人都叫了过来,原本伺候她的只有四个,现在又来了三个,一共是七个人。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更何况还是靖王送来的人,因此张昔年直接将大权交给了安嬷嬷,以后院子里的一切事宜,都由安嬷嬷看着办。

安嬷嬷尊敬的行礼,丝毫不敢托大,不过心里倒是舒了一口气。

这位张主子一看就是个简单的,看来王爷把她送过来,是怕她护不住孩子。

有了安嬷嬷镇守,玉书轻松了不少,张昔年更是做起了甩手掌柜,每天除了吃就是睡。

“院子里,玉书玉琴还有元宝都是不错的,就是那个夏荷有些手脚不干净,嬷嬷看着,寻个由头把她打发出去吧。”张昔年私下里对安嬷嬷说道。

这也算是交个底,告诉安嬷嬷,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之人。

安嬷嬷行动很快,不出三天,就把夏荷送出了清芳院。

不但如此,院子里由安嬷嬷管辖,越发有规矩了,她还把孕妇所注意的事宜一一列出来,告诉张昔年,那些能吃那些能做,那些是碰都不能碰的。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安嬷嬷怎么说,她就怎么做,特别听话。

安嬷嬷觉得张昔年很老实,对于有个这样的主子,既是好事,也不太好。

“主子,今天早上王妃进了宫,奴婢觉着,下午王妃估计会领两个人回来。”

吃完午膳,安嬷嬷坐在张昔年身边伺候她绣花,然后说道。

张昔年抬眼看了安嬷嬷一眼:“领两个人?”

安嬷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咱们得王妃娘娘,会为王爷求两位侍妾。”

张昔年这才反应过来。

因为送嬷嬷的事情,王妃怕自己会落得一个善妒的名声,所以亲自去宫里给昭妃请罪,顺便以后院女人大多怀孕为由,在给王爷纳两房侍妾。

这样就不会再有人说她善妒了。

新人进府,能分一分伊灵萱的宠,就是对王妃有利的。

安嬷嬷一直在注视着张昔年,看她想明白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不由得有些惊奇。

张昔年似乎是察觉到了安嬷嬷的惊讶,她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没有变化的小腹,道:“进不进新人,我都无所谓,我只想好好的,安安稳稳的把孩子生下来。”

安嬷嬷点头:“主子这样想很好。”

正如安嬷嬷所说,下午王妃回府,带回了两位侍妾,一个姓秦,单名一个蔓字,一个姓赵,名叫芳雅。

张昔年也如自己之前说的那样,对外面的事情除了关注一下之外,就再也没有过问了。

怀了孕,吃食方面肯定上升了不少的档次,每天膳房都会做出好多好吃的送来。

就这样吃吃睡睡一个月,张昔年胖了一圈,脸上的肉都多了不少。

伊灵萱遭到了靖王的冷暴力,现在靖王不怎么去看她,倒是时常来看李雨薇和张昔年,特别是张昔年。

这段时间靖王特别喜欢来找张昔年吃午膳,有张昔年陪着,他总能多吃一碗饭。

就连陈侍妾那里,靖王也会三五不时的去看望一下,现在全府上下,都知道伊灵萱失宠了。

柳侧妃这几天带人堵了伊灵萱两次,虽然看在伊灵萱有孕的份上,并没有对她进行体罚,但是光是冷言冷语的,也够伊灵萱难受一阵子的了。

张昔年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只是摇头叹了一口气。

柳侧妃实在是太嚣张了,而且她还小看了伊灵萱。

靖王不去看伊灵萱只是在敲打她,想要让她知道,她就只是个庶妃而已,不要生出什么其它的念头。

伊灵萱这段时间肯定会有动作的,张昔年一点都不意外,只是他还没有等到伊灵萱的动作,张昔年却遇到了其他的麻烦事。

“给郑庶妃请安。”张昔年看着这个月已经第三次不请自来郑庶妃,皱起了眉头。

这位郑庶妃是宫里昭妃娘娘不知道拐了多少弯的侄女,也算是靖王的表妹。

只不过她这位表妹,却一点的都不得靖王喜欢,进王府已经三年了,有时一两个月都见不到靖王一次。

可能是看靖王这段时间每天中午都会来陪张昔年用午膳,所以这位郑庶妃,就起了点心思,想要来张昔年这里堵靖王。

前两次这位郑庶妃来的不巧,都没有见到靖王,所以,她不死心的又来了。

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张昔年只是个侍妾,自然不敢让这位庶妃离开,所以只能苦哈哈的陪着这位庶妃说话。

自打有了身孕以来,张昔年觉就多了起来,每天早上起来之后,到中午午膳前,必须得小睡一会,否则就会头疼的不行。

前两次还好,这一次昨天晚上张昔年喝水喝多了,一夜起了好几次,因此没怎么睡好。

谁知道今天这位郑庶妃就今天来了。

张昔年强打起精神陪着郑庶妃说话,说着说着,眼前就开始迷糊,眼看着就要睡过去了,每次到这个时候,郑庶妃都会伸手推一下她。

“妹妹,你说你怎么回事?我特意来找你说话,你为何不理我?”

张昔年一个惊醒,坐在位置上茫然的看着郑庶妃。

小说《穿越后,我苟成了王爷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伊侍妾似乎特别的王爷喜欢,王爷亲自把书房边上的瑞和苑给了伊侍妾。

奴才听说,这个瑞和苑侧妃和几个庶妃都想住进去,不过王爷都没有同意,如今竟然直接赐给了新来的伊侍妾。”

“还有没有打听到其他的事情?李侍妾那边有什么消息吗?”张昔年问元宝。

这个疑似重生回来的李雨薇,张昔年很在意。

元宝摇头:“并没有什么不同,李侍妾一回来,就直接回自己院子了。

奴才看着她和伊侍妾关系也不太好,两人私下里没有任何交谈。”

知道了大致的信息,张昔年也就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晚上按照惯例,靖王是应该歇在王妃那里的,这是给嫡妻的体面,平常就算是柳侧妃,也不敢拦这一夜。

但是这一次,以往特别重视规矩礼仪的靖王,竟然破天荒的去了伊灵萱的院子里休息。

张昔年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叹息一声,看来以后王府的后院,估计再也没有安稳的日子了。

不过水搅得越浑越好,越是上面有人顶着,张昔年在下边就能越好地生存。

靖王一连在伊灵萱那边休息了两天,第三天才去了王妃那,第二天早上靖王一上朝,王妃就传来消息,让后院里所有的侍妾都去请安。

一大早就被玉书玉琴两个人从被窝里挖出来,一直到打扮好,张昔年的瞌睡还没醒。

“出风头的是侍妾伊灵萱,我们这些小鱼小虾也要跟着遭殃,唉!”张昔年叹息一声,跟着大部队一起去王妃的院子请安。

刚出院门,张昔年就看到对面李雨薇也莲步轻移,慢慢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李姐姐好。”张昔年主动见礼,然后安静如鸡的跟在李雨薇身边,再也不肯开口说话了。

重生大佬她惹不起,但是遇见了还是要以礼相待的,万一这位丧心病狂,无差别攻击怎么办。

不过,李雨薇并没有像张昔年想象的那样丧心病狂,而是非常和善的张昔年点了点头,两人结伴而行。

一直沉默的还要走到王妃院子里的时候,李雨薇终于忍不住了:“张妹妹,难道不想知道伊侍妾是怎样被王爷纳进府的吗?”

李雨薇非常好奇的看着张昔年,她想知道这位,究竟是真的胆小,还是装出来的。

毕竟能在宫里待那么久,又能入了昭妃娘娘的眼,也许张昔年是个精明的也说不定。

张昔年诧异的看了一眼李雨薇,她刚刚正在神游天外,完全没有想到李雨薇居然会这样问。

“自是王爷喜欢,所以才纳进府的吧?”张昔年回道。

李雨薇摇头:“当然不是,咱们这位新入府的伊侍妾手段高超,王爷只与她待了一晚,就对她上了心。”

张昔年是真的没有听懂李雨薇为什么要跟她这样说,所以她只能干巴巴地哦了一声。

似乎不太满意张昔年的回答,李雨薇又拉着张昔年说了一些伊灵萱的事情。

一开始张昔年还没有在意,但是越听,张昔年心里就越是吃惊,最后直接是震惊了。

“这位伊侍妾不但饱读诗书,而且精通奇技淫巧,听说为王献上了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伊侍妾不但会制香皂,还能制作出很多香露,喷在衣服上,经久不散。”

香皂,香水,这位伊灵萱,该不会是老乡吧?

张昔年心里震惊,面上却询问道:“香露我倒是知道,只是这香皂是何物?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李雨薇嘴角扬起一抹古怪的笑容:“听说是用香皂洗脸,可以使皮肤光滑透亮。”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挺不错的,要是制作出来估计能卖很多钱吧。”张昔年感叹一句。

李雨薇的面容更加古怪了,似乎是深深的仇恨之中,又隐隐夹杂着快意。

事到如今,张昔年差不多已经搞清楚了状况,身边这位李雨薇,肯定百分之百是重生的。

刚刚进府就得了王爷宠爱的伊灵萱,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她的老乡。

所以上辈子,李雨薇和伊灵萱之间肯定有什么仇怨。

张昔年心中的警铃一直在响,看来从今天起,不但李雨薇是一级危险人物,伊灵萱也是。

如果是其她人的话,张昔年或许会跟老乡相认,但是伊灵萱太过高调了,而且还有一个隐匿在暗处的对手。

这俩人以后绝对不会消停,张昔年这会儿突然有些后悔跟李雨薇结伴来王妃这里了。

不过再后悔也没用,王妃院子已经在面前了。

张昔年和李雨薇的院子是比较偏僻的,不过两人起的都早,王妃院子里此时只有四五个侍妾等在这里。

张昔年跟着她们一起在这里等,差不多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位庶妃和今日的主角伊灵萱,终于到了。

只看了一眼,张昔年就知道靖王为何会如此宠爱这位伊灵萱了。

十分的容貌,再加上能赚钱的法子,她要是靖王,她也肯定会宠爱这位老乡的。

伊灵萱一到,王妃身边的吴嬷嬷就出来了。

“王妃娘娘已经起了,请各位到屋里等候。”吴嬷嬷笑着说了一句,视线扫过伊灵萱,然后带着她们往里走。

张昔年自觉不出风头,等侍妾们都进去之后,才跟上,然后坐在了左边最末尾的位置。

左尊右卑,左边是张昔年的位置,她和李雨薇是刚刚入府没多久的,而且她还比李雨薇晚几天侍寝,所以要坐到李雨薇的下首。

而张昔年对面的位置,就是此次的主角,伊灵萱女士。

张昔年缩在座位上,连动都不动,不管别人说什么,她一个字都不说,把胆小懦弱的样子,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期间,伊灵萱也打量过她,只不过就把视线放到她身上三秒,然后就带着鄙夷移开了。

鄙视就鄙视吧,张昔年不在乎。

又在桌子上坐了一会儿,柳侧妃终于姗姗来迟,坐在了左边最上首的位置上。

“本侧妃听闻府里来了一位新妹妹,不知是哪一位啊?”柳侧妃伸出染着红指甲的手,轻轻拂过耳边的碎发,笑意盈盈的问道。


下腹的坠痛越来越明显,不—会,张昔年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湿了。

接生嬷嬷已经在准备了,丫头们忙着烧热水,—切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被扶着走了—圈,张昔年就上了床,腰间不断传来下坠的酸痛感,肚子紧的像个皮球。

张昔年有种肚子要被剖开的感觉,疼的她直抽冷气,不过她还记着的留力气不能乱叫,所以在极力忍耐着。

安嬷嬷给张昔年擦汗:“怎么样?好些了吗?”

这会儿阵痛刚好过去,张昔年点点头,然后道:“嬷嬷,趁这会儿肚子还不怎么疼,赶紧把我没吃完的面端过来。”

饭都没吃饱,等会哪来的力气生孩子,为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都能够安全,张昔年要补充体力。

刚吃了没几口的面最后还是都进了张昔年的肚子里,这还不够,玉书还熬了—盅乌鸡人参汤。

张昔年也没客气,把—整碗都喝了干净。

安嬷嬷还是按照之前那样,放了个玉佩在张昔年的枕头边上,刚好可以她—伸手就能碰到。

也不怪他们小心过了头,万—有人钻空子就不好了,所以必须这样做。

安嬷嬷目光如电,—直紧紧的盯着两个接生嬷嬷,看她们两个并没有眼神接触,稍微松了—下心,不过还是时刻注意着两人的动作。

产房外面,王妃等人已经赶到,正在和王爷—起在门外守候。

王妃看到王爷竟然没准备走,看样子是想在这里—直守着,心忽然往下沉了沉。

除了她和柳侧妃生产时,王爷—直在门外守着,她就没有见到王爷守过第三个人。

之前陈侍妾生产时,王爷面都没露,李雨薇时,他倒是来看了—眼,看完之后就离开了。

可是这个胆子小,长相又不出挑,也从来都不冒头的张氏,此时竟然能让李承泽这样守着她,王妃不由得开始警惕起来。

王爷似乎太在意这个张氏了。

“妾身给王爷请安。”王妃的面庞挂着—抹温婉柔和的微笑,她身姿优雅,给李承泽行了—个礼。

在王妃身后,紧跟着许多庶妃和侍妾,柳侧妃也在其中,她们也跟着—同向李承泽行礼。

李承泽微微抬手,示意众人起身。

王福安甚是机灵,赶忙搬来—张椅子,小心翼翼地放置在李承泽身旁,然后扶着王妃落座。

待王妃坐稳后,王福安又迅速在中间的小桌子上摆上了香茶和精致的茶点。

女人生孩子,时间最少也得好几个时辰,也不能坐这里干等着。

茶香袅袅,弥漫在空气中,李承泽却只觉得心里有些烦躁,不过面上却不显露分毫。

柳侧妃看着没有动静的产房,突然说了—句:“怎么—点动静都没有?不会有什么事吧?”

周暮云周庶妃,也佯装关心的附和道:“是呀,哪个女人生孩子不都是大呼小叫的,怎么张氏这里—点动静都没有?

不会是疼昏过去了吧?那还有力气生孩子吗?”

李承泽的视线——从这些人脸上扫过,除了郑庶妃脸上的关心不似作假之外,其她人都是演出来的。

因此,王爷看着她们这—副样子,就觉得索然无味。

她们这些女人,可没有—个期望着张昔年能安全的生下孩子,心里不知道怎样诅咒张昔年呢。

很多都想让她—尸两命,带着孩子—起去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