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失衡徐斌玥玥

失衡徐斌玥玥

徐斌玥玥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刚在一起时,徐斌把手机密码、银行密码,银行卡,家门钥匙,全都塞给我。我不要,他还不依不饶。“不行,以后你必须要管着我。”我被打动了,以为那就是爱情。不分彼此,坦诚而热烈的爱情。

主角:徐斌玥玥   更新:2022-09-11 07: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斌玥玥的其他类型小说《失衡徐斌玥玥》,由网络作家“徐斌玥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刚在一起时,徐斌把手机密码、银行密码,银行卡,家门钥匙,全都塞给我。我不要,他还不依不饶。“不行,以后你必须要管着我。”我被打动了,以为那就是爱情。不分彼此,坦诚而热烈的爱情。

《失衡徐斌玥玥》精彩片段

我总是问徐斌:“你爱我吗?”


通常他会笑着轻吻我:“当然,这还用问。”


可是那个被他置顶的聊天框里,对方问了同样的问题“——你爱她吗?”


他的回答是——“她适合过日子。”


我握着手机,陷入一阵恍惚。


适合过日子啊。


……从前我竟以为,这是种肯定。


刚在一起时,徐斌把手机密码、银行密码,银行卡,家门钥匙,全都塞给我。


我不要,他还不依不饶。“不行,以后你必须要管着我。”


我被打动了,以为那就是爱情。


不分彼此,坦诚而热烈的爱情。


“你看我手机?”


徐斌刚洗完澡出来,擦拭额头的湿发。


他走过来,抽走了手机。


他生气了。虽然只是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他总是在自己犯错误时,才更容易生气。


徐斌很会控制情绪,大多数时候,别人眼中的他成熟、沉稳、可信。


他的小情绪,沮丧也好幼稚也好,曾经都只在我面前展现。


现在他在我面前,也成了完美无缺的人。


恍惚想起,我上次问他,工作压力大不大?


他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半天,轻飘飘丢出一句——


“说了你也不懂。


我把这段聊天记录翻出来,给他看。


徐斌动作顿了顿“只是闲聊,不好说的太直白。”


可当初兴师动众的告白,在马路上大声说爱我的人,分明也是他。


一个念头盘踞在脑中,愈发清晰——他不爱我了。


他……爱上了别人。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徐斌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神突然很柔软。


来电显示是“王三岁”。


“好了,别瞎想,我忙完工作来陪你。”


我静静地,没说话。他便转身进了书房。


“嗯……有空……这么晚还使唤我……”


接通电话,他的声音下意识的放低,带着几分难言的缱绻。



其实我知道。


那条信息,这通电话,都来自同一个人。


王子欣。徐斌公司的合伙人。


第一次见到王子欣,是在徐斌的另一个合伙人冯詹的朋友圈里。


那天是徐斌生日。


我准备了他爱吃的菜,嘱咐他早点回家,迟迟没收到回复。


到了晚上,徐斌来了个信息,说要和同事聚餐。


临近12点,依然不见人影。


我按捺不住,打了电话过去。


对面一片嘈杂。


徐斌声音已经染上几许醉意,没说两句就被人抢断。


“寿星公,快来切蛋糕了,大家都等着呢!”


那声音娇媚如莺,带着一丝娇蛮的撒娇的味道。


电话被随之挂断。


十二点零五分,我在冯詹朋友圈刷到了一张合照。


徐斌被一群员工围在中间,一个女孩正用手指把奶油往他脸上沾。


女孩身材高挑,笑的明艳动人。


徐斌举着手,一边挡,一边笑的纵容。


他那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是从前看我时才会有的眼神。


冯詹平时对我一口一个嫂子叫着,很是亲热。


我问起王子欣,他却闪烁其词,打着哈哈。


“是新进的合伙人,年纪虽然不大,但家里有点关系,能帮公司不少忙。那个……嫂子,等公司顺利上市了,我等着喝你跟徐哥的喜酒。”


我抿嘴一笑,心里愈发不安。


结婚,徐斌是提过的。双方家长也早就见过面。


我妈对这个准女婿很满意,经常提点我——“用点心,套牢他。”


我还在徐斌床头的抽屉里看见了一对崭新的婚戒。


最初是惊喜的。


可他迟迟没有求婚。


惊喜慢慢发酵成了不安。


或许,一切早就有了征兆。


平静的表象下,那场毁灭的风暴,比我预想中来得更快。



徐斌想哄我高兴,公司年会那天,主动要我陪他去。


年会邀请了客户和合作方,徐斌穿的是正装。王子欣也是。


一袭蓝色礼服裙衬得她窈窕动人。


冯詹看着徐斌眼色,机灵的喊嫂子。


王子欣坚持喊我名字,还说和我有眼缘,特地加了微信。


如果不是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屑,可信度会高些。


徐斌要去陪客户,叫我先坐着。


“等结束了,咱们一起回家。”


我随便挑了人少的一桌。酒没人动,人也都不认识。


我心里不畅快,开了酒自己喝。


一瓶红酒很快见底,晕乎乎去拿第二瓶,抽奖开始了。


徐斌中了三等奖,是情侣轮渡豪华游的船票。


徐斌却不知去了哪儿。


我惦记着徐斌胃不好,晃着晕乎乎的脑袋,起身去找。


谁料在一个拐角,看到一男一女在卫生间门口纠缠。


女人的纤腰贴在男人身上,醉意朦胧的撒娇。


“今晚我表现好不好?”


男人语气听似无奈,却隐约有几分笑意。“好了,不闹。”


这一幕对我冲击如此之大。


我几乎要站不稳。


有什么东西——酒精、血液、恼怒,还有别的什么,涌上头,轰然炸开。


徐斌很快察觉到我来了,下意识推开王子欣:“子欣喝多了,我扶她一下。”


王子欣被推到一边,脸上闪过一丝羞恼。


我眼眶泛红,声音低到自己快要听不见。


“快结束了,我们一起回家吗?”


王子欣突然嘤咛一声,身子摇摇欲坠往旁边倒去。


徐斌赶紧又伸手拉着她。


“你先回去,我送一下子欣。”


“不行!你不准去,跟我回家。“


我固执的拉着徐斌,高定西装被我攥出难看的褶皱。“你也喝了酒,怎么送。叫个代驾不就好了吗。”


徐斌迟疑了半晌:“她这样,代驾也不太安全……我很快回来,乖。”


我慢慢松开手,听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归于死灰般的平静。


凌晨,我呆呆的坐在客厅。


想起临走时,王子欣投来那个得意且挑衅的眼神。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


窗外泛起了鱼肚白。


一张图出现在王子欣的朋友圈——“半夜给我煮醒酒汤的某人。”


暖黄色的灯光下,徐斌正在厨房忙碌着。


那骨骼分明的侧脸我看了四年,此刻陌生的像另一个人。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玻璃,照在我身上。


空气中的尘埃飞舞的格外清晰。


我慢慢捡起手机,给徐斌拨电话。不出意外被挂断了。


我揉了揉整晚蜷缩变麻的膝盖。


欺骗自己,真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啊。


房子是徐斌的。我觉得,该走的人是我。


收拾好行李,我就联系朋友来帮忙。


徐斌进门的时候,我把钥匙和水电燃气卡递给他。


“我们分手吧。”


他似乎没想到我这么直接。愣住了,看了看我的脸色。


“你…生气了?子欣她一直喊不舒服,想吐,所以我多待了会儿……”


“电话为什么不接?


他一愣,掏出手机,顿时脸色一变。


十几通我的来电都在已接里,显然是被挂断的。


“你有想过吗。我一个女孩子,喝了酒,自己半夜打车回家。”


我深吸一口气,尽管极力隐忍,声音还是在发颤。


“徐斌,我的好男友,甚至没有问我一声,安全到家了没有。”


他面色瞬间苍白,张口想道歉。


“不,别说,够了。”道歉的话听得太多,不想再听了。


徐斌感觉到我的态度和以往不同,开始紧张。


“玥玥,先不说这个……我胃好痛,煮杯热牛奶给我好不好,嗯?”


对,徐斌患有慢性胃病和鼻炎。


我想尽办法照顾他,忙忙碌碌,也甘之如饴。


清淡营养的三餐。


家里保持湿度,纤尘不染。


包里永远装着喷雾和胃药。


从前我一开始做家务,徐斌就会抢过我手里的工具,一边忙活一边念叨。


“这种粗活你不准动,以后都我来做。”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我胡乱用手背擦着。


不重要了,我做什么都不再重要。


令他动容的人,也不再是我。


我把王子欣那条朋友圈给他看。


“自己煮吧。你这不是煮的很好吗。”


他蓦然瞪大了眼睛“这……我真的不知道,她应该是屏蔽了我。“


他向来抓不住重点,尤其当真相如此丑陋。


就……算了吧。


我准备出门了。


徐斌一把攥住我的胳膊,声音也绷不住了。


“玥玥,就为这点小事你真要分手?我们四年的感情算什么?”


那一瞬间我简直无语到了极点:“这点……小事?”


他一脸费解的表情,语气中的不耐没有丝毫掩饰。


“我都说了,我和子欣真的没什么!我只会娶你,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挣脱不开,只好抬头看着他,愈发觉得可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