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绝世玄尊归来

绝世玄尊归来

九天上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这个老东西,他..他居然逃了!眼见着柳沅白的背影消失,王显林终于反应过来。可一阵的气恼之后,王显林看着昏迷的那三个集......

主角:白泽   更新:2023-08-07 20: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泽的其他类型小说《绝世玄尊归来》,由网络作家“九天上”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个老东西,他..他居然逃了!眼见着柳沅白的背影消失,王显林终于反应过来。可一阵的气恼之后,王显林看着昏迷的那三个集......

《绝世玄尊归来》精彩片段

这个老东西,他..他居然逃了!

眼见着柳沅白的背影消失,王显林终于反应过来。

可一阵的气恼之后,王显林看着昏迷的那三个集团高层,四个农民工,整个人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今天本想靠着柳沅白解决5号工区的问题,可谁知道问题没解决,现在又搭进去七个人。

要是这七个人,今天再莫名其妙的死掉的话,那他这沐景园的工程就彻底别想再干下去了。

好几个亿的投资打水漂,沐景园这个工程也会彻底烂尾,这样的影响之下自己的恒达集团势必会遭受重创。

最可怕的是上面的问责追下来,自己可就再也扛不住了。

就在王显林,急的团团转的时候,5号工区那边诡异的风旋与黑气,却慢慢地消散了下去。

一切平静如初,如果不是地上还趴着七个人,谁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那恐怖一幕。

定了定神,王显林立刻对一帮保安命令道:快!立刻去把人救出来!

5号工区的问题可以先不解决,但现在必须确保不能再死人了。

然而王显林的话音落下,整个现场的人却谁也没动地方。

开玩笑!

刚刚那可怕的一幕,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柳沅白堂堂的大师都直接跑路了,他们就更不敢贸然接近那里了。

你们都聋啦?没听到我的话吗?立刻进去把人救出来!谁进去救人,我奖励他十万块!

情急之下,王显林抛出了利诱。

十万块的报酬,如果换到平时绝对令人心动,可接下来却依旧没人动地方。

钱确实是好东西,可也要建立在有命花的基础上。

眼前这情况,谁敢进去?

二十万,不五十万,不管谁进去救人,我给他五十万!

王显林再次加码,但最终依旧没人敢动。

眼见着这么个情况,王显林急的想骂娘,可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换成他,他也不敢进去啊!

一千万我进去把人带出来。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顿时就让在场的一帮人眼皮一颤。

一千万!

这是谁竟然敢这么要价啊?

循着声音目光一转,所有人的眼神再次一颤,因为出声之人正是白泽。

你..你敢进去救人?盯着白泽,王显林表情阴晴不定。

先前他恨不得弄死白泽,可现在他却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恐怕绝非等闲之辈。

当然,不然我开口做什么?白泽淡笑着走出人群。

作为堂堂天尊,大多数人的生命于白泽而言其实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他之所以站出来救人,倒不是因为什么善心,只是单纯的为了赚钱。

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哪怕他天尊归来,可也必须承认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底层民众的事实。

在这个世界,没钱根本寸步难行,想要尽快进入修炼一途,钱同样也是必不可少的资源。

你真有办法救人?王显林盯着白泽依旧十分怀疑。

白泽摊手一笑,不然的话,你把那位柳大师叫回来,问问他有没有办法?

你..!王显林被怼的满脸通红。

回想先前,白泽说柳沅白没办法解决这里的问题,自己不但不相信还要把他赶走。

可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他是真的轻看眼前这个青年了。

好!一千万我给,但如果你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概不负责!

王显林点头答应,但同样很有心计的甩掉了责任。

没问题!淡然一笑,白泽双手双手插兜,如同闲庭信步一样,走进了5号工区。

轰..!

在白泽踏入5号工区的一瞬间,那股诡异的阴冥煞气再次揭竿而起。

激烈的风选卷动着黑气,直接就朝着白泽缠绕了上来。

咕..!

惊恐的吞着口水,王显林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此刻他内心更是在祈祷,白泽可千万要成功才行。

桀桀..嗷呜.......

随着诡异的嘶吼散开,风旋与黑气也更显恐怖狰狞,瞬间就将白泽整个人吞噬了进去。

完了!王显林心里咯噔一声,顿时面若死灰。

内心甚至都有些懊恼,不该听信白泽的话让他进去。

白泽处理不了5号工地的事情是小,可白泽要是死在里面,这他么就是八条人命了。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王显林心急如焚,可他却完全没留意到,虽然白泽被黑气吞噬,可却依旧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此刻白泽身处5号工区,风旋黑气在他的周围呼呼转动,却全都被白泽体内的一丝天衍之气,阻隔在了周身的一米之外。

这下面果然有冥修留下的什么东西吗?

感受着地面之下的蒸腾的阴冥煞气,白泽大概看出了一些门道。

但是因为修为的限制,更深层的东西还是无法进一步探究。

算了,先把人弄出去再说吧!

眸光微眯,白泽意念相守调动体内的天衍之气。

镇!

脚掌轻抬,猛然落下。

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陡然间镇压地面。

轰.!

顷刻间,激烈旋动的风旋黑气被当场震散,一切诡异的情景彻底烟消云散。

他..他居然没事?

瞪大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安然无恙的白泽,王显林先是难以置信,之后内心更是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庆幸与惊喜。

再次看向白泽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敬畏之色。

现在他也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人。

七个人被白泽拖出了5号工区,但却陷入了深度昏迷,并且呼吸气若游丝,好像随时都要断气了一样。

先生,他,他们怎么样了?看王显林焦急的问道,对于白泽的称呼,也不知不觉的发生了改变。

阴煞之气入体,活不长了。白泽淡淡道。

活不长了?王显林当场变脸,你不是说能救他们的吗?怎么现在......

自己付出了一千万,结果却弄来了七具死尸,换谁也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情。

白泽摊摊手,王董,我刚刚只是说一千万我把他们弄出来,没说一定是活人啊!

我.王显林胸口一滞,真的很想骂娘。

弄了半天,自己竟然成冤大头了?

可看着白泽那淡漠平静的表情,王显林却很快冷静了下来。

你有办法救他们吗?

有啊!白泽笑着捻了捻手指,但是你得加钱。

卧槽!王显林内心崩溃,盯着眼前的白泽,瞬间就见证了一个奸商的诞生。

这他么完全就是捆绑消费啊!

这简直比他们这些开发商还要黑。


    第1章

    “玄天尊,今日你必死无疑,束手就擒吧!”

    虚空之上四道身影,将白泽梱缚在阵法之内。

    周身上下散发的恐怖威能,每一道都足以碎裂山河,将万千生灵化为齑粉。

    “哼!我白泽生此世间,就是这天也休想困我,尔等也敢妄想令我束手就擒!?”

    冷声狂笑,白泽的眼神犀利傲然。

    轰隆隆…..!

    气势鼓荡仿若敲响着天阙的战鼓,白泽体内爆发出的恐怖气息,在他的头顶化作了浩瀚的星点。

    霎时间!

    星罗漫天,群星璀璨!

    无穷无尽的力量,自那漫天星海之中爆散出来。

    见状!

    围困着白泽的四道身形,顿时大惊。

    “不好!他要强行引动‘天衍星罗图’,快阻止他!”

    其中一人疾声惊呼,另外三人急忙催动手中的至尊灵宝,可下一刻白泽双手猛然合十。

    漫天的星辰陡然间撞击在了一起,紧接着一个漆黑的黑洞缓缓浮现在了虚空之中。

    ......

    ......

    “快点儿!通知塔吊上的人立刻下来,所有人马上停下手里的工作......”

    “那边的人立刻清理一下道路,董事长马上就要到了。”

    青州沐景园楼盘工地上,工头大声的吆喝着打工人们。

    白泽有些神情恍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宛如刀削的面颊之上,透着一丝的苍白。

    “回来了吗?”

    良久,白泽终于回过了神。

    望着因为搬砖而长满了老茧的双手,熟悉而又陌生的记忆在脑海中起落。

    感受着体内仅余的一丝天衍灵气,白泽笃定了一个事实。

    “看来我是真的回来了,而且还是二十四岁在工地搬砖的时候,看来我赌对了。”

    心头喃喃自语,白泽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睥睨不凡的气魄。

    与四大异魔尊的最后一战,白泽身陷重围,自知求生无望的他铤而走险,强行引爆了自己的先天至尊灵宝‘天衍星罗图’,并以此产生了一个时空黑洞,将他的灵魂吸入了其中,最终时空轮转回到了自己二十四岁的时候。

    “四大异魔尊,你们恐怕做梦都没想到我白泽命不该绝吧!我很期待在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你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白泽暗暗冷笑,眼神中散着寒意。

    既然可以再来一次,那他就绝不会浪费这次机会。

    “叮铃铃…..!”铃声响起,白泽掏出手机。

    ‘悦儿老婆’盯着来电人的名字,白泽深邃的眼眸中散出了一丝阴郁的涟漪。

    刘欣悦,白泽曾经即将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也是白泽认为自己此生最爱的女人。

    但也同样是,几乎毁掉了白泽一生的女人。

    白泽接通了电话。

    “喂!白泽,今晚你来我家一趟,记得把身上的汗臭味洗干净,换一套体面点儿的衣服再过来。”

    刘欣悦声音透着不耐烦的冰冷。

    “分手吧!”白泽简单直接,音色更冷。

    没等刘欣悦反应过来,白泽直接挂断电话,删号,拉黑,一气呵成。

    明知道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只有羞辱,为什么还要往上撞?

    好不容易重生归来,白泽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面。

    “别挡路!赶紧闪开........”

    就在此时,在一阵叱喝声中白泽被人推到了一边。

    一帮人呼呼啦啦的在前面开路,几个头戴白色安全帽的管理层,簇拥着一位身穿银灰色长袍的老者走向了5号工区。

    微微蹙眉,白泽想起来从沐景园工程开工,5号工区那边好像是发生过不少邪性的事情,因为工伤事故都已经接连莫名其妙的死了5个工人了。

    因为这件事情,整个工程的进度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前世的时候,白泽接到刘欣悦的电话之后,就着急忙慌的跑回家去准备了,所以没有掺和到这件事情里面。

    再度抬眼,白泽双眸之中幽蓝闪现。

    虽然重生归来修为全无,可体内的一丝天衍之气,却依旧可以令白泽动用天眼,看到诸多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当借助着天眼,清楚的看到5号区飘散的一缕缕粘稠黑气之后,白泽不由的脸色一变。

    “这里竟然会有如此浓烈的阴冥煞气!?”

    阴冥煞气乃为极阴之气,要么是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经年累月所生,要么是一些冥修遗留之物所散发而来。

    根据白泽的判断,这股阴冥之气绝非自然所生,这样的话5号工区的下面怕是大有文章。

    “柳大师,这次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一个头戴白色安全帽的男子,满脸郑重的拜托着那个老者。

    而他赫然正是恒达建设集团的董事长,王显林。

    未等老者表态,老者身边的青年满脸傲然道:“王董您尽管放心,今天由我师父他老人家亲自出手,这里的问题绝对手到擒来。”

    “那是那是,柳大师神威莫测,这点问题自然不在话下。”

    王显林一阵点头,眼神中充满了敬畏与希冀。

    而那位柳大师闻言并未说话,只是朝着王显林点了点头,全然是一副高人高道的样子。

    似乎对于这次的问题,他是真的十拿九稳。

    望着这一幕,白泽目露不屑,叹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他也看得出,这位柳大师身上有些真元波动,算是有那么点儿道行。

    可按照5号工区阴冥煞气的浓度来看,这位柳大师今天怕是注定要铩羽而归了。

    而白泽这一笑,好巧不巧的正好被那个青年给看到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叹气摇头的,难道是在质疑我师父的能力吗?”

    青年开口质问,脸上充满了怒意。

    想他的师父柳沅白,堂堂的玄门大师海内驰名,走到哪里不是被敬若神明一般,师父备受尊崇他这个弟子自然与有荣焉,同样是令人仰视。

    眼见着白泽那不屑的目光与动作,他的火气一下子就撞了上来。

    随着青年这一开口,全场的目光跟着就集中在了白泽的身上。

    其中王显林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恼火,刚想吩咐人把白泽赶走,柳沅白身边的青年却抢先一步,撞开人群来到了白泽面前。

    “你一个卑贱的农民工,竟然也敢对我师父面露不敬之色,现在立刻跪下向我师父赔罪。”

    青年表情凶恶,一副颐指气使唯我独尊的样子。

    “想让我道歉,他还不配!”白泽冷哼一笑,嘴角的弧度更显不屑。

    让他这堂堂的玄天尊,向一个凡夫俗子的老者下跪道歉?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更何况他有做错什么吗?

    “你他么的找死!”青年勃然大怒,抡拳要打。

    “滚!”

    白泽轻叱一声,眼眸中射出两道寒芒。

    霎时间,青年就感觉有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脚底板窜上了天灵盖,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要凝结了。

    虽然重生归来修为全无,可白泽那贵为天尊傲睨天下的气魄,却依旧令人胆寒。

    在这股气势的影响之下,就连王显林以及在场的众人,都感觉一阵的脊背发凉,头皮发乍。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面对着一头洪荒猛兽一般。


:    一个眼神震慑全场之后,白泽转身欲走。

    虽然很好奇5号工区下面到底有什么,但白泽却屑然与这些人接触。

    “年轻人,你还不能走。”柳沅白低沉着音色阻止道。

    “有事?”白泽斜眤着柳沅白,淡淡问道。

    “你这个混蛋,竟然敢这样跟我师父说话......”

    “陆昆,不得无礼!”阻止了弟子,柳沅白目光阴沉的看着白泽,“年轻人,我想知道你刚刚看着我,又是轻叹又是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觉得老夫今天,无法解决这里的问题?”

    “没错,这里的问题你解决不了。”白泽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句话顿时,令在场的所有人面色一变。

    没等柳沅白发火,王显林率先怒了。

    “你是什么人?是谁让你在这里胡言乱语的?保安,保安,立刻给我把这个小子赶出去!”

    沐景园项目的这块地皮,恒达集团当初可是花了两个亿买来的。

    王显林的目的就是要将沐景园,打造成整个青州最高端的商业住宅小区,所以建设投资方面个更是不遗余力。

    哪怕是现在刚刚开工,可是投入的建设资金却已经达到了两个亿,预计还需要再投入五个亿。

    可天不遂人愿,王显林也没想到从工程开工到现在,短短十天的时间里面居然因为工伤事故,一连死掉了五个人。

    这样的重大责任事故,早已经让他焦头烂额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如果工地再出事的话,那么沐景园的投资很可能就会全线打水漂,甚至连接盘的人都不会有。

    那样的情况影响之下,整个恒达集团都会遭受不可挽回的损失。

    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他好不容易请来了柳沅白,确定了是5号工区那边存在问题,柳沅白也答应会帮他妥善解决。

    可偏偏这时候跳出来了一个白泽,说什么柳沅白无法解决这里的问题?

    这简直让王显林,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很快大批保安到来,可这时柳沅白却一摆手。

    “慢!我还有话要问问这个年轻人。”

    见到柳沅白开口,王显林皱了皱眉之后,示意保安们先等候在一旁。

    “你凭什么说我解决不了?如果你只是想以这种方式博取关注,我只能说你的手段太拙劣了。”

    白泽屑然一笑,“我没兴趣在这里跟你扯皮,如果你硬要问原因的话,我只能说你没这个能力!”

    “你说我没这个能力?”柳沅白怒极反笑,“敢在我柳沅白面前,说出这种话的人你还是第一个,既然如此那我就要你留下来,亲眼看看我到底能不能解决这里的问题!”

    柳沅白话音一落,王显林直接一摆手,“把他给我围起来,待会儿完事儿了再跟他算账,如果他敢跑就立刻给我打断他的腿!”

    “既然如此,那请开始你的表演吧!”白泽神情淡然,负手而立。

    既然这些人诚心不让他走,那白泽倒也想看看,5号工区下面到底有什么。

    “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份淡定。”冷哼一声,柳沅白转身走向了5号工区。

    “等死吧你就!”狠狠瞪了白泽一眼,陆昆也赶忙跟了上去。

    柳沅白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进入了5号工区,只想尽快展现一下自己大师的风采。

    可就在他踏入工地的一瞬间。

    轰…..!

    一股风旋平地而起,几乎在一眨眼的时间,就将柳沅白几个人吞了进去。

    “桀桀......嗷......吼…..!”

    风旋激烈旋动,在一阵诡异的怪叫嘶吼声中,一丝丝的黑气在风旋中蔓延开来。

    “快…..快跑…..!”

    诡异的一幕,顿时吓得靠近工区的王显林等人面色惊变,忙不迭的转身逃跑。

    可他们这一跑,逸散的黑气就像活了一样,直奔他们就扑了上来。

    没几下的功夫,王显林身边的几个高层被黑气缠绕,直接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

    很快,王显林也被一丝的黑气给缠绕住了身体。

    可就在被黑气缠住的一瞬间,王显林的身上忽然闪过了一缕五色毫光将那黑气冲散。

    趁着这个机会,王显林也顺利的摆脱了黑气的纠缠。

    白泽眼神微眯,“这家伙身上,有什么护身的东西吗?”

    “啊…..!鬼啊!救命….救命啊!”

    5号工区之内风旋更盛,弥散的黑气之中,传出了那些工人的惨叫声。

    看着眼前诡异的情况,再听着黑气之中的惨叫,现场除去白泽之外,一个个全都被吓的面无血色头皮发麻。

    此刻王显林的表情,无疑是最复杂的一个。

    自己花费了二百多万请来柳沅白,本想靠他解决工地的问题。

    可谁成想问题没解决,甚至连柳沅白自己都搭进去了吗?

    “寅木,午火,戌土,三阳离火符,开!”

    一声断喝自风旋中陡然散开。

    一道激烈燃烧的符篆竟然破开了风旋黑气,紧接着柳沅白拖着已经陷入了昏迷的弟子陆昆,从五号工区狼狈不堪的逃了出来。

    逃到了安全范围之后,柳沅白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冷汗不止满脸苍白无比,眼神中尽是恐惧之色。

    回想着刚刚那一幕,他的整个身子都在剧烈发颤。

    “柳大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该怎么办?”

    王显林凑过来,焦急的对着柳沅白问道。

    “这….这里面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所….所以显得有些麻烦,王董稍安勿躁待老夫去取两件法宝过来,定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吭哧着搪塞了几句,柳沅白立刻拖着昏迷的陆昆,忙不迭的朝着工地外走去。

    法宝只是借口,此刻柳沅白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这里的问题自己根本没办法解决,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为逃跑找一个好听点儿的理由而已。

    “柳大师这是顺利的把问题解决掉了吗?办事效率好高啊!”

    望着狼狈逃窜的柳沅白,白泽淡笑着说道。

    “你,你别得意,山不转水转我们迟早有再见面的时候。”

    恶狠狠的警告了白泽一声,柳沅白抱着昏迷的陆昆,就如同一条丧家犬一样,灰溜溜的逃出了工地。

    


:    这个老东西,他…..他居然逃了!”

    眼见着柳沅白的背影消失,王显林终于反应过来。

    可一阵的气恼之后,王显林看着昏迷的那三个集团高层,四个农民工,整个人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今天本想靠着柳沅白解决5号工区的问题,可谁知道问题没解决,现在又搭进去七个人。

    要是这七个人,今天再莫名其妙的死掉的话,那他这沐景园的工程就彻底别想再干下去了。

    好几个亿的投资打水漂,沐景园这个工程也会彻底烂尾,这样的影响之下自己的恒达集团势必会遭受重创。

    最可怕的是上面的问责追下来,自己可就再也扛不住了。

    就在王显林,急的团团转的时候,5号工区那边诡异的风旋与黑气,却慢慢地消散了下去。

    一切平静如初,如果不是地上还趴着七个人,谁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那恐怖一幕。

    定了定神,王显林立刻对一帮保安命令道:“快!立刻去把人救出来!”

    5号工区的问题可以先不解决,但现在必须确保不能再死人了。

    然而王显林的话音落下,整个现场的人却谁也没动地方。

    开玩笑!

    刚刚那可怕的一幕,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柳沅白堂堂的大师都直接跑路了,他们就更不敢贸然接近那里了。

    “你们都聋啦?没听到我的话吗?立刻进去把人救出来!谁进去救人,我奖励他十万块!”

    情急之下,王显林抛出了利诱。

    十万块的报酬,如果换到平时绝对令人心动,可接下来却依旧没人动地方。

    钱确实是好东西,可也要建立在有命花的基础上。

    眼前这情况,谁敢进去?

    “二十万,不…五十万,不管谁进去救人,我给他五十万!”

    王显林再次加码,但最终依旧没人敢动。

    眼见着这么个情况,王显林急的想骂娘,可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换成他,他也不敢进去啊!

    “一千万我进去把人带出来。”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顿时就让在场的一帮人眼皮一颤。

    一千万!

    这是谁竟然敢这么要价啊?

    循着声音目光一转,所有人的眼神再次一颤,因为出声之人正是白泽。

    “你…..你敢进去救人?”盯着白泽,王显林表情阴晴不定。

    先前他恨不得弄死白泽,可现在他却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恐怕绝非等闲之辈。

    “当然,不然我开口做什么?”白泽淡笑着走出人群。

    作为堂堂天尊,大多数人的生命于白泽而言其实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他之所以站出来救人,倒不是因为什么善心,只是单纯的为了赚钱。

    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哪怕他天尊归来,可也必须承认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底层民众的事实。

    在这个世界,没钱根本寸步难行,想要尽快进入修炼一途,钱同样也是必不可少的资源。

    “你真有办法救人?”王显林盯着白泽依旧十分怀疑。

    白泽摊手一笑,“不然的话,你把那位柳大师叫回来,问问他有没有办法?”

    “你…..!”王显林被怼的满脸通红。

    回想先前,白泽说柳沅白没办法解决这里的问题,自己不但不相信还要把他赶走。

    可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他是真的轻看眼前这个青年了。

    “好!一千万我给,但如果你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概不负责!”

    王显林点头答应,但同样很有心计的甩掉了责任。

    “没问题!”淡然一笑,白泽双手双手插兜,如同闲庭信步一样,走进了5号工区。

    轰…..!

    在白泽踏入5号工区的一瞬间,那股诡异的阴冥煞气再次揭竿而起。

    激烈的风选卷动着黑气,直接就朝着白泽缠绕了上来。

    咕…..!

    惊恐的吞着口水,王显林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此刻他内心更是在祈祷,白泽可千万要成功才行。

    “桀桀…..嗷呜.......”

    随着诡异的嘶吼散开,风旋与黑气也更显恐怖狰狞,瞬间就将白泽整个人吞噬了进去。

    “完了!”王显林心里咯噔一声,顿时面若死灰。

    内心甚至都有些懊恼,不该听信白泽的话让他进去。

    白泽处理不了5号工地的事情是小,可白泽要是死在里面,这他么就是八条人命了。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王显林心急如焚,可他却完全没留意到,虽然白泽被黑气吞噬,可却依旧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此刻白泽身处5号工区,风旋黑气在他的周围呼呼转动,却全都被白泽体内的一丝天衍之气,阻隔在了周身的一米之外。

    “这下面果然有冥修留下的什么东西吗?”

    感受着地面之下的蒸腾的阴冥煞气,白泽大概看出了一些门道。

    但是因为修为的限制,更深层的东西还是无法进一步探究。

    “算了,先把人弄出去再说吧!”

    眸光微眯,白泽意念相守调动体内的天衍之气。

    “镇!”

    脚掌轻抬,猛然落下。

    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陡然间镇压地面。

    轰….!

    顷刻间,激烈旋动的风旋黑气被当场震散,一切诡异的情景彻底烟消云散。

    “他…..他居然没事?”

    瞪大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安然无恙的白泽,王显林先是难以置信,之后内心更是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庆幸与惊喜。

    再次看向白泽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敬畏之色。

    现在他也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人。

    七个人被白泽拖出了5号工区,但却陷入了深度昏迷,并且呼吸气若游丝,好像随时都要断气了一样。

    “先生,他,他们怎么样了?”看王显林焦急的问道,对于白泽的称呼,也不知不觉的发生了改变。

    “阴煞之气入体,活不长了。”白泽淡淡道。

    “活不长了?”王显林当场变脸,“你不是说能救他们的吗?怎么现在......”

    自己付出了一千万,结果却弄来了七具死尸,换谁也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情。

    白泽摊摊手,“王董,我刚刚只是说一千万我把他们弄出来,没说一定是活人啊!”

    “我….”王显林胸口一滞,真的很想骂娘。

    弄了半天,自己竟然成冤大头了?

    可看着白泽那淡漠平静的表情,王显林却很快冷静了下来。

    “你有办法救他们吗?”

    “有啊!”白泽笑着捻了捻手指,“但是你得加钱。”

    “卧槽!”王显林内心崩溃,盯着眼前的白泽,瞬间就见证了一个奸商的诞生。

    这他么完全就是捆绑消费啊!

    这简直比他们这些开发商还要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