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憨憨王爷黑化了

憨憨王爷黑化了

千音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史云瑶死在了最爱的男人手里!那个男人的身边站着她曾经最信任的姐妹!看着家人一个一个的倒在面前,她后悔万分。如果当初没有爱上这个男人,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重生之后,史云瑶回到了天真烂漫的时候,不过这一次,她的一颗心坚如磐石,精心策划步步为营,只为报仇雪恨!抱住那位痴傻王爷大腿之后,史云瑶的复仇之路走得顺风顺水……

主角:史云瑶,赵亥   更新:2022-07-16 06: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史云瑶,赵亥的武侠仙侠小说《憨憨王爷黑化了》,由网络作家“千音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史云瑶死在了最爱的男人手里!那个男人的身边站着她曾经最信任的姐妹!看着家人一个一个的倒在面前,她后悔万分。如果当初没有爱上这个男人,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重生之后,史云瑶回到了天真烂漫的时候,不过这一次,她的一颗心坚如磐石,精心策划步步为营,只为报仇雪恨!抱住那位痴傻王爷大腿之后,史云瑶的复仇之路走得顺风顺水……

《憨憨王爷黑化了》精彩片段

“给我……杀!”

滔天的火焰,在黑夜中妖冶至极。

浓烈的呛烟让人无法呼吸。

太师府三个字,在火舌当中隐约可见。

大火之内,数十道身影手持弯刀,一刀下去,倒下的就是一条不甘的生命。

史云瑶就那么看着。

双手双眼,全部都被挑断了筋脉,就绑在轮椅之上,眼睁睁的看着。

尸体。

全部都是尸体。

守门的阿才,养花的六月,厨房的李娘,还有扫洒的四儿。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她的眼前倒下,全部都失去了呼吸,整个太师府除了呛人的烟味就是浓郁的血腥味。

在她的身旁,站个一男一女。

男人一袭紫色长袍,腰间坠着血红色的龙佩,正是赵寒苑,东照国的摄政王。

女人坠地蓝裙,领口开得很低很低,娇俏妖娆。正目光嘲讽高傲的看着这一切。

她的眼底充斥着疯狂和绝望,几乎咬碎的一口银牙,眼角流出的,不再是泪,而是血!

一直到两道身影,浑身是血的带到她的面前。

两人已经被抽了筋,趴在地上,无法站起,对着史云瑶死死的摇头。

她终于忍不住,浑身都在颤抖,“赵寒苑!你个畜牲!你放了他们!”

那是她爹娘啊!

护她天真,保她无忧的爹娘!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虎符,拿出来。”

史云瑶死死的咬牙,“不可能!”

赵寒苑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一挥,史云瑶的脸上就飞溅了亲生父亲的血!

她的父亲,那最疼爱的她的父亲,头颅滚落在地,至死都没能再叫她一声女儿!

“啊!”

“爹!”

“我错了,爹,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赵寒苑!你禽兽!你不得好死!你会不得好死的!”

赵寒苑冷眸,手中的长剑落在了整个史家除了史云瑶之外唯一的活口,史云瑶的母亲身上,“给,还是不给。”

他冷漠的声音,让史云瑶浑身都在颤抖,眼角的血泪一滴一滴的落在长裙之上,开出一朵一朵妖冶的花。

她死死的咬牙,最后只吐出了一个字。“好。”

“我给,你放了我娘。”

赵寒苑眼神一闪,“在哪?”

直直的抬眸,史云瑶对上了赵寒苑的眼,“摄政王府,我为你准备的二十八个生日礼物其中,红色盒子之内。”

赵寒苑一愣,眼神有片刻之间的楞仲。

“你……”

那一刻,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声音的复杂和微颤。

史云瑶死死的咬牙,眼底是浓烈的不甘,和令人恐怖的杀意,再没有一丝爱意,“可惜,今晚你的生日宴,竟然成了我史家的灭门之日。”

史云瑶望着面前这张脸,只觉得心口都在滴血,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刮子,“赵寒苑,我史云瑶助你半生,却遭你灭门,你杀我族人弑我生父!我就算是死,都不会放过你!”

赵寒苑被她看着,突然觉得心口一疼,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他身边的女子察觉不对,扭着腰娇俏开口,“妹妹,你早就听话一些,把王爷的虎符还回来,爹爹也不会死了,你说是不是?”

赵寒苑冷眸,她身边的女子娇俏开口,“妹妹,你就听话一些,把王爷的虎符还回来,我还可以求王爷饶你一命。”

听闻此话,史云瑶恨不得手刃了这个狼心狗肺的贱人。

“你没资格唤爹爹!我史家,没你这样吃里扒外的孽种!”

史云羽冷笑一声,“过了今晚,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史家了。”

话落,史云羽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当着史云瑶的面,一剑砍断了史夫人的头颅!

“娘……”

史云瑶突然瞪大了双眼,被飞溅了一脸的血!

“啊啊!你说过放了我娘的!”

赵寒苑蹙眉,冷冷的看了一眼史云羽。

史云瑶整个人在轮椅上挣扎,眼底的血泪突然疯狂一样的流出,片刻之间,她一张脸上全部都是鲜血!

格外的恐怖。

“赵寒苑!史云羽!碧落黄泉,阴曹地府,我必要你们不!得!好!死!”

唰!

一双水眸顷刻之间圆睁,史云瑶倏的坐直了身子。

放眼触目可及的,是熟悉的马车,和一张熟悉的小脸。

再一次梦到这些,史云瑶还是浑身都在颤抖。

她重生了。

上天庇佑,她没死。

“小姐?”

身旁随候的丫鬟云晴有些担忧,“小姐可是梦魇了?”

史云瑶松了口气,眼底的血色这才退了下去,“无碍,我们到哪了?”

“回小姐,前面就是唐王府了,马上就到了。”

史云瑶眸光微微一闪,随后点头,“好。”

唐王,是她这一世翻盘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约莫一盏茶,马车停在了唐王府的门口。

守门的阍人,看到来人顿时一惊,连忙将人给迎了进去。

史云瑶被请到了待客的正堂,乃是唐王府的太妃,亲自接见的。

这一进去,就是一个时辰。

王府后院——

“我活了那么多年,还是第头一回见姑娘家家的,拿着一纸婚约上门求嫁的,这史家大小姐可真是百年难得第一人啊!”

“这婚约还是老王爷在世的时候定下的,如今王爷……心中宛如孩童,太妃又心善不忍耽误这史姑娘,没曾想,这史姑娘倒是如此仁义,竟然拿着婚约上门表态。”

说话的,正是聊城唐王府的奴婢,老太妃身边的贴身嬷嬷。

一般像她们这个年纪的嬷嬷,都很少在背后嚼人舌根子,如今也是难得见到如此这般情形,便是她们也忍不住多舌起来。

此刻,唐王府的正厅上,端坐着一个女子,一袭浅蓝色的水波长裙勾勒出女子纤细的腰肢,及腰的乌发微卷,编了五六个辫子,斜云发髻之上,插入了一枚蓝色步摇,随着她一颦一笑之间,步摇也微微颤动。

正厅的主位上,坐着的是唐王府的太妃,也是现唐王府的主人,宣太妃。

她看着手中那一纸已经泛黄的婚书,眉宇间隐隐暗藏着期盼,可更多的是复杂,“史姑娘,不知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太师的意思?”

史云瑶弯唇,水眸里荡漾着温柔,“太妃放心,这便是我整个史家的意思。”

宣太妃一听,内心终于松了一口气,眼底的复杂也撒去了几分,“那便好,那便好,未曾想到史太师如此明事理,我原本还怕……罢了罢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了,今后我们也是一家人了。”

史云瑶微微颔首,“那太妃日后,直接唤我云瑶便好,不必如此见外。”

实在是,史姑娘这三个字不好听。

好像句句都在咒她死一般。

“好,好,云瑶,你和你母亲很像,都是如此温柔如水。”

提起自己的母亲,史云瑶的眼底快速滑过了一抹悲痛和恨意,旋即就被她掩藏在了眼底,“母亲是云瑶一生见过最温柔的人。”

宣太妃叹了口气,“是啊,可惜……”

正厅内,一时陷入了安静,直到史云瑶开口,打破了这场宁静,“太妃,我能不能见一见王爷?”


宣太妃连连点头,“自然是可以,刚巧今日亥儿在府上,忠庸,快去带亥儿过来。”

听到宣太妃这话,门口侍奉的管家,应了是,便急急忙忙的去叫人。

这一去,就是许久。

史云瑶都喝了三盏茶,眼看着宣太妃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管家的身影这才终于再度出现。

不管是史云瑶还是宣太妃,都快速的往管家的身后瞧去。

然而只有管家孤身一人,身后别说是赵亥的人了,连个影子都未曾瞧见。

“王爷呢?”

宣太妃一双眼看了又看,终于确认管家没把人带来的事实,她微微动了怒。

管家不安的看了看史云瑶说道:“这,王爷原先是在府上的,可听阍人说一个时辰之前,南阳世子来把王爷给带出去了。”

听闻此话,史云瑶眼眸微闪。

一个时辰之前?那不就是她刚到府上?

然而这厢,宣太妃一听到南阳王世子这几字顿时脸色骤变。

“不是说了,南阳世子来,一律说王爷不在吗?他怎么进来的?”

管家为难的脸都皱起来了,“下人也交代了,可世子不信,硬闯了进来,咱们的人也不敢拦啊……”

宣太妃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只能先歉意的给史云瑶解释,“云瑶,实在是不巧,亥儿他,被朋友给叫出去了……”

宣太妃的话音还未落,史云瑶顿时的站起了身,目光冷凝的盯着管家道:“王爷被带去了哪?”

这一个消息不过上下嘴皮子一碰,管家那么久没回来,定然是去调查了。

管家一愣,没料到史云瑶直接问他,他捏了捏手,看向了宣太妃。

宣太妃脸色也颇为难堪,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管家这才颤颤巍巍的吐出了让宣太妃头脑发晕的三个字,“百花楼。”

史云瑶眼神刹那之间一冷。

聊城身为京都,最是繁华。

繁华之地,同样也鱼龙混杂。

在聊城,有一处地方名为桃花乡,但那并不是一个小村镇,而是一个小巷子。

因为那里因桃花衫而闻名。

一整条小巷子,从头至尾全部都是男人的温柔乡,到了夜间更是花红人美,灯火阑珊。

一辆马车驱使到了巷子的入口,马车之上,最先露出的是一双浅蓝色的绣花鞋,鞋尖绣着一朵牡丹,高贵大方,随后一袭蓝色的水波长裙落入众人的眼帘。

不多时,一位妙龄少女就停在了这条花街的路口。

门外招客的姑娘一瞧见马车上下来的是位姑娘全部都呆了。

面对众人的目光,女子没有丝毫怯懦,一步一步朝着‘百花楼’而去。

倒是跟着的管家,被这诸多女子的目光瞧得面红气躁,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百花楼,是这桃花街上最繁华的一家青楼,也是面积最大,美人最多的一家。

而此刻,百花楼的二楼最东边的一处厢房内,站了四五个男子和六七个女子。

男人猥琐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别害羞嘛,把衣服都脱了,这里可是每个男人做梦都想来的地方,唐王,你这脑子有问题,该不会身子也有问题吧?”

出口的人,正是带唐王赵亥前来的南阳王世子——赵眠。

他身旁跟着徐尚书家的小儿子——徐淼,户部柳侍郎的侄子——柳城羽。

屋内,更是围着五位衣衫不整,春光大泄的女子。

一时之间,不怀好意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赵亥的某处。

而他们话中的主角赵亥,此刻正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面对诸多陌生不怀好意的目光,浑身都在颤抖。

他不安的扣着手心,祈求的看着这里他唯一认识的一个人,“赵眠,我们回去好不好?”

赵眠眼底划过了一道讥讽,面上却是装的伪善,“王爷,这些都是京城的公子哥,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朋友嘛?我这不是给你带来了?你要是让他们的都高兴了,他们自己就会跟你做朋友了。”

徐淼一听,笑得嘲讽,“朋友?哈哈哈哈,是啊,王爷那么良善,我当然愿意跟王爷成朋友了,不过我这人交朋友有个毛病,那人必须功夫了得,要不?今日王爷就给我们展现展现如何?”

说道,徐淼看向了柳城羽,后者拉过身边的女子就推向了赵亥,“水儿,还不表现表现?给我们的唐王爷好好的轻松一下。”

水儿顺着力道,人就往赵亥的身上歪,赵亥吓得瞬间想逃,却被徐淼给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你……别……别……”

“水儿,还不上前?”

“也叫咱们瞧瞧,这三岁脑子的人,到底如何。”

“哈哈哈哈,快脱。”

面对众人的调笑和侮辱,赵亥吓得一张精致的小脸直颤,拼命的摇头,“不要……不要,我要回家……”

然而,他一人的力气终究有限,四五个姑娘齐上阵,扯着他的裤子就要往下扒。

这时,封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道温柔如水的声音,带着冷冽之意传遍整个屋内,“你们几个,找死吗?”

史云瑶站在门前,看着屋内的情形,一双秀眉凝了凝。

她死死的握住了拳头,眸底满是凉意。

赵眠几人,被史云瑶的话吓僵在了原地。

等待众人看清楚来者是个女子的时候,皆为之一愣。

徐淼第一个反应过来,双手环胸,嘲讽道,“呦?这是哪家的小娘子啊?莫不是春闺寂寞,所以来这消遣?”

徐淼的话可谓是极其露骨,跟在史云瑶身后的管家面色瞬间就拉了下来,他正欲上前怒斥,史云瑶便出手了。

没人看见她是怎么出手的,只知道她手臂一抬,一根银针倏的就飞射了出去,顷刻之间插入了徐淼的胸口下三寸的穴位。

她速度太快,徐淼来不及反应就两眼一翻直接到倒地。

这一下,吓到了柳城羽和徐眠,柳城羽一僵,“你好大的胆子!你到底是谁?你对徐淼做了什么?”

史云瑶连一眼都懒得去看这几个人,眼眸担忧的望向赵亥。

一抬眸,就对上了一双恐惧单纯的桃花眸。

顷刻之间,有关于这张脸所有的记忆,全部都涌在了眼前。

男人卸去了单纯痴傻登上高位,手段凌厉狠辣,一双眼眸冷若冰霜,可唯独对她这个只有过一丝恩情的人,包容以待。

但终究,他们史家,因她而自取灭亡……

思及于此,史云瑶吸了吸鼻子,唇角弯出了一道最温柔的笑意,“王爷,别怕,我来了。”

下一瞬,史云瑶眼底冷若冰霜,一脚踹开了那个蹲在赵亥脚底的女人。

“啊!”

女人被一脚踹开,扯开的衣衫更是春光大泄!

史云瑶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管家,让人把她脱光了丢出去,不是喜欢供人观赏吗?那便让人观赏个够吧。”

管家颔首,“是”

话音刚落,身后立刻便来了人,当着赵眠的面,把这女子生生拖了出去。

赵亥只感觉面前的女子住进了他的眼底,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姐姐。

她抬脚的走到他面前,把他衣衫不整的衣袍亲手给他理好绑好腰带,柔柔的捏了捏他的手,“王爷,累了吧?先出去等我好不好?我处理一些事,马上就来。”

赵亥看着面前犹如仙女一样温柔的面容,听话的点头,乖乖的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史云瑶那张温柔似水般的面容,刹那之间就冷了下去。

“管家。”

管家憋了一肚子的怒气在压着,立刻上前,“小人在。”

“把这些折辱王爷之人全部给我绑起来!”

管家重重点头,“是!”

随后,他一挥手身后跟着的十几个小厮,刹那之间就冲了进来,把几个女子和赵眠全部都抓了起来。

柳城羽见此急了,他没想到史云瑶连他们都敢抓,“王管家,我们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吗?你敢对我们动手,你们想死了吧!”

听到此话,王管家动作微微一顿,看向了身侧的史云瑶。

然而史云瑶根本没有把他这话放在眼里,她嗤笑一声便坐在了圆椅上,眼眸淡漠讥讽的看着他们道:“你们是什么身份?不过就是一群折辱当朝王爷,企图染指皇室血脉的罪人罢了,你信不信我就算在此杀了你们,你们背后那些人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吞?毕竟皇族宗氏最忌讳的便是如此了。”

史云瑶话音刚落,柳城羽立即不安的蹙起了眉头,“你!”

看着他这张惊惧的面容,史云瑶讥嘲一笑,眼眸微冷。

“管家,这些风尘女子企图染指皇室血脉对王爷不敬,让人把她们带去百花楼后院活活打死,至于南阳王世子等人便直接送入大理寺!

若有违抗,便命人通知宗室上至天听禀告陛下启动三司会审。”

管家听此,一双眼眸都爽快了几分,心头对这位未来的王妃越发的敬佩了。

“是。”

柳城羽急了,“你敢!”

“为什么不敢?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户部侍郎之侄罢了,而唐王是什么身份?他再如何都是宗室嫡支,当今陛下的堂兄,你该庆幸我不想动手,

否则的话你说说这事要是传到柳侍郎的耳朵里,他是要保你呢?还是要保他的官位啊?”

史云瑶此话一出,顿时吓坏了柳城羽。

话毕,史云瑶转头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赵眠,唇角噙着一抹冷笑,“南阳世子,这是第一次,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否则的话,下一回来寻你的便是宗室之人的,想必你比我明白更明白,宗室处置人的手段可不是简单一个死字能概括的呢。”

话落,史云瑶利落转身出了房间。

赵眠一双眸子对上史云瑶的双眼,被她眼底的杀意惧到,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直到他们被人押着走,他终于启唇问了一句,“她是谁?”

管家冷哼了一声,一字一句,尊敬的说出了史云瑶的身份,“未来的唐王妃,现太师嫡女——史云瑶。”


出了门,史云瑶一身气质清丽绝尘,宛如谪仙一般映入所有人的眼中。

门外,赵亥顶着一双大眼睛单纯天真,“姐姐,你打他们了吗?我怎么没有听到哭声啊?”

史云瑶听此勾唇一笑,眉宇间皆是柔意,“怕他们哭的太难听,吓到王爷。”

赵亥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姐姐人可真好。”

身后,管家听到这句话,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看着像是哄孩子一般柔声柔色的史云瑶,他真的很难把刚才那个一身嗜杀之意,冷若冰霜的姑娘和她联想起来。

史云瑶笑逐颜开,轻声道:“王爷可不能唤我姐姐,于理不合,日后王爷还是唤我云瑶吧。”

赵亥摇头,“我不,姐姐就像个仙女,亥儿要叫姐姐。”

见他坚持,史云瑶无奈,只好作罢不再谈及此事。

管家见此,急忙上前说道:“太阳快下山了,王府里已经备好了王爷爱吃的菜,王爷快回去吧。”

赵亥一听,下意识的伸手拉住史云瑶的衣角,“姐姐,你是要走吗?”

史云瑶微微颔首,“嗯,姐姐要回家。”

“那姐姐能不能跟亥儿一起回家?”赵亥听此蹙眉问道。

听到他这话,史云瑶好笑的扯回了自己被拉着的衣角,轻声哄着道:“王爷乖,我明日会去王府的,王爷明日就可以见到我了。”

见此,赵亥只能撒手,依依不舍的跟史云瑶告别,临走的时候还千万交代,“姐姐,那你明日一定要来啊,亥儿在府上等你!”

瞧着那辆马车终于朝着王府而去,史云瑶轻叹了一口气,带着云晴朝着太师府走去。

太师府离王府并不远,也就几里路程。

史云瑶走的很慢,一路上都在梳理自己的记忆,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时辰方才到太师府门口。

远远的,史云瑶便瞧见了史太师站在门口,她眼神一红,前世的那场大火,在她的脑海之中诡异妖冶,她最敬重挚爱的父母,惨死在她的面前!

飞溅了一脸的血液,都让史云瑶浑身颤抖。

史云瑶鼻子一吸,连忙加紧了脚步冲上去,“爹爹……”

史云瑶刚跑上前去,迎来的就是史太师的怒喝之声。

“你是不是去唐王府了?”

这一声怒喝让史云瑶怔在了原地,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她更加激动的心境。

从重生的那一刻起,她依旧处于须臾飘渺的状态,唯恐这些如一场梦一般消散,但如今听到父亲洪钟般的声音,她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一丝真实。

她丝毫不顾史太师暴怒的面容,快步的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史太师,声音哽咽道:“爹爹……女儿好想你。”

听到此话,在史云瑶冲过来抱住自己之时,史太师原本严峻不已的面容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察觉到怀中女儿的微微颤抖,便是一向严厉的他,都忍不住轻声问道:“唐王府……”欺负你了?

史太师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声音,带着焦急,“老爷息怒啊,瑶儿年纪还小,是妾身管教不当,这才让她偷跑了出去,老爷您万万……”

来人的话,在见到了门口父女相拥的一面时,顿时哽在了喉咙里,半晌没吐出来。

而史云瑶,则是在看见那一张脸的刹那间,浑身的温柔气息尽敛,眼底划过了一道杀意。

崔林,史云羽的娘!府上除了娘亲之外,唯一的一个姨娘!

当年灌醉父亲,用救命之恩要挟入府的女人!

这些年来,便是她害得爹爹和娘亲之间心生嫌隙,逼得娘亲远远的躲到了五台山静修,而这个女人,却是光明正大鸠占鹊巢!

思及于此,史云瑶眉目一转,不过片刻之间眼底便透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她迅速的松开了环抱着史太师的双臂,眼眸颤抖着看向崔林启唇说道:“瑶儿,见过姨娘。。。。。。。”

史云瑶说着之时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那种拼命压制却还是流露出来的情绪,落在了史太师的眼底。

似乎是,特别害怕来人。

然而崔林见此却没有意识到什么,反而面带笑意的走上前就要抓住史云瑶的手。

“瑶儿,你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呢,唐王府没人欺负你吧?”

史云瑶见此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垂眸不敢抬头看向来人,“没……没有,姨娘我知错了,我不该没有命人知会你一声就出去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不安的看了崔林一眼,那一副欲言又止又惊惧至极的模样,简直表演得淋漓尽致。

崔林听此一张温柔的脸庞暗了暗,心中骤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搞不明白,史云瑶今日到底是在做什么,怎么好像,很怕她的样子……

然而这厢,见史云瑶如此模样的史太师不淡定了。

他蹙眉厉声的望向崔林呵斥道:“崔林,瑶儿是太师府大小姐,是我之嫡女,她要去哪何须要你允许?便是她做错什么,能处置的只有我。

府中他人于瑶儿而言都是奴仆,若是胆敢对瑶儿指手画脚,那么我便废了她,明白吗?”

听到史太师这话,崔林脸色顿时一僵,“老爷,我。。。。。。。”

然而史太师根本不顾她所言,她话音刚出,史太师便直接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语。

他转头看向史云瑶启唇道:“瑶儿,回府去,站在府门口高谈阔论成何体统?想要整个聊城看我们太师府的笑话吗?”

史太师说完还瞥了崔林一眼,崔林被吓得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她总觉得史太师最后那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史云瑶听闻此话眉眼一抬,脆生生的便答了句是。

抬眸之间,眼底流转的笑意丝毫不掩,被崔林瞧的清清楚楚。

“贱人!”

“这个小贱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居然算计我?你瞧见了吗?她居然在老爷的面前算计我!?”

“该死的!”

雅阁之内,女子隐忍的怒骂声在屋内颇为尖锐,还伴随着花瓶轰然落地之声。

史云羽进门看到的就是失去自控的母亲,她连忙冲上了前去,抓住了母亲正欲砸碎花瓶的手,急切道:“母亲,你这是怎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