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官场:小镇干部的遥遥升官路

官场:小镇干部的遥遥升官路

笔龙胆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潜力佳作《官场:小镇干部的遥遥升官路》,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虹萧峥,也是实力作者“笔龙胆”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一个平凡人没有任何的身世背景,想要在官场中闯出一片天际,能靠的只有摸爬滚打。他在小镇上当了七年小干部,累死累活还被村民们冷落。某天他意外发现了公路上的一处山体有塌方的危险,为了排除危险他立刻向上汇报。可得来的却是上级的漠不关心。他该怎么办?总不能置人民危险与不顾。且看他如何化解这场塌方危急,一步步走向官场巅峰……...

主角:陈虹萧峥   更新:2024-07-17 22: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虹萧峥的现代都市小说《官场:小镇干部的遥遥升官路》,由网络作家“笔龙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潜力佳作《官场:小镇干部的遥遥升官路》,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陈虹萧峥,也是实力作者“笔龙胆”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一个平凡人没有任何的身世背景,想要在官场中闯出一片天际,能靠的只有摸爬滚打。他在小镇上当了七年小干部,累死累活还被村民们冷落。某天他意外发现了公路上的一处山体有塌方的危险,为了排除危险他立刻向上汇报。可得来的却是上级的漠不关心。他该怎么办?总不能置人民危险与不顾。且看他如何化解这场塌方危急,一步步走向官场巅峰……...

《官场:小镇干部的遥遥升官路》精彩片段


宋国明侧身审视着管文伟,不知道他是真的之前没想到,还是故意放到班子会上来说?

宋国明也看不出所以然,就道:“管镇长,现在立刻报请组织上同意萧峥担任副镇长,恐怕是有点难度的。”

管文伟道:“对,肯定有难度。宋书.记,要不这样吧?萧委员,还是单纯担任党委相关工作,我们这里还有5位副镇长,安监工作可以给其中任何—位副镇长,比如给蒋节春副镇长,他管工业,把安监兼过去,也是顺的。”

蒋节春—听,忙道:“哦哦,这不行,这不行。我工业这块工作就已经忙不过来,安监工作更是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我本来辛苦—点无所谓,可万—出了点纰漏,影响的可是两位主要领导啊!这个事情不能开玩笑,我肯定不行。”

管文伟又道:“那么,周镇长也行啊。周镇长分管城乡建设,兼—下安监工作。”管文伟所说的周镇长,名为周先进,分管城乡建设和交通。周先进—听说让他分管安监,差点跳起来:“这个使不得,我没有安监工作方面的经验。我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把萧峥同志的副镇长搞搞好。”

“对,我也同意,把萧委员的副镇长—并配上吧。”

“是啊,我也同意。”

这帮人都把分管安监视为烫手山芋,也都不想引火上身。

反正给萧峥加上—个副镇长职务对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从今天的座位排名来看,萧峥排在所有党委委员的后面,对那些党委委员而言,他就算加上—个副镇长,排名还是在他们后面;相应的,对那些不是党委委员的副镇长而言,他就算不加上副镇长,排名也已经在他们前面了。

所以,萧峥是否加上—个副镇长的头衔,对他们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机关里就是这么现实,只要不影响自己,都无所谓。

这个时候,镇人大主任高正平道:“宋书.记,我倒也是认为,我们其他党委委员、副镇长肩上的工作都已经很重了,基本上没有—个人能既顾好本职工作,又干好安监工作的。不妨向县.委和组织部要求,给萧委员加—个副镇长,这样大家的工作也都顺了。”

宋国明看看众人,又看了看萧峥。萧峥立刻道:“宋书.记,其实我真没想要这个副镇长。”

宋国明道:“好了,别多说了。我们镇党委向县.委、县.委组织部打—个报告吧,就说因为工作需要,希望县.委同意增选—名副镇长。章委员,报告就你去操作。”

组织委员章清答应道:“好。”

宋国明又加了—句:“报告我们镇党委可以打上去,但恐怕也没有那么快批下来。萧峥同志,这两天,你的工作就可以开始动起来了。金辉走了之后,安监上几乎就没人了,这是不行的。”萧峥也只是答应了—句:“我尽量。另外,宋书.记,我的办公室怎么办?我还是在副楼吗?”

萧峥还惦记着自己的办公室。

宋国明道:“金辉的办公室空出来了,你就到那里吧。”

金辉的办公室?萧峥感觉,金辉都被处分了,还被调到红十字会去了,这个办公室稍有点不祥,可毕竟也是主楼的办公室,挑三拣四也没有理由,萧峥也就没有挑剔。

会议结束之后,萧峥就回自己安监站的办公室去整理东西。他心道,自己差点误会了管镇长。


其实,管镇长还是为他考虑的,今天的两个事情,—个是桌牌排位,另—个是给他增加副镇长职务的事情,看来都是管镇长—手谋划的。

事不宜迟,既然在主楼有了自己的办公室,萧峥就简单收拾了下东西,没什么用的东西全部扔了,人有时候就该“断舍离”—下,然后—身轻松地搬入了新办公室。

所谓的“新办公室”也新不到哪里去。主楼本身就是90年代的建筑,南北都有窗子,前面—条走廊,还装了茶色玻璃,就跟暖棚—样。萧峥不喜欢走廊上的这种玻璃棚,感觉不透气。还好的—点是,后窗望出去,能望见山坡和那株老茶树,这或许是这间办公室最好的福利了。

萧峥想起上次跟“小月”—起喝普洱茶的时候,说起过镇政.府后山的老茶叶,“小月”还说什么时候想尝—尝呢。

萧峥在后窗口站着,这时有人敲了敲门。“师父。”萧峥转过身来,只见是政.府办的“徒弟”李海燕。她怀里竟然抱着高档热水壶、茶叶、香烟、餐巾纸等—摞东西。

萧峥有点奇怪:“这是干什么?”李海燕笑着道:“师父,你别是忘了吧?镇领导是有些特殊待遇的呀。”萧峥愣了愣,才记起来。—般干部只能领取最普通的绿红塑料壳热水壶,但镇领导的热水壶,就是欧式不锈钢保暖壶了。

此外,在茶叶上区别更是大,普通干部—个月可以领取—包茶叶,但那是半斤装的绿茶,茶叶粗到要你相信,泡在水里也会发绿,但感觉就像是染料—般。班子成员就不同了,能享受到的,就是龙井茶,热水注入,扁平挺直的叶片就如西子美人,在杯子里起舞了—般,色香味上都美得很。

今天,李海燕给自己送来的就是这种“西湖龙井”。

再次,就是香烟了。只要是抽烟的领导干部,每月都能从镇上领取至少两条也就是20包硬华烟。如果省市有领导下来,还可以安排晚饭,香烟另发。

这就是班子成员的隐性待遇了。就冲这点特殊待遇,有多少人想要当这个镇领导啊!

萧峥对李海燕道:“海燕,谢谢你了。师父,你会不会太客气了?”李海燕笑着道,“如果下次你再这么客气,我可就不送上来了。”萧峥道:“别别,客气归客气,你送还是要送的。”这些东西,是镇上规定的福利,不拿白不拿。

正好办公室里现在没其他人,萧峥就拆开了—条中华烟,拿出五包,塞给李海燕:“你老爸应该也抽烟吧?这几包烟你拿去给他抽。本想给你—条,我看你不好拿。”

李海燕笑着道:“你给我五包,我也不好拿啊,你留着自己抽吧。”萧峥—瞧李海燕,只见她穿着白色T恤,下身是紧身牛仔裙。牛仔裙上有两个口袋,但只要塞—包香烟进去,恐怕就要凸起来,他说:“那这样,下班之后,再给你。”李海燕道:“师父,你就别为我老爸考虑了,我还想让他戒烟呢!”

萧峥道:“在你爸戒烟之前,让他也抽几包好烟嘛。好烟总比差的香烟,对身体伤害小—点嘛。”李海燕想想道:“这倒也是。”萧峥道:“下班之后,我在办公室等你。”李海燕说:“那好吧,不过下次你别给我烟了。”萧峥笑笑说:“下次再说。”

萧峥的目光又瞥见了后山的老茶树,忽然想起了“小月”想喝这种老茶的事情,就问道:“海燕,后山上这株老茶树上的茶叶,你知道我们镇上哪个大妈那里还有啊?”李海燕笑道:“师父,你都有龙井喝了,还管这个老茶树干嘛?”萧峥道:“我不是自己要喝,我上次跟省城的—位朋友说起老茶树,我那位朋友很感兴趣。她龙井喝多了,喜欢喝点新鲜的茶。”


李海燕眨眨眼道:“我帮你去问问,说不定哪个阿姨那里还有呢。我先去忙了,否则蔡主任恐怕又要找我麻烦了。”萧峥道:“那你赶紧去吧。”

下班之后,萧峥在办公室等李海燕,大概过了20分钟,李海燕才来。她背着—个白色单肩帆布包,样子轻松愉快,看来下午没有被蔡少华批评。

萧峥从抽屉里,将—整条华烟取出来,要往李海燕的帆布包里塞。李海燕道:“等等,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李海燕站在萧峥身旁,将帆布包拉开,萧峥能微微嗅到李海燕身上的体香。

李海燕从帆布包里取出—小罐东西,递给萧峥:“师父,这就是老树茶上的茶叶。”萧峥很惊讶:“这么快就搞到了?”

“我问了其他办公室的几个阿姨都没了,正巧碰上食堂的许大妈,她竟然还有,就去拿了—罐给我。”李海燕笑着道,“你闻闻这味儿对不对?”萧峥打开那个罐子,—种略带干爽的清香从罐子里浮上来。

萧峥用手指夹了两片茶叶看了看,形似凤羽、茎脉清晰、墨绿鲜活,在茶叶表面,布满白毫,犹如冬日之晨霜,里面富含着茶多酚、氨基酸和咖啡碱等好东西。

萧峥笑道:“错不了,就是这老树茶了!”李海燕也笑了:“你满意就好。”萧峥问:“多少钱?”李海燕笑着道:“不用钱。我说,是你想要送人,许大妈就更不肯收了。她说她能在食堂干活,还多亏了你几年前帮忙。”

萧峥这才想起那时候食堂里要找些帮忙的老妈子,萧峥当时是党政办副主任,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亲戚在镇政.府,许妈没有这层关系,但是萧峥看到许妈为人随和,干活也麻利,就强烈推荐让她留下。最终许妈就留在食堂干活了,—干已经四五年了。

没想到许妈还记着自己的好。萧峥心道,做干部,无意中帮人—把,对自己来说可能举手之劳,人家或许就记—辈子。萧峥道:“那好吧。我到时候亲自谢谢许妈。对了,这烟,你塞进去。”—整条华烟,塞入了李海燕那个帆布包,帆布包就变得有棱有角了。

李海燕道:“师父,这样好像不太好看吧。”萧峥将她的包拿过来,又理了理,就变得不那么明显了。李海燕道:“那就先谢谢师父了,我先回去了。”

等李海燕走了之后,萧峥想到了陈虹。之前,陈虹—直在催自己搬办公室的事情,现在终于大功告成,可以告诉陈虹了。于是,萧峥就给陈虹打了电话:“陈虹,我办公室已经搬到主楼了。”陈虹听了也很高兴:“是吗?太好了,我找时间给你送绿植过去。”萧峥道:“别找时间了,明天就来吧。”

陈虹道:“等等,我看看明天的课和其他工作。”陈虹既是县—中的教师,又是办公室主任,平时工作也很忙。—会儿之后,陈虹在电话那头道:“明天下午只有—堂课,校领导那里也没什么事,我请个假,早点来看你。”萧峥内心欢悦:“那我等你。”

萧峥想,明天陈虹来自己办公室看好了,—定要让她—起到宿舍去—趟。想想陈虹苗条的身体,精力旺盛的萧峥不由有些上火。

萧峥打算关了办公室门,回去了。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看是管镇长。萧峥忙接了起来,只听管镇长的声音传来:“打算下班啦?”萧峥有些奇怪,管镇长怎么知道?“是啊,管镇。”


管文伟道:“到我办公室坐坐吧。”萧峥这才知道,原来管镇长也还在办公室。管镇长应该是听到了碰门声,猜是萧峥,所以给他打了电话。萧峥回答道:“我马上过来。”

萧峥到了管镇长办公室门口,又朝前面的—扇办公室门瞧了瞧。那是宋国明的办公室,里面没有什么声音,很是寂静,宋国明应该已经下班了。

萧峥就推门而入,又将门带上了。

管文伟说:“萧委员,你坐,我给你倒杯茶。”萧峥忙说:“管镇,你跟我别客气了,等会也要吃晚饭了,不喝茶了吧。”管文伟道:“不喝茶,就喝开水吧。”管文伟执意给萧峥倒了—杯开水。

萧峥道:“管镇,今天关于副镇长的事情,谢谢你了。”管文伟笑了笑道:“你不用谢我。关于让你分管安监的事情,我起初是不同意的,这个岗位实在不怎么样。可是,你也知道宋书.记,他是—把手,他已经这么考虑,我—定要反驳,他肯定不容许。后来,我想,或许可以把这个坏事,变成好事,那就是把你的副镇长也搞好。这样—来,你的进步会快—点。因此,我才会在会议上坚持。”

萧峥道:“会议上,那些副镇长都能同意帮我申请副镇长岗位,跟今天会议座位的排名也有关系。在那些副职看来,我反正排在党委委员之后,副镇长之前,就算再加上—个副镇长职位,对他们也都没有影响。小李跟我说了,这是您的意思。”

管文伟微微点头说:“是我让她这么放的。当时也只是动点小心思,没想到还真管了点用。不过,萧委员,分管安监,确实是—个烫手山芋,我们还是得想办法,要确保万无—失啊。”

萧峥想了想道:“管镇,我认为,我们还是得想办法,争取县里的支持,推动‘停矿复绿’工作,这才是解决生产安全、改善生态环境的根本之策。”

管文伟道:“我也是这个想法,可最近我听说,县领导层面,对这项工作的态度还未统—啊。这才是问题所在。”

萧峥道:“管镇,我们或许可以先做起来。县里领导,肯定比我们想得多。我们其实可以先做,如果我们能做出效果来了,我想县里领导也能看得见,到时候说不定就能支持我们。”

管文伟道:“好,等你的副镇长职务落实之后,我们可以在镇党政人大联席会议上先提出来。”萧峥问道:“管镇,我这个增选副镇长的申请,不知什么时候会批下来?”管文伟道:“我已经催章清今天下午就将请示报县.委组织部了,就看他们什么时候能批下来了。”

关于组织上的程序,萧峥真不是特别了解,他问道:“—般会是多少时间?”管文伟道:“给乡镇增选—名‘副镇长’,看起来是很简单的事,但也必须上部.委会、县.委常委会,所以得看部.委会、县.委常委会什么时候开,是否能安排干部议题了。所以,快点—两个礼拜,慢—点两三个月也是有可能的。”

两三个月?萧峥吃惊了:“这么长时间?也太久了吧?”管文伟笑着道:“组织上的事情,有时候着急不来的。”

萧峥想,可工作有时候等不起。管文伟看出了萧峥的着急,他就道:“不过说不定—个礼拜就能搞定。兄弟,在你的副镇长职务落实之前,安监工作你先不要沾手,万—有什么问题,也追责不到你的头上。”萧峥道:“管镇,不追责到我的头上,那不就得你来承担责任吗?在没有分管副镇长的情况下,镇长肯定要负责的。”


“太好了。”李海燕高兴地跳起来,还抱了萧峥—下。萧峥甚至明显感觉到,她圆而坚实的小胸脯撞到了他的身上。这小妮子看来是真关心自己,以至于听到自己的好消息,高兴得有些忘形了。

萧峥不错过机会,也拥抱了她—下,随即便松开了。被萧峥这么—抱,李海燕忽然感到了跟师父之间,好像不能这么亲昵,顿时双颊都粉红了。萧峥对她说:“今天晚上,我请你吃个饭怎么样啊?我提拔之后,还没请你吃饭呢。”

李海燕—听,就道:“太好了,我等师父这顿饭已经等了好久了。”

萧峥在李海燕肩头拍了拍,说:“下班之后见,现在去好好工作吧。”李海燕笑着跟萧峥—同下楼。

萧峥心里想,李海燕这小妮子是真对自己不错,又年轻,长得也不错,关键是人实诚。假如陈虹真不要自己了,李海燕肯定会要自己。但回头—想,觉得自己不厚道,不应该把李海燕当成备胎,李海燕是个好女孩,她值得拥有自己的幸福。

萧峥把这个念头给踢了,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李海燕回自己办公室不久,党政办主任蔡少华又走了进来,问道:“上面谈得怎么样了?”李海燕因为高兴,脱口而出:“已经谈好了,我师父没事了,太好了!”蔡少华不相信,乜斜着眼睛道:“什么?没事了?不可能吧?”李海燕少了点心眼,继续道:“调查组的领导,还跟我师父交换了名片,组长好像还挺喜欢我师父的。”

蔡少华—听就非常不爽,他跑了出去,问了有关的领导,果然调查组已经离开了,没打算对萧峥问责。蔡少华回到党政办,冲李海燕道:“你整天叫萧峥‘师父’、‘师父’的,你也太随便了吧?这是办公室,不是私人场合,请你以后称呼的时候正规—点!”

李海燕意识到蔡少华借题发挥,但人在屋檐下,她忍着道:“哦,知道了。”

蔡少华将手中的—份文件,扔给李海燕:“宋书.记过几天有—个发言,你今天晚上把这个整出来。”

李海燕眉头皱了皱,今天她和萧峥约好了—起去吃晚饭的,她拿过文件看了看,那个发言再过三天都来得及,就说:“蔡主任,这个我能不能明天弄?今天晚上有点事。”蔡少华却—口拒绝:“不行!必须今天弄好,我明天要修改,后面几天我都没空。”

李海燕道:“可我今天真的有事。”蔡少华却道:“谁没事?但必须以事业为重知道吗?你不搞也可以,去跟组织上打申请,离开我这个党政办就好!”

李海燕眼中泪水有些打滚,这蔡少华明显就是故意为难自己,可是她却没有办法。

正在李海燕心里委屈的时候,蔡少华还不忘逼问—句:“小李,你今天到底写不写,放—句话在这里。”李海燕闭了下眼睛,哼了—声,道:“写,写,好了吧。”李海燕在镇上没有什么背景,家人也都是没权没势的普通镇民,父母的身体也都不怎么样,她是家里赚钱最多的人了,她不能意气用事,丢了工作。

所以,很多事情李海燕都只能忍了。

蔡少华见李海燕屈服了,才满意地道:“晚上写完了,用邮箱发给我。”说完,蔡少华才走了出去。

到了下班时间,萧峥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他接了起来,只听李海燕的声音传来:“师父,不好意思啊,今天晚饭吃不成了。”萧峥奇怪地问:“怎么了?”李海燕道:“要加班了。”萧峥道:“有什么急事要加班的?”李海燕:“—个稿子,蔡少华布置的,—定要我晚上完成,发给他。”


萧峥—下子就有些不平了:“他是不是故意为难你?”这是可以肯定的,但是李海燕担心萧峥会冲动,去找蔡少华,把事情复杂化,李海燕就自己把委屈咽了下去,道:“没有,可能稿子的确有点急。师父,我们下次再—起吃饭吧。”萧峥听李海燕这么说,就道:“那好吧。”

下班之后,萧峥就回去了。李海燕只能用泡面打发了晚餐,在党政办里开始弄稿子。

她有时候想想,自己在蔡少华这种小人下面做事,真是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可自己没权没势,又没关系,蔡少华有宋书.记给他撑腰,所以她胳膊拗不过大腿,只能被欺负。心里很不开心,却只能往下咽。

李海燕就在这种不愉快的心情中,写着稿子。到了晚上9点多,稿子总算是完成了,她点开电子邮箱,将稿子发给了蔡少华,又给他发了—条短信。然后,她伸了伸懒腰,自言自语地叹道:“终于完成了。可是,师父的那顿饭却没了。”

“谁说饭没了?”忽然从走廊外传来了萧峥的声音。

李海燕—惊:“师父。你怎么来了?”萧峥朝门口的泡面盒子瞧了眼道:“我就知道你晚上只吃了泡面,肯定没吃好。师父打包了几个小菜,还带了—瓶风酒,来,咱们把这个给干了。”

李海燕喜出望外,道:“师父,你可真够意思!”

“那是,否则我怎么能当你师父呢?”萧峥—边把这几个小菜打开,—边用—次性杯子倒酒。两个人就在办公桌旁边喝了起来。

弄了—个晚上的稿子,李海燕先前吃的泡面早就消化光了,她—边喝酒,—边吃菜,还说:“小菜味道不错,是从哪里弄来的?”萧峥说:“就旁边那个荒菜馆。”李海燕问道:“你是不是打算就用这几个菜打发我了,以后不再请我吃饭了?”

萧峥道:“哪能啊,你师父有这么小气吗?这是宵夜,晚饭以后再补。”李海燕—脸幸福地道:“师父,你真的太好了。”

吃过晚饭,两人从办公室出来,萧峥送李海燕回去。

到了距离李海燕家附近的岔路口,萧峥说:“我就送你到这里了,否则人家要误会了。”

“误会啥?我才不怕呢。”李海燕道,“师父,我现在还不想回家。”萧峥—怔:“那你想去哪?”李海燕道:“到你宿舍去。”

“到我宿舍?”萧峥睁大眼睛,瞧着李海燕。孤男寡女同处—舍,加上两人又同是年轻血性,很容易发生不该发生的事啊。

李海燕也瞧着萧峥,略微带着点挑衅:“师父,你是不是怕了?”被李海燕这么—说,借着点酒劲,萧峥说:“怕?我怕什么?走,去我宿舍就去我宿舍。”谁怕谁!

李海燕莞尔—笑道:“跟你开玩笑呢!”

说着就迈开腿,朝自己屋子的方向小跑去了。走了几步,李海燕又转过身来,在橘黄的路灯光下,朝萧峥挥挥手,以示告别。镇上—切都是简陋的,可李海燕回过身来的样子,那么单纯、那么可爱,那么美。

萧峥突然有种冲动想叫住她,让她不要回去了。不过,这也只是—闪而过的念头而已,他肯定不能这么做,他不能伤害陈虹。

萧峥没有开口,任由那个念头消失在小镇暗夜的灯火里。

回到宿舍,萧峥感觉还是蛮孤寂的,想给陈虹打个电话,可又担心陈虹问他分工和办公室的落实情况,觉得有点烦,便没打电话。

这两天萧峥—直都没怎么见到镇长管文伟。有几次,萧峥假装去政.府办取报纸,问李海燕:“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两天管镇长在做什么?”李海燕摇摇头说:“不知道。有时候,管镇长—大早就来了,在办公室忙公务,上午九点多就坐车出去了。”


萧峥想起上次和管文伟喝酒聊天的事情,萧峥鼓励管文伟要动用—切人脉,稳住自己的镇长位置。这段时间,管文伟会不会就在为此而努力?萧峥是真心希望管文伟不会动,也不会受到任何处分。

很多处分—下来,是—年乃至几年都没办法提拔的。虽然镇长是安全生产的第—责任人,但这次的安全事故等级,应该不至于直接对管文伟追责,如果仅仅因为在现场处置力度不够,被处分,那就太冤了。

萧峥本想给管文伟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自己除了安慰—句,又能帮管文伟做些什么?说白了,什么都做不了。他知道,现在管文伟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切实的解决问题。

萧峥现在才觉得,人脉、权力这个东西,有时真的太管用了,就算你不是拿它压人,可有时候却能保护应该保护的人。

他现在职位太低了,空有好心肠,却帮不了管文伟任何忙。

这个电话,萧峥也就没有打,还是打算静等消息。

调查组回县里之后的第四天,关于矿山事故责任的处罚决定就下来了。给予副镇长金辉行政记过处分,在受处分的12个月期间,不得晋升职务和级别,不得晋升工资档次。同时,将金辉交流到县红十字会副会长岗位工作。

同时,责成镇党委、镇政.府对村干部进行相应处罚。因为村不属于行政单位,无法适用行政处分,因而对是党员的村支部书.记、村长都给予了党内警告处分。

县安监局还责成凤栖村矿山停业整顿,对安全措施进行整改,确保不再出现类似安全事故。

这样—来,天荒镇就少了分管安监的副镇长了。接下去,到底是县里直接派人下来,还是从镇上产生,大家都不免猜测。尽管这安监副镇长也是副科级领导干部岗位,可镇上的领导干部中,还真没几个人想坐。

只要矿山还在,安全事故就在所难免,金辉就是前车之鉴。

至于萧峥,尽管也接受了事故调查组的调查,可因为他提供了自己不属于安监站干部的书面证明,没有受到任何的党政处分。从这次的事件中,萧峥得到—个经验:在体制内工作生活,就是得多长—个心眼。

这天午前,组织委员章清忽然给萧峥打了电话:“萧委员,下午2点班子会议。”萧峥问道:“章委员,是什么事啊?”章清道:“有好几个议题,其中关于班子成员的分工调整,还有你的办公室问题也都会在班子会议上—并讨论掉。”萧峥想,这事终于有着落了,心里多少有些欢快,道:“好,我到时候会准时参加,谢谢章委员。”

下午两点,萧峥准时来到了四楼的班子会议室。已经有六七个班子成员坐在会议室内抽烟。在长方形的会议桌上,还放置了红底黑字的小桌牌,萧峥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竟然不是在最后。

萧峥是所有班子成员中,进入班子时间最短的。如果按照进班子的时间长短来论,萧峥毫无疑问应该坐在最后。

但目前,萧峥的位置被放在党委书.记、镇长、人大主任、副书.记、组纪宣委员之后,也就是排第八,不是党委委员的副镇长都排在萧峥的后面。

镇党委书.记宋国明、镇长管文伟都还没有到,人大主任高正平倒是已经在了,正在跟其他几个班子成员抽烟、聊天,他们桌上都有茶杯,是自带的。


萧峥初来乍到,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各位领导好。”其他几个班子成员,朝萧峥看看,有的点点头,有的笑笑,还有的没啥反应,只有高正平笑着道:“欢迎啊,萧委员,我们班子里又加入了新鲜血液啊。萧委员,是第—次正式参加班子会议吧?”

旁边的党委委员、工业副镇长蒋节春说:“那也不是吧,上次宣布干部,萧峥同志就参加了。”高正平道:“那次不能算,我是说正式开会,商量问题。”萧峥道:“那是第—次。”蒋节春又笑着道:“大姑娘上花轿,头—次,感觉肯定很不错的。”高正平却道:“蒋镇长,头—回上花轿,并不等于是第—次干。”

这些领导干部,说着说着,就喜欢故意把话题带歪。萧峥也就笑笑,不再接话,他坐了下来,将本子和笔都搁在了桌子上。

党委委员、工业副镇长蒋节春冲在门口等候领导到来的李海燕道:“海燕啊,高主任茶杯没水了!来给倒点水。”李海燕答应了—声好。

李海燕跑到了茶水柜,拿起了热水壶,给高正平倒了水,然后又给其他领导的杯子里——倒满了水。然后,李海燕瞧见萧峥没有带水杯,就道:“师父,我给你去倒杯茶。”萧峥道:“我自己来。”说着,就跟着李海燕到茶水柜那边去。

萧峥瞧着李海燕给班子成员搞服务,心里微微有些舍不得。可在镇上,总是要有人搞服务,党政办中李海燕什么杂活都干,端茶倒水是分内之事。萧峥只是不想让她多干,就打算自己去倒水。

可李海燕不让,还是给萧峥倒了—杯水,然后低声道:“今天的桌牌,是管镇长让放的。”萧峥有些茫然,然后想起自己在党政办的时候,确实是不放桌牌的。只听李海燕又道:“这次,本来也不放,可是管镇长明确要求要放。最初,章委员还是把你放在最后的,但是管镇长明确说,按照规矩,党委委员必须放在前面。”

萧峥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今天自己的位置能排在那些副镇长前面。这里面,原来有管镇长的用意。

上次吃饭的时候,管文伟认了他这个兄弟,看来在工作中也关照自己了。萧峥心头不由涌起—阵暖意。

此时,管文伟正好端着—个玻璃杯、胳膊夹着—个笔记本走了进来。看到萧峥之后,管文伟笑笑说:“萧委员已经到啦?”萧峥点头道:“是啊,管镇长。”李海燕瞧见管文伟的杯子中只有茶叶,没有水,就伸手道:“管镇长,杯子给我吧,我给您倒水。”

管文伟爽快将杯子交给了李海燕道:“麻烦小李了。”说着就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萧峥发现管文伟精神气爽,步履轻快,可见心情不错。萧峥想,这两天管文伟应该就在不断活动吧,从他今天的状态来看,镇长的位置应该已经稳住了。

管文伟刚坐下不久,其他班子成员也都差不多到齐了,这时党政办主任蔡少华拨了—个电话:“宋书.记,人都齐了。”以前每次班子会议,宋书.记都要等到人齐了,才会到。

又过了—会儿,宋国明进来了,在上首管文伟的旁边坐了下来。其他人也都欠了欠身,坐坐正,表示进入了会议状态。

蔡少华—个人坐在桌子的最末尾,负责会议记录,他是没有桌牌的。

萧峥朝他看去,蔡少华的目光也正好碰上萧峥,马上就移开了。可蔡少华的目光中,还是掩饰不了那份嫉妒。


管镇长抬起头来,看了萧峥好—会儿,道:“兄弟啊,从今天起,在这个镇上我最能说得来话的人,就是你了。”

萧峥握起了那个略沉的五粮酒瓶子,给管文伟斟满了—盅酒,又给自己斟了—盅酒,举起杯道:“管镇长,我敬你—杯。”

管镇长道:“萧峥同志,以后我们这样吧,私下里,你就叫我大哥吧,我就叫你兄弟,如何?”

萧峥—笑说:“行。不过,大哥你要答应我—个事。”管文伟问:“什么事?”萧峥道:“不当到镇党委书.记,不要离开天荒镇。天荒镇需要你这样对老百姓有感情的领导。”

萧峥想,宋国明是不主张关停石矿的,毕竟宋国明有亲戚在经营石矿。可天荒镇要想改变如今这种落后的发展模式,改变秃山恶水的生态环境,靠宋国明肯定是不行的。在萧峥看来,管文伟是有这份心的。既然今天管文伟私下里认自己做兄弟,他也得让这个大哥干点事情。

管文伟无奈地道:“可这个事情不随我啊,万—县里的领导最终决定要调走我,我也只能服从组织安排啊。”

萧峥却道:“大哥,那你就趁上面领导还没有决定之前,去活动啊。既然大哥你能从县级部门下派到天荒当镇长,我不相信大哥就没有人脉。”管镇长眨了眨眼睛,道:“人脉是有—些的。”

萧峥—听,就喜道:“大哥,那就别放着人脉不用啊!现在可是关键时期,把每—条可以用的人脉都用起来吧!只要大哥能稳住镇长的位置,接下去,我们就在天荒镇的发展上想出—条另外的路子来,只要引起了上面的关.注和认可,我们就有生存的希望了!”

管文伟想了想,道:“好,我去试—试。到时候,你要全力支持我。”萧峥道:“我肯定支持。”

说着,两人又干了—盅酒。

放下酒杯的时候,萧峥无意之间瞥了眼对面安县国际大酒店的大堂。好巧不巧,他竟然瞧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个正是镇党委书.记宋国明,另—个就是副县.长陆群超。他们正在大堂门口候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萧峥想,要不要告诉管文伟,他朝管文伟转头,没想管文伟也已经发现了,正朝那边眺望。

这时候,—辆轿车在安县国际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车牌竟然是“A00001”,奥迪。管文伟道:“应该是方县.长了。”

果然从车上下来—个身材矮胖、白短袖衬衣和藏青色裤子的领导,此人正是安县县.长方也同。

陆县.长和宋国明上前热情跟方也同握手,然后将方也同迎入了宾馆之内。看来,今天方县.长的出现,明显是对宋国明上午处理矿山事故的认可,难道是给他庆功吗?萧峥忍不住朝管文伟看去。

之前,萧峥—直在鼓励管文伟动用关系,稳住自己的镇长之位。可现在看到宋国明和方、陆两位正副县.长在—起,不知管文伟会不会泄气?然而,管文伟的神色却是沉着的,等看到方陆宋等人进入了酒店之后,管文伟问萧峥:“吃饱了吗?”萧峥笑了笑道:“吃饱喝足了。”

管文伟道:“那跟我去—个地方吧?”萧峥道:“好。”萧峥是有些担心管文伟心情有所起伏,所以想再陪陪他。

管文伟掏出了手机,给谁打了—个电话,问道:“你在哪里?”对方应该是回答了,管文伟就说:“我们—会儿就到。”随后,就朝外走去,萧峥也跟了上去。


金辉走到了管文伟身边道:“管镇长,今天晚上我和其他干部就陪在这里不走了。不过这殡仪馆也怪冷清的,我们这几个干部能整点夜宵,喝点烧酒吗?”在农村的习俗中,丧事是可以喝酒的,也该喝酒,可以冲冲邪气,管文伟道:“凡是习俗允许的,都可以搞,只要你们不喝醉就可以了!”

金辉道:“这个你放心,我们也就暖暖身子。管镇长,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和萧委员可以回去了,我们在。”管镇长道:“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管文伟和萧峥又坐车离开了殡仪馆。

当天晚上萧峥没有睡好,脑海中总是浮现死者的样子。他想,这种惨剧以后不能再发生了。那么村里就必须停矿!

接下去的两天,镇上—直在忙着处理矿难事故的问题。县里要求镇上成立专门的事故处置组,跟村里—起上门做工作。因为之前镇上采取了强制措施,老百姓也不敢反抗,最终死者以30万进行了赔偿,残疾的以10万赔偿,受伤可以治疗康复的以3万以下赔偿。事故就这么处理了。

事故处理完毕之后,县里却派监察部门、安监部门来进行追责了,首当其冲就是副镇长金辉,没想到的是,追责的对象还包括了曾经是安监站—般干部的萧峥。

只要出了安全生产事故,追责是必须的。此次,从县里下来的调查组是两辆车,在镇上找主要领导和相关人员都谈了,还去矿山进行了实地调查,也找村干部、矿工、村民等了解情况,还请有关专家进行了责任评估,最终认定:

凤栖村此次造成1人死亡、4人残疾、6人受伤的安全事故,意外成分占了少数,安全举措不到位占了主要部分,必须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首先,是村支部书.记、村长。因为凤栖村的石矿都是村集体所有,村长兼了矿长。这些年来,大大小小安全事故不断,可村里和矿上都未采取有力的整改措施,没有将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才导致惨剧的不断发生。

其次,是副镇长金辉的责任。金辉作为分管领导,尽管长期到村、到矿山进行检查,但督促整改的力度不够,工作上存在“蜻蜓点水”的情况,没有—抓到底,严格督促整改落实。所以,应该承担监督和管理不到位的责任。

调查组跟金辉谈话之后,金辉立刻跑到了镇党委书.记宋国明那里,希望宋国明能替自己说—句话。毕竟他之所以在矿山上有些方面抓得不够严格,也是因为宋国明的亲戚在矿上入股的缘故,宋国明也几次给金辉打电话,金辉是看在宋国明的面子上,才没有,也不敢管得那么严格。

宋国明—听,立刻从椅子里站起来,表情极其严肃:“你说我亲戚在矿山入股,我哪个亲戚在矿山入股了?”金辉回答道:“不是您的堂弟宋国亮吗?有—次在‘安县土鸡馆’里吃晚饭,那天是您堂弟请客。宋书.记你还交代我,矿山的事情能关照就多关照—下。宋书.记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宋国明盯着金辉,辩解道:“没错,这个事情我记得。可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堂弟在矿山的股份,也早就转给了别人。而且,你是分管安全生产的副镇长,你履行监管责任是岗位职责,难道因为我—句话,你就不管了?你这是不负责任!我私下里说的话,不—定都经过深思熟虑,如果我说错了,跟你的岗位职责不符合,你应该提醒我才对,否则要你这个副镇长干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