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全文小说

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全文小说

奶糖甜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是网络作家“海棠赵曼香”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前世她态度坚决,宁死不愿当妾。这辈子,她要换个活法,不是正妻又如何?只要能待在世子身边,她就有希望。人人都觉得她是世子养在身边的宠物,随时都会被抛弃。可是他们错了,世子对她上瘾,把她当心肝宠,最后还扶她上位主母。...

主角:海棠赵曼香   更新:2024-06-11 2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海棠赵曼香的现代都市小说《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全文小说》,由网络作家“奶糖甜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是网络作家“海棠赵曼香”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前世她态度坚决,宁死不愿当妾。这辈子,她要换个活法,不是正妻又如何?只要能待在世子身边,她就有希望。人人都觉得她是世子养在身边的宠物,随时都会被抛弃。可是他们错了,世子对她上瘾,把她当心肝宠,最后还扶她上位主母。...

《通房丫鬟,世子宠她上瘾全文小说》精彩片段


周嬷嬷顺理成章,接管了尚衣处。

赵曼香到达尚衣处的时候,周嬷嬷与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回,周嬷嬷全力配合赵曼香,给她讲解裁制夏衣需要注意的地方,教她配色,教她刺绣图案代表的含义……

赵曼香学得很快。

在周嬷嬷的指点和建议下,夏衣的款式很快定了下来,尚衣处的人开始忙着裁制。

赵曼香得空了便来盯着。

天气越发暖和起来。这一日,赵曼香在尚衣局忙完,回到青山院的时候,见赵曼香独自一人坐在书房。

与往日不同,他没有看书写字,而是呆呆地坐着,目光投向虚空的某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曼香不好打扰,便坐在外间,屏气做针线活。

“赵曼香,你的字练得如何了?”赵曼香突然问。

自那日以后,赵曼香每两三日就会检查赵曼香的字,赵曼香不敢懈怠,每天都坚持练习。。

听见问话,赵曼香忙将自己这几日写的字呈了上去。

赵曼香按了按眉心,重新坐端正,认真检查了起来。他提起毛笔,在每一张上面都圈了几个字。

“这几个字写得挺好,继续努力。”终于,忐忑的赵曼香等来了这句话。

赵曼香微微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字其实还入不得眼,世子爷是在鼓励她。

“簪花小楷柔美清丽,娟秀灵动,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若能练好,便是妙品。”赵曼香似乎在对赵曼香说话,却似乎是自顾自感慨喟叹。

赵曼香听不太明白,什么“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太过文绉绉了,不过她看明白了,把簪花小楷练好,能讨得赵曼香的欢心。

对于如今的她来说,只要能讨得赵曼香的欢心,她便会尽全力去做。

“那奴婢这就去练习。”赵曼香温柔地行礼。

“就在这里练习吧。”赵曼香按了按太阳穴,突然开口道。

在赵曼香面前写字,赵曼香有一点紧张。但她还是站在那里,观察一会儿字帖,再动笔临摹。

赵曼香默默地看着她。

偶尔,赵曼香偷眼看赵曼香,总觉得他的目光似乎落在自己身上,又似乎落在很远的地方。

这样一跑神,赵曼香笔下便有些失去了章法。

突然,一只大手轻柔地覆在了她的手上,引导着她运笔。

赵曼香感受到了赵曼香掌心的温热,心不由自主跳得快了一些。赵曼香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簪花小楷,短笔多用点划代替,像这样……”

墨香中有了沉水香的味道……

赵曼香虽将她圈在怀里,却并不曾贴近,只是虚虚地环着她。赵曼香知道时机不成熟,自然不会故意去贴赵曼香。她忙收起所有思绪,专心致志地练起字来。

练字结束的时候,赵曼香轻声道:“多谢世子爷教导。嗯……世子爷,您是不是不舒服?”

赵曼香淡淡道:“昨夜没睡好。”

“那……睡前您再泡个脚,奴婢给您按一按吧?”赵曼香提议。

她已经许久没给赵曼香按过脚了。

赵曼香看赵曼香一眼,点了点头。

这一夜,赵曼香又睡得很香,连梦都没有做。

清晨醒来的时候,他想,多亏了赵曼香那双巧手,今夜,再把她唤进来按一按吧。

赵曼香则琢磨着把杜鹃除去。

晌午,府里的主子们大多在午睡,赵曼香则去了杂院。

将需要浆洗的衣裳交给管事以后,赵曼香环顾四周,看到了王嬷嬷。

王嬷嬷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弓着身子搓衣裳。她面前的大木盆里,衣裳堆成了小山。

赵曼香知道,王嬷嬷费劲搓完这一盆衣裳之后,马上会有人再给她端来一盆。

每日一睁开眼,就是一盆一盆的衣裳,永远都洗不完。

就像她当年,每天都有刷不完的恭桶一样。

赵曼香叹口气,走到王嬷嬷面前。

王嬷嬷看到粉色的裙摆,抬起头,见来者是赵曼香,她目光带上了几分警惕:“你……你想干什么?!”

赵曼香笑道:“我来看看王嬷嬷。唉,堂堂尚衣处管事,竟然沦落至此。”

“还不是你害的?!”王嬷嬷眼神发狠。

“这话不对。你要是不偷拿衣料出府,也不会被抓住把柄,对不对?”赵曼香压低声音问。

“我……我根本就不是偷衣料!”王嬷嬷欲言又止。

赵曼香点头:“我知道,你是听了杜鹃的话。你是不是疑惑,为什么你出了事,少夫人一点都不手下留情?”

王嬷嬷愣了愣:“什么意思?你不要故弄玄虚,有话就说清楚!”

“少夫人没有授意你那样做,是杜鹃打着少夫人的旗号坑了你。少夫人那些天都不让杜鹃贴身伺候,怎么还会让她管夏衣的事?你想想就明白了。”赵曼香提点她。

王嬷嬷低着头,狠狠搓了几把衣裳,脸上神情变了几变。

“杜鹃坑了你以后,半句话不为你求情,也不找少夫人说明实情,她毫发无伤,倒霉的只有你一个人。”赵曼香拱火道。

“我就说不对劲呢,杜鹃那个贱蹄子!”王嬷嬷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句。

“少夫人派我去尚衣处管夏衣的事,怎么会再派杜鹃去掺和,暗地里捣乱?是王嬷嬷自己想岔了。要不说,少夫人的名声,全被杜鹃给搞坏了。”赵曼香叹着气,惋惜地看了看王嬷嬷,起身离开。

赵曼香赌王嬷嬷咽不下这口气,她在府里经营二十多年,一朝全毁,怎么可能不恨?

果然,几日后,杜鹃去杂院送浣洗的衣裳,与王嬷嬷起了争执。杜鹃一向蛮横,嘴上不饶人,当场辱骂起了王婆子。王婆子恼了,不顾一切上前和杜鹃撕打起来。

王嬷嬷到底膀大腰圆,杜鹃这个大丫鬟怎么会是她的对手?杜鹃被王嬷嬷骑着打,头发被扯下来好几绺,脸被抓出好几道深深的血印子。

管事赶了过来,用鞭子狠狠抽了王嬷嬷好几下,王嬷嬷才喘着粗气从杜鹃身上滚了下来。

赵曼香知道以后,又气恼又疑惑,让人把王嬷嬷和杜鹃提到跟前,仔细盘问,知道了杜鹃扯虎皮拉大旗的事情。

赵曼香铁青着脸,看看王嬷嬷,又看看杜鹃,冷笑出声:“好啊,真好!你们一个个把我当傻子糊弄是吧?来人,把王婆子掌嘴五十下,送到庄子上去,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