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本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

完整文本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

骑着羊牧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主角陈明浩李冬梅,是小说写手“骑着羊牧狼”所写。精彩内容:从小到大,他在家人的期望中长大,在家人眼里,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已经被计划好了。然而,毕业后的他却拒绝家人安排,一心陪着女朋友回到乡下,从底层开始做起。本以为这样可以让女友有安全感,却不想她竟然和别人结婚了……看着欺辱他的人,以及放弃他的女朋友,他明白了,官场之上,没有背景,没有人会把他当人。既然如此,别怪他无情……一朝回归家庭,借助强大背景,他平步青云,为民请命。而那些欺辱他的人,也都成了他的下属。他:“想晋升?为民才行!”...

主角:陈明浩李冬梅   更新:2024-06-11 2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明浩李冬梅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本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由网络作家“骑着羊牧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主角陈明浩李冬梅,是小说写手“骑着羊牧狼”所写。精彩内容:从小到大,他在家人的期望中长大,在家人眼里,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已经被计划好了。然而,毕业后的他却拒绝家人安排,一心陪着女朋友回到乡下,从底层开始做起。本以为这样可以让女友有安全感,却不想她竟然和别人结婚了……看着欺辱他的人,以及放弃他的女朋友,他明白了,官场之上,没有背景,没有人会把他当人。既然如此,别怪他无情……一朝回归家庭,借助强大背景,他平步青云,为民请命。而那些欺辱他的人,也都成了他的下属。他:“想晋升?为民才行!”...

《完整文本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精彩片段


“我知道,年前你母亲给我打电话以后,我了解过,知道你在沙湾乡工作。”江玉生说道。

“哦,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陈明浩说道。

“你看多有缘呐,你可能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外公的家乡工作吧?”江玉生笑笑问他。

“打死我也想不到,这好像就是命中安排。”陈明浩点头说道。

“那老家还有亲戚吗?”陈明浩好奇的问道。

“整个江家村都是亲戚,你外公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只生下了两个儿子,你外公在年轻的时候就出去闹革命,这你是知道的,另外一个弟弟便留在了家里,他已经去世了,他的一个儿子就是你们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的主任,叫江玉广,他已经知道你的存在,见了面你也得叫他舅舅。”江玉生心里也想,命运真是捉弄人,外孙在自己外公老家工作却不知,还遭受到别人的欺凌。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刚才陈明浩说过那个张斌还去打过他,刚才自己只顾着听他叙述,忘了细问了,于是他又问道:

“你刚才说,那个姓张的到你工作的乡里去欺负过你,是怎么个欺负?”

“他有两次亲自带人打我,威胁我,还收买了我们乡里的一个工作人员和一些街头小混子,处处为难我,反正这些事已经过去了,舅舅你就别再为我难受了,现在知道江家村是你们的老家,以后如果谁要再欺负我,我就到老家找人帮我忙。”陈明浩看似轻松的说道。

江玉生听到陈明浩的遭遇心里很难受,看着外甥用很平静的语言说出来,他更是心如刀绞,在如今的社会还能存在着欺男霸女的现象,是社会风气坏了吗,还是领导肆意放纵自己的子女胡作非为?他决定在下次调研的时候好好在这个问题上做一调查。

“你对自己今的工作有什么打算?”两人聊完其他的事情,便聊到了陈明浩的工作,这是江玉生见陈明浩的主要原因之一。

听见舅舅问自己这个问题,陈明浩知道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他提出来,舅舅肯定会想办法的,他很想来省城工作,这样就可以经常见到秦岭了,但是,命运既然阴差阳错的把他安排到了基层,他就应该从基层踏踏实实的做起,至少要对农村的现状和乡镇工作有所了解,以利于今后自己的发展,至于和秦岭的时常见面,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他对江玉生说道:“舅舅,我知道只要提的要求不过分,你都会满足我,但是我还想在基层锻炼一下,我不想按部就班的生活,那样会磨平自己的棱角。

一句话,让江玉生对自己的个外甥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这不是一个听见自己有强大后台就飘了的年轻人,也不是一个贪图大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有思想,有见地,即便与自己没有亲戚关系也值得一番去培养。

“行,想在基层干也好,舅舅支持你。”江玉生心里高兴,笑着说。

陈明浩在舅舅家吃过中午饭,以下午要见同学为由,回到了自己住的小旅馆,因为他还想在临走前见秦岭一面。

因为有昨天的约定,陈明浩刚回旅馆不久,秦岭就到了。

他们没有在房间里面多待,便手拉着手到外面逛街去了。

作为同窗四年的同学,他们有许多大学时代美好的回忆;作为新晋的恋人,他们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着憧憬。两人边走边聊,时不时的看着两边的街景。

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的,转眼间又到了他们分别的时候。

“明浩,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见面?”秦岭有些不舍得问他。

“具体日子我不敢给你承诺,但是只要我有空,哪怕辛苦一点我也会到省城来看你的。”陈明浩对秦岭说道。

“那你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秦岭要求他。

“这个没问题,就怕有时候打到你家里不太方便。”陈明浩用征询口吻说道。

“只要你有时间打,我就有时间接电话,打到家里也无所谓。”秦岭笑呵呵的说道。

第二天早上,陈明浩坐上了从省城发的第一班班车到达了临河市。

他本不用出站就可以坐上直达丰乐县的班车回到丰乐县,但是他还想见一见李松林。

出了汽车站后,他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李松林家里打了过去,刚好是那小子接的电话。

“松林,中午出来喝两杯。”听见李松林的声音,陈明浩直接发出邀请。

“明浩,从家里回来了吗?”李松林惊讶的问道。

“是呀,我刚出车站,中午有空吗?有空就出来,咱俩说说话,没空我现在进去坐车,直接回到丰乐县去。”陈明浩直接问道。

“肯定有空,你小子来了没空也得有空。”李松林说道,并约好见面的地方。

很快两人就见上了面,就在汽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边说话边喝酒。

李松林见到陈明浩就说:“明浩,你这一趟回家不一样,感觉你小子是有喜事。”

李松林这次见到陈明浩,感觉有些不一样,比上次见他的时候精神头好了不少,人也显得自信,便说道:“明浩,感觉你这次回来不一样啊,好像有喜事。”

陈明浩见李松林这么说,心想我的表情这么明显吗,把高兴事都写在脸上了?自己的城府还是不深呐,以后还是得内敛一些。

不过在李松林面前,他还是喜欢分享的,张口便说道:“喜事肯定有,这不,一下车就想把你叫出来分享一下。”

李松林看他说话的口气就知道是好事,说道:“你先别讲让我猜猜,你又找对象了?”

陈明浩一听李松林的话,心想这小子是神棍出身的吧,便说道:“你上辈子是算命的吧,还真让你说准了。”

李松林说道:“还需要算吗?你看看你的脸上,满脸都写着‘我谈恋爱了’几个字,我没猜错的话你在跟秦岭谈对象。”

“我说你小子上辈子是算命的吧,你还不承认,你看看你算的多准。”陈明好心情好,便调侃着李松林。

见陈明浩承认了和秦岭在恋爱,李松林十分羡慕,自己从见到秦岭开始就喜欢她了,小纸条也塞过,正大光明的也表白过,可秦岭总是给他发好人榜,无奈,只好止步了,他可不像有些人那样死缠烂打的追求,到头来连朋友也没得做。

如今知道是自己的好哥们拔的头筹,在心里由衷的祝福他们的同时,嘴上的祝福也到了。

“明浩,恭喜你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啊,有了秦岭这么一个好的助力,你很快就该翻身了。”

陈明浩听到李松林的话,他本想问问秦岭的家世,感觉李松林应该知道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咽回去了,他不想通过别人的嘴巴去了解自己的爱人,水到渠成的时候,一切自然而然的全部都知道了,只要秦岭好就行。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好好珍惜的。”对于李松林的话,他也是抱有一种感谢的心态。

由于陈明浩下午还要坐车,兄弟俩没有喝多少酒就分开了。

当汽车停在丰乐县汽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到他们沙湾乡还有一班车,得等将近两个小时,他想利用这点时间到县委办公室去拜访一下这个未曾谋面的舅舅,因为到县里来不方便,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了。

他从汽车站打了一辆黄色的面包车,花了三块钱就到了县委办公的地点。

丰乐县委是在由一片平房组成的院落里办公。

江玉广的办公室就在进大门的第二栋房子里,在门卫登记一下,得到江玉广的允许,他顺利的来到了办公室。

江玉广已经站在了办公室门口,看见一个气质不俗的青年,提着两个帆布包朝他正面走来,他认定这就是陈明浩,也迎了上去。

“你是陈明浩?”江玉广问道。

“我是陈明浩,你是玉广舅舅?”陈明浩看见对方开口问他,也知道了这就是江玉广。

江玉广确认了他之后,将他领进自己的办公室,边泡茶边说道:“孩子,舅舅对不起你啊,让你在我的眼皮底下受苦。”

陈明浩接过江玉广给他泡的茶水,开口说道:“舅舅,这不能怪你,毕竟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工作,我也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舅舅啊。”

江玉广见他如此说,也没有再矫情下去。问道:“你爸妈现在身体还好吧?小时候你妈妈回来过两次,现在也有三四十年了。”

“谢谢舅舅关心,他们身体都很好,我妈妈还让我给你带了一份我们老家的土特产。”说着就把身边的行李打开,拿了一份土特产,递给了江玉广。

江玉广接过来,高兴的说道:“谢谢你妈妈,没想到我这个堂姐还记得到我这个弟弟。”

陈明浩毕竟是第一次见到江玉广,还是有些拘谨,江玉广问他一句,他答一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