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优质全文

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优质全文

骑着羊牧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作者“骑着羊牧狼”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陈明浩李冬梅,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从小到大,他在家人的期望中长大,在家人眼里,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已经被计划好了。然而,毕业后的他却拒绝家人安排,一心陪着女朋友回到乡下,从底层开始做起。本以为这样可以让女友有安全感,却不想她竟然和别人结婚了……看着欺辱他的人,以及放弃他的女朋友,他明白了,官场之上,没有背景,没有人会把他当人。既然如此,别怪他无情……一朝回归家庭,借助强大背景,他平步青云,为民请命。而那些欺辱他的人,也都成了他的下属。他:“想晋升?为民才行!”...

主角:陈明浩李冬梅   更新:2024-06-23 04: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明浩李冬梅的现代都市小说《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优质全文》,由网络作家“骑着羊牧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作者“骑着羊牧狼”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陈明浩李冬梅,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从小到大,他在家人的期望中长大,在家人眼里,他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已经被计划好了。然而,毕业后的他却拒绝家人安排,一心陪着女朋友回到乡下,从底层开始做起。本以为这样可以让女友有安全感,却不想她竟然和别人结婚了……看着欺辱他的人,以及放弃他的女朋友,他明白了,官场之上,没有背景,没有人会把他当人。既然如此,别怪他无情……一朝回归家庭,借助强大背景,他平步青云,为民请命。而那些欺辱他的人,也都成了他的下属。他:“想晋升?为民才行!”...

《分手后,我在官场平步青云优质全文》精彩片段


不一会,对面就传来了秦岭的声音,“喂,你好,哪一位找我?”

陈明浩听到秦岭的声音很开心,便说道:“秦岭,我是陈明浩。”

秦岭一听是陈浩的声音,也很高兴,想到陈浩肯定是回来了,便问道:“你回来了吗?”

“是啊,我刚到,方便见一面吗?”陈明浩忐忑的问道。

“方便,那你住的哪里呢?”秦岭高兴的说道。

“我还是上次住那个小旅馆里面。”陈明浩告诉她说道。

“哦,那你等我,我一会就到。”秦岭说着匆匆挂了电话,回到自己闺房梳妆打扮去了,只知道陈明浩一回到省城就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是会有好消息的。

陈明浩还是像上次一样在旅馆的门口迎接秦岭的到来。

很快,陈明浩就见着秦岭穿着上次见面时穿的枣红色的呢子大衣向着他走了过来。

两人见了面没有互相问候,只是深情的看着对方。

回到房间后,俩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一下陷入了尴尬状态。

倒是秦岭的情商比陈明浩要略高一些,开口打破了沉默,问陈明浩:“你父母和妹妹他们都还好吧,在家过年愉快吗?”

“好,他们都好,只是我们那里过年不热闹,倒是图个安静,享受一下家里人在一起团圆的快乐。”陈明浩回答道。

“哦,那好呀,不像我们这里,到处都是拜年的,年三十晚上,那鞭炮声炸的你看电视都听不到声音。”秦岭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们山村里面比较静谧,整个自然村就是几十户人家,鞭炮声响也是有限的。”陈明浩说道。

“那很好啊,这就是我向往的日子,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到像你们那样的小山村去过春节,不知道有没有那个机会。”秦岭看似随意的说道。

陈明浩一听到秦岭说着这样的话,他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便小声的说道:“如果你愿意,今后我们可以经常回到那边去过春节。”

秦岭听到他说的话像吃了蜜一样,心里甜蜜蜜的,只是因为陈明浩的声音比较小,便故意说道:“你说话声音能不能大一点,我怎么没听清楚你刚才说的啥?”

陈明浩怎能不知道秦岭的话中之意,这是在暗示自己要大声的向她表白。

他停顿了几秒钟,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词汇,说道:“秦岭,以前阴差阳错,我与你擦肩而过,现在我不想再次与你错过,如果你愿意,我会经常和你在一回到我的家乡过着没有太多鞭炮声骚扰的团圆的春节,往后日子我们共同度过,无论风雨,无论彩虹。”

说完之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将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便忐忑不安地看着秦岭。

而此时的秦岭则是低着头看着脚尖,不知在想什么。良久,她开口问陈浩,“你能忘了她吗?”

陈明浩听见秦岭的问话,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秦岭口里的他是谁?这是个要命的问题啊,他要说能忘了,秦岭可能说他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他要回答忘不了,秦岭肯定说你忘不了她,你来找我干什么。

不过这也难不倒陈明浩,思索片刻,他还是决定将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他不想骗任何人。

“忘,肯定是忘不了,毕竟我们在一起三年,也曾经爱过对方,但是她既然已经为人妻,我对她也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奢望,我只能将她作为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客人,放在自己的记忆深处,不会轻易的把它拿出来晾晒。”

说完,他见秦岭没有再说什么,又壮着胆子问:“你在意我曾经跟她在一起有过男女之事吗?”

秦岭没想到陈明浩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想了想说道:“要说不在意,那是在骗你,但是毕竟是你的过往,我没来得及参与,我不会说什么,如果我们真在一起了,我希望我们能互相珍惜,好好爱护对方,不管怎么样都不离不弃。”

陈明浩听到秦岭说的话,知道秦岭已经答应了,便马上表态说道:“你放心,今后余生只要你不弃我,我绝不负你。”

陈明浩说完,主动走到秦岭身边,牵住了她的手,望着她深情地说了一句:“秦岭,我爱你!”

秦岭在陈明浩拉着她手,说着“我爱你”的那一刻,身心都颤了一下,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哽咽的说道:“我一直都在爱着你,可你却看不见,有时间甚至在想,我为什么要爱你,还爱的那么卑微。”

陈明浩听见秦岭哽咽的声音,心里也很难受,连忙说道,“对不起,今后再也不会了,我会一直爱着你一个人。”并轻轻的将她拥入了怀抱。

两个人在一起又说了一会情话,时间也不早了,手拉手又去了春节前去的小餐馆。

在吃饭的过程中,陈明浩突然想到下午打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人称呼,问道:“秦岭,下午打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人说这是秦书记家,你爸是什么单位的书记啊?”

“我爸是干什么的你很在意吗?”秦岭看着陈明浩问道,生怕他知道了父亲的职务会吓跑的。

“那倒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这个人。”这是陈浩说的一句实话,他估计秦岭也是干部之家的孩子,尤其是春节前见面的那一次秦岭说的话对他触动很大,也就是那一次的谈话,他心中的天平向秦岭这边倾斜了。

“既然不在意就不要去理会,他哪怕是省委书记、国家主席,又或者他是斗米小人物,对我来说,他仍然是一个平凡的父亲。”秦岭说道。

很快两人就吃完了饭回到了陈明浩居住的旅馆。

陈明浩打开自己的行李,从中拿了一份包装好了的包裹递给秦岭说:“这是我妈妈让我带给你们家的,也是我们那边的土特产,也不知道你们家里人能不能喜欢。”

秦岭高兴地接过来说道:“谢谢你爸爸妈妈。”

陈明浩看看表,时间已经不是太早了,就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看来就不用到舅舅家去了。

秦岭一听见说舅舅,便问道:“你舅舅,你还有舅舅在这里吗,是亲的吗?”

陈明浩听见秦岭的问话,解释说道:“是亲的,我妈妈的亲哥哥,原来不知道,这次回了家之后,我妈妈告诉我的,你说可不可笑,我大学四年就一直在舅舅的眼皮子底下读书。”

“这有什么可笑的,说不准你妈妈和你舅舅之间有什么问题,你妈妈不想让你去打扰他。”秦岭听见他的解释后,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还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你说的不错,他们确实有些矛盾,我想去拜访之后,很快就会化解的。”陈明浩点点头说道。

“你舅舅家住在哪里,我们一起走,顺路送你过去。”秦岭说道。

陈明浩还没有见过舅舅是什么样子,如果贸然带一个女孩子去,似乎有些不太合适,他便对秦岭说:“我是第一次见他,今天太晚了,我就不去了,明天再去见他,见完他我给你打电话,我后天再回临河。”

秦岭也没有再深问,便点头答应道。

秦岭提着陈明浩给他的礼物回到了家,家里只有母亲刘晓莉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

看着她拿着东西回来,刘晓莉问她:“听阿姨说,你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不会是见什么朋友吧?”

“是见一个朋友去了,他从老家回来,这是带的他们家乡的土特产。”秦岭说着,就把东西递给了母亲看。

刘晓莉打开一看,有一块腊肉,几节香肠,还有几样山货,就问她:“你这个朋友是南方人吧?”

“是呀,你咋知道?”秦岭觉得奇怪。

“这有什么,这些东西只有西南地区才有的,既然是土特产,那肯定是他们家乡的东西。”刘晓莉说道。

“是的,他们家是黔桂省的。”秦岭说道。

“这个朋友是男的吧?如果我猜的不错,还是你元旦去见过的那个小伙子。”刘晓莉说道。

“啊,你咋知道我上次去见的是一个小伙子,都怪那个张师傅,肯定是他跟你说的。”秦岭有嗔怪的说道。

“你也别怪他,是我问的他,你从早上出门到晚上很晚才回家,再说了,要不是我给你派车子去,你哪有机会在临河耍威风啊?”刘晓莉对秦岭说道。

“连这他也告诉你,你看下次我有机会坐他的车怎么说他?”秦岭诧异的看着他母亲。

“他是我的司机,当然要对我说实话了。”刘晓莉强势的对女儿说。

“好吧,告诉你,就是上次我去见的那一个男孩,春节他回家不好买票,我替他买的车票,他回来感谢我一下不也正常的吗。”秦岭说道。

“正常,你跑几百公里去见他也很正常,难道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男孩吗?”刘晓莉看着秦岭问道。

“谁心心念念了?你千万别瞎说,我只是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才没谈对象,你也别给我瞎操心了,再别给我张罗着相亲,我找好了会给你们带回来,让你们把关的。”秦岭对他妈妈说道。

“好,我就等着你带回来,都二十四岁的人了,能不让人着急吗?”刘晓莉看着秦岭说道。

秦家对于孩子们的婚姻一向是主张自由的,不干涉孩子们的婚姻自由,只要孩子喜欢,对方人品好,有知识,事业心强就行,要不为什么秦岭毕业了快两年都还没有一个恋爱的对象,不是父母不急,而是给他介绍了好几个,有一个学历还是博士生,秦岭都没有看上眼,父母也不会强加给他。

这样的规矩,在刘晓莉这里也要执行,如果秦岭在老爷子那里告上一状,五十多岁的人,日子也不会好过。但是对于自己唯一女儿的婚姻,她也不可能放任不管,该了解的总还得了解,好在现在知道这个男孩的工作单位。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半个月过去,这期间陈明浩接到了秦岭主动打过来的几个电话,平均每两天要打打一个,陈明浩也习惯了秦岭的主动,有时候隔一两天没有接到秦岭的电话,他还有些想念。

这一天,陈明浩看着办公桌上的日历,腊月十六了,数数日子,离过春节只剩下十几天时间了,他有些期待,因为从大四下半学期开始现在他有快两年没回过家了。

他是有探亲假的,去年春节之所以没有回去,是因为自己刚参加工作半年,再加上父母写信,希望他能带李冬梅回家,他知道不能实现的,基于这两个原因,他跟父母撒谎说自己刚参加工作没有探亲假,父母也没有催促他。今年他是必须要回去的,他太想念家了,想念父母,想念妹妹,虽然平时书信来往不断,也抵挡不住那一份浓浓的思念之情。

想到这里,他敲敲门进到了邱耀明的办公室。

“书记,今年春节应该不会忙吧?”陈明浩进到办公室之后问道。

邱耀明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看他,说道:“你是想探亲回家了吧?忙不忙你都该回去,你应该有两年没见到家里人了,对于你们年轻人来说很不容易,来回一个月够吗?”

“谢谢书记,够了,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听到邱耀明同意他回家,他高兴的说道。

“最近事情不多,你收拾一下,让你们梁主任给你办好探亲手续,这一两天就可以走了,过完正月十五再回来也不迟。”邱耀明很是理解他,尤其是刚刚经历一场失恋带来的打击,他需要得到亲人的慰藉,因此大度的说道。

陈明浩听见邱耀明同意自己的请假,高兴的道谢之后,回到了自己办公室,开始规划着回家的行程。

临河市是山南省最边远的城市,也是不通火车的,前往自己老家黔桂省必须要到省城坐火车。

由于已经临近春节,火车票肯定是一票难求,他本想给留在省城的同学打电话,看看能不能叫他们帮忙想办法弄一张火车票,可是因为自己毕业后的处境,他已经很少跟其他同学联系了,在同学通讯录中,他竟然不知道该跟谁联系,他暗自摇摇头,实在是觉得悲哀。

他最后只好将目光停留在秦岭的电话号码上,虽然这半个多月联系多了起来,可都是秦岭主动给自己打的,自己却没有主动过一回,现在需要别人帮忙了,才想起来打电话,他觉得有点惭愧,但是他现在需要秦岭的帮忙,大不了以后自己多主动给他打电话。

无奈之下,他拿起了电话给秦岭打了过去。

那个年代,程控电话是很少的,他要打出去,必须要通过总机转接,有时是很难接通电话的,不过今天的运气不错,很快就听到了秦岭的声音。

“喂,你好,请问哪位找我?”

“你好,秦岭,我是陈明浩,想请你帮个忙,不知方不方便?”

接通电话后,陈明浩直接开门见山,跟经理说了,自己打电话的意图,请她代为购买一张火车票。

秦岭很高兴的答应了,并且详细询问了他出发的日期和到达的地址。

不为火车票的事情操心,陈明浩心里就轻松下来,便思考着该给家里带什么样的土特产,给父母和妹妹带什么样的礼物 ,为此他还专门去了一趟临河市,逛了一天才回来。

由于是参加工作后第一次探亲,也是分配到沙湾乡工作以来,第一次出远门,心中很是期盼。

腊月二十那天,几经转折,在临近傍晚的时候,陈明浩来到了省城绿城市。

他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随后用公用电话给秦岭打了电话,告诉对方自己在什么地方。

秦岭事先知道他要过来,就一直在办公室,耐心等着他的电话。

给秦岭打完电话之后,陈明浩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怕秦岭到了之后找不到自己,便在小旅馆门口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便看见一辆面的停在旅馆门口,秦岭身穿一件枣红色呢子大衣从车里下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很沉的大袋子,陈明浩连忙迎了上去,接过她手中的袋子,领到了自己在招待所的房间。

进到房间,秦岭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火车票给了他。

陈明浩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硬卧下铺的票,连声感谢。

他从大学报道开始,坐了四年火车,大部分买的都是坐票,偶尔一两次,因为票源紧张,还买过站票,卧铺票是第一次乘坐,况且还是下铺。

他不用看时间,便知道是明天早上八点钟的车,也是这几年自己一直乘坐的那一趟车。

他看了看票价,拿出钱包掏出钱递给了秦岭,对方也没有推脱顺手接了过来。

做完这些后,秦岭打开贴进来的袋子,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低着头对陈明浩说道:“你要回家作为朋友,我不知道该给你买些什么东西带给你父母,就买了一些咱们山南省的土特产,不值钱的,你就辛苦一下,背着吧。”

秦岭说完忐忑不安的看着他,生怕陈明浩说出不要的话,或做出掏钱的动作。

对于秦岭的做法,陈明浩很感动,秦岭什么想法,他是知道的,本来想拒绝他带的东西,又或者折算成钱给她,当看到秦岭此时的神情他心动了,打消了刚才的念头,对秦岭说道:“谢谢你,我就不客气了。”

陈明浩的话不多,但听在秦岭的耳朵里那就是天籁之音。

两人在屋里闲聊了一会,陈明浩一看到了晚饭时间,便邀请秦岭一起到外面吃晚饭。

秦岭也没有推辞,和他一起出门,在附近找了一家比较干净的小饭店坐了下来。

他俩是第一次单独的在一起吃饭,陈明浩不知秦岭的喜好,便让秦岭来点菜。

秦岭没有客气,点了两荤两素四个菜。

在秦岭点菜的时候,陈明浩一直在注视着她,眼前这个女人漂亮,干练,明事理,爱憎分明,是大家闺秀,对自己来说应该是良配,只是如果在一起,自己能给她带来什么呢?

秦岭可不知道点菜的这点时间,陈明浩想了这么多,如果让她知道心里又不知道该是什么滋味。

等上菜的过程中,陈明浩问秦岭,“你最近见过梅老师吗?”

“当然见过,我们在一个学校时不时的能见到面,好几次碰到他,还问到你。”秦岭回答说。

“他还好吧?一段时间没见,还真有点想他了。”陈明浩说道。

陈明浩所说的梅老师是他大学四年的班主任,对陈明浩多有照顾。在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因为陈明浩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又是来自黔桂省的山区农村,想必他是能吃苦耐劳的人,就指定他当了班长,等同学们熟悉之后,再次民主选举,陈明浩还是高票当选了班长,一直到大学毕业。

“想见他还不容易吗?一会吃完饭,我们打个车回一趟学校到他家里去看看他。”秦岭想也没想的说道,他们都知道梅老师的家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区。

陈明浩没想秦岭直接提出今晚就去,感觉有点突然,他还没有准备好去见自己的恩师,因此说道:“等以后有机会吧,今天就不见他了,说实话,我既想见他,又不敢见他,他要是知道我如今的处境,会失望的。”

秦岭感觉陈明浩对自己的现状有些悲观,心里很是生气,心想如果他再克服不了自己的自卑,就是将来有大把的机会摆在面前他还是一无所事,因此,故作生气的说道:“你如今什么处境?现在的你不是很好吗,难道大学毕业之后就在大机关里呆着,慢慢熬资历,等着评职称,然后再一步一步的往上升迁就是好的吗?”

陈明浩没想到秦岭会这么说自己,有些不太自在。

秦岭说完这些,看见陈明浩的脸色变化,也觉得说话的口气不太好,又柔声的说道:“你目前的处境相对于其他同学来说是差那么一点点,但是这并不能够决定你今后的人生,能够决定你人生的是你自己,是你面对挫折时的心态,俗话说心有多大,路就有多远,况且你在乡镇的工作经历或许会是你今后人生的一大财富,我送你一句诗,‘海压竹枝低复举,风吹山脚晦还明’,相信你能够理解。”

陈明浩确实懵了,他没想到秦岭会懂这么多,而且会对他说出来。

他平时最反感别人说教式的说话,但对于秦岭刚才的话,他不但没有反感,反而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至于秦岭送他的两句诗,对于一个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来说不难理解,意思就是乌云终将消散,黑暗终将过去,光明终会重现,这不就是告诉自己目前的一切,只是暂时的,只要自己对生活抱有希望,路就在前方。

他暗自惊讶秦岭的能力,这个自己认为只是有一点家势的小女子,能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这是以前跟李冬梅在一起是不会有的事情。

两人吃完饭从餐馆出来后,陈明浩也没有再邀请她到自己住的小旅馆,而是直接问道:“我送你回学校去吧?”

秦岭本来想说是回家去,但想到陈明浩要送自己,肯定会知道自己的住处,那样他那个自卑的心理又会作祟。学校虽然有他的宿舍,但是现在学校已经放假,宿舍里有也没有多少人,自己一个女孩子住在那里会害怕的,肯定不会回学校去住。

“我们沿着这条路往前走一走吧,走一会儿我打车回家,我家住的比较远,你来回跑也不方便。”秦岭对陈明浩说道。

陈明浩见她不让自己送,没有再坚持,和他一起沿着马路往前走,像一对刚认识的情侣般,只是没有牵手而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