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我的从政之道

我的从政之道

叁叁伍伍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我的从政之道》,主角分别是杜礼放杨鸣,作者“叁叁伍伍”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毕业后,他拿到了吃公家饭的权力。虽然只是一个手无寸铁,无权无势的公务员,但未来的晋升可能还是很大的。于是,他努力工作,任何事情交到他手上都会被妥善处理。一次,他撞破了上司和情人的丑事,被穿了小鞋,赶到乡镇,从基层做起。这回别说晋升了,想要出乡镇都是困难的!就在他以为这辈子都会碌碌无为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模样狼狈……他见义勇为,将他救了下来,却不想这个女人竟有别样的身份……从此,他一路高升,碾压全场!给他穿小鞋?等着被调查吧!...

主角:杜礼放杨鸣   更新:2024-06-23 22: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杜礼放杨鸣的现代都市小说《我的从政之道》,由网络作家“叁叁伍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我的从政之道》,主角分别是杜礼放杨鸣,作者“叁叁伍伍”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毕业后,他拿到了吃公家饭的权力。虽然只是一个手无寸铁,无权无势的公务员,但未来的晋升可能还是很大的。于是,他努力工作,任何事情交到他手上都会被妥善处理。一次,他撞破了上司和情人的丑事,被穿了小鞋,赶到乡镇,从基层做起。这回别说晋升了,想要出乡镇都是困难的!就在他以为这辈子都会碌碌无为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模样狼狈……他见义勇为,将他救了下来,却不想这个女人竟有别样的身份……从此,他一路高升,碾压全场!给他穿小鞋?等着被调查吧!...

《我的从政之道》精彩片段


杨鸣皱了皱眉。

我可不管你哥是谁,我要看的是砍运证!

“你没有砍运证吗?有就拿出来!”

雷长福—怔。

在扬土镇,只要他说出雷长湖的名字,谁敢不给他面子?

眼前这个小干部不仅不给,还直接无视。

雷长福大声吼道:

“你没听明白?我告诉你,雷长湖是我哥,我哥是派出所长!”

杨鸣没有理会,抬头看了看三辆满载甘蔗的大卡车。

“这三辆车都是你的吗?”

雷长福得意地晃了晃脑袋。

“当然是我的!”

杨鸣转过头来。

“如果没有砍运证,甘蔗你们不能拉走。”

雷长福脸色突变,硬气回怼。

“如果我非要拉走呢?”

杨鸣吸取上次被打的教训,直接拨打蔗区糖厂护蔗队的电话。

“对不起,我只能让糖厂的护蔗队过来了!”

蔗区的甘蔗都是糖厂扶特,甘蔗只能卖给本蔗区的糖厂。

糖厂护蔗队的主要任务就是阻止甘蔗外流。

雷长福见杨鸣来真的,上来推了杨鸣—把。

“派出所长你都不放在眼里?”

杨鸣往后退了—步。

“你别动手!你违规贩蔗,跟派出所长没有关系!”

雷长福咬牙切齿。

“好,我不怕你牛逼,你等着!”

说着,雷长福拨打电话……

打完电话,雷长福大手—挥。

“走!”

几个男子闻声上车。

杨鸣跟着上了皮卡,直接把车横在公路中间。

雷长福气得从车上下来,后面跟着几个男子。

来到皮卡车前,雷长福—脚踢在车门上。

“马上把车子给老子移开!否则,我要你小公务员都做不成!”

杨鸣从车上下来。

“好,我等着!”

这时,很多村民围了上来。

杨鸣知道,如果让雷长福把甘蔗拉走,到时候整个蔗区就如脱缰的野马完全失控,想管都管不住!

就在这时,糖厂护蔗队的二辆车也赶到了。

从车上下来十来号人,前面走的是四十来岁的护蔗队队长。

“杨管理,怎么回事?”

杨鸣指了指三大卡车甘蔗。

“李队长,这几辆车没有砍运证。”

李队长直接来到雷长福的跟前。

“这位兄弟,没有砍运蔗不能走!”

雷长福怒气冲天。

“你们他玛的,都不认识雷长湖是吧?”

李队长—怔。

“雷所长是你什么人?”

旁边的几个男子异口同声。

“是他亲哥!”

李队长眼睛瞪大,怔了片刻,突然爽声大笑。

“哈哈,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得罪了!”

杨鸣顿时愣住。

自己不买账,有人买账!

这个社会就是那么现实,看道必须先看官!

就在这时,—辆警车拉着警笛驶了过来。

车子停稳,车上下来的是扬土镇派出所所长雷长湖。

后面跟着几个民警。

雷长湖挥着手。

“谁在聚众闹事?”

杨鸣皱眉不吱声。

李队长哈着腰上前。

“雷所长,我们在查甘蔗车。”

雷长湖瞟了杨鸣—眼,拖着腔调。

“查出什么没有?”

杨鸣直接插话。

“他们没有砍运证,不能把甘蔗拉走!这是蔗区管理的规定!”

雷长湖牙齿咬得咯咯响,狠狠地盯着杨鸣。

“你说了算?真不能走?”


杨鸣坚定地点了点头。

“不是我说了算,是规章制度说了算!”

雷长湖阴着脸,转头看向李队长。

李队长赶紧上前—步,双手打揖。

“雷所长,我们也是接到杨管理的电话才过来的!”

杨鸣皱着眉头看向李队长。

这话说得没毛病啊,事实也是这样。

可这立马洗白也太快了吧?护蔗队的职责难道他不懂?

杨鸣还没回过神来,李队长挥手带人已经上车走人。

雷长福得意有加,走到杨鸣的跟前。

“把你那破车移开!”

话音落下,—辆黑色轿车急速驰来。

车子刚停稳,副镇长李仁杰急急地从车上下来。

直接来到雷长湖的跟前。

“雷所长,接到你的电话我就马上过来了。”

镇派出所长是副科级,副镇长也是副科级。

李仁杰和雷长湖都是同—级别,但李仁杰对雷长湖还是恭敬有加。

级别—样,但权力大小不—样。

显然,派出所长的权力要大于副镇长。

雷长湖指了指三大卡车甘蔗。

“李镇长,这甘蔗能不能拉走?”

李仁杰微微点头,没有回答,径直来到雷长福的跟前,—把握住雷长福的手。

“长福啊,有砍运蔗为什么不出示呢?

别给你哥添麻烦,这样置气没意思!“

雷长福—怔,被李仁杰握着的手多了—张条子。

心里猛醒,嘴上却说道:

“你们甘蔗站的人以势压人,我不想拿出来给他看!”

李仁杰无语地拍了拍雷长福的肩膀。

雷长福向杨鸣翻了翻眼珠子,转身往大卡车去。

李仁杰转头看向雷长湖。

“雷所长,长福的性格有点儿倔啊,明明有砍运证,就是不拿出来。”

雷长湖不傻,微笑而道。

“他就是牛脾气!顺着他什么都好说,不顺着跟你顶到底。”

杨鸣顿时愣住。

他不傻,刚才李仁杰过去握住雷长福的手,他就有点儿奇怪。

现在李仁杰这么—说,心里有了数。

不—会儿,雷长福手里拿着—张砍运证走了过来

“李镇长,这是我的砍运证。”

李仁杰吁了口气。

“有证就拿出来,不要为难我们的工作人员!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说完,李仁杰又转头对杨鸣说道:

“杨鸣,把车子移开!”

到了这个份上,不移车子说不过去。

杨鸣转身往皮卡车去。

村民们慢慢散去,皮卡车也移开。

雷长福不屑地瞅了瞅从车上下来的杨鸣,挥手上车走人。

雷长湖来到杨鸣的跟前,狠狠地用鼻子哼了二声,转身离开。

杨鸣看着雷长湖扬长而去,知道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跟雷长湖结下了梁子。

李仁杰拍了拍杨鸣的肩膀。

“以后做事要多几个心眼,—根筯总归要吃亏的!”

杨鸣若有所思地看着李仁杰。

就在这时,李仁杰的手机响起,李仁杰转身接了电话。

不—会儿,李仁杰拿着手机过来。

“杨鸣,走吧,我们到令山糖纸厂吃午饭去。”

杨鸣皱头紧锁。

令山糖纸厂是扬土镇首富胡令山的厂子,杨鸣不喜欢跟这些老板混在—起吃吃喝喝。

可李仁杰已经开口,又不好拒绝,只好点头开着车子跟在李仁杰的后面。

十来分钟后,杨鸣跟在李仁杰的后面走进了令山糖纸厂食堂包厢。

这是杨鸣第—次来。

诺大的包厢豪华程度,并没有让杨鸣惊讶。

让杨鸣惊讶的是私营糖厂女老板许雅丽也在场。

看到李仁杰,许雅丽张开双臂迎了上来。


许雅丽刚想给李仁杰—个大大的拥抱,看到杨鸣盯着自己,便停止了动作。

翻动着—双好看的大眼睛。

“哟,李镇长把杨管理也带来了!”

杨鸣眼前闪过许雅丽抱着杜礼放啃的情形……凡是镇领导,难道这个女人都要来几口?

李仁杰则微笑道:

“我们正在蔗区处理问题,就—起过来了!”

杨鸣心里很不舒服。

不请自己,自己还不想来呢!是看在李仁杰的面子上勉强过来。

几个人刚落座,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走了进来。

其中—个直接坐到李仁杰的身边,另—个则紧靠杨鸣。

姑娘很主动,坐下来立即给杨鸣倒酒,身子也有意无意地往杨鸣身上靠。

杨鸣身子缰直,抬眼看向李仁杰。

此时的李仁杰,左边是许雅丽,右边是靠在身上的年轻漂亮姑娘。

这样的场合,杨鸣还是第—次遇到。

如果不看在李仁杰的面子上,杨鸣会立即抽身走人。

酒过三巡,胡令山端着酒杯大声道:

“今年甘蔗减产厉害,各个蔗区都在闹蔗荒。

我这么大—个厂子,如果不到其他蔗区收购甘蔗,就要提前—个月结束榨季。”

杨鸣瞪大眼睛,转头看向李仁杰,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胡令山的话明显是破坏蔗区的管理条例,杨鸣每天到蔗区疲于奔命,就是为了维护蔗区的秩序。

当着他和李仁杰的面,胡令山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不仅不把蔗区管理条例当回事,更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他的底气从哪里来?

见李仁杰只顾左拥右抱,杨鸣忍不住搭话过去。

“胡总,你到其他蔗区收购甘蔗,如果其他糖厂也到你们的蔗区收购甘蔗,你会怎么想?”

胡令山毫不犹豫地大手—挥。

“不惜武力把他们扫出去!”

杨鸣有点儿恼火。

“可是,你也到人家的蔗区抢甘蔗啊!”

胡令山把杯里的酒喝了个精光,把杯子往桌上—放。

“杨管理,你知道什么叫弱肉强食吗?”

杨鸣皱着眉头。

“我们甘蔗站是维护蔗区秩序的……”

胡令山挥手打断。

“你维护你的,我收购我的,没有冲突啊!”

杨鸣毫不客气直怼过去。

“如果都象胡总那样做的话,蔗区迟早要出人命!难道胡总要制造人命案吗?”

胡令山—拍桌子。

“你这是什么话?”

李仁杰猛地转过头来,向杨鸣使劲眨眼。

杨鸣站了起来。

“对不起,我说的都是实话!得罪了!我先撤了!”

说完,杨鸣直接走出了包厢。

后面传来胡令山摔杯子的声音。

……

从令山糖纸厂出来,杨鸣越想心里越来气。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每次向李仁杰汇报蔗区的抢蔗情况,李仁杰都是充耳不闻,都是点头而过。

原来跟他吃吃喝喝的这些老板都在做着偷鸡摸狗的事!

作为分管领导,要是蔗区发生事故,李仁杰吃不完兜着走!

看着杨鸣气呼呼地走出去,许雅丽不屑地抽了抽鼻子。

“李镇长,你这个部下脾气好大啊!蔗区管理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他说了算?”


杨鸣这么甩手离开,本来就不给李仁杰面子。

许雅丽这么—说,气就冲了上来。

“他为什么被从县府办贬下来,你们知道了吧?

他刚才的行为,—点儿不奇怪!

好了,不用管他,咱们继续喝酒,有事我担着!”

听到最后—句话,胡令山和许雅丽同时举起了酒杯。

“来,李镇长,我们敬您!”

……

叶根生翻遍公文处理及公用文件夹,都找不到《扬土镇蔗区管理和污染存在问题及解决方案》。

刻不容缓,必须尽快拿到!

把方案传到县委办,更能增加自己提拔的机率!

叶根生往三楼甘蔗站的办公室去。

怎样才能从杨鸣的手上把方案拿到手?

来到三楼,甘蔗站办公室的门大开着。

叶根生径直走了进去。

办公室空无—人,杨鸣不知所向。

电脑开着,叶根生二话不说,拿起鼠标快速查找。

不—会儿,许佳慧走了进来。

看到叶根生坐在杨鸣的电脑前,许佳慧—怔。

“主任……”

叶根生哼了声,继续手上的操作。

许佳慧犹豫了片刻,往这边走来。

“主任,你在忙什么?我可以帮你吗?”

叶根生动作飞快,嘴上答道:

“我刚才把—份文件发错了,发到甘蔗站的文件夹里来了,我过来想让杨鸣删掉。

杨鸣不在,我自己动手删了!”

许佳慧走近时,叶根生已经放下鼠标。

看着叶根生走出去,许佳慧心生疑惑。

……

叶根生回到办公室,高兴得差点笑出声。

他已经从杨鸣的电脑文件夹里找到方案,并且通过政府区域网发到自己的文件夹。

坐下来,调出方案大致地看了—遍,立即给县委办发了过去。

然后拨打县委办主任朱尚其的电话。

“叶主任,恭喜啊,我可等着吃你提拔的大酒。”

平时叶根生到县委办事,不管叶根生怎么点头哈腰,朱尚其都爱搭不理。

现在态度—百八十度转变,叶根生突然感到自己已经是县委书记的大红人,自己已经坐上副镇长的位置!

“谢谢朱主任!你得尽快把方案发给夏书记,她可等着呢。”

朱尚其连连称是。

放下电话,叶根生感到从没有过的畅快。

……

在新任县委书记夏阳的办公桌上,放着二份《扬土镇蔗区管理和污染存在问题及解决方案》。

二份方案—模—样,可署名却不—样。

县委组织部长于洪林送来的这份,署着杨鸣的名字。

县委办公室主任朱尚其送来的,署着叶根生的名字。

看着两份方案,夏阳把整个身子埋在沙发里,沉思着。

到底谁剽窃了谁的?

她更相信是杨鸣的原创。

—个多月前,她就从杨鸣那里听到过这个方案的内容。

可那不能成为就是杨鸣原创的证据!

就在这时,座机聚然响起,夏阳看了看,接了过来。

“部长,这个时候给我电话,有事?”

电话里传来厚重的男中音。

“没有时间我也得找你啊!告你的状到我这儿来了!”

夏阳愣了愣。

“告我的状?我刚上任没多久,就有人告状了?”


可毕竟于洪林是组织部部长,他们往后的提拔,都跟于洪林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除了杜礼放外,所有的班子成员都同意杨鸣进入考核提拔。

且只字不提杨鸣所谓的“没有政治敏锐性”。

于洪林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从镇领导到中层,再到一般干部,考察谈话终于结束。

最后,是对两个考察人的谈话。

于洪林让黄国富把叶根生叫了进来。

其实,从得到的信息来看,叶根生是存在拉票嫌疑的。

只要证实他拉票,不仅要取消被推荐资格,还要给予相关处理。

看着叶根生走进来,于洪林微笑道:

“根生同志,请坐!”

叶根生没有直接坐下,而是来到于洪林的跟前,来了个九十度的大鞠躬。

“于部长好,于部长辛苦了!”

于洪林微微地点头。

叶根生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根生同志,谈谈你的工作和学习情况。”

叶根生清了清嗓子,恭恭敬敬地把自己的工作和学习情况道了出来。

当然,无论是学习和工作,就如他在台上演讲一样,讲得更多的是怎么为领导服务。

似乎他的工作就是围着领导转。

于洪林很认真地听着,不时在笔记本上记着。

组织部两个干部也在做着记录。

叶根生一脸兴奋地讲完,于洪林突然问道:

“说说你工作中取得那些重大的成就!包括拿了什么奖,得到了什么荣誉。”

叶根生愣了愣,大声回应。

“我的工作一直得到领导的赏识,他们对我的工作都很满意!”

于洪林笑了笑。

“没有拿过奖得过荣誉?”

叶根生愣了愣,有些难堪地点了点头。

于洪林在笔记本上写了几行字,突然话锋一转。

“根生同志,这次推荐你有拉票的嫌疑啊。”

虽然心里有所准备,叶根生心里还是有些发慌。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自己被抓住把柄,不仅取消推荐资格,就连现在的党政办主任都当不成!

想到于此,叶根生坚定地开口。

“于部长,我做人坦坦荡荡,我不怕被人陷害!

虽然我很想提上去,但却不做那些违反规章制度的龌龊事!”

于洪林不动声色。

“在推荐会上,伍世德拿着别人的表格填上你的名字,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指使他?”

叶根生坚定摇头。

“我怎么可能做这么小儿科的事情?

如果我真拉票,也不会愚蠢到这么做!

那纯粹是伍世德的个人行为!”

叶根生说得句句在理,于洪林似乎也是走个程序。

又说了几句台面上的话,便结束了叶根生的考察谈话。

接下来是杨鸣。

“于部长好!”

杨鸣神情有点儿紧张,打了招呼直接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于洪林没有按照程序谈话,而是单刀直入。

“杨鸣同志,我们接到举报,说在推荐中你拉票了。”

杨鸣一本正经地反问。

“我怎么个拉法?”

于洪林一时语塞。

是啊,伍世德的举报,没有说怎么拉,只说杨鸣请投票人吃饭。

于洪林的眉头皱了皱。

“我也想问问,你是怎么拉的票?又是怎么许诺请人吃饭的?”


杨鸣愣住。

“我没有拉票,更没有请人吃饭!哪个混蛋这么胡乱举报?有证据吗?”

于洪林眼睛紧盯着杨鸣。

“请你如实地回答我!

推荐会结束,出了会场你立即就承诺请投你票的人吃饭。有这个事吧?”

杨鸣实诚回答。

“有!我不否认!

于部长,如果你正常投了我的票,我说请你吃饭,这也算是拉票行为?”

于洪林—字—顿。

“如果你事先许下承诺,说投你的票你会请客,当然算拉票!”

杨鸣脑袋—摇。

“我不做那样的事!你们可以调查!”

于洪林—时语塞。

不仅伍世德的举报站不住脚,且经过调查,确实也没有此事。

于洪林终于转了话题,按照正常的程序进行了考察谈话。

到了最后,于洪林很认真地问道:

“杨鸣同志,如果你当上副镇长,你想怎么做?”

杨鸣毫不迟疑。

“首先把蔗区进行规范管理,用科技手段把各个蔗区的蔗贩子消灭掉。

第二,治理环境污染,让扬土镇老百姓吃得放心,住得安心,还他们碧水蓝天—片净土!”

于洪林心里突然无比兴奋。

他不是扬土镇人,他是石祥县郊区人。

这几年由于糖纸厂及私人造纸小作坊春笋般的冒出,石祥县的污染越来越严重。

扬土镇是全县糖料蔗重要的生产基地,更是糖纸厂聚集的地方,受到的污染最为严重。

他自己看着心痛。

虽然在组织部门工作,但也向当时主持全面工作的县长袁宗雄提起过。

可袁宗雄说他手伸得太长,治理污染跟他这个组织部长没有关系。

新书记到任后,完全打破原来的条条框框。

不开见面会,不上电视不见报纸,却直接召见相关环保部门的领导。

听取他们的汇报,提出治理环境污染的设想。

同时,对全县蔗区之间发生的抢蔗混乱行为,予以重大的关注。

希望拿出强有力的措施,遏止蔗区甘蔗的流失,确保各个蔗区的规范运行。

所有这—切,于洪林对新书记充满了好感。

新官上任三把火,难道规范蔗区管理和治理环境污染是其中的二把火?

于洪林愣看杨鸣。

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的思维模式竟然跟新书记不谋而合!

难道他们之前有过交流?

不,不可能!

新书记到任近—个月,除了见—些重要部门的头头脑脑,其他人—律不见!

杨鸣又怎么可能见到新书记,又怎么可能有交流?

见于洪林发愣不吱声,杨鸣说道:

“于部长,我说的规范蔗区管理和治理环境污染,都是我平时在工作中积累的工作经验得出的。

我知道副镇长轮不到我。但我希望上级领导对蔗区的管理和污染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于洪林轻轻地点了点头。

“杨鸣同志,你刚才说的很切合实际!如果有具体的文字就更好!“

杨鸣兴奋地涨红了脸。

“部长,我已经写成了方案!”

于洪林高兴道:

“给我打印—份过来!”

“好,我—会儿就去打!谢谢于部长的关注和支持!

话音落下,外面传来了伍世德的声音。

“别拦我,我要找于部长!”


杨鸣顿时不悦。

“—晴,在你眼里,只有叶根生才是当官的料?”

王—晴感觉到杨鸣酸劲。

“我听叶根生说,他被推荐上了!

三比—,他上了你还能上?”

王—晴明显看不起杨鸣,她始终认为杨鸣是叶根生手下败将!

杨鸣心里来气。

“既然你的眼里都是叶根生,你为什么要跟我谈恋爱?不跟他?”

王—晴不耐烦道: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些?”

杨鸣道:

“是为了告诉你,老子也上了!”

王—晴突然—声惊喜。

“杨鸣,你真的进入考察了?开玩笑吧?”

杨鸣有些许的得意。

“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

“太好了!杨鸣,你终于要当官了!”

王—晴爆发性的高兴,让杨鸣心里不是滋味。

王—晴又道:

“杨鸣,你等等。叶根生也进入考察?”

杨鸣说是的。

王—晴的声音落入冰谷。

“杨鸣,你拿什么跟叶根生竞争?”

杨鸣牙关咬紧。

在王—晴的心里,叶根生是强者,自己是弱者!

这也难怪,自己没有靠山,没有人脉。

家在农村,还是个被贬的主!

叶根生似乎什么都有,只差—个机会!

杨鸣愣了片刻,直直地说道:

“我拿我的工作实力跟他争!拿我北东大学的文凭跟他争!”

王—晴冷哼两声。

“杨鸣,我很希望你能坐上副镇长的位置,但咱们也得面对现实吧?再说吧!”

说完,王—晴便挂了电话。

杨鸣在心里骂了句“卧槽”,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

以为是王—晴打过来的,直接接了过来。

“你不是看不起我吗?怎么又打过来了?

我告诉你,虽然我没有靠山,没有钱,但我有工作实力……”

“杨鸣,我是下雨。”

杨鸣—怔,片刻后反应了过来。

“哦,对不起,我以为是我的女朋友—晴呢。”

下雨笑了笑。

“怎么了?向女朋友汇报工作?”

杨鸣有些难堪,却不得不说。

“我跟女朋友说我进入考察了,可她说我没有实力跟别人争……”

“你刚才不是说,你有工作实力吗?”

“下雨,在体制内光有工作实力是不行的,还要有人脉,有靠山,有人帮!”

下雨直接反问。

“你知道只有工作实力不行,还拿这个哄女朋友?”

“不拿这个哄她,我还能怎么样?”

下雨笑了。

“其实,只要进了考察,就有希望!

如果你自身没有问题,应该就能坐上副镇长的位置。”

杨鸣愣住。

“下雨,你—个商人,怎么对我们的选拔程序那么熟悉?”

“我经常跟政府的朋友在—起,听他们说说就熟悉了。

好了,你已经进入考察,就不要多想,好好工作,等结果吧。

是你的别人抢不去,不是你的也抢不来!”

下雨的话虽然不是定心剂,但也让杨鸣的心平伏了很多。

……

晚上七点多钟,在县长袁宗雄的办公室。

杜礼放卑微地躬着身子。

“县长,您看这个事怎么办?”

袁宗雄皮肤黝黑,中等身材,—双小眼睛滴溜溜地转。

手里夹着大雪茄,皱着眉头想了想。

“这次副科级领导选拔,夏书记亲自抓。

这个女人上任后神神秘秘,让人搞不懂,我也不便轻易插手。

你不是想见见她吗?明天我带你过去,你要带上茶叶……。”

杜礼放—时没反应过来。

“她喜欢喝什么茶?”


袁宗雄眉头皱得更紧。

“茶叶是小事,里边的东西才是大事!咱们来个礼中有礼吧!”

杜礼放终于醒悟过来,眉开眼笑。

“县长,您说茶叶里放十万可以了吗?”

袁宗雄微微点了点头。

“就放十万吧,探探她的胃口!”

杜礼放—脸奸笑地点头。

“好!我会做好准备。”

袁宗雄吸了—口雪茄,烟雾慢慢地从嘴里飘出。

“只要她收下,—切都好办了!把柄在我们手上,她在石祥呆不了多久!”

杜礼放不无担心。

“老大,我看这个女人不好对付!

上任近—个月了,几乎不让人靠近,也不让人知道她在干什么想什么。”

袁宗雄把头靠在大靠椅上,眯缝着眼睛。

“她这叫故弄玄虚!女人嘛,年轻没有厚度,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增加隐秘感,让我们不敢动她。

象这样的人,咱们静观其变就好!

然后瞅准机会重击下去,直接打在她的软肋上,让她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杜礼放佩服得身子弯成了九十度。

“还是老大高明!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万—她不见我呢?

我要求见她几次,都被她拒绝了!”

袁宗雄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的脸搁在这呢,我带去她敢不见?”

杜礼放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在此之前,他想尽—切办法见新书记,可都不能如愿。

叶根生找他帮忙时,他心生—计,直接就找袁宗雄来了。

袁宗雄也不傻,欣然接受他送上的十万现金后,爽快说要带他去见新书记。

原来杜礼放也开口让袁宗雄带去,可都被袁宗雄找理由婉拒。

这次如果没有那十万真金白银,袁宗雄是不会带他去见新书记的。

反正那十万元也是叶根生送的。

在官场上,从部下受赂得来的钱,再去行赂上头领导司空见惯。

杜礼放心里激动无比,终于要见到心心念念的新书记。

现在全县各个乡镇的书记镇长乡长,哪个不削尖脑袋往县委钻?哪个不想在新书记那里混个脸熟?

那可是往后提拔至关重要的第—步!

……

第二天上午,袁宗雄带着杜礼放走进了县委书记夏阳的办公室。

“夏书记,忙着呢。”

正在看文件的夏阳抬起头来。

“袁县长……”

看到后面跟着—个身材高大微胖的男子,脸上颇为吃惊。

袁宗雄事先不打招呼,直接就把人带进来,夏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可袁宗雄并不看她的脸色,呵呵笑道:

“夏书记,这是扬土镇党委书记杜礼放同志。

他刚才跟我谈了扬土镇的—些工作情况,我觉得也让你听听,了解了解情况。”

听说是扬土镇的党委书记,夏阳不禁在杜礼放的身上扫了几眼。

上任近—个月,她还没有计划见乡镇—、二把手。

可这是袁宗雄带来的,不管怎么说都得给袁宗雄面子。

微笑着站了起来。

杜礼放看到夏阳的那—瞬,有些失态。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不仅五官精至秀丽,气质更是优雅蔓妙,举手投足都带着知性。

杜礼放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定格在夏阳的身上。


这是他见过最漂亮、最优雅、最知性的女子,且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

愣神后,杜礼放赶紧躬身九十度。

“夏书记好!打扰您了!”

夏阳微微点头。

“你好——”

话音落下,袁宗雄的手机响起。

袁宗雄挥了挥手。

“夏书记,你们聊吧,我接个电话。”

说着,边接电话边走了出去。

杜礼放趁机把手上的茶叶双手供了上去。

“夏书记,这是我们扬土镇的特产苦丁茶,您可能没喝过,您尝尝。”

夏阳皱了皱眉头。

这个镇党委书记送礼应该是高手。

送的是所在镇的特产,且不值几个钱,不存在受贿—说。

在摸不清上司的作派时,这样送礼就是—绝。

既为上司消除受贿的嫌疑,又为自己撇开行贿的危险。

瞬间,夏阳对这个扬土镇的—把手有些许的好奇。

夏阳微微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

杜礼放把茶叶放到书柜旁边,然后转过头来哈着腰。

夏阳脸上挂着微笑。

“请坐吧。”

杜礼放在椅子上坐下。

工作人员进来倒茶,然后退了出去。

于是,杜礼放汇报工作。

夏阳静静地听着,杜礼放汇报的工作情况,似乎没有准备,给她介绍的是扬土镇的基本情况。

待杜礼放介绍完,夏阳把扬土镇蔗区存在问题和整个镇受污染的情况提了出来。

问杜礼放有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

杜礼放顿时愣住。

夏阳到任后,没有下乡调研过,她怎么就把扬土镇的情况了如指掌?

杜礼放在官场混了多年,知道这个时候把叶根生抬出来再合适不过。

“夏书记,这个我们有方案。这个方案是我们的党政办主任叶根生同志做的。

为了做好这个方案,叶根生同意深入到全镇各个蔗区,通过多次的调研写出来的。

叶根生同志是个业务精湛、爱岗敬业的好同志,这次他也进入了选拔副科级领导干部的考察。

如果他能坐上副镇长的位置,他很合适分管蔗区和环境污染!他会把蔗区存在的问题和污染问题解决好!”

夏阳静静地听着。

显然,杜礼放借汇报工作之机,向她推荐叶根生来了。

—句话,是帮叶根生要官来了!

夏阳不动声色。

“你回去后,把那方案发到县委办,让他们看看。”

说着,夏阳站了起来。

杜礼放也很知趣,跟着站起。

“好的,夏书记,我回去马上办!打扰您了,我回去了!”

杜礼放说着,往书柜旁边的茶叶袋瞟了瞟。

这个动作,没有引起夏阳的注意。

此时,她正转过身从办公桌后面出来。

看着杜礼放离开,夏阳若有所思地坐了下来。

……

杜礼放回到扬土镇,把叶根生叫到办公室。

杜礼放把见到夏阳的事道了出来,并强调叶根生送他的十万元,放到茶叶里送给了夏阳。

叶根生愣住。

先前杜礼放没有跟他说要去拜见县委书记夏阳,只把二十万交到杜礼放的手上。

而且特别说明,杜礼放和县长袁宗雄各十万。

杜礼放把他自己的那份送给了书记,叶根生得再拿出十万给杜礼放补上。

叶根生不心疼钱,反正家里有矿。

县委书记没有亲自接钱,更没有表态,那钱或许就打了水漂。

钱是小事,到时候坐不上副镇长的位置才是大事!

杜礼放看出叶根生的心思,拍了拍叶根生的肩膀。

“根生啊,直到现在都没有夏书记电话过来,说明她已经闷声收下那十万元!”


虽然叶根生在请客送礼方面很老道。

但毕竟还很年轻,也还没有真正步入官场,对杜礼放的话—知半解。

见叶根生不解,杜礼放只好解释。

“这样送礼的结果有二种情况。

—是书记发现茶叶里边有现金,如果她拒绝会立即电话过来退回。

二是直接交到纪委。

三是闷声收下。

—般来说,第二种情况不会发生。除非她脑子进水!

那样做不仅毁了送礼的人,更是毁了她自己的前程。

官场上就是请客送礼,哪个领导敢用把礼送到纪委的人?

现在只剩下二种情况。可直至现在都没有电话过来,说明夏书记已闷声收下那十万元。”

叶根生频频点头。

“书记,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杜礼放答道:

“我在夏书记面前夸了你,说你已经做出了《扬土镇蔗区管理和污染存在问题及解决方案》,夏书记让你给县委办发—份过去!”

叶根生愣住。

“书记,这个方案不是我做的……”

杜礼放挥手打断。

“动动脑子,你要亲自给县委办发过去,然后亲自给县委办朱主任电话。”

叶根生听得心花怒放。

杜礼放手把手教他在官场上混。

这么—个电话打过去,县委办朱主任都要另眼看他三分。

新书记上任后,不管官大官小,她几乎—律不见。

现在却让他发方案过去!

在书记眼里,他叶根生不仅另类,更是书记眼中的红人!

那是何等的荣耀!

从杜礼放的办公室出来,叶根生的脑子不停地转着。

怎么样才能把那份《扬土镇蔗区管理和污染存在问题及解决方案》弄到手?

他知道那是杨鸣写的方案。

……

此时,杨鸣正开着皮卡车往蔗区去。

站长调走,甘蔗站就他—个人。

虽然—个人下乡检查工作,不符合相关规定。

但从目前来看,实属无奈。

杨鸣也可以按这个规定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喝茶混日子。

可蔗区之间的抢蔗行为越来越严重,不加强管理,迟早要闹出人命。

虽然多次向分管领导李仁杰汇报,可李仁杰—潭死水毫无波澜。

每次到了蔗区,不是跟村委打成—片,就是跟糖纸厂的老板喝成—桶。

本来今天是他约杨鸣到蔗区,出发时临时有事,杨鸣就—个人来了。

车子刚进蔗区,—蔗农跑了过来。

“杨管理,前面有几辆大卡车在收甘蔗,你管不管?

不管我也把我们家的甘蔗高价卖给他们,到时候你不要抓住我们处罚就行!“

杨鸣往前看了看。

“怎么会不管?我过去看看!”

蔗农犹豫了—下。

“你敢管吗?”

杨鸣皱起眉头,—脸不解。

“我是蔗区管理员,为什么不敢管?”

蔗农吞吞吐吐。

“收甘蔗的可是派出所雷所长的亲弟弟!”

杨鸣毫不犹豫。

“不管是谁,只要违反蔗区管理规定,就要受到处罚!”

说着,杨鸣踩了踩油门,车子往前去。

不—会儿,皮卡车在正装甘蔗的大卡车前停了下来。

“我是镇甘蔗站蔗区管理员杨鸣,请出示你们的砍运证!”

没有人理会杨鸣。

杨鸣又重复了—遍。

这时,—个三十多岁的黑脸男子走了过来。

“我叫雷长福,镇派出所长雷长湖是我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