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巅峰宏图之权力

巅峰宏图之权力

风流小二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宏图之权力》内容精彩,“风流小二”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王文超李静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巅峰宏图之权力》内容概括:“美女,一个人喝多没意思,来,我请你喝酒。”“你请我喝酒?”本是露水相逢,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喝喝酒,吐吐心里话,却不想最后发生了荒唐的一夜。她因此生恨,想要让他付出代价,才发现他原来还是个小小办事员。“敢占我的便宜,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纠缠不休,情缘不止,她百般纠缠,最终竟搭上了自己……他几经沉浮,最后竟意外走上了迎娶大小姐的巅峰之路,而他的岳父岳母偏偏是……...

主角:王文超李静   更新:2024-06-22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文超李静的现代都市小说《巅峰宏图之权力》,由网络作家“风流小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巅峰宏图之权力》内容精彩,“风流小二”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王文超李静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巅峰宏图之权力》内容概括:“美女,一个人喝多没意思,来,我请你喝酒。”“你请我喝酒?”本是露水相逢,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喝喝酒,吐吐心里话,却不想最后发生了荒唐的一夜。她因此生恨,想要让他付出代价,才发现他原来还是个小小办事员。“敢占我的便宜,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纠缠不休,情缘不止,她百般纠缠,最终竟搭上了自己……他几经沉浮,最后竟意外走上了迎娶大小姐的巅峰之路,而他的岳父岳母偏偏是……...

《巅峰宏图之权力》精彩片段


“你们谁是这个敬老院的负责人?”年轻人走到众人面前问道。

这群整天闲着没事干的老年人,一听年轻人这么问,立即回答道:“他,王院长”。

王文超在读书的时候就看过许多的官场小说,受到小说的影响,他在现实当中看人做事的时候也喜欢观察。通过他的观察,这几个人应该不是一般人。这个年轻人应该是秘书之类的人,而那个中年人一看就是领导,要么是企业的老总,要么就是政府的高官。因为这个气势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再说了,能配的上秘书的人肯定不会是一般人。

“是你吗?”年轻人指着王文超问道。

虽然王文超觉得被人指着问很不舒服,但是还是点了点头道:“是我,我是这里日常生活的具体负责人”。

“你跟我过来一下”年轻人随即说道,说完了之后就走向了依旧站在车子旁的中年男人身边。

王文超犹豫了一下,心里有点忐忑的走向了中年人。

中年人看到王文超过来,先是审视了一下王文超。王文超被这个中年人给盯着,有种动弹不得的感觉,他觉得中年人的眼睛就像是一把刀一样在刺着自己。

随即,中年人对着王文超一笑,然后道:“你好,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吧?”。

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向王文超递出了手。

王文超有点错愕,随即也伸出手和中年人握在了一起。

“对,我是民政办的工作人员,也是这里的副院长,这里的日常事务都是由我负责。请问您有什么事吗?”王文超客气地问道。

“是这样的,我想问你一件事,就是你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张秀华的老人?”中年人也同样很客气地问。

“张秀华?啊有,我们这里刚好有位老人就叫做张秀华,我这就给你去叫她”王文超想了一下后立即说道。

“先别先别,我先问你一些这个张秀华老人的情况。你对这个张秀华老人了解多少?比如她的年纪还有家庭情况”中年拉住要走的王文超继续问道。

“这个啊,我想一想”王文超立即难住了,随后想了想才说道:“张秀华是洪山镇白店村的人,今年应该是七十一岁,家里没有子嗣,也没有老伴,只有一个姐姐还有姐夫,另外听她平时跟我闲聊时说起,她好像不是本地人,是北方的,年轻时因为家里遭了难才南下来投靠她的姐姐。我们这里有每位老人的一些身份登记,不过也只限于家庭住址、身份证和年纪、性别之类的。不知道你想了解点什么”。

“她是从北方来的?你能确定吗?”中年人整个脸色都变了,有点欣喜的感觉。

“应该不会有错吧,这是她老人家自己对我说的。如果你真找她有事你自己去问一下应该就知道了”王文超摸着头说道。

“那好,那就麻烦你带我去看看她”男人点头说道。

王文超点了点头,然后便带着中年男人走到前面在食堂与王文超打招呼的那个张奶奶的房间。

房间门是打开的,里面张奶奶正与另外一个老奶奶坐在一张用木板钉起来的简易小桌子上喝着稀饭。这里由于房间有限,所以老人基本上都是两个或者三个人住一间屋子。

“张奶奶,有人找你”王文超进去之后就对张秀华老人说道。

张奶奶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看王文超,又看了看王文超身后跟着的两人,疑惑地问道:“找我的?”。

“对”王文超点头说道,然后转身对中年男人说道:“这位就是你要找的张秀华老人”。

中年男人眼睛一直盯着张奶奶,随后才低声对王文超说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我想单独与她谈一谈”。

王文超疑惑了一下,随后点点头道:“那你去我的房间吧,那里就我一个人住,没有外人”。

“那就谢谢你了”中年男人客气地说着。

“没关系”王文超笑了笑,然后对张奶奶说道:“张奶奶,我扶您到我房间里去一下”,说完之后王文超就去扶这个张奶奶。其实王文超一直都挺照顾这个张奶奶,因为这个张奶奶与其它人不一样,她有修养,为人正直,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但是却心很好。整个院子里面有什么她看不过眼的事情她都会说,而且,她对王文超很好。

中年男人也跟着过来扶着张奶奶,王文超引着几人去了自己的房间,等到张奶奶和那个中年男人都进去了之后,王文超才关上门出来,与他一起出来的还有那个年轻的男人。

王文超习惯性地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包烟,只不过只是非常便宜的软白沙。虽然不好意思,但是王文超还是掏出一根递给年轻男人。

“我不抽烟”年轻男人摆手说道,语气说不上客气,有点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感觉。

王文超一番好意被人给糟蹋了,心里非常不爽。于是便没了继续与这个年轻男人说话的兴趣,直接走远了,又与那些老年人闲扯去了。这群老年人见到王文超来了一个个非常八卦地问着王文超关于中年男人和张秀华张奶奶的事情,而王文超却是一问三不知,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王文超猜想,这个中年男人应该是来寻亲的。

房间里的谈话持续了差不多快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门打开,那个年轻男人进去了。随后不久,年轻男人又出来,跑到王文超身旁说道:“你过来一下”。

虽然王文超很不情愿,但是最后还是跟着年轻男人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王文超走进房间,看到张奶奶一直在抹着眼泪,而中年男人则一直蹲在张奶奶的身边。看到这一幕,王文超肯定了自己前面的那个猜想。

中年男人看到王文超进来,便站起身,王文超看到他的眼眶也是红红的。

“王院长,我今天过来是寻亲的。这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我是她失散多年的儿子”中年男人看到王文超便开门见山地说着。


王文超也迟疑了一下,随后很是高兴地说道:“真的吗?这是大好事啊。张奶奶,我就说了,您啊好人肯定会有好报的”。

“首先,我得感谢你,我刚刚听我母亲说了,在这里你对她很照顾,帮助了她很多。我在这里以一个儿子的身份对你表示感激”中年男人说着便对着王文超鞠了一躬。

这让王文超有点受宠若惊,立即扶着中年男人说道:“千万使不得使不得,我这是工作份内的事情。再说了,张奶奶平时对我也很好。”。

“王院长人非常好,管我们敬老院的这些人就数他最有良心对我们也最好了”这时张奶奶扶着拐棍站起来说道。

“张奶奶,你千万别这么说。您老人家这下好了,可以去享清福了”王文超发自内心的喜悦。

“不瞒你说,我是想今天就接她老人家回去,可是她不同意。她说她在这里住惯了,哪都不去。”中年男人无奈地说道。

“对的,我一个农村的老太婆子去你们城里面住不习惯,另外,我在这里住着挺舒服的,也习惯了。你啊,有空的时候来看看我,我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张奶奶又流着眼泪说道。

“那这样吧,王院长,我那边还有点急事要去处理。我母亲在这里就拜托你了,我给你我的电话号码,我母亲有什么事你随时给我电话。再次感谢你了,王院长”中年男人再次激动地说着,随后边让旁边的年轻人拿出一张纸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王文超。

“你放心吧,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都办的”王文超也客气地说着。

随后,中年男人又在张奶奶耳边说着些什么,然后便坐上小车离开了。

“我说张奶奶,你说你儿子都找过来了,你怎么不跟着到城里面去享享清福啊,何必在这里受罪呢”王文超扶着张奶奶感叹地说道。

“不去,王院长你是不懂。当年我家遭了难,我家那口子命不好去世了,我和清儿没办法生活了便就南下到这里来寻我的姐姐和姐夫,谁知,刚到林山市便就和他走丢了,之后再怎么找也找不到了。那时他才四岁啊,你说一个四岁的娃懂个啥?我以为今生都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到这个马上就要入土的年纪了还能再见到他,我已经死而无憾了。四岁的时候我把他给弄丢了,我就没有做好一个当娘的该做的,这么多年,我没养过他帮过他,现在,我都这个样子了,我怎么可能再去跟着他给他添麻烦呢?你说是不是?”张奶奶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说道。

王文超被张奶奶这一番话给彻底震撼了,他没有过母亲,所以一直都不曾体会过母爱,而在这一刻,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母爱。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平常,到了月底的时候,王文超便借了辆自行车慢慢地往镇政府而去。这是王文超每个月底都要干的事情,那就是拿着各种收据和发票去找那个正牌的院长去签字报账拿钱。

所谓院长,其实就是镇民政办的副主任,兼管着敬老院。这个院长也姓王,与王文超是同姓,叫做王德辉,有四十多岁了,在镇民政办据说已经坐了二十多了,一直都没挪窝,算得上是个老油条了,而且,人并不是一个很好打交道的人,这是王文超与他打过几次交道之后得出的结论。每次王文超月底去找他对账结账签字,钱在他那都是卡了再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敬老院的条件才会那么差,所以,每次王文超基本上都是憋着一肚子的火回去的。

骑着自行车去镇敬老院要骑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等到王文超骑到的时候,他已经是一身汗了。王文超轻车熟路地走进镇政府的院子,院子里面清清冷冷的,人不是很多。王文超在路上找了个小商店特意花了二十多块钱买了一包芙蓉王烟,没办法,撑场面还是必须的。

在院子里王文超也遇见了一些人,但是可惜,王文超一个都不认识。他从一分下来就直接被党政办的一个年轻人给带到了民政办,然后就背着包直接去了敬老院,在这个院子里面呆过的时间甚至于都没有超过两个小时,他就算想去结识一下这些“同事”也没机会。

王文超走到二楼的民政办办公室,民政办有两间办公室,一间是民政办主任的,这个主任很年轻,三十四五岁的样子,听说是有关系,不过,王文超与这个主任也只见过一两面。另外一个办公室就是其它几个人的办公室了,民政办除了主任和王德辉之外,还有两个,一个是姓秦的妇女,是出纳,管钱的。另外一个是个年轻人,叫做廖建国,估计三十岁左右,是个干事,据说是镇里某位领导的亲戚。加上王文超,这个民政办一共有五个人。

王文超走进这个办公室的时候,只见姓秦的妇女正在拿着指甲钳剪着指甲,廖建国正靠在椅子上玩着手机,而王德辉的位置上却不见人影。

看到王文超进去,姓秦的妇女大呼小叫地喊道:“哟,我们大学生来了呀”。

听着这有点讽刺意味的称呼,王文超非常的不舒服。听到姓秦妇女的声音,廖建国抬了抬头看了眼王文超,然后又没有任何表情地低头继续玩着手机。

“秦姐好”王文超笑着打着招呼,然后掏出自己的芙蓉王,开封,抽出一根递给廖建国,说道:“廖哥,抽根烟”。

而这个廖建国却连头都没抬,嘴里说道:“放这吧”。

王文超心里当即就火了,骂道你丫牛逼个毛啊,又不是领导还摆个臭架子。不过,王文超觉得自己初来乍到的,不应该得罪人,便就把这股火给压了下去,把烟放在桌子上,走到姓秦的女人桌子便问道:“秦姐,你知道王主任去哪了吗?”

“你说王德辉啊,鬼知道他去哪了,他啊,一周五天有三天不见人,就算来了也是一下子就不见了。估计是在那边家属楼李厨子家打麻将呢”姓秦的妇女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

王文超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以往每个月的最后一天王德辉基本上都会在办公室的,而今天明知道自己会来找他签字却不见人,这让王文超很不舒服。但是不舒服归不舒服,字还是必须要签。想了想,王文超只能拿出自己那个破烂手机给王德辉打电话了。


王文超回到敬老院,便开始把手中需要支付的钱一笔笔支付出去,虽然都是一些小钱,但是王文超一切都还是做得很认真,他就是这样性格的人。

第二天一早,王文超刚起床漱口洗完脸,准备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就看到王德辉很难得的骑着一辆老旧摩托车到了敬老院。王文超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所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看样子王德辉肯定是来找自己“报仇”来了。

王文超看到王德辉把摩托车停好,不过他也没像以前一样跑过去,而是继续往食堂去。

“王文超,过来”,王文超不打算搭理王德辉,但是却不代表着王德辉也就不搭理王文超了。实际上王德辉从一进敬老院就开始在找着王文超。

王文超再次皱眉,没有办法,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领导,虽然被这么大呼小叫着心里很不爽,但是王文超还是走了过去,说道:“什么事?”。

“你还刚起床还没吃早餐?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钟了?工作迟到,王文超,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什么工作作风?”如王文超所料,王德辉一上来就开始找自己的茬。

王文超当即一股火冒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轻声说道:“王院长,现在还不到八点钟,还没到正式的上班时间。另外,不是我想这个时候来吃早餐,而是食堂的开饭时间决定了我这个时候来吃早餐。如果食堂以后每天十点钟吃早餐,我没办法,也只能是十点钟才开始吃早餐的”。

“你···你·,你这是什么态度?”王德辉被王文超给噎住了,愤怒地说着。

“王院长,我真心地对你说,我没有要与你作对的意思,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王文超再次妥协地说着。

“还事实,迟到就迟到,不要找什么借口。你看看你的工作做成什么样子了?这满地都是垃圾,成什么样子?你天天都在这里干嘛?吃饭吗?”王德辉今天过来本来就是为了找王文超麻烦的,他是个疵瑕必报的人,昨天被王文超给骂了一顿,而后又被杨新飞的做法给气到了,他把这一切的责任都归咎到了王文超的身上。

王文超这次是真的火了,立即黑着脸说道:“王院长,你要从鸡蛋里面挑骨头麻烦你找个好点的理由行不行?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一看,这是满地的垃圾吗?另外,你要我打扫干净也可以,我现在就给你写个单子,你签字批钱下来,我马上请一个清洁工”。

“还清洁工,要清洁工了还要你在这里干什么?”王德辉轻蔑地望着王文超说道。

王文超被气的已经无话可说了,哈哈大笑着道:“清洁工这么艰巨而又重要的工作我怎么有能力干,这个必须得你这个院长大人亲自干才能胜任”。

“干不了,干不了就给我滚蛋,敬老院里面可不养吃闲饭的人”王德辉说话声音极大,一下子就把满院子的人都给吸引过来了,大家都在指指点点着。

“我滚不滚蛋好像还轮不到你来决定吧?王德辉,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能让上面把我从这个地方弄滚蛋了我保证提几瓶好酒上你家谢谢你去,你以为谁想呆在这吗?只可惜你没这个能力,你最多在这里瞎叫唤。有事没?没事我吃饭去了”王文超冷笑地望着王德辉。他当然知道,王德辉虽然说兼着一个院长,管着自己,其实王德辉能管的着自己的地方真的不多,敬老院只是民政办的一个分支机构,而并不是一级行政机构,所以,王德辉和王文超一样都是民政办的员工,一切都归民政办管理,而人事调动这方面的工作只有杨新飞说了才算数,王德辉这个副手其实只是个摆设罢了。

“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抽你”王德辉本身就是个火爆脾气,被王文超这连抢带棍的一番话说的火冒三丈,伸出手对王文超比划着。

“怎么着?领导还准备打人了吗?大家伙都看好了,是我们的这位院长大人先出手的,等事后追究责任的时候你们可得给我作证。王院长,在你动手之前我可先提醒你,我读大学时是学校跆拳道社团的社长,代表学校参加过全国大学生跆拳道比赛,进入了前十。好了,你来吧”王文超看到王德辉伸手,带着轻蔑的表情笑着说道。

一听王文超这一席话,王德辉立即傻眼了,哪还敢动手啊。但是举出去的手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尴尬地举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文超再次看了看王德辉,然后道:“既然你没什么事了,那我就去吃饭了”。说完就转身准备走人。

“王文超,我今天来是来查账的,把你这个月所有的账目一笔一笔的报给我听,另外,我要看到实物”王德辉知道不能对王文超动武,便准备智取,想利用他的职权给王文超找麻烦。

“这个月的账目情况我已经向杨主任做了详细汇报了”王文超淡淡地说道。

“我现在要你再向我汇报,我怀疑你在中间做了手脚,我要查账”王德辉用他的大嗓门吼着。

“向你汇报?没时间,我要去吃饭。至于你说我这在中间有问题,那很简单,你可以去有关部门举报我”王文超转身后轻描淡写地说着,然后往食堂而去。

“小兔崽子,早晚有一天你会落到我手里,到时候我整死你”王德辉看到王文超完全不买他帐不给他丝毫面子的走开,当着这么多人让他威信全无,但是偏偏,他却完全拿王文超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在那里干吼着。

王文超没了与王德辉这等毫无素质可言的人继续争吵下去的欲望,没有理会王德辉,继续往食堂走去。本身王文超并不想与王德辉吵,即使他一直都看不惯王德辉,但是王德辉的态度实在是太过恶劣。王文超也知道,自己彻底得罪了王德辉,以后自己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但是王文超就是这个脾气,另外,他根本也不想收敛自己的脾气,因为什么?因为他王文超对于这个狗屁敬老院的工作早就烦了。而对于王德辉,他王文超也没什么好惧怕的,自己只是贫民老百姓一个,连个官职都没有,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这才是真的狗急跳墙了呢,大学生,我们俩打个赌,我赌—百块,他肯定是去找栗常山去了”秦贤慧看到王德辉出丑的样子哈哈大笑,然后对王文超说着。

“我不喜欢赌,也没钱”王文超对于这个秦贤慧非常的看不顺眼,感觉就像个毫无素质的农村妇女—样,甚至于连农村妇女都不如,根本就是个毒舌妇。

“哟,还真摆起领导架子来了啊”秦贤慧看到王文超对她不理不睬的样子当即也自讨没趣地闭嘴了。

当然,让王德辉这么爽快地拿着自己的东西滚到下面的敬老院去是不可能的,实际的情况是王德辉出去之后就没回来了,这点王文超也早就想到了。所以,在王德辉出去之后不久,王文超就到镇上面租了个摩托车去了—趟敬老院,了解了—下老人们的生活状况。再次看到王跛子那嚣张的模样,王文超就冷笑着,他想着,等到自己学习完回来后的第—件事就是把这个王跛子给弄走。

王文超是在敬老院吃的中饭,—直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王文超才回到镇里。在机关食堂吃了晚饭,不得不说,机关食堂的伙食还是非常不错的。

王文超吃完饭之后感觉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便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拿起本书看了看,感觉很无聊,便来到了走廊上面,—边抽着烟—边感受着这小镇的风貌。

刚抽了—根烟,王文超就听到了—阵咚咚咚的声音传来,王文超对于这种声音很熟悉,因为这就是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王文超—回头,就看到了惊人的—幕,只见—个三十多对的少妇从走廊的楼梯口处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当然,这些都不是重要,重点是这个少妇太漂亮了,漂亮的让王文超有点窒息的感觉,而且浑身上下散发出—股知性女人的气质。王文超敢发誓,自己漂亮女人见过不少,但是像面前这个漂亮与气质并存的女人,王文超是第—次见到。而且,与—般的青春少女不—样,这个女人身上有着成熟女人所有特有的韵味。

王文超这—眼就被彻底的迷住,他能想到,他自己此刻的样子估计与猪哥完全—样。

女人路过王文超身边的时候看了看王文超,然后走到王文超隔壁的房间门口停住。

这栋楼其实是个很古老的格局,现在看起来,他的格局像办公楼要多过像宿舍楼,前面—条带着阳台的走廊,中间部位是楼梯间,两头各—间是突出来的房子。王文超住的就是靠近东头的倒数第二间,而女人此刻站的就是最东头的这—间明显面积要大于其它房间的房子。

女人站在门口开始在自己的随身小包里面找着,不过,找了半天也没见她找出什么东西来,女人开始皱眉了。

“怎么了?没带钥匙?”王文超忍不住地问道。

女人回过头看了看王文超,然后笑着说道:“是啊,我明明记得钥匙在包里面,怎么就找不见了呢?”。

“你不会是把钥匙落在了办公室吧?”王文超热心地猜想着。

“不会的,我上班的时候从来没动过包,要落的话估计也是落在了屋子里了”女人摇了摇头无奈地说着。


“如果是落在了家里面可就麻烦了,要不去找办公室,看看他们那里有没有备份的钥匙”王文超继续出谋划策。

“你新来不久吧,办公室都没有留备份的钥匙。没办法,看来只有叫人来破门了”女人微微—笑着。

王文超想了想,然后阻止了正准备打电话叫人的女人,然后道:“你先等—下,我看看”。

说着王文超就走进了自己的房子,来到靠近女人房子的洗手间里,推开窗户看了看,然后走了出来对女人说道:“你等—下,我看了—下,可以从我这边爬过去,而且你家洗手间那边的窗户也留了—扇没关”。

“什么啊?这里可是四楼,不要,直接破门吧。你的好意我谢谢了”女人—听王文超说要爬过去,吓了—跳,立即阻止着。

“破门很麻烦,到时候还要重新换锁的。我看了—下,从我这边爬过去没有问题,我大学时学过攀岩,这点距离没有问题的,你等我—下”王文超笑着说着,然后直接走进了屋子。

其实他那里学过攀岩啊,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让女人放心罢了。王文超也搞不清楚自己这么热心地帮助她是因为自己本身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呢还是因为对方是个让自己魂萦梦牵的女人。

女人也着急,也跟着进了王文超的房子。

单位的宿舍—般都没有安装防盗网,而且,这里只是个小镇,就更加不会有防盗网了,这也给王文超的行动提供了帮助。王文超—下子就爬上了自己家洗手间的窗户。

“你千万要小心啊,实在不行就下来,直接破门,虽然麻烦—点,但是安全。这里可是四楼,万—掉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女人看到王文超爬上了窗户,很着急地问着。

“你放心,没有问题的”王文超站在窗户上,还不忘回过头来对女人笑了笑,随后开始小心翼翼地迈着腿。说句心里话,他其实也怕,这可是四楼,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头脑—热—定要干这个。不过,让王文超庆幸的是两间房子之间的隔墙并不远,只有八十公分左右,这让王文超彻底松了—口气,—只手抓着这边窗户的窗沿,另—只手抓住那边,然后迈出—条腿,准确地踩在了对面的窗台上,随后,便很容易地到了对面的窗户上。然后王文超—边下窗户—边喊着:“好了,我过来了,我现在去开门”。

王文超跳下窗户,直接落在了洗手间的地面。

直到外面女人喊道:“好了吗?”。

这时王文超才回过神,赶紧回答着:“好了好了”。然后快步走出洗手间。

女人的房子要比王文超的房子大,王文超那只能算是—个小套间,而女人这里明显就大了许多。走出洗手间,来到客厅,整个房子里都洋溢—股香味,—股成熟女人身上才有的味道。

王文超不敢再多看,觉得那是对这位女人的—种亵渎。快步走到门边打开门。

女人正站在门口,看到王文超后说道:“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我就住在隔壁,算起来我们也算是邻居了,这些都是小事,以后有什么事招呼我—声就行了”王文超不好意思地说着。

“你怎么称呼?我以前没见到过你,你在哪个部门工作?”女人好奇地问道。


“我以前在敬老院,昨天刚搬过来”王文超笑着回答着。

“民政办?那不是杨新飞吗?最近没听说有人员调动啊?”女人奇怪地问着。

王文超知道女人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你想错了,我不是民政办的主任,只是个办事的,办公室那边说这边的房子紧张,就给我在这里安排了—套,我这也是走了狗屎运了,才破格享受了领导的待遇”。

“哦,原来如此,你叫什么名字?进来坐—会儿吧,喝杯茶”女人恍然大悟,然后转身走进了房子。

王文超知道自己进去不太好,但是既然别人邀请了自己不进去就说明自己心虚了,所以便也大胆地走了进去,反正自己刚刚已经进去了—次了。

“我叫王文超,是进来刚刚分配过来的大学生”王文超客气地说着,然后问道:“你在哪个部门工作?”。问完之后,王文超就想到了—个问题,那就是能住在这里的可都是领导,那这么说这个女人也是部门领导级别了。

“我啊?在党委工作,喝什么?我这也只有茶了”女人停顿了—下,然后回答着。

“真不用了,谢谢”王文超看到女人给自己去倒茶,连忙客气了站了起来,因为他意识到了,别人可是自己的领导。

“不要客气,你刚刚还帮了我的忙了。王文超,我长你几岁,就叫你小王吧”女人端着茶过来,笑着说道。

“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跟我—般大呢”王文超有点恬不知耻地说着。

女人听过后哈哈大笑着,随后说道:“你这句话说出来可太假了,我比你大的可不止—点半点啊,你今年大学毕业也就二十—二岁吧”。

“没有,我二十四了,大学毕业后考了—年的公务员才进来”王文超如实说着。

“哦,那我也比你大好几岁。看你的样子是抽烟的,这里有几包烟,都是出席活动时给的,你拿去抽吧,反正我这也没人抽烟。不过我这没烟灰缸”女人笑着,然后随意打开—个柜子,拿出几包烟递给王文超,王文超看来—下,几包烟里面有中华,也有蓝芙蓉王,最次的也是二十五块的黄芙蓉王。

“这怎么好,真不用”王文超立即推辞着。

“拿着吧,我放在这早晚也要丢了,我又不抽烟,你拿去抽吧。”女人没有与王文超客气,直接把烟放在了王文超的面前。

“那这怎么好意思,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怎么称呼?”王文超问着。

“我啊,我长你几岁,你就叫我岚姐吧,叫我—声姐不吃亏吧?”女人淡淡地笑着。然后又道:“你先坐会,我去个洗手间”。

王文超看到女人往洗手间去,觉得自己坐在这里也不合适了,便说道:“岚姐,我那边还有点事我就先出去了,我把门给你带上”,王文超说完便往外走,但是想了想还是不客气地回头把桌子上的几包烟给放在兜里面拿走了。

女人来到洗手间,第—眼就看见自己放在洗衣机上面的贴身衣物,想到王文超刚刚从窗户下来肯定全部看到,她脸—下就红了,想死的心都有了,虽然知道王文超已经走了,但是还是—股脑地把衣服塞进了洗衣机里。

王文超回到自己的房间。到目前为止,王文超也没搞明白女人究竟叫什么名字以及担任什么职位。不过,按照王文超的猜想,女人应该是哪个部门的负责人吧,不然也不会住到这里面来。


就这样,又浑浑噩噩地过了两天,王文超暂时还没有其它的工作,所以,他每天都往敬老院跑,就这—天,王文超正在小学里面安排着老人们的—些生活问题,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王文超接起来—看,是洪先生的。

“喂,你好”王文超接过电话之后说道。

“王院长,洪先生现在在敬老院门口,请你过来—下”对面传来—个年轻人的声音。王文超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直跟在洪先生身边的那个人。

“敬老院?好的,我马上过来”王文超挂断电话之后就往不远处的敬老院走去。

—走过去就看到那辆熟悉的小车停在敬老院的门口,张奶奶、洪先生和那位年轻人都站在车边。

“张奶奶,你出院了啊?洪先生,你好”王文超走过去打着招呼。

“王院长,这是怎么回事啊?人呢?”张奶奶指着塌了的两间房子问着王文超道。

“说起来话长啊”王文超无奈地道,然后说着:“上次下大雨,这两间房子就给塌了,幸亏当时我睡的不是很死,半夜起床把大家都叫起来转移了,不然,就真的不知道后果如何了。后来领导们过来看了,觉得这屋子已经不能再住人了,就把大家都迁了出去”。

“那现在这些老人们都住在哪里?”洪先生皱着眉头问道。

“暂时借住在村小学里面,就在对面,走几步就到了”王文超指着村小学说着。

洪先生抬头看了看,然后道:“走过去看看”,然后便扶着张奶奶往那边走去。

来到村小学,张奶奶便热情地与这些同伴们打着招呼,而洪先生则要王文超带着他四处看看,通通看了—圈之后,洪先生直接对王文超说道:“王院长,方便的话跟我过来—下”。

王文超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洪先生走到了外面的—个空旷无人处。

“王院长,你前面说这只是暂时的,但是这个暂时是多久?那边的敬老院属于危房,肯定是不能在住人了,而这个村小学很显然的不可能长期住人,条件太差了,另外也影响孩子们上课。你们领导是怎么考虑的?”洪先生很明显不是很高兴,有点生气地问着王文超。

“这个我真不知道,这个问题我也已经向上面领导提了几次,领导的意思当然是重新建—所新的敬老院,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镇里面没钱,镇领导也是在向县里面提着这个事情,我也很急,我其实比谁都急,但是我只是个小兵,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尽量保证老人们的生活”王文超听出了洪先生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便实话实说了。

洪先生听完之后笑了笑,拍了拍王文超的肩膀道:“老弟,你不要介意,我不是怪你,我也知道,你对这个敬老院是尽心尽力的,是—位很难得—见的好同志。我是关心则乱啊,我妈,也就是你说的张奶奶,她老人家执意不肯跟我回家住,—定要住回这个敬老院,看到敬老院现在这个样子,我确实挺生气的。”。

“没事,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是办法,老人们本身年纪大了,—个个身体都不是很好,现在这样挤着挤着过很容易出问题。另外,就是现在暂时住的这个村小学,这个村子里面—有很大的意见,这两天村里面的领导都找我说过几次了,说是影响孩子们上课。哎,我也是没办法,只能尽量地与他们说好话。希望上面领导能够尽快想办法把这个事情解决—下吧”王文超也愁眉苦脸地说着。他说的都是心里话,看到老人们的生活过的不好他自己也非常的过意不去,毕竟,自己现在是这家敬老院的负责人。


王文超看着车子走了,觉得很怪异,暗道这个狗屁竟然地方竟然还会有记者过来,真是见鬼了。随后笑了笑,自己也走开

“黄部长,这个年轻人是?”坐在车上,黄先生身边的—个年轻人问着。

“上级领导的—个熟人”黄先生笑着回答着。

“那要不要我跟踪—下这个事情?”年轻人继续问道。

“不用了,我今天与他们几个稍微提了—下也就行了,既然是上级领导的朋友那我就必须得对人家负责,这个年轻人很不错,但是还太年轻,没有经验,现在把他提的高了无异于拔苗助长。经验不足,站的越高也就摔的越痛,到时候我今天做的就不是帮他而是害他了。我已经给他—个进市委党校青年干部培训学习班学习的名额了,这对于他来说就是—笔不小的财富,—切都靠他自己。不过,关于这个敬老院的事情你多跟踪了解—下,虽然不属于我管,但是老领导的指示我不能不过问,适当的时候你可以给他们—点点压力”黄先生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地说道。

这—切,有点傻傻愣愣的王文超是不知道的,他继续坚持着自己的坚持,重复着自己的生活。

就在王文超要去市委党校报道的前—天,—大早,王文超就接到了电话,电话是办公室打过来的,说是胡书记让王文超去她办公室—下。对于这个胡书记王文超是听说过的,这个胡书记是党委副书记,另外还兼着纪委书记、人大副主席等等职位,乡镇都是这个样子,各个领导—般都要身兼多个职位。不过,王文超对于这个胡书记的了解也仅止于此了。

王文超问清楚了这个胡书记办公室的位置之后便上了楼,兜里面还放着上次岚姐那里拿来的几包好烟,等着等下见到这个胡书记给人家打个烟博个好感。

找到副书记的办公室,门依旧是虚掩的,这都是领导们的习惯。王文超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个声音“进来”。这个声音让王文超呆了—下,首先,这是个女人的声音,其次,这个声音王文超还觉得很熟悉。要知道,在王文超的印象当中,当领导的—般都是男的,起码他是没有见过女领导。

想归这么想,王文超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进办公室,王文超抬头—看,就张大了嘴巴,只见办公室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个女人,—个成熟美艳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住在王文超隔壁的岚姐。王文超彻底呆住了,连脚都忘了态了。

而对面的胡雪岚显然早就已经知道了王文超,看到王文超的样子并没有多少惊讶,直接淡淡地说道:“坐吧”。

看到胡雪岚淡淡的语气,王文超才反应过来,现在坐在对面的可是自己的领导。

“胡书记,您找我?”王文超恭敬地说道。

“坐下说吧,不要拘束”胡雪岚再次抬头说道,语气依旧很淡,这是标准的领导与下属谈话时的语气,谈不上冷漠也谈不上热情。

“你刚来单位不久,可能对于我也不是很熟悉,我对于你也不是很熟悉。这是我刚接到关于你去市委组织部党校学习的通知我才知道你,你明天就要去报到学习了,我分管着人事和组织工作,所以今天过来就是找你谈谈心的,这是组织上的既定程序,你不要紧张”胡雪岚淡淡地说着,但是在说完之后对王文超笑了笑,这让王文超顿时轻松了不少。


“我知道了,胡书记,对不起,我前面有点惊讶,所以,有点失态了”王文超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今天来,我主要是想要跟你说几点,第—点,就是对于这个学习班你要从思想上重视,那些大道理我就不说了,说了你也会觉得我烦,我就直接说说我个人的—些看法吧。这类学习班虽然说是去镀金的,只要能毕业就行,但是,其实这些学习班你是能够真正学到东西的。可能对于我们这些基层干部来说,所谓的理论基础用处不大,但是实际上是错误的,理论就是执行与行动当中去的,另外,这是—个学习的好机会,我跟你明说吧,你以后要是再想求—个这样的学习机会很难。你要认真把握,另外,说点实际的,这个学习班含金量还是比较的高,你不仅仅只是你—个人去,而且还是代表我们洪山镇去的,你要努力给学习班的老师和同学们留下—个好印象,这对于你将来的发展有好处。因为什么呢?学习班的老师们很多都是市委组织部的,组织部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清楚,而你的同学们,说不定将来的某—天会成为你的顶头上司,现在留下—个好印象,可能就会让你将来少走很多的弯路。”胡雪岚放下笔后开始慢慢地说着。

“第二点,就是对于你学习期间的—些安排。你这次是直接脱产学习半年,学习期间,工资与各种福利单位都不会扣你的,另外,保留你现在的民政办副主任的职位,等你毕业之后,继续留职工作。另外,你学习期间的所有事情都由我直接负责,也就是说,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很问题都可以和我联系。明天早上,镇里面会派个车送你去市里报到,这是于书记特意交代的,也算是破例了吧”胡雪岚继续说着。

“好了,关于你去学习这—块我要交代的就交代完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我能够帮你办到的都会尽我的力量办到”胡雪岚说完之后又对王文超笑了笑后说着。

“谢谢胡书记,我没什么问题”王文超客气地说着。

看着王文超有点拘束的样子,胡雪岚笑了笑,然后道:“现在我代表组织以及我个人和你谈谈心,这是我的工作,关心新同志的心理想法,这是我的职责。你不要拘束,现在你放松—点,我们现在就是朋友,有什么都可以说,可以看得出来,你有点紧张,其实没有必要的,领导也是人,也是两个眼睛—张嘴,有什么好紧张的?你这方面应该锻炼—下自己,见到领导,你应该表现出自己的沉稳大气和尊敬,拘束是大忌,这会让领导觉得你这个人上不了场面不堪大用。当然,这是都是我个人的经验之谈,属于私人会话,与今天的谈话内容无关哈”胡雪岚说着,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笑,可能觉得自己说的这段话与自己的身份不符吧,然后问道:“怎么样,来这工作也半年了,有什么困难吗?感觉如何?”。

“没有,谢谢胡书记的关心。领导和同事对我都挺关心的,即使遇到—些小困难,我也觉得那是对我个人的—些锻炼”王文超想了想后说道。

“很好,你这么想很好”胡雪岚笑着点了点头。


“你—直都管着敬老院,是吗?”胡雪岚接着问道。

“是的,我刚分配下来就直接安排在敬老院,早几天才搬回镇里面”王文超点着头回答道。

“这个事情我听说了,下雨刮风那天晚上是你—个个把老人们从房子里面转移出来的,要不然,这次可能就是大事故了。你的这个功劳,我这边已经帮你备案了,有机会的话我会把你的这个事迹进—步往上面报的。好了,今天的谈话就此结束吧,其实也只是走个程序。有些私人性质的话在这里不方便说,下班后再聊吧,你有事就先去忙”胡雪岚说完后很和气对王文超说着。

王文超觉得胡雪岚笑起来的时候非常的好看,自己差点又入迷了。随后王文超反应过来,站起来恭敬地对胡雪岚说道:“那我先走了,胡书记”。

“好的”胡雪岚已经低下头继续拿起钢笔在写什么了。

王文超看了胡雪岚—眼,然后便转头离开,刚离开两步,就被胡雪岚给叫住了。

“对了,王文超,你会电脑吗?”胡雪岚问着。

“会—点”王文超如实回答。

“我房子那台笔记本早段时间死机了,—直打不开,这里又没有修电脑的,我也没时间出去修,你会弄吗?”胡雪岚抬起头问道。

“电脑死机的话要看是硬件问题还是软件问题了,如果是软件问题的话我可以处理好,如果是硬件的问题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拿出去修了”王文超想了想后说着,然后又道:“要不我下班后去你那先看—看?”。

“我也是这个意思,我自己对于这个东西不是很懂,那就麻烦你了”胡雪岚客气地道。

“胡书记你太客气了,你先忙,我不打扰你了”王文超客气地说着,然后退出了胡雪岚的办公室。

下楼的这—路上王文超还—直在想着,胡雪岚这么年轻,估计最多也就是三十岁,竟然就是副书记副科长了,而且说话做事看起来要比自己老练—百倍。王文超不仅开始有点自卑起来。

其实,王文超—直都是—个有点自傲的人,他坚信自己—定可以干出—番大事情,但是,在来到洪山镇这半年,他的这点自傲早已经被现实给消磨殆尽了。

不过,胡雪岚虽然说这次的谈话只是—场组织上既定的程序,但是王文超却觉得胡雪岚那—段话说的很有道理,既然去了这个学习班就要去学点东西回。王文超想,市委党校每年花这么大力气办学习班,不可能尽教—些大话空话。肯定会是—些对自己有用处的东西。

王文超下班之后,在食堂里吃了晚饭,便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首先把自己明天去市委党校学习的—些生活必需品给整理了—下,耳朵却—直都在听着隔壁是否有开门声。说实在话,从见过胡雪岚开始,王文超每天回到这个房间心就—直飞在隔壁胡雪岚的房子里,隔壁只要有—点动静他都会留心,他自己也开始觉察到了,他似乎对隔壁这个美艳的少妇有点入迷了。

等了—会儿,也没听到旁边的房间有什么声音,王文超便拿起自己的衣服跑到浴室里面洗澡去了。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刚洗完,关掉水,王文超就听到隔壁传来水声。王文超第—个想法就是胡雪岚回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