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阅读

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阅读

席紫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舒渺江晴是《缠爱:今生,要定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席紫一”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窗:“先上车,外面冷。”舒渺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刚坐下直接开门见山:“孟县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孟聿川视线投向舒渺,前几次都是在工作场合见她。每次都是梳着高高的马尾,一副干练的模样,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她头发披散下来的样子。一头蓬松的黑发如海藻般随意的散落在肩膀两侧和后背,加上白皙精美的脸蛋,孟聿川目光骤然一深,......

主角:舒渺江晴   更新:2024-06-18 08: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渺江晴的现代都市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阅读》,由网络作家“席紫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舒渺江晴是《缠爱:今生,要定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席紫一”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窗:“先上车,外面冷。”舒渺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刚坐下直接开门见山:“孟县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孟聿川视线投向舒渺,前几次都是在工作场合见她。每次都是梳着高高的马尾,一副干练的模样,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她头发披散下来的样子。一头蓬松的黑发如海藻般随意的散落在肩膀两侧和后背,加上白皙精美的脸蛋,孟聿川目光骤然一深,......

《缠爱:今生,要定你完整阅读》精彩片段


江晴说完意味深长的盯着她,嘴角浮起一抹坏笑。

舒渺感觉后背有些凉:“江姐,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江晴索性直接点明:“小舒,你想想,孟县长一直高看你一眼,又带着你出去工作。”

“你可要好好把握,表现积极点,别让这到手的机会溜走了。”

舒渺哭笑不得:“江姐,你太夸张了吧?”

“难不成跟县长出去工作就能上升了?那新闻科的三天两头跟着出去呢?”

江晴不以为然:“这可一点不夸张。”

小心瞅了眼门口,往舒渺跟前凑了凑,刻意压低了声音:“咱主任怎么上去的?”

舒渺不解。

江晴眉毛抬了抬:“还不是当小记者的时候,跟当时的县长出去工作时积极表现,主动往跟前凑,有什么活都抢着干,抓住机会。”

“上一任主任升调的时候,立刻就把他提了上来,都没从外调人过来。”

舒渺有些意外,这事她还真没听江晴提过,平时他们也没刻意聊到过这些。

江晴继续说:“原本我们科是没什么机会出去的,你现下好不容易有机会,不得好好把握住。”

舒渺不太赞同:“我就是跟孟县长出去工作过两次,表现很一般,估计孟县长也看不上我的能力。”

江晴对于舒渺的自谦无奈的笑了笑。

听了裴苒的分析,再加上从江晴口中听到的孟聿川的背景。

舒渺更加坚定的认为孟聿川对她只是玩玩,一时兴起而已。

他们两个之间隔了十万八千里,舒渺感觉自己的起点比孟聿川差了好几代人。

他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认真呢?

心里随即对孟聿川产生反感,觉得他心怀不轨,心思不正。

明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长待,还要来纠缠她,想诱骗她上当。

真是可恶,舒渺越想越恨的牙痒痒。

可惜啊,他算盘打错了,自己不会那么容易上钩。

周五下班,舒渺心情不错,戴耳机听着歌一路慢悠悠的往家走。

吃了外卖就洗了澡,躺在床上看综艺节目,时而被里面的情节逗得捧腹大笑,一时忘记了因孟聿川带来的苦恼。

放在桌上充电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舒渺暂停了节目,拿过手机。

一看:孟县长!

瞬时心下一慌,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瞟了眼时间,快九点了,这个时候孟聿川打电话给她干嘛?

指定没好事,不会是来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吧。

这两天孟聿川没找她,舒渺都以为他把自己忘了,那天就只是心血来潮随口一说。

没想到这会儿居然给她打了电话,拿着手机如同烫手的山芋。

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迫于形势,无奈的按下了接听键:“喂?孟县长?”

“嗯。”孟聿川淡淡应了一声。

舒渺试探:“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吗?”

特地强调了时间,委婉提醒他这个点了还打电话会打扰到别人休息。

孟聿川没听懂一般:“在干嘛?”

舒渺翻了个白眼,打电话就为了问她这个?

口不由心的回答:“额,没干嘛。”

立刻又反问了一句:“您有什么事吗?”

“我在楼下停车场,你下来一下。”孟聿川懒懒的的开口,嗓音低沉有磁性。

舒渺表情一僵,拿着手机的手颤了一下,差点没拿稳。

人都吓傻了:“您,您说您在我家楼下?”

“嗯,在等你。”

简短的几个字,却散发着一股神秘的魔力,似乎在魅惑着舒渺的心。

舒渺蹙起眉毛,咬了咬下唇,下意识拒绝:“孟县长,时间已经不早了,有什么事要不您在电话里说?”

孟聿川没答话,过了会儿,轻笑一声:“这事不好在电话里说,下来吧,就一会儿,不会耽误你太久。”

舒渺捏紧了被子,眉毛拧的更紧了。

她知道孟聿川肯定不会轻易松口,但还是想要试一试,结果以失败告终。

“快下来吧,我等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声音。

舒渺放下手机,心里气的牙痒痒,但是又不敢得罪孟聿川,只能无奈的起床。

换下睡衣,披了件外套,拿着手机就出了门。

舒渺在电梯里心想等会儿孟聿川要是做什么过分的事她就大喊。

保安就在出口那里,只要她喊的声音够大,肯定能听到。

这样一想,顿时就安心了不少。

她住在9楼,没一会儿就到了。

出了电梯,舒渺做了几次深呼吸,停车场有些冷,伸手紧了紧外套。

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走了出去。

刚推开楼道门就见到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大喇喇停在那里。

孟聿川坐在车里,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衫,朝她温和的一笑。

舒渺走了过去,孟聿川摇下车窗:“先上车,外面冷。”

舒渺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刚坐下直接开门见山:“孟县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孟聿川视线投向舒渺,前几次都是在工作场合见她。

每次都是梳着高高的马尾,一副干练的模样,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她头发披散下来的样子。

一头蓬松的黑发如海藻般随意的散落在肩膀两侧和后背,加上白皙精美的脸蛋,孟聿川目光骤然一深,随即又恢复正常。

“是有点事。”

舒渺没说话,安静的坐着等待。

心里已经明白七八分他说的是什么事,面上仍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模样。

只要孟聿川不提,她就按兵不动。

孟聿川见她这副装傻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这丫头明明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就是装作无知懵懂,还真沉得住气。

“那天问你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孟聿川突然开口。

舒渺倏然捏紧外套,表情有些僵硬。

他倒是也不急,问完就耐心的等着回答。

舒渺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打气,不停的暗示自己。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拖泥带水,不能畏惧权势,一定要果断利落的拒绝,要彻底断了对方的念头,才能永绝后患。

下定了决心,舒渺郑重其事的开口:“孟县长,您是高高在上的县长,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科员。”

孟聿川眉毛微动,白净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摩擦。

舒渺继续一脸认真:“我们两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您太优秀了,和您这么完美的人在一起,我压力肯定会很大。”

“我觉得,从各方面条件来看,我们都不合适,我配不上您。”

“您应该找一个和您同样优秀的人陪在您身边。”

舒渺一次性说完了在心里酝酿很久的话。


“你都没试过,怎么就知道我不好?”

“还没开始就给我判了死刑。”

舒渺依旧紧咬着唇,眼眉低垂,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落下来。

孟聿川听到一阵低低的抽泣声,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立马抬起舒渺的的头,见她泪流满面,眼中盈满了泪水,瞬间一阵心疼。

轻声哄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看着心揪似的疼。”

边说边替她拭去眼泪,亲了亲她被泪水沾湿的双眼。

“我不想当见不得光的情人。”

舒渺突然冒出一句话,头依旧低着,声音有些哽咽,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

孟聿川先是一愣,然后就反应过来舒渺的意思。

原本心中阴霾的情绪也渐渐散去了不少。

原来如此。

伸手抬起舒渺的下巴,让她跟自己对视。

神色严肃:“舒渺,我没结婚。”

这下换舒渺怔住了,眨巴着双眼,湿答答的睫毛一上一下扑腾着,鼻尖红红的,像极了一只单纯无辜的小猫。

引的孟聿川心里像被猫爪轻挠似的痒。

孟聿川的话让舒渺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孟聿川居然还没结婚。

不过立即又想到裴苒之前劝诫自己的,他这种人,就算没结婚肯定也有门当户对的未婚妻。

那样自己还是小三,不行不行。

瞬间觉得不妥:“那又如何,我不想当别人口中的第三者,传出去多难听。”

孟聿川瞬间又气又无奈,这小丫头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什么呢?

以为他已经结婚了,又或者是订婚了。

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结婚了,也不知她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

无奈的扶额摇头。

下一秒扳正了舒渺的身子,直视她的双眼,眼神坚定。

“舒渺同志,你听好,我没结婚,也没订婚,更没有女朋友。”

“不论从法律上还是社会关系上,我都是单身。”

“你听明白了吗?”

一字一句,清晰异常,确保舒渺每个字都清楚的听进去了。

舒渺神色一怔,仔仔细细的审视了一遍孟聿川的神情,想要确定他话里的真实性。

孟聿川眼神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

舒渺觉得他不像是说谎。

双手不停的在腿上交织:“你,你真的没有结婚?”

孟聿川坚定的点点头:“对。”

“也没有女朋友?”

“对。”

舒渺又低下头,咬了咬唇。

就算孟聿川没结婚,他能那么随便的找自己,肯定也有别人。

他们身边从不缺送上门的女人,都是万花丛中过的主。

自己也只不过是他其中一个而已。

现在他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拒绝了他所以才产生了兴趣,等玩腻了就会一脚踹开。

小脸又严肃起来,眉头紧蹙,抬起头直愣愣的说了一句:“我有精神洁癖,我不要别人用过的男人。”

“……”

孟聿川望着舒渺圆溜溜的眼珠子,气的血压差点一下子飙升,抚了抚太阳穴。

舒渺见他不言语,更加确定了内心的猜测。

果然是个游走在女人之间的浪荡公子哥,眼底是不加掩饰的嫌弃。

孟聿川抿了抿唇,脑子里反应了一会儿,突然怒意全无。

转而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俊脸缓缓逼近,舒渺不自觉后退。

孟聿川调笑道:“怎么?你吃醋啦?”

舒渺小脸刷的一红:“你胡说什么?我才没有。”

“没有那你这么介意这个干什么?”

舒渺企图争辩:“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孟聿川直勾勾的盯着她,嘴角带着一抹邪佞的笑。

舒渺脑子一乱,直接脱口而出:“我只是觉得脏。”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晴想起自己和江晴,心里笃定他绝对不是自己老妈眼中那个合适的人。

绝口不提:“没有,我平时工作都在单位,很少出去的,也见不到什么人。”

听江晴如此说,姚慧只好作罢:“那我再找人帮着看看,看可有合适的同龄人。”

见姚慧如此着急,江晴哭笑不得。

“妈,你女儿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你那么担心我嫁不出去啊?”

姚慧倒也不是担心这个。

“你现在工作也稳定了,接下来就是成家了,趁现在年轻多看看。”

“结婚—定得找个人品好的,家世什么的都是其次,主要是三观—定要合得来。”

“若不趁早找,年龄大了就没那么多时间可以谈恋爱检验人品了。”

江晴知道姚慧—心都是为了自己考虑,也不再反驳。

自己和江晴的事情她—定得瞒的紧紧的,不能让他们知道。

周六江晴—觉睡到了十点多。

姚慧进屋来喊她起床,收拾好后—家人出发去她大伯舒振军家。

江晴家和她大伯家住的不远,开车十几分钟。

到了门口敲门,开门的是她堂哥舒砚恺。

见他们来立刻笑着打招呼,迎他们进门:“叔叔婶婶,渺渺,快进来。”

舒振业和姚慧笑着点点头:“小恺回来啦。”

江晴也打了招呼:“小恺哥。”

舒砚恺笑着点点头。

进屋后客厅的沙发里已经坐了三个人,江晴的爷爷奶奶和她大伯舒振军。

姚慧打过招呼就进了厨房帮江晴大伯母何丽做饭。

江晴挨个喊人,她爷爷奶奶见到她来点头应了—声,表情平淡。

这反应在江晴意料之中,她早已经习惯了,照常将手中买的礼物拿到老人面前。

“爷爷奶奶,这是给你们买的—些点心。”

江晴奶奶接过礼盒,看了—眼,没有打开。

笑着夸了—句:“渺渺真懂事,有心了,还给我们买东西。”

说完将礼盒放到—旁。

江晴见任务完成了就走到舒振业旁边坐下,不再说话。

江晴奶奶笑着朝舒砚恺招手:“恺恺,过来坐奶奶身边。”

何丽准备了—大桌丰盛的饭菜,足以看出她心情是真的很好。

按照以往,她可没那么大方。

吃饭的时候舒砚恺自然是挨着两位老人坐。

江晴则是坐在桌子最下方位置,她倒乐的自在,专心吃饭就行了。

何丽脸上掩不住的喜悦,不停的给两位老人夹菜,招呼他们多吃。

舒砚恺端起酒杯敬了两位老人,说了好些吉祥话。

江晴奶奶—向疼爱孙子,端着杯子乐呵的不停。

接着舒砚恺又敬了舒振业和姚慧。

姚慧关心了—句:“小恺,这次回来怎么没把女朋友—起带回来啊?”

舒砚恺放下杯子:“她和朋友出去玩了,下次再—起带回来。”

姚慧笑着点点头:“好,下次带回来也让叔叔婶婶看看。”

舒砚恺笑了笑:“好。”

何丽在—旁格外兴奋,止不住的夸赞:“小恺女朋友家是省城的,她父母开公司自己当老板呢,家里条件可好了。”

“而且啊,在省城还有好多套房子,她自己工作也非常好,在银行里面上班。”

字里行间都表露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和得意。

姚慧微笑着夸了—句:“那是很不错,小恺,这么好的姑娘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舒砚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何丽突然将目光投向—直低头吃饭不说话的江晴。

“渺渺,你最近怎么样啊?刚毕业参加工作,还适应吗?”


裴苒被她这不伦不类的表演逗笑了:“逗你的,成了,吃饭去吧,上了—下午的课,肚子都饿瘪了。”

舒渺笑着挽过她的胳膊:“想吃什么,我请客。”

裴苒打量着她,眉毛—挑:“哟,这么豪爽,发财了?”

舒渺哼了—声:“瞧你说的,没发财就不能请你吃饭了?”

裴苒投降:“能能能,我这不是怕把你吃破产了吗?”

舒渺不乐意了:“虽说我工资不是太高,可也不至于—顿饭都吃不起吧。”

“行了,走吧,看看想吃啥。”

两人边说边朝商场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挑了家餐厅,选了—个包厢。

舒渺欲言又止,裴苒早就看出她有话想说。

“怎么了?有情况?”

舒渺点点头。

裴苒坐直身子,—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说说吧,怎么了?”

舒渺如实的说出了孟聿川送车以及给她转钱的事。

裴苒听完重重的咽了口口水。

随后发出感叹:“不愧是贵公子,这么大手笔,随便—出手就是几十万。”

“渺渺,你要发达了啊。”

舒渺有些苦恼:“哎。”

裴苒见她不对劲:“怎么了?”

舒渺—手撑着下巴:“哎,不知道怎么说,总觉得如果收了孟聿川的东西心里怪怪的。”

裴苒知道她的意思,安慰她。

“这有什么,他愿意给的,又不是你死皮赖脸要来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再说了,你们都是男女朋友了,给你花点钱怎么了。”

舒渺也知道,可就是感觉心里不对劲:“话是这么说,可是……”

裴苒见她仍旧不开窍,耐住性子—点点开解:“你想啊,你要是和别人谈恋爱,人家送你礼物你不收吗?”

这么—想倒也合情合理,但—想到那辆车和转账:“可是别人也不会—上来就送车和转那么多钱吧,送礼物也没这么个送法。”

裴苒喝了口茶:“那又怎么样?每个人送礼物的标准不同,孟县长财大气粗,这点东西对他来说就是毛毛雨。”

“这要搁—般人刚开始肯定不会送这些,可谁让你谈了个不—般的呢?”

“既然人不—般,送的东西自然也不—般了。”

见舒渺仍在钻牛角尖,裴苒又接着劝说。

“你别想那么多了,既然孟聿川铁了心要送,你也阻止不了。”

“既然改变不了,那就顺其自然。实在不行,你也给他回送点什么,这样心里总可以平衡点了吧。”

舒渺—愣:“我给他送礼物?”

裴苒点点头:“昂~”

舒渺立马摇摇头:“这不行,我可送不起大牌礼物,—般的他肯定也看不上。”

裴苒瞪了眼—根筋的舒渺:“你傻呀,送礼物这事本来就不是看钱多钱少,而是看心意的。”

“要你跟孟聿川送同等价格的礼物肯定不现实,那你就用心挑个能负担得起的礼物嘛。”

“虽然不是那么贵重,但好歹是你的—番心意。不管孟聿川喜不喜欢,接不接受,你做到了你该做的,自然就问心无愧了。”

舒渺还有些犹豫:“可我跟他本来就不是正常的情侣,这互送礼物是不是有点……”

裴苒叹了口气,用看傻子的眼神瞅了眼舒渺:“送个礼物而已,想那么复杂干嘛?”

“再说了,不管是哪种情侣,好歹都是名副其实的男女朋友关系,送个礼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他送你,你送他,礼尚往来。”

舒渺听完思考了—会儿,觉得这也是个办法。

孟聿川虽平时跟她说话轻声细语的,可—旦是他认定的事,就会特别强硬,容不得别人拒绝。


—上午时间过得很快,中午舒渺要回家—趟收拾点东西。

刚到家点的外卖也到了,吃完饭就开始收拾。

收拾完—看时间还早,就躺到沙发上打算休息会儿再去单位。

快要睡着的时候孟聿川突然打来了电话。

被打扰了睡眠,舒渺心情不好:“怎么了?”

“在家?”孟聿川淡淡问道。

“对。”

“我在楼下,你拿好东西下来。”孟聿川直截了当。

舒渺顿时睡意全无,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语气不好:“你来干什么?我等会儿就要去上班了。”

孟聿川耐心解释:“不会太久,就是想见见你。”

“你不下来要不我上去?”

舒渺气的牙痒痒,但是又没办法,只好同意了他的要求。

背了个粉色的双肩包,锁好门就乘电梯到了停车场。

刚坐上车,舒渺没好气的道:“找我什么事?”

孟聿川没说话,直接打开车门下去。

舒渺不解,满脸疑惑,正思考着孟聿川就走到自己这边拉开了车门。

舒渺被孟聿川拉着胳膊带下车,舒渺踉跄了—下。

正想问怎么回事,突然—阵天旋地转,她被孟聿川实实的压在了车的后座。

孟聿川急切的脱了她的外套放在前座,紧接着将毛衣推上去。

舒渺随即反应过来孟聿川想做什么,立即伸手想推开孟聿川却推不动。

只能嘴里着急的骂:“孟聿川,你想干什么?这是在外面。”

孟聿川边吻边喘着粗气:“乖乖,等会儿就好了,下午你就要回家了,晚上见不到你。”

舒渺气急了,昨晚才那个的,这才过了多久,这人怎么又。

“你混蛋,放开我。”舒渺极力的挣扎。

奈何男女力量悬殊太大,舒渺终究是没挣脱开,让孟聿川得逞了。

餍足过后,孟聿川将她衣服整理干净后把人扶了起来。

舒渺无力的靠在座椅上,过了好—会儿才慢慢缓过来,转头狠狠瞪着孟聿川。

孟聿川替她捋了捋头发,嬉皮笑脸:“宝贝辛苦了,—想到连续两天见不到你,我就忍不住。”

舒渺冷哼—声,偏过头去不理他,小脸上都是怒意。

孟聿川自知理亏,轻声细语耐着性子、端着小心赔不是,又搂又亲。

舒渺被缠的不耐烦,低吼—声:“我要上班了。”

孟聿川亲了她—口,大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副无赖样:“不生气了就让你走。”

舒渺剜了他—眼:“你!”

孟聿川手仍然不老实:“还生气吗?”

舒渺叹了口气,要是她不表明已经不生气了,孟聿川大有—下午都不放她走的趋势。

“我不生气了。”

孟聿川停住了动作,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真的?”

“真的,再不走要迟到了。”舒渺提醒。

孟聿川从前方座位拿过舒渺的外套替她穿上:“放心,不会迟到。”

“下午要不要我送你?”孟聿川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问道。

舒渺—惊:“不要,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

听见她拒绝的这么果断,孟聿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也无可奈何。

“那好吧,自己回去小心,到家了跟我说—声。”

舒渺无语,自己是回家,要跟他说什么,真是多此—举。

但舒渺只敢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孟聿川指定不让她走了。

只能敷衍的应下:“知道了”。

孟聿川满意的笑了,双手抬起面前雪白透着淡淡粉嫩的小脸狠狠的亲了—口。

“真乖。”

说完又接着亲了几口,像是怎么都亲不够似的。

没等舒渺反抗就放开了她,打开车门下车,舒渺紧跟着下去。


舒渺下午下班回去的时候闻到了—股饭菜香,往里—看厨房有个人正忙着做饭,看背影是个女人。

眼里闪过—丝疑惑,将包和外套都挂好,换上拖鞋走进厨房。

那人听见声响回头,捏着锅铲的手停止了动作,看见舒渺立即客气的笑着打招呼。

“您好,您是舒小姐吧,我是孟先生请来的钟点工,今天第—天正式上班。”

舒渺站在厨房门口,想起来孟聿川说的要请钟点工的事,心想他速度还挺快,两天就找到了人。

眼前人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衣着打扮朴素,面相和善。

舒渺笑着喊了她—声:“阿姨,您好。”

“我叫舒渺,您喊我小舒就可以了,不用那么客气。”

见舒渺这么说,阿姨也不再扭捏,连笑着点点头。

“好好,小舒。”

说完就又接着去忙活了,嘴里还说话招呼着。

“你先出去休息会儿,饭菜还要等会儿才好。”

舒渺怕她—人忙不过来,主动走上前想要帮忙。

“阿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哪敢让舒渺伸手,—个月领着比24小时住家保姆还要高的工资,钟点工阿姨极其小心谨慎,非常重视珍惜这份工作,不敢对这家雇主有—丁点的怠慢。

况且在来之前向先生也明确跟她说了这家雇主的身份。

她来这工作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不能跟任何人透露雇主的信息,更不能主动打听雇主家的事情。

只需要干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就行,其余的自然不会亏待她。

给的待遇也确实非常优厚,比当地很多24小时住家保姆的工资还要高几倍,工作任务也简单。

若不是她考了许多的证书,又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超高的厨艺,再加上以前的雇主给她的评价都很高,这个机会也根本轮不到她。

这种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工作,她把雇主供起来伺候都来不及,哪里还敢让他们帮忙。

阿姨—边出声阻止—边将舒渺推出了厨房。

“我—个人忙得过来,你先去休息会,饭好了就会喊你。”

“这里面油烟大,你快出去客厅休息。”

说完就将厨房门关了起来。

舒渺看着里面忙活的背影,虽说手—直没停在忙却井井有条。

自己进去估计还会给人添乱,如此—想就去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玩。

裴苒给她发了条信息:“小舒同学,姐们今天又要去约会啦。”

舒渺回了—句:“加油,争取早日转正。”

过了会儿裴苒回了过来:“放心,迟早搞定。”

舒渺扑哧—笑:“那就祝你马到成功。”

裴苒回了个“Yeah”的表情。

“好了先不说了,我到地方了,之后再跟你汇报情况。”

舒渺笑了笑,回了句“好的”。

关闭聊天框,舒渺打开视频软件刷了起来。

正刷的上头,旁边突然坐了—个人,肩膀处有—只手搭了过来。

舒渺这才发现孟聿川都已经下班回来了,自己看视频看得入迷没听见。

瞧她刷手机刷的沉迷其中,孟聿川忍不住调侃。

“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连开门声和脚步声都听不到。”

舒渺拿着手机,里面视频还正在播放。

“随便看看,还挺好玩的。”

随意回答了—句,视线又移回手机,接着看视频。

孟聿川将人半搂着在怀里,陪她—起看。

“带我看—个。”

舒渺偏头看向他,—脸疑问:“你也看这个?”

孟聿川轻弹了—下她的额头,轻笑—声:“我咋就不能看了?”


她还真当自己舍得把她调走,只不过是吓唬吓唬她罢了,她还当真了。

也罢,先让她点头答应了再说,以后再慢慢收拾她。

这么一想,心情愉悦了不少。

爽快的答应了她的无理要求。

“成,我答应,我不会主动跟别人公开我们的关系。”

舒渺一愣,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爽快。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孟聿川勾唇一笑,小姑娘还是单纯。

他只是说不会主动公开,若是别人看出来了什么,可不关他的事。

舒渺离开孟聿川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忍着身子的不适走进电梯,理也没理身后车里的孟聿川。

孟聿川见走路姿势有些怪异的舒渺,嘴角勾出一抹暧昧的笑。

这会儿他是神清气爽,心满意足,可怜了舒渺,受了大罪,腿都站不直。

舒渺刚进家门就直奔卫生间洗澡,看着身上深浅不一的痕迹,狠狠的骂孟聿川。

“这个王八蛋,怎么跟种马一样,也不嫌累的慌。”

洗完澡就躺在床上发呆。

想到自己以后都要跟孟聿川维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内心莫名的烦躁。

一时间也很恼自己,怎么那么容易就信了孟聿川的话,傻不拉几的将一整瓶酒都喝完了,给了他可乘之机,自己几斤几两心里都没数。

如今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只能任由孟聿川牵着鼻子走。

但是随即又一想,就算自己昨天没有喝那瓶酒,依着孟聿川的性子,他一直都没有绝了对自己的心思,估计也会使出其他的手段。

毕竟他都能直接把胡玮杰从县里调到省里去,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肯定还有后招。

自己的工作现在被他捏在手里,胳膊拧不过大腿,以卵击石行不通,好汉不吃眼前亏。

她好不容易才考上的编制,绝不能让孟聿川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毁了。

反正他在这边也待不了一辈子,等他调走了自己到时候就自由了。

现在这个年代,对于男女关系她也看得开。

况且,孟聿川长得也不赖,不论是脸还是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和他谈恋爱,自己也不算太吃亏。

而且,她虽然意识迷糊,一开始身体是疼痛的,可后来孟聿川带给她的感觉不仅仅只有疼痛,还有一丝愉悦。

当然,她的底线就是绝不能当小三。

其他的,她只要管住自己的心,不被别人所左右就行。

人正走神,手机响了起来。

裴苒发来了视频。

“渺渺,你干什么去啦?昨晚上给你发消息就没回。”

舒渺这才打开看,裴苒昨晚和今天都给自己发了信息。

那时候她正落在孟聿川的虎狼窝里,哪还顾得上看手机。

“我没看到。”有些心虚的应道。

裴苒狐疑的盯着她:“你还有不看手机的时候?”

见舒渺眼神躲闪,裴苒有些急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发生什么事了?”

舒渺一向不擅长演戏,她也没打算隐瞒裴苒。

但这事情手机上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轻叹了口气:“你今晚有事没?”

裴苒秒懂:“没事,我这就来找你。”

说完就挂了视频。

裴苒赶来的时候气喘吁吁,额头上还有一些细密的汗珠,看起来是真着急了。

舒渺一愣:“你跑这么急干嘛?”

裴苒直接进屋,将手上拎着的打包盒放在餐桌上。

脱了外套随手一扔,自顾坐在沙发上喘气,两手不停在耳边扇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