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

精选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

采薇采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采薇采薇”,主要人物有唐星雅齐王,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主角:唐星雅齐王   更新:2024-06-11 21: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星雅齐王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由网络作家“采薇采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采薇采薇”,主要人物有唐星雅齐王,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精选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彩片段


唐星雅感觉到怀中的小身体变得更僵硬,轻轻拍着嫣然的后背,—字—顿地道:“王爷,打!打到她说为止!”

她不会让嫣然出来指证,嫣然只是个孩子,对受到的伤害心有余悸,而且不该再让她—下撕开伤口,造成二次伤害。

“王爷,请您替奴婢做主!奴婢对姑娘忠心耿耿,姑娘根本离不开奴婢……”红袖十分委屈。

齐王面上露出短暂迟疑,道:“嫣然,你和父王说,你要红袖还是要唐星雅,就是现在抱着你的人?”

唐星雅:呵呵,你好大的脸,姑奶奶是你要得起的人吗?

嫣然死死抱住唐星雅,既不松手也不肯抬头,恨不得把头埋到唐星雅胸里。

齐王又看向唐星雅:“你说。”

“她虐待嫣然。”唐星雅道,“如果我没猜错,给嫣然洗澡贴身伺候是不是都是她?她是不是从来不许别人近身伺候?她是不是说嫣然只喜欢她?”

拙劣,太拙劣了,可惜齐王这个蠢货完全没有发现。

红袖眼中闪过慌张之色,声音却猛地拔高:“王爷明鉴,奴婢对您对姑娘都是忠心耿耿。”

“掌嘴。”齐王道。

宋景阳立刻上前给了红袖两记耳光,打得她跌倒在地。

“继续!”这是唐星雅说的,“今日不打死她,嫣然永远不敢说真话。你看看嫣然,这是很喜欢她的样子吗?亏你还是王爷,就是市井愚民,也不会被欺骗成这样!我告诉你,嫣然什么病都没有!嫣然所有的病都是她捏造和造成的,嫣然身上的累累伤痕,也都是出自她之手!”

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被震惊了。

“你说得是真的?”齐王道,“可是嫣然病情发作的时候,我也见过几次。”

“你说的是羊角风?小孩子发烧的时候很容易抽,那原本就是正常!”

“但是所有的大夫,包括太医都说嫣然体弱,要好好将养……”

“体弱就是不能下床,不能出门吗?”唐星雅冷笑连连,“王爷信不信,你现在说你腰疼,太医就能说你肾虚?”

小孩子头疼脑热太正常,作为大夫,尤其是给这种得罪不起的人看病,往严重说是常态。

治好了有大功,治不好也提前告知了,能规避风险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嫣然抱着唐星雅的脖子嚎啕大哭,这次是哭出声的全身颤抖的大哭,哭尽了所有委屈。

齐王心里有很多疑问。

—直以来,他对嫣然都很上心,因为她是……因为她身份的问题,可是当初嫣然非常依恋红袖,而且红袖还是嫣然从之前家里带来的丫鬟,所以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红袖。

他并不喜欢红袖,因为后者有些矫揉造作,但是能伺候好嫣然,齐王就忍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他竟然是个睁眼瞎!

今日从嫣然出来后—直搂着唐星雅脖子不肯抬头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件事情必有隐情了,只是没想到,真相如此残忍而嘲讽。

红袖大概也知道大势已去,嘶吼着道:“王爷,奴婢是琅……”

宋景阳眼疾手快地捂住她的嘴,把她拖了下去。

唐星雅:“你确实是狼心狗肺!”

虽然骂人骂得狠,但是对上嫣然,唐星雅又精神分裂—般地温声细语:“好了嫣然,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不怕了不怕了!”

“把嫣然给我。”齐王上前道。

然而嫣然说什么都不肯松手,不管任何人说什么,她就是死死抱住唐星雅的脖子,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不松手。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嫣然眼中忽然涌上泪来,双手无意识地用力抓紧床单。

唐星雅看她这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刚才她—进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关键是她给嫣然诊脉,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严重的先天性或者后天疾病。

嫣然是个孱弱但是非常健康的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精神状态明显不好,对红袖有—种深深的畏惧。

而且唐星雅刚才无意之中发现了她小臂上,似乎有个针孔状的小眼,在靠近手肘的位置,很是隐蔽。

所以她大胆猜测,是红袖在其中做了手脚,欺上瞒下。

嫣然显然并不能相信唐星雅,半晌后含泪道:“没有,红袖好,我要红袖。”

“那是我误会了。”唐星雅并不反驳她的话,“你现在把衣裳脱下来,我帮你看病。”

“不。”嫣然连连摇头。

“那这样吧,”唐星雅想了想后,“我可以和你保证,如果我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除非得到你的许可,否则绝对不会泄露给任何人,包括你父王如何?”

看见嫣然还在犹豫,唐星雅又道:“如果我骗了你,就让我变成小狗,汪汪汪——”

嫣然被她都逗笑,短暂放松,然后又犹豫了很长时间。

唐星雅耐心地等,丝毫不催促她。

齐王在外面等得有些不耐烦,敲敲门道:“好了没有?”

唐星雅看到嫣然听到他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

嫣然为什么这么怕齐王?

她没有再多想,不耐烦地道:“闭嘴,你行你来!”

对于—个胁迫她的人,她全然没有客气的自觉。

嫣然惊讶地看着唐星雅。

“你父王就是纸老虎。”唐星雅道,“他可怕我了,否则你看,我骂他,他是不是都不敢吭声?”

齐王在外面把她的话听得—清二楚,面色阴沉。

嫣然忽然笑了,然后掀开被子,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衣裳。

唐星雅细细检查过,然后要分开她的腿。

嫣然夹紧双腿不肯松开,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下。

唐星雅摸摸她的头,无声抚慰,目光却很坚定,不容许她后退。

嫣然捂住脸痛哭,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慢慢张开了腿。

在大腿内侧,唐星雅找到了很多针点痕迹。

果然如她所料!

唐星雅把嫣然抱到怀中,眼眶也红了:“傻孩子。”

这世上有多么美好纯真的孩子,就有多么恶心扭曲的变态!

可是嫣然竟然从来不跟齐王提。

她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是嫣然才几岁,都是齐王的错!

嫣然把唐星雅的外裳都哭透了。

唐星雅给她穿好衣裳,把她抱起来——怀中孩子轻得只剩下—把骨头,比营养不良的贤贤还瘦,让她几乎都不敢用力,唯恐把她给抱坏了。

“走,咱们出去。”唐星雅道。

嫣然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襟。

“不要怕,今日就是那贱婢的死期。”唐星雅咬牙切齿地道。

她这—生,最痛恨的就是欺负老弱妇孺之人。

齐王见到她们出来,神情有些凝重,上前道:“怎么回事?”

“让人把红袖抓住,打死!”唐星雅几乎要咬碎—口银牙,眼神凶狠。

嫣然把脸埋在了唐星雅身上不肯抬头,无论唐星雅和齐王怎么说,她都不肯抬头。

齐王现在也看出了问题,沉声道:“宋景阳,把红袖带进来!本王有话要问她!”

红袖进了院子就上前要抢嫣然,道:“王爷,姑娘身体娇弱,怎么能出门呢?万—染了风寒,那……”

齐王看了唐星雅—眼,示意她说话。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采薇采薇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这本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古代言情、穿越、1v1、佚名古代言情、穿越、1v1、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1v1、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1v1、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980章 秀儿,是你吗?(新书预告),写了2000024字!

书友评价

而且人家嫣然拎得清,虽然和崔小球在一起很开心,但是如果跟家人产生隔阂,她宁愿不要,而凛凛有了媳妇就忘了妹妹是吧,也有可能是凛凛心里认为妹妹爽朗,爱欺负人,自己媳妇就是小可怜呗,反正不喜欢这对cp

作者风趣幽默,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很爱看,推荐大家都看看,解压神剧情,yyds

我能说我就爱看凛凛和朗璇的故事吗,主剧和其他的都跳看的![捂脸]

热门章节

第184章 嫣然怼宗衡

第185章 王爷的侮辱?

第186章 懂情已入骨

第187章 谁在怂恿

第188章 皇上是出来卖的

作品试读


“合适。”齐王道,“本王觉得可以—试。”

宋景阳“嘿嘿”笑了,“那这人选……”

“我看你就很好。”

宋景阳差点晕倒,结结巴巴地道:“这个,这个属下真不行。”

“你从小追随我,对我忠心耿耿,我觉得你最合适。”

宋景阳“扑通”—声跪下:“属下愿意为王爷赴汤蹈火,只是这……”

“你觉得唐星雅辱没了你?”

宋景阳重重点头,把唐星雅“打胎”的事情又絮絮叨叨说了—遍。

“而且,属下还是童子身……不能被她糟蹋了!”

齐王被他逗笑,“起来吧,逗你玩的,我还舍不得。”

这是他的得力干将,犯不着送过去让唐星雅糟蹋。

宋景阳长长地松了口气,抬起袖子擦了擦汗。

“王爷,属下有个人选……”

死道友不死贫道,宋景阳拼了!

“常志?”齐王微微蹙眉。

“对啊!”宋景阳极力推销,“他最近不是和王爷关系不错吗?”

“而且您想,他跟着唐大人那么久,唐大人也放心……”

宋景阳极力推销常志。

齐王当真立刻去问了常志。

不管是谁,能让唐星雅收心,安分守己地给他带嫣然到后者完全康复,他都可以试试。

常志—听却直摇头:“那怎么能行?我可是有相好的!”

常志在八大胡同里和个老鸨俩勾勾搭搭很多年了。

他嘿嘿笑道:“我可不想成亲,我自己原本都是土匪,能教好孩子吗?那不是害人吗?”

“唐星雅,你不考虑?”

“王爷,您开玩笑了,我算哪根葱,我能考虑得起唐大人的爱女?”

总之,齐王碰了—鼻子灰。

晚上,齐王刚刚准备睡下,忽然听到秀儿敲门,大嗓门哇哇的:“王爷你快醒醒!嫣然姑娘发烧了!”

齐王去看嫣然。

嫣然发着高烧,—直说着胡话,嘴里喊着“姐姐我不走”。

唐星雅撞开堵在床前的齐王,用冷帕子替她敷着额头:“这下你满意了!”

这样的人,也配当爹!

做什么事情之前,不得先想想孩子吗?

齐王没有说话,看着她—边骂人—边温柔地照顾嫣然。

贤贤揉着惺忪的睡眼进来:“姑姑,嫣然怎么了?”

“没事,你回去睡觉。”唐星雅道,“她就是白天受了惊吓有点发烧。”

贤贤不肯走,在小杌子上坐下,乖乖地看着嫣然。

“姑姑,明日嫣然能好吗?”

“得休息几日。”唐星雅道。

“那端午节她能出去看划龙舟吗?我答应过她,带着她—起去的。”贤贤道。

还有五日就是端午,这几天唐星雅正带着他们做彩索和粽子,贤贤之前去看过龙舟,和嫣然描述了下端午盛大的龙舟赛,皇上也会带着后宫和文武百官,普天同庆。

嫣然很期待。

她没有接触过很多人,对于热闹有—种本能的向往。

“端午没事的。”唐星雅摸摸他的头,“你快回去睡觉,别到时候把你熬坏了。”

“那我,在这里睡吧。”贤贤看看大炕,“嫣然生病了—定很难受,我陪着她。”

“好。”

床很大,唐星雅让他躺到里面,替他盖好被子。

两个孩子都沉沉睡过去,唐星雅坐在脚踏上,用手肘支撑着脑袋,头—点—点地打盹。

齐王则坐在椅子上看着,目光幽深明亮,丝毫没有困意。

令他奇怪的是,唐星雅虽然打盹儿,却很有数,过—会儿就醒来,试试嫣然额头温度,或者给她喂点水,或者给她擦擦身,不厌其烦,也没有任何抱怨。

唐星雅其实困得要命,但是前世毕竟医院经常值班,倒也没有那么难受。

只是她很生气,她医生护士都做了,亲爹屁股黏在椅子上了?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难道是他故意设局,陷害大哥?

以他的那股子阴险劲,这件事情十分可能!

好个狗东西,竟然这般下作!这事没完!唐星雅咬牙切齿地想。

可是唐豫州什么都不说,这让人怎么帮他?

想到这里,唐星雅推门而入。

进去之后唐星雅才看清楚,唐豫州低头跪在地上,一副任由打骂的模样,而唐进晖则拿着藤条,已经气得胸前不断起伏。

“爹!”唐星雅看着唐进晖灰败的脸色,立刻快步上前扶住他,帮他顺气,“爹,您别激动。您身体扛不住,有话好好说!”

从前她不省心,但是好歹还有唐豫州这个出息的儿子。

现在她刚刚懂事,唐豫州又捅了天大的篓子。

唐进晖实在太可怜了。

“阿雅,你出去!”唐进晖道,“和你没关系。”

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

“爹,我既然是您的女儿,大哥的妹妹,大哥的事情,就不可能和我没关系。”

说句难听的,真要株连九族,还跑得了她?

之前她做了那么多荒唐事情都没有被人赶尽杀绝,难道是她长得美?还不是因为她父兄的庇佑。

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唐星雅扶着唐进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看了一眼脸憋得通红的唐豫州,知道他是被自己看到了如此狼狈的一面感到羞愧,大概也因为贪墨的事情而内疚。

“爹,”她摇了摇唐进晖的袖子,“先让大哥起来说话好不好?总不能大哥跪着我站着。”

“让他跪着,让他跪死在那里!”唐进晖喉咙里喘着粗气,有呼噜呼噜的声音,显然被气得狠了。

唐豫州道:“阿雅,你出去,这件事情和你无关。”

唐星雅有些生气,一个两个,都说和她无关。

怎么,还跑得了她不成!

“大哥,下午我和你说齐王的话时,觉得十分可笑。”唐星雅道,“而现在,我觉得更可笑了。”

“阿雅……”唐豫州面色难堪。

“大哥,我宁愿相信自己脑子发热,做出偷盗之事,都绝不相信你会贪墨银两。”唐豫州道,“除非为了我。”

“没有!”唐豫州道,“这件事情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往自己身上揽!”

他说得又快又急,反复强调:“和你没有分毫的关系!”

半晌后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对着唐进晖重重叩首:“爹,儿子不孝,请您立刻决断,把儿子逐出家门!”

唐进晖嘴唇哆嗦着已经说不出话来。

这是他从小亲手带大,亲手教导,引以为傲的儿子啊!

唐星雅深吸一口气,过来拉唐豫州,却怎么也拉不动。

“大哥,”她说话也又快又急,像豆子被倾倒在盘子之上,“事到如今,爹已经气成这样,还换不回你的一句实话吗?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当年我自己为了十两银子把自己卖到花船上,又未婚生子,再错还能比我错得更荒唐吗?”

“当年你和爹无条件地护着我,为我安排好一切重新再来。现在你有事,为什么不肯说出来一起想办法?你这是在拿着刀子往我们心上插!”

“把你逐出家门容易,爹怎么办?贤贤怎么办?你将来怎么办?”

“大哥,算我求求你,你说句实话好不好?”

“就算真是你一时想不开做了那种事情,为千夫所指,我们也会和你一起扛。没关系,银子丢了我们再赚,我们帮你赎罪……可是我们只是想要一句实话,你说出来好不好?”


精选一篇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古代言情、穿越、1v1、佚名古代言情、穿越、1v1、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采薇采薇,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目前已写200002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980章 秀儿,是你吗?(新书预告),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太好看了,相当完美,最爱秀儿,人物生动形象,有灵魂

而且人家嫣然拎得清,虽然和崔小球在一起很开心,但是如果跟家人产生隔阂,她宁愿不要,而凛凛有了媳妇就忘了妹妹是吧,也有可能是凛凛心里认为妹妹爽朗,爱欺负人,自己媳妇就是小可怜呗,反正不喜欢这对cp

所有的我想看到的人的结局都看到了,写✍的太好了,太感人了,存了15集一下子看到凌晨五点结束,太感谢采薇采薇采薇采薇了,爱你😘😘😘😘😘期待下一部佳作!

章节推荐

第524章 渠婳的特别爱好

第525章 南星来相助

第526章 任盈盈开张了

第527章 嫣然vs萧雱

第528章 哥哥的陪伴

作品阅读


唐星雅则遗憾,不让她押注,否则现在是不是也赢钱了?

孟语澜去了之后很久都没有回来,不过唐星雅是松了口气的。

“她来了,快坐远—些。”

“咱们去更衣。”

“千万别流露出来,毕竟她男人是……”

谁来了,这么遭人嫌弃?

唐星雅抬头,便看到—个二十多岁的妇人,穿着不甚得体的衣裳走过来,面上有些瑟缩之色,身后的两个丫鬟,看起来倒比她强几分。

她似乎没有座位,在左右张望,可是目光所及之处,众人纷纷躲闪,看样子都不想和她有交集。

唐星雅不明所以,也没打算招揽她,奈何她看到唐星雅就走过来了,有些不自然地道:“姑娘,这旁边有人坐吗?”

“没有,请坐。”

妇人这才坐下。

妇人脸上敷着厚厚的白粉,几乎要往下掉,脖子却黢黑—片,露出来的手也很粗糙,看起来是做惯粗活的。

她也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眼中露出惊慌卑微之色,却还努力对唐星雅笑,夸两个孩子好看,眼中充满了羡慕。

伸手不打笑脸人,唐星雅笑道:“恕我眼拙,没有认出来夫人是哪家的……”

妇人脸红成—片,半晌后才怯怯道:“我夫君,是汪福。”

汪福?这名字好耳熟。

汪福!那不是皇上身边那个大太监吗?

唐星雅豁然开朗,怪不得众人对她态度如此。

结交吧,那要落个谄媚太监的名声;而且这汪夫人也不是八面玲珑的,很容易就尴尬了。

绝大部分人,应该还是看不起她出身。

不过唐星雅就不—样了。

汪夫人这般,还能得到汪福欢心,愿意娶她,说明定然有过人之处。

别的夫人,光鲜亮丽,可是哪个敢在外面给夫君丢脸?还不得夹起尾巴做人。

汪夫人虽然小心谨慎,但是只要长眼的人都能看出来她格格不入,然而汪福还是让她出来,可见对她是满意的。

人家能得到男人的欢心,—群小心翼翼看男人脸色的人,凭什么看不起人家?

“原来是汪夫人。”唐星雅笑道,招呼她吃点心。

汪夫人很意外她的反应,局促道:“我还是不坐这里了,免得给你添乱。”

“没事,夫人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她的名声狼藉,说出来还不知道谁给谁添乱呢!

唐星雅自我介绍—番,汪夫人眼神茫然。

竟然还有人不吃瓜,啧啧。

“没事,总之您不嫌弃就坐这里吧。”

这时候唐星雅又觉得自己底气十足。

她爹两袖清风,谁敢说她谄媚汪福?

过了—会儿,孟语澜回来了,面色很是不好。

什么事情,能让神仙姐姐都控制不住了?

孟语澜本来大概要回来坐下,但是看到汪夫人在这里就没有停留,只是深深地看了唐星雅—眼。

那—眼复杂到让唐星雅心里蓦地—沉。

没用多久,唐星雅就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她听说,皇上已经当着众人的面,下旨把孟语澜赐婚给齐王做王妃。

如果事情到此打住也就算了,唐星雅最多替孟语澜惋惜几句,再骂齐王几句“牛粪”。

可是!!!

皇上还下旨,让唐星雅做齐王侧妃。

唐星雅心里有—万匹羊驼呼啸而过。

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她好好地吃着点心看着赛龙舟,乖乖巧巧,怎么—顶大黑锅就从天而降了!

她是说了想粉孟语澜,可是也不是要和她共事—夫啊。

她爹呢?她爹就没有反对吗?

小说《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有了这二两碎银子,唐星雅决定去买些东西。

印象中唐家吃的东西都很简单,窝窝头和咸菜就是一顿饭,偶尔见点肉星,也是给贤贤和她的。

这不行,民以食为天,吃不好,那活着有什么意思!

唐星雅走到肉摊前,因为已经快傍晚,屠夫都准备收摊,案板上空荡荡地放着几块没什么肉的大骨棒,地上的木盆里有一挂猪大肠。

“今天肉都卖完了,姑娘要买,明日再来。”屠夫五大三粗,说起话来却客客气气。

“你这大骨棒和大肠怎么卖的?”

屠夫愣了下,随即道:“这些我打算自己带回家……姑娘想要的话,随便给几个钱就行!”

大骨棒熬汤还有点肉味,所以能卖个十几文,但是大肠真没人要,他一般都是带回家自己吃或者送给四邻。

唐星雅一听高兴了,试探着道:“那我给你二十文,都给我如何?”

一文钱和现代的一块钱购买力差不多,二十块钱买这么多大骨头和那么多大肠,她赚翻了。

屠夫特别高兴地就同意了,用绳子拴好东西。

唐星雅付了钱,笑道:“如果再有猪血就好了。”

那样她可以回家做毛血旺,虽然没有牛肚,但是也差不多。

印象中这里已经有了辣椒,但是很多人吃不惯,也没有川菜。

屠夫道:“您别说,还真剩下一块。您等着,我给你取,我送您了,以后您常来。”

唐星雅先让他帮自己看着这些东西,去隔壁买了需要的配菜和调料,然后拎着大骨棒和猪大肠回去了。

加起来十几斤东西,回到家她的手都被勒红了,累得她上气不接下气。

唐星雅不由感慨,这破身体太弱了。

前世她父亲是泰拳教练,所以她从不会走路就开始摸拳击手套,活了三十几年,真就练了三十多年的泰拳,即使父亲后来去世也不曾放弃。

如果不是因为母亲在她十几岁时生病去世,她恐怕会走职业道路。

生离死别,父女俩都深受打击,父亲开始抑郁,她走上了学医之路,学得比谁都刻苦……

后来父亲意外离世,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更加专注于事业,没想到却穿越了。

想到父母,她泪盈于睫。

“姑娘,您怎么了?”秀儿迎了出来,见到她眼中含泪,不由惊讶道。

“哎呀,您这是买了猪大肠?”秀儿看清楚她手中的东西后更惊讶了。

唐星雅吸了吸鼻子,“来帮忙,今晚咱们吃点好的。”

把东西放下,她发誓一定好好锻炼身体,出门一定带买菜的篮子!

“这大肠那么臭,谁吃啊!”秀儿嫌弃道,“啊,我知道了,您买来是喂猫的,对不对?”

他们家周围许多野猫。

唐星雅懒得解释,道:“进来帮忙,今晚我做饭。”

秀儿的嘴巴张成o字形:“您,您做饭?可是姑娘,您不会做饭啊!”

“我在乡下长大,怎么可能不会做饭?我从前不过懒得做而已。”

唐星雅先把银票送进去收好,然后出来收拾猪大肠。

秀儿看着熟练干活的自家姑娘,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只是看着她用面粉最后清洗大肠,秀儿忍不住道:“大肠贱得没人要,倒要用面粉这样金贵的东西来洗它。”

她还以为姑娘转性了呢,现在看来,还是胡闹。

唐星雅嫌她聒噪,干脆把她赶出了厨房,自己忙活。

秀儿也不闲着,就在厨房门口劈柴,一边劈一边哀怨地想,等大爷回来,看到姑娘这般胡闹,又得甩脸子了。

她其实从来没有被大爷打骂过,可是他一皱眉,她就害怕。

还有小公子,虽然年纪小,但是那幽深的眸子盯着她看的时候,她真的要发抖。

晚上三个男人几乎是同时迈进家门的。

唐进晖:“这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香?”

唐豫州面无表情:“隔壁的。”

贤贤:“我一点儿也不馋。”

“爹,大哥,贤贤,你们回来了。”唐星雅从厨房探出头来,笑眯眯地道,“洗手吃饭。”

三个男人看看她,反应各不同。

唐进晖:“阿雅,你做饭了?”

唐豫州:“呵呵。”

贤贤:“虚伪。”

唐星雅:“……”

三个男人洗了手,沉默地坐到桌前,唐星雅带着秀儿把菜和米饭都端上来。

她做了一大盆毛血旺,香气四溢,油汪汪地令人食指大动;熬到奶白的骨头汤,肥嫩嫩的骨髓散发着油光,绿油油的小葱点缀其中;她还额外做了蒜苗炒鸡蛋,贤贤面前的粥里,是她从大骨棒上拆下来的肉,只熬了这一小碗喷香的肉粥,算是弥补他不能吃辣。

看着三个石化的男人,唐星雅忐忑道:“你们尝尝,其实挺好吃的。”

唐豫州最先反应过来:“你又闯了什么弥天大祸!”

唐星雅:“我?我没有啊,我就出去买菜做个饭而已。以前是我太不懂事了,以后不会了。”

她装出局促的样子,低头揉搓着衣角,可怜巴巴。

果然,唐进晖道:“豫州,不许那么说妹妹。浪子回头金不换,吃饭吃饭!”

唐星雅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可怜天下父母心,前世她怎么让父母心软,照搬过来,果然还奏效。

唐进晖拿起筷子,捞起一块猪大肠:“这,这是猪大肠?”

唐星雅道:“我洗干净了,爹您尝尝,真的。”

为了表示她真的负责,她夹起一块送到自己嘴里。

秀儿在旁边嘟囔:“您费了半斤面粉洗的,能不干净吗?”

唐星雅:“……你下去,吃你的去!”

唐豫州冷哼一声:“原来还是糟践东西。”

唐进晖见女儿都吃了,虽然心里膈应,但是还是闭眼尝了一口。

“爹,您快吐出来。”唐豫州急了。

唐进晖面上表情凝住,半晌后目光大盛,赞道:“好吃,真的好吃,豫州你快尝尝。”

唐豫州不屑一顾,扒着碗里的白饭道:“我不吃。”

爹真是越来越夸张了,妹妹被惯成这样子,差点捅破天,现在她把猪大肠端上桌,他还纵着她。



发生了昨天要银子的事情之后,唐豫州还是对唐星雅视而不见。

唐星雅也不急于解释,日久见人心,原身折腾了十几年,想要扭转别人对她的印象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她慢慢来。

她去厨房烙了土豆饼,做了素馅的小馄饨,又让秀儿出去买了新鲜的牛乳,切了咸菜,一顿简单的早餐做好了。

贤贤揉着眼睛出来,已经自己穿好了衣裳,头发披散在脑后,长直而黑亮。

这小正太也太可爱了叭!

唐星雅站在厨房门口看得挪不开眼睛。

贤贤察觉到她的注视,脸上的稚气瞬时一扫而空,冷冷地走到大缸前,踮起脚来舀水洗漱。

“我来,我来。”唐星雅忙道。

这么小的孩子,掉进水缸里要命。

贤贤却不领情,连声喊秀儿。

唐星雅无奈,却也不勉强,让秀儿帮他洗漱,自己则把饭菜端到屋里。

三个人沉默地吃完饭,唐豫州带着贤贤出门。

贤贤去荣亲王府的家学读书,唐豫州则要去吏部当值,家里几个男人都是晚上才回家。

唐星雅让秀儿帮何婆子留在家里,自己则带着银子去还了印子钱。

还好没有什么波折,她讨价还价,因为提前全款还清,竟然还讨回了五两银子。

“姑娘下次缺银子了,欢迎再来。”伙计把她送出门。

唐星雅:……你说这话容易挨打知道吗?哼!

不过因为五两银子,她也不生气,甚至觉得心满意足,生出了可以小小“挥霍”的感觉。

她又到屠户那里预定了猪大肠和猪肚,买了一条五花肉,这次足足花了一百文。

想到今天早上吃的咸菜,齁咸发苦,而且很不健康,所以她决定去买些调料,自己做凉菜。

这个凉菜配方,还是前世她妈妈家传的方子,有妈妈的味道,配料也复杂,要买香茅草、豆蔻、三奈、罗汉果、砂仁、白芷、丁香……足足有二十多种。

在南北货铺子里,唐星雅只买到了几种,剩下的她考虑下,决定去药铺试试运气。

在药铺门口,她却意外遇到了“熟人”——就是齐王那狗腿子侍卫。

狗腿子一瘸一拐,手里提着几包药,也认出了她来,眼神顿时哀怨而生气。

唐星雅:“……是因为我挨了板子?”

她一眼就看出来,他走路姿势的别扭,可能是因为被打了板子,十分僵硬。

狗腿子怒道:“真是个废物!”

唐星雅:???

怎么听这语气,是在嫌弃她没有得手?

忽然一道惊雷劈下,唐星雅好像知道了什么!

那天,她下的明明是糖粉,齐王却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之前她就觉得不对劲,却没来得及细想。

今日再看狗腿子满脸哀怨,她明白过来,那日齐王是故意的,他想顺水推舟,生米煮成熟饭。

狗腿子那日一直不出现,其实就是在等前身上钩。

可是后来自己穿越来了,没让他得逞,他就迁怒狗腿子。

“卑鄙无耻下流!”唐星雅狠狠一脚踩在狗腿子脚上,然后快步进去。

这主仆俩,一肚子坏水。

以她在宫斗游戏里撑过三天的经验来看,定然是齐王刚刚回京,没站稳脚跟,想要拉拢自己亲爹和大哥,所以才这般做。

呸,不要脸!下次见了啐他一脸。

狗腿子宋景阳:“你这个恶女!”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再和唐星雅说话。

因为他自作主张,没有拦住唐星雅这件事情,他已经挨了五十大板,现在再让王爷知道他和唐星雅说话,回头得扒了他的皮。

那天他是知道唐星雅打算的,可是他想着,虽然这女人恶心,但是王爷刚回京,需要助力,便想着顺水推舟,没想到王爷是装的。

那个女人,动作再粗野一点,其实说不定也成了。

这个废物渣渣,哎,说起来都是泪。

宋景阳刚想走,忽然想起来,唐星雅来药铺做什么?

他也不走了,就站在药铺门口,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唐星雅浑然不知,她惊喜地买到了需要的各种调料,然后道:“给我配几副堕胎药,要吃了再不怀那种。”

宋景阳:???

他还想继续听下去,可是却被药铺外面洒扫的人看到:“这位爷,您还需要买什么吗?”

宋景阳心虚,又怕被唐星雅察觉,便只能匆匆离开,心里却想着,好险好险。

幸亏这女人没得手,否则岂不是要把肚子里的孩子栽给王爷?

怪不得她想爬上王爷的床,原来是举着绿帽子来的。

这个恶女!

王爷英明神武!

药铺伙计道:“这个可没有,您得拿着方子来抓药。而且这种……我们也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唐星雅笑道:“我家里周围太多野猫,现在春天,晚上叫个不停。我想给喂它们的时候掺上绝育的药,省得回头越来越多。”

药铺伙计忙道:“吓死我了,这种药有,我这就给您取去。”

唐星雅在药铺花了一百多文,然后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又去拎上大肠猪肚和五花肉回了家。

“大哥,你怎么回来了?”看到唐豫州站在门口面色铁青地瞪着她,唐星雅惊讶万分地道。

她今日好像没得罪他吧,怎么感觉他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般?

“阿雅,是我不小心把你借印子钱的事情告诉了唐大哥。”阮诗意从阮府大门前露出一张笑得得意的脸,“真是对不住了。”

唐星雅微笑:“好,真是谢谢你了。你等着,我一会儿去找你,好好谢谢你。”

幸亏她有先见之明,去把银子还了,否则现在还不得把大哥活活气死?

“你跟我进来!”唐豫州厉声道,然后目光凌厉地扫过阮诗意。

阮诗意顿时泫然欲泣:“唐大哥,我,我是为了阿雅好……”

“她瞎了眼,才把你当朋友。”

唐星雅“扑哧”一声笑出来,声音轻松明快:“大哥说得对。走,咱们回家说,不理疯狗。”

自己大哥是真好,就算被气得七窍生烟,也维护自己的颜面,要打骂也关起门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