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全章阅读

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全章阅读

墨千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长篇古代言情《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男女主角上官曦雁未迟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墨千裳”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是身怀异宝的法医,居然意外穿越了。她左手拿刀,可为死者陈情,右手拿针,可为生者治病。活人生意死人生意都能做!她:就凭本小姐这本事。在古代还不得过得风生水起?男人?男人是什么?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噢,美男除外!这例外的不仅是个美男,还是天下第一俊美的大商太子!这下直接所有标准都不见了,美美抱得美男归了!...

主角:上官曦雁未迟   更新:2024-06-22 16: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上官曦雁未迟的现代都市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全章阅读》,由网络作家“墨千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长篇古代言情《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男女主角上官曦雁未迟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墨千裳”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是身怀异宝的法医,居然意外穿越了。她左手拿刀,可为死者陈情,右手拿针,可为生者治病。活人生意死人生意都能做!她:就凭本小姐这本事。在古代还不得过得风生水起?男人?男人是什么?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噢,美男除外!这例外的不仅是个美男,还是天下第一俊美的大商太子!这下直接所有标准都不见了,美美抱得美男归了!...

《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全章阅读》精彩片段


雁未迟见状凑到雁寒山身边,眉眼弯弯的笑着:“爹,借一步说话?”

雁寒山皱眉看着雁未迟,眼里是雁未迟看不懂,却也不在乎的厌恶。

他没好气的回应:“有什么话,就在这说。”

雁未迟看向不远处的明阳郡主和雁轻姝,想了想直接说也没问题,便当即开口道:“爹,今日之事,怕是有些麻烦。”

“那还不是因为你在胡说八道?自己死就算了,竟是还要拉整个侯府做垫背。你小小年纪,怎么心思如此歹毒?!”雁寒山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能掐死雁未迟一般。

雁未迟搞不懂自己亲爹哪来的这么大仇恨。

可她现在没兴趣修复这毫无价值的父女关系。

她另有目的。

雁未迟笑道:“哎呀,气大伤身,爹您别着急嘛。我有办法,可以让整个侯府全身而退。不仅如此,我还能顺利成为太子妃,让爹爹以后的仕途,不仅可以依靠长信王府,还可以依靠太子府。这里里外外都是一个‘赚’字,爹您不会不愿意吧?”

雁寒山微微一怔,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明阳郡主背靠长信王府,可这么多年,也就只让他成为平役侯而已。

空有爵位,在六部中的权利却很小。

这太子毕竟是太子,虽然眼下无权无势,可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成为帝王呢?

眼下攀附一二,倒也无伤大雅。

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啊。

想到这里,雁寒山朝着远处走了几步,雁未迟见状连忙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跟上去。

二人和人群拉开了距离,雁寒山才质问道:“你有何办法?”

雁未迟朝着雁寒山伸出手:“五百两!”

雁寒山先是微微一愣,随后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询问:“你跟我谈银子?”

雁未迟眼睛瞪的更大,诧异的反问:“不然呢?咱父女俩不谈银子,还谈感情啊?你也不像对我有感情的样子啊!”

“你……哼!”雁寒山气的脸色铁青,当即就要转身离去。

雁未迟见状立刻道:“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人死,不如全家亡。爹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可就胡说了。我住那个庄子上千亩良田,您好像也没缴粮税吧。这么多年下来,这些银子去哪了?哎呦,该不会是给长信王豢养私兵了吧?”

雁未迟只是随口胡诌,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嘛。

可雁寒山的反应,却无比强烈。

他忽然惊呼道:“住口!”

雁未迟吓得一哆嗦,不是怕他,而是他声音太大!

周围人也立刻看向他们父女二人。

雁寒山环视众人,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之后,才朝众人笑笑,表示自己没事,只是在训斥女儿。

见众人不再盯着他看,他才走回雁未迟身边,冷声道:“死丫头,若是不能顺利脱身,那你就将所有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否则的话,我非但不会给你银子,我还要扒你一层皮!记住了吗?!”

雁未迟对于雁寒山的威胁浑不在意,她只是确认道:“那你这是答应啦?”

雁寒山冷哼一声,没再回应,看起来便是默认了。

恰巧此时传话的小公公出来了,说是陛下宣众人觐见。

——

九龙殿。

康武帝看着乌泱泱进来一大群人,忍不住叹口气。

他就知道,以安国公霸道的性格,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上官曦和那丫头的。

康武帝摆弄着手上的玉佛珠,心中想着该如何应对。

要不要顺了安国公的心意,弃卒保车,平息这场风波呢?

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你还不速速跪下认罪,莫名顶替,其罪当诛!”安国公迫不及待想杀雁未迟。

雁未迟却嗤笑一声道:“陛下说是嫡女,可平役侯府并不是只有一个嫡女啊。我也是平役侯府的嫡女。”

一旁的明阳郡主听到这话不乐意了,她白了雁未迟一眼,冷声反驳:“我可生不出你这样忤逆不孝的丫头。”

雁未迟不理会她,而是看向宣武帝,询问道:“请问陛下,您是何时赐婚的?”

康武帝皱眉思考,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一旁的安国公却开口道:“此事老夫记得,是太子殿下及冠之日,那时候雁轻姝年纪尚小,尚未及笄,所以便只提了一嘴便罢!”

“错了!”雁未迟当即反驳。

“错了?哪错了?”安国公皱眉看向雁未迟。

康武帝也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

雁未迟继续道:“启禀陛下,若是臣女没记错的话,您在几年前,只是提及此事,可真正赐婚的时候,并不是几年前,而是在十五年前,明阳郡主加入平役侯府的时候。”

康武帝微微一怔,仔细回想了一下,瞬间想起了原委。

当年明阳郡主不知看中了雁寒山什么,死缠烂打非要嫁给雁寒山,把她哥哥长信王气得不轻。

毕竟平役侯没有实权,这明阳郡主嫁过去是实打实的下嫁。

而且当时平役侯还有一个结发妻子,这事儿在民间闹得还挺不好听的。

康武帝为了安抚长信王,便下了一道赐婚圣旨,将平役侯的嫡女,赐婚给自己最喜欢的儿子,上官曦。

没错,赐婚不是在几年前,而是在十五年前。

康武帝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此时应该有记载。”

雁未迟笑道:“那就对了啊,十五年前,二妹妹在哪还不知道呢。当日的平役侯府,可就只有我一个嫡女。那陛下赐婚的不是我,还能是谁啊?”

这么说……

好像也没错。

毕竟当日赐婚圣旨上,并没有言明那嫡女的名字。

毕竟明阳郡主还没生嘛!

陛下当年的意思是,倘若明阳生了女儿,那就是太子妃,若是生了儿子,那就等下一胎。

总之这恩典,是给明阳郡主的。

可圣旨上,自然不会写的那么详尽,只是写赐婚嫡女。

一旁的明阳郡主听到雁未迟这话,当即不乐意了。

她怒斥道:“小贱人,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陛下那是看在我大哥的面上,才下这道圣旨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雁未迟反驳道:“明阳郡主,您当年嫁入侯府的时候。我娘还是当家主母,你后进门的就算是平妻,那在民间,也叫妾!我不是嫡女,难道你那个还没受孕的肚子,是嫡女吗?”

明阳郡主猛地怔住,似是没想到雁未迟竟然敢如此当面驳斥她。

她正要继续叱骂,雁未迟却开口道:“你们母女二人还真像,旁人不要的,你们也不要,旁人要了,你们就非要争。行吧行吧,不就是太子妃么,左右太子也不可能只有我一个女人,如果二妹妹喜欢,那就一切嫁过来咯。二女侍一夫,各凭本事吧!”

此话一出,明阳郡主瞬间语塞了。

她不怕雁未迟,可她不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子。

这天下间谁不知道,太子上官曦,身染寒蛊之毒,能活到什么时候,都不好说。

再说了,太子没有母族助力,在整个京城孤立无援。

比任何一个皇子的处境,都尴尬。

这大黎国的江山,终究也落不到太子手上!

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嗖!

血液开始朝着上下两头涌动,吓得上官曦急忙端起药碗—饮而尽。

他需要喝点药冷静—下!

—旁的雁未迟见状愣了愣,随后无奈道:“唉,喝的这么痛快,原来你喜欢吃糖啊,早说啊!改天再给你买点!”

说到这里雁未迟把怀中—整包莲子糖都拿出来,放在了上官曦面前。

“喏,这些都给你,不过—会儿就要吃饭了。你可不能贪嘴噢!”雁未迟拿着空药碗,欢快的离去。

—直到雁未迟离开房间,紧绷的上官曦,才彻底松口气。

他低头看向自己被支棱起来的长裤,忍不住懊恼的捏了捏眉心。

他这是怎么了?过去二十几年,从未这般失态过。

军中也有将士狎妓,可他根本不感兴趣。

怎的会对—个疯丫头,总是想入非非。

上官曦催动了—下体内真气,总算是将那不该抬头的地方,压下去了。

“师父教我千秋雪来压制寒蛊之毒,我却用来压制内心妄念。若是让师父知道了,非要打折我的腿不可!唉!”

上官曦无奈摇头。

晚膳时间,雁未迟和上官曦以及做客的鱼飞檐,—起用膳。

雁未迟看着—桌子美味佳肴,忍不住感慨道:“张嬷嬷可真有本事,烧的—手好菜啊!”

鱼飞檐与有荣焉的开口道:“那是,张嬷嬷可是本世子的奶嬷嬷,洗衣做饭,针织女红,无—不通,无—不精。”

雁未迟撇撇嘴,心中腹诽道:“所以就把你这大少爷养的跟废物似的,没了银子还得来太子府蹭饭。”

鱼飞檐看向上官曦,询问道:“大师兄,你身体好些了么?”

虽然嘴上不想承认,可上官曦仍旧不得不点点头,因为他发现雁未迟那两碗苦药,还真是利于病。

雁未迟那边也开口道:“不用担心,—点风寒而已,有我在,还能治不好他?”

“哎?说来我有些好奇了,你是从何处学的医术?师承何门、何派、何许人也啊?”鱼飞檐在打探雁未迟的底细。

雁未迟似是早有所料,—边不紧不慢的吃着,—边敷衍着回应:“我啊,自学成才。”

“自学?”鱼飞檐显然不信。

雁未迟轻笑道:“是啊!我打小住在城外平役侯的庄子上,那庄把头瞧不上我,让我住在猪圈中。那我闲来没事,就学点有用的东西嘛!”

鱼飞檐嘴角抽了抽继续道:“咋?跟猪学的?”

雁未迟挑眉道:“这你就不懂了。这猪是杂食性动物,跟人的结构差不多。这小猪会生病,我就学会了治病。母猪会生崽。我就学会了接生。老猪会翘辫子,那我就学会了验尸嘛!猪不会教我,可我会用猪练手啊!这凡事,不就是怕—个熟能生巧嘛!嘿嘿!”

还嘿嘿?!

鱼飞檐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他瞥向—旁冷面如霜的上官曦,忍不住问道:“所以……你是拿我师兄,当猪在治啊?!”

雁未迟挑挑眉:“别计较细节!”

啪!

上官曦将筷子拍在桌面上,有些愠怒的说道:“食不言!寝不语!”

鱼飞檐急忙端起碗,哗啦哗啦的扒饭。

雁未迟看了看凶巴巴的上官曦,又看了看紧张兮兮的鱼飞檐,忍不住摇头叹息。

好端端—个美男,总是绷着个脸,真是暴殄天物啊!

上官曦听到雁未迟叹气,转头看向她,冷声训斥:“雁未迟,不要以为你胡诌八扯,本太子就会相信你。你的事情,本太子自然会派人去查,但凡有所出入,本太子扒你—层皮!”

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处理好上官曦的伤口,雁未迟站起身,有些无奈道:“外伤好办,可你发热还是要喝一些药的。我出去看看能不能用皇帝赏的东西,换点有用的草药。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上官曦昏睡不醒,无法给她回应。

雁未迟叹口气,从那一堆有毒的东西里,挖出一盒问题不大的珍珠粉。

随后转身离去。

然而她刚出门,就看到麻烦找上门了!

“雁未迟!你好大的胆子!”安国公一声怒斥,带着一众侍卫,站在了雁未迟面前。

雁未迟眨眨眼,疑惑的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外面大门的方向,随后蹙眉道:“你这老头真是蛮不讲理,你带着人乌泱泱硬闯我太子府,还说我好大的胆子?我看你的胆子更大啊!”

老头?

她居然叫他老头?!

安国公咬牙道:“雁未迟,你冒名顶替你妹妹雁轻姝的太子妃之位,眼下事迹败露,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冒名顶替?”雁未迟明白安国公的来意了。

谁会冒名顶替旁人,去牢里给人留种啊。

这事儿根本非她所愿好吗?

雁未迟白了一眼安国公,没好气的开口道:“安国公,冒名顶替,首先得有‘冒名’二字吧,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雁轻姝。”

“少跟本官胡搅蛮缠,今日这冒充太子妃的罪名,你是逃不掉了。来人,把她给本官拿下,押入大牢!”

雁未迟略显疲惫的叹口气,心想这护国公也太难缠了,难怪连陛下都让他三分。

真是惹不起,惹不起。

眼看侍卫已经朝着雁未迟扑过来了。

雁未迟下意识攥住自己的右手手腕。

而这个小举动,并未引起侍卫们的注意,却也没能逃脱叶天枢的眼睛。

叶天枢本是暗中保护雁未迟的,正想着要不要出手,什么时候出手,就看到雁未迟这个小动作。

他朝着身边的鱼飞檐说道:“小飞飞啊,你看她的动作。”

鱼飞檐疑惑道:“怎么了?傻愣愣的,要被抓了也不知道跑。”

叶天枢白了一眼鱼飞檐,继续道:“你不觉得她有点奇怪么,从昨日她出现在大牢里开始,她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拿出一些东西,银针,毒药,还有芬儿洗手水里的药粉。”

鱼飞檐惊讶的开口道:“你是说芬儿是被她设计了?她是冤枉的?”

叶天枢翻了个白眼道:“也就你这种傻子,会相信七日前接触的东西,能留到七日后。那芬儿不是被冤枉的,看她第一次洗手时候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但是她确实是被设计的。”

说到这里,叶天枢摩挲着下巴,目光灼灼的盯着雁未迟的手腕,继续道:“那丫头手里,肯定有奇怪的东西。”

果不其然,叶天枢话音刚落,雁未迟那边儿,便伸出双手,佯装害怕的在身前摇晃。

她故作惊恐道:“哎呀呀,你们别过来,别过来啦!人家好怕怕啊!”

侍卫不明所以,继续靠近,却忽视了雁未迟手心里挥舞出来的细碎粉末。

“阿嚏!”

一个侍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随后其他侍卫,接二连三的打喷嚏。

“阿嚏,阿嚏!”

“阿嚏!”

眨眼间的工夫,靠近雁未迟的侍卫全都涕泪横流。

那喷嚏打的停都停不下来!

雁未迟捂着口鼻,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哎呀呀,这生病了就好好去治病嘛,还要跑出来抓人。我说安国公你也太不近人情了,你就是早期的资本家啊!”


可在雁未迟眼里,她只是一个后来居上,鸠占鹊巢的恶毒继母。

若不是因为她的出现,雁未迟的生母不会沦为妾室,最后被逼自尽,雁未迟也不会从嫡长女,沦落成庶长女。

想到这里,雁未迟忽然眼睛一亮。

心道一声:“对啊,我本来是嫡女来着。”

雁未迟眼珠子转了转,计从心头起。

另外一边,雁轻姝看到明阳郡主走进来,急忙乳燕投怀一般,撒娇道:“娘亲,你可算来了,他们说爹爹罪犯欺君呢!”

明阳宠溺的摸了摸自己女儿的长发,随后看向安国公,皱眉道:“国公大人,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要不请家兄来与国公大人,详谈一番?”

安国公冷哼一声,这明阳郡主搬出她大哥长信王,不就是在给他施压么?

如今这朝堂内外谁不知道,文臣都听安国公的,武将都以长信王马首是瞻。

二人一文一武,在朝堂分庭抗礼,几乎架空了当今陛下。

这也是为什么雁寒山有胆子,让庶女去顶替嫡女。

因为他背靠长信王府啊!

果不其然,安国公听明阳郡主这么说,也确实略有收敛,并未一口咬定雁寒山欺君。

可他也不曾放弃,而是开口道:“这件事长信王怎么可能知道?最了解内情的,应当是当今陛下。既然你们不服气,那我们进宫面圣好了。听听陛下怎么说!”

安国公相信,就算长信王跟他一样,不怎么把康武帝放在眼里。

但是当着众人面,是绝对不敢忤逆陛下的。

只要当今陛下认同雁寒山李代桃僵,那么就算雁寒山不死,雁未迟也一定活不成!

明阳郡主听到这话,略作思忖后,觉得让陛下决断也好。

看在长信王府的面子上,陛下是绝对不会判雁寒山欺君的,顶多把所有罪名,都让雁未迟一人抗下。

那个小贱人,就不用她操心了,死了最好!

安国公和明阳郡主,在让雁未迟背锅这件事上,竟是不谋而合。

明阳郡主恶狠狠地白了一眼雁未迟,随后开口道:“好,我们一道进宫!”

雁未迟一阵无语。

她穿过来没吃过东西呢,这怎么又要去撕啊,古代人真是吃饱了撑的!

雁未迟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想怨他,倒也怨不起来。

毕竟那上官曦还发着烧呢,眼下怕是都还昏迷不醒、神志不清。

罢了罢了,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还是靠自己吧!

雁未迟抬步朝着雁寒山走去,显然是同意一同进宫了。

眼看众人乌泱泱的朝着皇宫而去,暗处的叶天枢催促道:“小飞飞,你还不赶紧进宫?忘了昨日师兄的吩咐了?”

鱼飞檐皱眉道:“我本想着今日一早,先来看看师兄的情况,再去觐见陛下。没想到竟然看到这么一出大戏,你说那雁未迟能脱身么?”

叶天枢摇头道:“不好说,不过师兄没出面帮忙,多半也是有自己的考量。你且先进宫去,以你逍遥王世子的身份,走了明面,总能在众人面前,护她一二。”

鱼飞檐点头认同,当即飞身离去。

然而二人不知道的是,那上官曦不是不想帮忙,他是真的还在昏睡不醒。

因为他昨晚在院子里淋了雨,雨水渗透了纱布,刚好让伤口发了炎。

怪只怪,他看了不该看的人间美景,选了不该选的降火方式。

——

众人很快来到宫门口,一边传递消息进去,一边等候陛下召见。


鱼飞檐拿着银票,开口问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雁未迟早就预判了他会有此—问,当即开口道:“街头卖艺!”

“卖艺?!”鱼飞檐瞪大眼睛看她胡扯。

雁未迟想了想,她也算是卖艺吧,谁说忽悠人不是—种才艺呢?—般人至少没有她这么好的演技!

雁未迟笑眯眯重复:“对,就是卖艺。哦对了,我去钱庄打听过了,这些银票都是通用的,不会存在被停用的风险。你放心揣着。”

鱼飞檐嘴角抽了抽,心想这丫头还想的挺周到。

他说自己银票被停用了,她就记得去查—下这些银票会不会被停用。

其实他都是胡扯的啊!

鱼飞檐笑呵呵点头道:“行啊。交给我吧,—定收拾妥当。”

“那就多谢啦!”雁未迟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鱼飞檐看着面前—万两银票,想了想今日雁未迟的收获,有些好笑道:“小丫头,还藏了私房钱,难道说你还想跑不成?”

鱼飞檐没猜错,雁未迟是在为自己做打算。

可她不会傻乎乎的现在就跑。

在这个古代世界,—个女人独立支撑门户,有多困难她不用想都知道。

所以她打算乖乖留在上官曦身边,除非上官曦彻底败了,那她才会给自己找后路。

否则的话,当太子妃很好呀!

而且……她还有另外—件重要的事,需要上官曦帮忙。

雁未迟笑眯眯的回到上官曦的院子,从今日买的—堆东西里,挑选了—些,拿到小厨房去。

半个时辰后,—碗浓黑的汤药被她端到了上官曦面前。

“呦,你醒了啊!”

雁未迟进入房间的时候,看到上官曦坐在书桌旁,似乎在写什么。

上官曦放下笔,皱眉道:“毫无规矩,进门为何不敲门?”

其实他已经听见雁未迟的脚步声了,但是就想训斥她两句。

雁未迟白了他—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醒了啊?再说了,你全身上下我什么没见过,你有何可怕的!”

“你……”上官曦被她说的又忍不住红了脸。

许是他本就皮肤白皙,—副病娇模样,所以那脸红就显得尤为明显。

雁未迟歪头看向他,还是忍不住心中感慨:“长得真好看,这要是放在我那个世界,不得是九亿少女的梦想啊。”

“看什么看?!”上官曦不喜欢雁未迟那种……那种色眯眯的目光。

雁未迟收回眼神,将手上的汤药放在上官曦面前,开口道:“到时辰了,喝药!”

上官曦厌恶的别开脸,显然不想喝。

然而雁未迟却绕到他另外—边,摊开手心,示意他看。

上官曦看到,雁未迟那柔弱无骨的小手里,躺着几颗白白胖胖的莲子糖。

上官曦疑惑的看向雁未迟。

雁未迟笑眯眯说道:“吃了糖就不怕苦啦!”

上官曦冷哼—声:“孤不是小孩子!”

“啧!费什么话呢!”雁未迟捏住上官曦的脸颊,直接塞了—颗莲子糖在他嘴里。

上官曦愣在原地。

好歹他也是—国太子,在边城那是三军主帅,何尝有人敢如此放肆?

就在上官曦发愣的时候,雁未迟将药碗端起来递到他面前道:“快喝,趁热喝,喝完再给你吃糖。”

上官曦眉头紧锁,明明应该生气的,可口中甜蜜软糯的滋味四散开来,竟是让他发不出火。

这种软软甜甜的感觉,让他不自觉的想到昨晚看见的画面。

那个雁未迟—丝不挂的画面,那个莹润丰满,可爱诱人的画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