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

精选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

墨千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讲述主角上官曦雁未迟的爱恨纠葛,作者“墨千裳”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还没怎么着呢,就让她认罪了?雁未迟翻了个白眼,随后朗声道:“启禀陛下,安国公所言不虚,我就是被我爹强行拉回来,送去天牢给太子的!”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安国公似是没想到,雁未迟这么痛快的认罪了。雁寒山是惊讶于雁未迟怎么出尔反尔?说好的将所有罪名揽在自己身上呢?“你……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主角:上官曦雁未迟   更新:2024-06-11 21: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上官曦雁未迟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由网络作家“墨千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讲述主角上官曦雁未迟的爱恨纠葛,作者“墨千裳”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还没怎么着呢,就让她认罪了?雁未迟翻了个白眼,随后朗声道:“启禀陛下,安国公所言不虚,我就是被我爹强行拉回来,送去天牢给太子的!”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安国公似是没想到,雁未迟这么痛快的认罪了。雁寒山是惊讶于雁未迟怎么出尔反尔?说好的将所有罪名揽在自己身上呢?“你……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精选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精彩片段

《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由墨千裳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穿越、王妃、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这本书最新章节第858章 你还认为她是病故吗?,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目前已写905702字,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古代言情、穿越、王妃、佚名古代言情、穿越、王妃、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热门章节

第804章 上官珏行为异常

第805章 大家都要抢草药了吗

第806章 银子不够怎么办?

第807章 糟了,有人截胡

第808章 一场草药大战

作品试读


这卒,当然就是雁未迟了。

众人站定之后,康武帝询问道:“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国公府、平役侯府、就连明阳郡主都来了?”

明阳郡主上前一步,语气撒娇的开口道:“小妹参见陛下。”

康武帝和长信王,曾在年少的时候,结义金兰。

明阳郡主身为长信王的亲妹妹,自称一句小妹,倒也不算僭越。

康武帝微微点头,开口笑道:“明阳啊,你有些日子没进宫了,太后她老人家……”

不等皇帝把话说完,那急性子的安国公便开口道:“陛下,叙旧的事儿不妨等下再说。老臣今日进宫,是要揭穿平役侯偷龙转凤的罪行。陛下给太子选定的佳人,分明是身份贵重的二小姐雁轻姝,可平役侯雁寒山,竟然敢用身份低贱的庶女雁未迟,来以次充好。罪犯欺君,其心可诛!”

这世上除了安国公之外,还没有人敢如此打断康武帝的话。

而康武帝似是习惯了他的跋扈,只能厌恶的皱眉,却并未责罚。

康武帝看了看躲在自己娘亲身后的雁轻姝,又看了看站在雁寒山身边的雁未迟,随后开口问道:“雁寒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雁寒山急忙开口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啊。微臣绝对没有以次充好的心思,实在是小女未迟,不服管教,嫉妒她妹妹的好姻缘,趁微臣不备,顶替了轻姝去的牢房啊!”

这就是把所有罪名都扣在雁未迟头上了?

雁未迟嘴唇翕动,正要说什么,那安国公忽然开口道:“你胡说!本官已经调查清楚了,这雁未迟自打六岁就住在城外的庄子上,从未回过京城。她如何知道这个消息,又如何知道,该何时出面顶替?你若不接她回来,怕是她连回家的路都不认得!”

雁未迟满意的点点头,这安国公,还真是难得说了一句人话。

雁寒山眉头紧锁,却也无力反驳,他将矛头对准雁未迟,怒斥道:“混账东西,你自己说,你是如何得知你二妹要去见太子的,又是如何冒名顶替的?”

雁寒山朝着雁未迟眨眼,示意雁未迟把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

一旁的明阳郡主见状也开口道:“是啊,未迟,你就招了吧。陛下念你年幼无知,定会从轻发落的。”

还没怎么着呢,就让她认罪了?

雁未迟翻了个白眼,随后朗声道:“启禀陛下,安国公所言不虚,我就是被我爹强行拉回来,送去天牢给太子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安国公似是没想到,雁未迟这么痛快的认罪了。

雁寒山是惊讶于雁未迟怎么出尔反尔?

说好的将所有罪名揽在自己身上呢?

“你……你……你胡说八道什么?!”雁寒山怒气冲冲走向雁未迟,抬手就要往她脸上招呼。

然而雁未迟却继续道:“可即便如此,我爹也没有罪犯欺君啊,这不是按照陛下的旨意来的么?”

康武帝微微一怔,疑惑道:“朕的旨意?”

安国公开口反驳:“你胡说,陛下赐婚的从来就是平役侯的嫡女,什么时候轮到你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雁未迟丝毫没有因为安国公的恶劣态度而恼火,而是睁大眼睛看向他,确认道:“安国公你说什么?陛下赐婚的是何人?”

“是平役侯嫡女!怎么了?我还说错了不成?”安国公吹胡子瞪眼,满脸凶相。

雁未迟则勾唇一笑道:“哪能啊,您可是国公大人,怎么可能记错呢,自然就是平役侯的……嫡女!”

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一篇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古代言情、穿越、王妃、佚名古代言情、穿越、王妃、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墨千裳,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目前已写1022468字,小说最新章节第971章 给你看看真本事,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作者大大的更新频率是什么啊 会每天更吗 呜呜 好捉急

我天天都来看一下,看你更新了没

宝子,没书看了,每天都要更新哦

章节推荐

第829章 这么容易就解毒了么

第830章 这就是最后一招

第831章 你们花家都是花儿成精吗?

第832章 叮嘱三件事

第833章 炸开锅了!

作品阅读


鱼飞檐拿着银票,开口问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雁未迟早就预判了他会有此—问,当即开口道:“街头卖艺!”

“卖艺?!”鱼飞檐瞪大眼睛看她胡扯。

雁未迟想了想,她也算是卖艺吧,谁说忽悠人不是—种才艺呢?—般人至少没有她这么好的演技!

雁未迟笑眯眯重复:“对,就是卖艺。哦对了,我去钱庄打听过了,这些银票都是通用的,不会存在被停用的风险。你放心揣着。”

鱼飞檐嘴角抽了抽,心想这丫头还想的挺周到。

他说自己银票被停用了,她就记得去查—下这些银票会不会被停用。

其实他都是胡扯的啊!

鱼飞檐笑呵呵点头道:“行啊。交给我吧,—定收拾妥当。”

“那就多谢啦!”雁未迟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鱼飞檐看着面前—万两银票,想了想今日雁未迟的收获,有些好笑道:“小丫头,还藏了私房钱,难道说你还想跑不成?”

鱼飞檐没猜错,雁未迟是在为自己做打算。

可她不会傻乎乎的现在就跑。

在这个古代世界,—个女人独立支撑门户,有多困难她不用想都知道。

所以她打算乖乖留在上官曦身边,除非上官曦彻底败了,那她才会给自己找后路。

否则的话,当太子妃很好呀!

而且……她还有另外—件重要的事,需要上官曦帮忙。

雁未迟笑眯眯的回到上官曦的院子,从今日买的—堆东西里,挑选了—些,拿到小厨房去。

半个时辰后,—碗浓黑的汤药被她端到了上官曦面前。

“呦,你醒了啊!”

雁未迟进入房间的时候,看到上官曦坐在书桌旁,似乎在写什么。

上官曦放下笔,皱眉道:“毫无规矩,进门为何不敲门?”

其实他已经听见雁未迟的脚步声了,但是就想训斥她两句。

雁未迟白了他—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醒了啊?再说了,你全身上下我什么没见过,你有何可怕的!”

“你……”上官曦被她说的又忍不住红了脸。

许是他本就皮肤白皙,—副病娇模样,所以那脸红就显得尤为明显。

雁未迟歪头看向他,还是忍不住心中感慨:“长得真好看,这要是放在我那个世界,不得是九亿少女的梦想啊。”

“看什么看?!”上官曦不喜欢雁未迟那种……那种色眯眯的目光。

雁未迟收回眼神,将手上的汤药放在上官曦面前,开口道:“到时辰了,喝药!”

上官曦厌恶的别开脸,显然不想喝。

然而雁未迟却绕到他另外—边,摊开手心,示意他看。

上官曦看到,雁未迟那柔弱无骨的小手里,躺着几颗白白胖胖的莲子糖。

上官曦疑惑的看向雁未迟。

雁未迟笑眯眯说道:“吃了糖就不怕苦啦!”

上官曦冷哼—声:“孤不是小孩子!”

“啧!费什么话呢!”雁未迟捏住上官曦的脸颊,直接塞了—颗莲子糖在他嘴里。

上官曦愣在原地。

好歹他也是—国太子,在边城那是三军主帅,何尝有人敢如此放肆?

就在上官曦发愣的时候,雁未迟将药碗端起来递到他面前道:“快喝,趁热喝,喝完再给你吃糖。”

上官曦眉头紧锁,明明应该生气的,可口中甜蜜软糯的滋味四散开来,竟是让他发不出火。

这种软软甜甜的感觉,让他不自觉的想到昨晚看见的画面。

那个雁未迟—丝不挂的画面,那个莹润丰满,可爱诱人的画面。

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鱼飞檐点头,继续道:“她爹是平役侯雁寒山,她的生母,是当年镇守北定城的归德将军,月从罡的亲妹妹。叫月从容。”

“啊?”叶天枢有些惊讶的询问:“不对啊,她不是庶出么?倘若母亲是边疆大将的亲妹妹,又怎么会沦为妾室呢?”

鱼飞檐摇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就知道,她六岁那年,生母就死了,之后嫡母不待见她,就将她送去了庄子上。自打那以后,这丫头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

叶天枢点头道:“那是自然,庄把头都是看人下菜碟的,当家主母不喜欢的庶女,他们自然就会苛待。”

“她一直睡猪圈么?”上官曦忽然插嘴问了一句。

鱼飞檐微微一怔,下意识回应:“大师兄怎么知道?”

上官曦抿了抿嘴,没想到雁未迟那不着调的样子,竟是没有说谎。

身世坎坷,多灾多难,她倒是长成一个乐观的性子,也是不易。

上官曦继续询问:“她的医术毒术,还有验尸的技法,都是跟何人学的?”

鱼飞檐连连摇头:“这就不知道了,那丫头一直睡在庄子上的猪圈里,平日里就是喂猪,放羊,割草,浣洗。夏天猪圈臭气熏天。冬天猪圈四面透风。别说侯府小姐了,就算是平头百姓家的丫鬟,都比她过得好。唉!”

看得出来,鱼飞檐动了恻隐之心。

叶天枢勾唇一笑道:“呦呦呦,还心疼上了,怎么,你想跟大师兄抢啊!”

鱼飞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放屁!我只是觉得平役侯雁寒山,太不是人了,好歹也是自己闺女,简直当牲口养。”

上官曦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努力回想平役侯夫人是谁。

片刻后他挑眉道:“我知道了。”

“师兄知道什么了?”叶天枢好奇的看向他。

上官曦继续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雁寒山年轻的时候,曾经随军北伐过。许是那时候与月家小姐结缘,生下了雁未迟。”

“照你这么说,那雁未迟应该是嫡长女啊!”鱼飞檐接话道。

上官曦微微点头,继续道:“但是雁寒山回京述职之后,又迎娶了长信王的亲妹妹,明阳郡主。试想想,郡主低嫁,岂会做妾。所以那雁寒山,必然是贬妻为妾,琵琶别抱。”

鱼飞檐眉头紧锁,怒斥道:“真是个不要脸的老王八蛋!”

叶天枢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唉,越是高门子弟,越是薄情寡义。”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父王一生只娶了我母妃一人,至今后院连个伺候起居的丫头都没有。”鱼飞檐为自己的父亲逍遥王鸣不平。

叶天枢也没跟他吵,而是继续说雁未迟。

“大师兄,那你父皇给你赐婚的,应该是雁未迟,还是雁轻姝啊?”

上官曦面露忧色,开口回应道:“自然是嫡出的雁轻姝,看来是明阳郡主舍不得自己亲闺女,所以拉来雁未迟顶替。这件事……有些麻烦。”

“麻烦?”鱼飞檐听不懂:“大师兄眼下已经沉冤昭雪了。还有何麻烦?”

“我说的麻烦,不是说我自己,是说雁未迟。她今日得罪了安国公。你们能查到的事情,安国公也能查到。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安国公一定会以‘李代桃僵’为由,对雁未迟发难。”

听上官曦这么说,鱼飞檐皱眉道:“老不死的,对一个小丫头都这么计较。”

叶天枢笑道:“她可不是个普通的丫头。大师兄,你得帮帮她呀,依我看,她医术毒术都不错,说不定能帮你解开寒蛊之毒呢?”


安国公听不懂什么叫资本家。

但是他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安国公怒声道:“一群没用的废物,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她押走!”

其他侍卫见状,也连忙上前。

雁未迟扫了一眼人数,忍不住犯了难。

她心道一声:“穿过来的时间太短了,虽然有这个奇怪的手镯帮忙,可我并没有准备那么多毒药啊。该死的上官曦,你真的不打算出来救一下你的爱妃吗?亏我还要出去给你买药呢。”

雁未迟步步后退,哐当一声,靠在了门板上。

安国公知道上官曦就在房间里,可上官曦并未出现,想来对雁未迟,也不甚在意。

亦或是,上官曦眼下听到她不是雁轻姝,所以也对她厌弃了?

想到这里,安国公嗤笑一声,阔步朝着雁未迟走去。

看样子打算亲自擒拿了?

暗处的叶天枢翻了个大白眼道:“这老头真是睚眦必报,为了出口气,一张老脸都不要了。还真要对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动手啊!”

鱼飞檐皱眉道:“师兄不出来,也不知是个什么态度,我们怎么办?”

叶天枢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然而还不等他想出个所以然,这太子府又来人了。

“爹,我不去!我不去!”是一个姑娘的声音。

“姝儿,听话,咱们只是去认个错,道个歉。如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太子不会再纠缠你了!”这个说话的是个中年男子。

二人似乎以为太子府里没人,说话也没个顾忌。

没想到一转弯进入内院,竟是看到满院子的侍卫。

雁未迟见到来人,眉心一跳,原来是她的便宜爹啊!

没错,来到太子府的正是平役侯雁寒山,和他的嫡女,雁轻姝。

看到安国公站在这,雁寒山先是微微一怔,随后连忙谄媚的开口道:“下官参见国公大人,不知国公大人,怎么会在此处?”

安国公冷眼打量着雁寒山,又瞥了一眼怯怯的雁轻姝,冷笑一声道:“怎么?知道太子将死,就用庶女换嫡女。知道太子翻身了,又想用嫡女换回来?雁寒山,你的算盘珠子,都要崩本官的脸上了!”

雁寒山身子一凛,急忙辩解:“安国公误会了,这……这其中有些缘由。”

“哦?缘由?那你倒是说说,是何缘由?你这两个闺女长得也不像,你总不能说是出门时候,搞错了人吧?”

说到这里,安国公厉声道:“你这分明是,故意欺君!”

“没错没错,他就是欺君,国公大人快把他抓起来吧!”雁未迟笑眯眯的火上浇油,根本不管雁寒山的脸色有多难看。

“死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欺君之罪,那可是要诛九族的!”雁寒山恶狠狠的瞪着雁未迟。

一旁的雁轻姝也皱眉道:“大姐姐,休得胡言。侯府若是被扣上欺君之罪,你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雁未迟不以为然:“谁说我要独善其身了?反正都是要死的,那就大家一起死好啦!杀全家这种好事儿,简直可遇不可求嘛!”

“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雁寒山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

雁未迟摊摊手道:“拜托,不是我说胡话,而是这位安国公不依不饶啊。”

安国公当即反驳:“不是本官不依不饶,是你们父女二人,不可饶恕!来人,一并带走!”

“且慢!”一个夫人的声音在众人背后响起。

雁未迟循声望去,便看到衣着华丽的明阳郡主走了进来。

这明阳郡主韩子渲,是当今长信王嫡亲的妹妹,也是雁寒山的妻子,雁轻姝的生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