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爱有深浅全文

爱有深浅全文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爱有深浅》,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作者“山谷君”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卓禹安直接签字带走林之侽。林之侽出了派出所,并不说一句感谢的话“你以后别再打扰舒听澜了,她陪你们玩不起。”林之侽发自肺腑说完就走,之所以这么晚才来舒听澜家,是因为去了一趟医院,以为舒听澜在医院。有朋友在身边,舒听澜心里好受多了。今天一天的情绪崩溃,一方面是源于母亲病情的复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卓禹安抓住她手腕的刹那,很多事,在她......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21 21: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爱有深浅全文》,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爱有深浅》,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作者“山谷君”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卓禹安直接签字带走林之侽。林之侽出了派出所,并不说一句感谢的话“你以后别再打扰舒听澜了,她陪你们玩不起。”林之侽发自肺腑说完就走,之所以这么晚才来舒听澜家,是因为去了一趟医院,以为舒听澜在医院。有朋友在身边,舒听澜心里好受多了。今天一天的情绪崩溃,一方面是源于母亲病情的复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卓禹安抓住她手腕的刹那,很多事,在她......

《爱有深浅全文》精彩片段

《爱有深浅》由山谷君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现代言情、霸总、HE、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爱有深浅这本书最新章节番外之有声剧10,爱有深浅目前已写2609931字,爱有深浅现代言情、霸总、HE、佚名现代言情、霸总、HE、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好看,怎么评分不高,值得看

太喜欢顾阮东了。东土大糖。好喜欢💕

作者文笔很好,逻辑及心理描写都不错,不似一般的脑残总裁文那样啰嗦又狗血。确实是难得的。

热门章节

第29章:公事还是私事

第30章:我有那么闲

第31章:再次留宿

第32章:别烦我

第33章:我不是开放的人

作品试读


他的样子与父亲的样子不停在她脑海里重叠在一起。

她从小因为父亲在温简那受的委屈已经足够多了,把她一辈子的委屈都受尽了,不需要再来一个。

卓禹安就停在那里。

“听澜,对不起....”他真的觉得对不起。

一直以来,他都没能真正的了解她。

一直以来,他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想怎么对她好,却从未问过她想要什么。甚至在她很明确跟他说温简与她只能选择一个时,他心里想的也是小女孩的任性,闹一闹就过了。并未真正的当回事。

他总觉得自己为舒听澜放低了身份,甚至没有自尊地讨好她,给她自认为最好的东西,可是这都是他自己的自我感动罢了。

他一直是傲慢的,觉得我给了,你就要接受。

可这是舒听澜想要的吗?从头到尾,舒听澜都是被动地接受他自以为的好罢了。她唯一对他提过的要求只有那一条,在她与温简之间,选择一个。

而他觉得,她是闹小女孩脾气。

“这些药放这,你别忘了用。”

他把药挂在门把上,不想在楼道与她僵持,她看着很累,就像随时要倒下。他不想再逼她接受他自以为的好。

舒听澜快速过去,开门,回家,关门,那一袋子的药被扔在了地上。没那么娇气,不用药也死不了人。

晚上,林之侽过来陪她,拿了同样的药给她涂。

她痛得龇牙咧嘴。

林之侽却骂:“你说你是不是傻?你要打温简,你倒是提前跟我说啊,看我不灭了她。”

舒听澜看林之侽的脸上也有一道抓痕,不由自责:“破相了,都怪我。”

“这点小伤怕什么,你不知道温简被我打惨了,头发被我薅了一把,好多年没这么打架了,太爽了。”

林之侽满不在乎。其实她没说的是,温简报警了,她在警z察局做了一个下午的笔录,温简坚持走法律程序,后来卓禹安来了,才解决。

有点惨,在警局时,温简完全没有往日知性优雅的大方得体,披散着头发,衬衫也有几次开了线,一直在哭。她的妈妈温兰也闻讯赶来,在见到卓禹安的刹那,拥上去,讲述温简的委屈。

“禹安,你来太好了,我们不私了。”

“你知道,小简从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林之侽怎么能出手打人呢。”

温兰是真心疼自己女儿被打。

在温兰看来,卓禹安自然是站在她们这一边的,自然以为卓禹安是来帮她们的。

卓禹安原本并未看她们一眼,但是在温兰说完话后,他停下脚步,看向她们母女,平静说到:“温简先动的手。”

声音明明很平静,但眼神如刃,似冰锥刺向温简,就是毫不掩饰的指责。

温兰愣住,温简亦是愣住。

林之侽撇嘴嘲讽,现在知道这么说,当时怎么就护着温简让舒听澜挨那一巴掌了?众目睽睽之下,舒听澜挨了那一巴掌,她想起来就窝火。

卓禹安直接签字带走林之侽。

林之侽出了派出所,并不说一句感谢的话

“你以后别再打扰舒听澜了,她陪你们玩不起。”林之侽发自肺腑说完就走,之所以这么晚才来舒听澜家,是因为去了一趟医院,以为舒听澜在医院。

有朋友在身边,舒听澜心里好受多了。

今天一天的情绪崩溃,一方面是源于母亲病情的复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卓禹安抓住她手腕的刹那,很多事,在她心里忽然就没了意义,卓禹安这个人在心里就变成了很模糊的一个影像。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大约也没想到会议室有外人,看到肖主任舒听澜等人,眉毛轻微抬了一下问,

“在开会?”

“开完了,不是下周回国吗?怎么提前回来了?”王岩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问,到了门口才回头,

“肖主任抱歉,我们再联系。”

“好,你先忙。”

虽然真正想拜访的是卓禹安,但眼下,卓禹安刚回国,显然不是拜访的好时机。

看到卓禹安,舒听澜的内心已毫无波澜,本就与陌生人无异。现在想起来,值得庆幸的是卓禹安也把她当成陌生人,刚才连一个眼神都未放在她身上。最好一直如此,因为肖主任难得肯亲自带她参与项目,她并不想失去这次学习的机会。

王岩的助理送她们到电梯间,电梯间人有点多,好像是因为卓禹安回来,正召集科研部的员工开会。

等进了电梯,周铭低声说,“卓禹安本人比照片上更帅,真是年轻有为。”

回到宏正律所,舒听澜开始整理今天在卓远科技收集的信息,以及相关行业信息。等整理完资料,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

她家在近郊的普通住宅区,森洲市的房价惊人,是当初母亲倾其所有替她置办的两居室,她拒绝要,但母亲说,“这是我这辈子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电梯往上的数字不停跳动着,她靠在电梯墙上,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母亲说的这句话,精神有点恍惚,所以直到出了电梯,到家门口时,才看到她家门口倚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她顿住,楼道上的感应灯忽明忽暗。

“卓总?”

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她家,而且看似等了许久。卓禹安也朝她的方向看来,手里拿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转着,也不说话,就是那么看着她。

舒听澜被他看得心里有点慌,手里拽着钥匙犹豫要不要往前走,以他上回视频通话以及今天在卓远科技时的态度,无法理解他忽然出现在她家门口的原因。

“不回家?”卓禹安的声音传来。

“回。”她回,而后拿钥匙开门,但并未打算邀请他进门,所以站在门口问

“卓总,有事?”

她严肃又一本正经,卓禹安忽然笑了,

“生我的气?”

像是被戳中心思,舒听澜微不可察地挺了挺脊背,站得笔直回视他,只是因为身高的差异,她的气势明显弱很多。

卓禹安抬手揉了揉她头发,忽然说:

“把我微信删了?”

什么?

舒听澜微愣,一会儿才想起在栖宁那家粉店,她把ZYA这个微信删了。所以,他今晚特意把她堵在家门口,就是因为被删了微信?

“我没加过你微信,怎么可能删?”

她装傻,反正谁知道ZYA这三个字母就是他呢?

“好,那现在加,手机拿来。”

卓禹安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展示给她,舒听澜则不情不愿地拿出手机扫码,看到名字还要佯装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你的号?”

“嗯”

卓禹安顺手把自己的微信名由拼音缩写改为了:卓禹安。

把他删了有点心虚,所以开门后出于礼貌邀请他进去坐,卓禹安很自然地进了她家,只是站在客厅中z央,忽然定住。


“简,我想我们之间都需要坦诚一点,你说呢?”他反问。

一旁的王岩听得一头雾水,不知他的意思。

但温简听明白了,卓禹安所说的坦诚,是他问过的,她与舒听澜之间的关系。

她与舒听澜的关系,她当时没有告诉他实话,是因为当时不把舒听澜放在眼里,也不想让卓禹安知道她真实的身世。

但现在更加无法说出口,在卓禹安这没有筹z码,卓禹安一旦知道她与舒听澜真实的关系,她想,卓禹安会毫不犹豫选择舒听澜。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王岩看眼前的两人表情变幻莫测,在一旁干着急。在他心里,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

“没事。”卓禹安淡定喝酒,顺便给温简也倒了一杯。

这时,酒吧门口走进一人,径直朝他们这过来,卓禹安抬手招呼

“这里。”

是许久不见的陆阔,他大步走过来,把车钥匙往吧台一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骂骂咧咧道

:“选的什么鬼地方,连个泊车小弟都没有,我找车位,找了半个小时。”

骂完,转身一看

“哟,我们温大美人也在啊。”

有他在,气氛就不会低压,他永远能找到话题聊天,这也是卓禹安让他来的原因。

温简与他亦是认识多年,关系不错,刚回国时还一起吃了顿饭,见到他,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给他。

王岩认识陆阔,虽无深交,但不妨碍陆阔的自来熟,酒过几杯,开始玩起桌游,气氛一下从刚才的压抑转为热烈,刚才的冲突与不愉快,瞬间烟消云散。

在座的人,卓禹安,温简,王岩,那都是智商超群,过目不忘的人,陆阔一个学渣,哪里能玩得过他们,不一会就连连哀嚎哭惨

“你们也太过份了吧,今晚就是叫我来挨宰的对吧?”

“卓禹安,你别亲疏不分,我可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这局你必须帮我。”

“行吧,帮你一回。”

后面,卓禹安与陆阔联盟,打的王岩与温简接连输了。

陆阔又有牢骚了

:“你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怎么好意思围剿人家女孩子?”

卓禹安把牌一摊,没法玩了。因为有陆阔这个猪队友拖后腿,他被连着罚了很多杯酒。原本就喝得不少,再罚了那些酒,人便真的有些醉了。

时候也不早了,便叫了代驾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卓禹安在车上时,司机问他地址,他想了很久自己常住的酒店名字,但是脱口而出的却是舒听澜家的地址。

喝了点酒,脑袋其实很清醒,但是行动却不受控制。代驾司机很尽责一路把他送到舒听澜家门口,一直按门铃,等人开门。

舒听澜开门的刹那,卓禹安忽然清醒 ,定定看着她。

代驾司机把他推给舒听澜

“好好照顾吧,喝了不少酒。”

任务完成,撒腿就跑。

舒听澜皱眉看着卓禹安,还是第一次看到喝了这么多酒的他,一身酒气,脸色微红,但人却很镇定,直直站在她家门口,郑重其事地道歉

:“对不起,打扰了。”

然后木然转身要离开。

舒听澜无语,任他这样出去,万一出事了,算谁的责任?她只好把他拽回自己家里,睡沙发总比睡大街强点吧。

卓禹安笑了,一下倒在她家的沙发上,

“听澜,我没有醉。”看着明明是喝多了,可说话声音平稳,与平时无异,到真不像喝醉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本不想接,但联想到林之侽晚上的劝告,“适当地把自己的心打开并不难”。她接了。


国内是深夜,国外正是艳阳高照,卓禹安的背影是在办公室。手机屏幕两个画面,一黑一白。

“睡了?”他声音低沉。

“准备睡。”她嗓音慵懒。

就此沉默,实在不知有什么可聊的。工作上的事,她每天的工作报告写得很详细,他可以直接看到。私事上,好像,没什么可聊的。

一黑一白的屏幕里,舒听澜的脸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到一点模糊的轮廓。

“把灯打开,我看看你。”卓禹安说。

舒听澜没拒绝,开了床头灯,光线暖黄,把她照得很柔软。卓禹安忽然笑了,

“有没有想要的礼物?我下周回国。”

“不是月底才回吗?”

“嗯,提前回。”

舒听澜认真地想了想,她确实有需要带的,医院那边建议给母亲换一种药,原来的药已产生耐药,新药在国内卖得比较贵。

但算了,她跟卓禹安开不了这个口,加上家里的事,不想让他知道。她心里来回翻腾了几遍,面上却是一点痕迹都没露。

许久,卓禹安才说

“早点睡,晚安。”

“晚安。”

视频那边是他的秘书来找他开会,这个秘书似乎是常驻国外总部,即便卓禹安回国工作,也没跟着回来。

周末两天在家,她主要梳理了一下胜普瑞智能各地分公司一周的调查情况,再计划下周的工作内容,做成了一份报告发给肖主任审核。

自从接手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以来,肖主任便十分信任她,事无大小,基本都交由她来做,只偶尔在关键的问题上,指导一二。

舒听澜从开始的没信心到现在信心十足,连周铭都感慨,她做事的专业能力,已十分成熟像一位资深的律师,不提的话,没人相信她是新手。

舒听澜笑,“都是肖主任还有周老师教我的。”

这话不假,有他们的指导,加上她足够努力,有耐心,善于思考,很多问题,走一步想五步,便不容易出错了。

目前的项目进展是目标公司胜普瑞智能各个分公司,按照之前的调查清单要求,提交相关资料,资料需要逐项进行核对。胜普瑞智能的分公司太多,周铭,嘉佳,还有另外三位律师分别去了不同的分公司驻场,埋头苦干半个月,完成三分之二。

肖主任的规划是等分公司的资料审查完,大家再回到胜普瑞智能的总部,集中火力完成总部资料的尽调工作。

周一,舒听澜回律所汇报工作,肖主任听完之后吩咐道

“这周你要去一趟栖宁市。”

“栖宁?”

“对,胜普瑞智能的一家代工厂在栖宁市,涉及到一项土地问题还有员工股权的问题,需要你去核实给出法律意见。你是栖宁人,对当地比较熟悉,而且现在我们组能调派的也就你了。”

“行,我今天就出发。”

因为上次食品公司的项目,她已经回过一次栖宁,所以这次再回去已没有太多忐忑与不适。

到了栖宁,程晨来接机,程晨性格比较内敛,不似林之侽的开放,见到舒听澜也只是笑笑,

“去我家住,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不用,我订了酒店。工作可能会比较忙,住家里不方便,替我跟叔叔阿姨问好啊。”

程晨知道她脾气,也不强求,一路把她送到酒店

“这次要待几天?”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也会问为什么啊,为什么乔雨澜轻轻松松就能得到的东西,她要费尽所有力气?


从出生开始就如此,乔雨澜能堂堂正正地喊一声爸爸,而她只能在无人的地方偷偷喊一声爸爸;她花了很多的努力,才能与洛洵洲并肩而战,而乔雨澜轻轻松松得到他所有的关注。

如果这是她的命,她偏不接受,她偏要挑战这份对她完全不公的命运,而且她一定要赢。

“王岩,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什么时候吗?”

“什么时候?”

“是在卓远科技刚成立的时候,那时候公司只有我们三个人,在那个很小的工作室里,一起吃一起睡。我们常常因为意见不合而大吵一架恨不得把对方的脑袋掰开,也常常因为攻克了一个技术难题而兴奋地拥抱在一起。你连着熬了几个通宵,问题解决了,电脑一关就地睡着,睡了三天三夜;洛洵洲呢,精力吓人,跟你熬完通宵,拎着电脑就上客户公司介绍产品,跟打了鸡血一样。而我呢,胃出血住院,醒来时,你们不问我身体情况,只告诉我,我们的产品成功上市了,这句话比任何药都管用。”

温简陷入往事的回忆之中。

王岩被她带入进去

“是啊,那时候真值得怀念,热血,激情,充满斗志。”

“可惜公司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我们都有了独立的办公室,都有了团队帮我们熬通宵,钱也越来越多,但是我们三人的心也散了。”温简说着,眼里渐渐聚满了水雾。

一向独立女强人形象的温简,第一次在王岩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王岩抽了一张纸递给她,叹口气:“不管外界如何变化,我们三个人的心始终是在一起的。”

温简摇头:“回不去了,我们都回不去了。他现在对我很冷漠,我不知我们之间的问题出在哪里。”

“简,在他心里,你一直是很重要的存在,这点毋庸置疑。”这是王岩的真心话,他相信只要温简有事,洛洵洲会是第一个站起来帮她的人,他们三人的友谊经得起任何考验。

“真的吗?他心里还有我?”

“当然。”

王岩信誓旦旦,为了证明这一点,下了班就强制拉着洛洵洲去三人聚餐。

“你说,简回国多久了?我们三人连一次正经的聚餐都没有过,合适吗?”王岩也不免抱怨。

“是我的错,我自罚三杯。”洛洵洲一连喝了三杯酒,哪里是真的道歉,就是借机想喝酒罢了,情绪始终低落。

温简从他手中把酒杯抢走

:“我可不想一会儿伺候一个醉鬼回家。”

王岩笑:“不会,他酒量是我们三人之中最好的。你忘了很早以前,有次参加投资方的酒会,对方想把你灌醉,最后是禹安替你喝了,还把对方喝得不省人事?”

说起往事,洛洵洲也笑了,因为醉酒事件,那次投资没谈成,温简为此愧疚很久,洛洵洲说无所谓,卓远科技也要筛选投资方,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资格。

“那时候可真好。”温简感慨。

“现在也一样,对吧?”王岩道。

“嗯。”洛洵洲看着温简,诚如王岩所说,如果温简需要帮忙,他会尽他所能地帮。

“禹安,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从回国之后,你一直对我很冷漠。”喝了几杯酒,温简也敞开心扉直接问他,不给任何回避的机会。

洛洵洲倒是很镇定,手里转着酒杯,抬眸冷静地看着温简




“颜云笙,帮我拿一下浴巾。”

“好。”

后来她想,并不是她想多了,秦沐风走进浴室时,寓意已经不言而喻。她从阳台上取了浴巾,慢悠悠地敲了敲浴室的门

“我放在门外的架子上。”

浴室是用玻璃隔出来的,影影绰绰能看到人的身影,她的脸瞬间红透,心跳得不行。

“给我。”

浴室的门忽然开了,秦沐风健硕完美的身材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伴着氤氲的雾气,她极没有出息地咽了一下口水。

这是成年男女之间的较量,她一败涂地。

秦沐风笑了,眼眸倏然暗沉,把她拽进了怀里。

她什么也感受不到了,只知道花洒的水继续在流。

她与秦沐风都是心照不宣,彼此肉.体的吸引,谁也不比谁高尚多少。

曾经,她觉得只有相爱的人才能这样疯狂,只有相爱的人才能达到这样难言的极致感受,然而现在,她发现,都是俗人,什么爱?什么情?都不重要。

狗头军师林之侽是对的,只要不涉及道德,不涉及违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去放松,去享受。性如吃饭一样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不停给自己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心理建设之后,整个人比之前更加放松,柔软。所以当秦沐风把彼此清理干净,打横抱她回卧室时,他要第二次,她欣然配合。

只是,这个男人...精力未免太旺盛,她想起来,他今天刚从国外回来,正在倒时差,所以毫无困意。

而她,在第二次结束时,几乎昏睡过去。

秦沐风问她:吹风机在哪?把头发吹干再睡。

她气若游丝回:在第三个抽屉。

轰隆隆的吹风机声音吹着她的头发,她一点也不想动,只沙哑着嗓子说

“一会离开时....把门关好。”

大约对方是鼎鼎大名的秦沐风,让她觉得安全,不会加害于她,所以说完这句话便彻底睡死过去。

这一觉睡到了天亮,难得一夜无梦,所以醒来时精神清明,只是,一睁眼便见到一双好看的眼睛正看着她。

而她双手环抱的并不是平日床头上的那只抱习惯了的抱抱熊,而是秦沐风....

“还没抱够?”他清冷又温和的声音传来。

这人奇怪,明明长着一副不可一世高傲冷峻的样子,尤其在工作场合。但是每次私下跟她说话时,语气总是温和的,甚至在两人最亲密时,他对她亦是温柔的,很顾及她的感受。

“你怎么没走?”颜云笙奇怪他怎么没有像上回那样,做完就离开。

“衣服湿z了,没法出门。”他轻声回答,很正当的理由。


“哦。”

颜云笙抬头看窗外,见阳台上挂着她昨晚换下来的衣服,还有他的衣服,空气里飘着若有似无的洗衣液的清香。

所以,他昨夜,还把两人扔在浴室的衣服洗了?

这....未免也太绅士了。若两人不是这样的睡.友关系,而是男女朋友关系,她怕是要死心塌地爱上对方,她向来喜欢温柔又体贴的男人。

可惜了。

颜云笙兀自胡思乱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此时都未穿睡衣,又是大清晨,秦沐风的呼吸早已变得灼热。

他翻了个身,压下来。

颜云笙不备而惊叫,尾音消失在他的唇间。

昨夜,还有第一夜,因为是晚上,她可以要求关灯,不必看彼此的表情,然而现在是清晨,太阳刚出来,并且没有拉窗帘,颜云笙有些窘迫,她看着他,他亦是看着她,眼眸又难耐又充满柔情,目光彼此胶着。



查阅了一天的资料,下班时,好友林之侽听说她明天要去栖宁出差,约她去吃火锅。她到火锅店时,林之侽已点好了菜等她。这个妖孽,等她的间隙,还把人家腼腆的男服务员逗得满脸通红,见到她来,如获大赦般一路小跑走了。

“要到小哥哥微信了?”她挖苦她。

“没,小哥哥说餐厅有规定,不能给客人留私人微信,多实在的孩子。”林之侽也不在意,她就是喜欢走哪撩哪,倒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

“还好,逃过你一劫。”

两人太熟悉了,从大学同个寝室的上下铺到毕业工作,这么多年亲如姐妹,什么话都敢说。

林之侽刚结束一段短暂的恋爱,鲁雨薇本想安慰她几句,但见她丝毫没有失恋的消沉,也对,林之侽不是恋爱脑,她的原话就是男人如日用品,好用就多用几次,不好用当断则断,人活着,自己开心才重要。

拿得起放得下,很是潇洒。

林之侽的本职工作是猎头顾问,在工作场合,百分百的正经,认真且专业,很受客户青睐;而她还有一个隐藏的身份,那便是情感网红博主,拥有上百万的粉丝。她大胆的侽言侽语很受粉丝追捧,每天收稿无数,她选择有代表性的投稿截图解答,偶尔开个语音直播,几十万人在线收听,鲁雨薇也是她的事业粉之一。

“舒舒,你一个人去栖宁出差行吗?要不要我陪你去?”林之侽对鲁雨薇十分仗义。

“不用,同行的还有肖主任与嘉佳。”

“也行,我手机24小时开着,你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鲁雨薇笑:“我从小在栖宁长大,过去出差能有什么事,再说程晨不就在栖宁吗,你放心吧。”

林之侽一听她提程晨,生气了:“别跟我提她,太过分了,前几天来森洲,你们去聚餐,竟然不叫我。”

鲁雨薇解释:“因为是栖宁高中的同学聚会,所以就没叫你,而且你不是最烦这种同学聚会吗?”

林之侽是她大学同学,程晨是她高中同学,本是互相不认识,因她的关系才成为了好友。

“那要看是什么同学聚会,如果知道有吴靖宇在,爬也要爬着去,我现在迫切想要认识他。”

吴靖宇?

忽然从林之侽这听到这个名字,鲁雨薇一愣,险些被火锅的汤给烫着。

“我听程晨说,你们聚餐结束,是他送你回家的?”

“嗯。”鲁雨薇心虚,就怕多说一个字会被她看出端倪,毕竟这妖精火眼金睛。其实她本也没必要隐瞒林之侽自己的第一次没了,毕竟林之侽乐见其成,只是这事还有另外一位当事人参与,她还是需要尊重对方的隐z私。

“那他有没有想起你们曾有一睡之缘?”

噗....鲁雨薇一口饮料差点没喷出来。

什么一睡之缘?她在她家安了摄像头吗?

“高中毕业那会。”林之侽提醒。

“哦。”鲁雨薇松了口气。

所谓的一睡之缘是鲁雨薇平时开玩笑的话。那会儿刚高考完,班长陆阔组织毕业狂欢会,聚餐后,关系好的十几位同学去KTV唱歌玩通宵。鲁雨薇也是被程晨拉着去,同行的还有陆阔与吴靖宇。


肖主任话音一落,全场哗然。卓远科技的并购案,如果能顺利拿下,将会创造宏正律所的历史新高。这么一个大标,必然要组织最强并购团队,别说是闻惊语这样的新人了,就是部门内的资深律师也不一定有资格参与。

闻惊语整颗心都在噗通噗通跳,此时只想起,刚来宏正律所的时候,她不知天高地厚跑去找肖主任要项目,当时肖主任狠狠骂了她一顿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短短半年的时间,被认可的感觉真好。

“谢谢肖主任,我会努力的。”她话少,但这是她的真情实感。

肖主任用人一向果断,这次卓远科技的项目,她只带了周铭与闻惊语。周铭是资深律师,脑子灵活,临场发挥能力强,他能弥补她办案中规中矩的部分;而闻惊语,做事认真有耐心,收集汇总信息以及写报告堪称完美,交代她办的事,可以完全放心。

肖主任还有一点不与外人说的私心,闻惊语长得好看,是让人第一眼就能记住的好看。即便平日穿着中规中矩的职业套装,站在一群同样穿着的同事面前,也是最打眼的那个。原本肖主任很不屑利用女性容貌的优势,但这次在栖宁,卓远科技的王岩不时看向闻惊语打量着。如果能因此更好的推动工作,也未尝不可。

下午三人提前到达卓远科技,王岩很热情接待她们,并不避讳,带她们参观了展区还有办公区。并且在展区给她们演示了几款卓远最新的高科技产品,展区像个科技展览馆,周铭很感兴趣,一连惊呼太神奇。闻惊语对这些产品并不感冒,只是出于工作习惯,认真记住了王总演示的产品型号,功能还有一些参数。

参观完后,在会议室,王总如实说道

“肖主任,其实你找我用处不大,我们卓总这会儿人还在国外,预计要下周能回来,到时候我帮你引荐一下,不过成不成,靠你们自己。目前可以跟你透露的是,卓总在谈的律所已经有三家。”

这话说得很官方,闻惊语查过资料,王岩是周远安的左膀右臂,地位不言而喻。

当年周远安在国外求学,与王岩是同学,两人在一次大赛中认识,因志同道合,周远安在创立卓远科技之初,便邀请王岩加入,前两年,周远安回国开发国内市场,并把王岩也一同带回国。

不过据资料显示,卓远真正核心的科研基地仍然在国外,由他的另外一位得力部将在全权负责,这位得力部将很神秘,公开信息没有透露任何个人信息,只有一个简单的英文名:jane。卓远科技大部分产品设计师的落款都是:jane,猜测是位女性。

几人在会议室相谈甚欢,王岩很善谈,与周铭更是如遇知音,一见如故。聊了一个小时左右,几人正要起身告别,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进来一来

“王总,到我办公室一趟。”低沉无甚感情的声音传来。

竟然是周远安?


这边林之侽与林玖微被王岩批评完,也不在意。


林之侽反而夸起林玖微:“做得很好,见一次怼一次,别给她脸。”

林玖微苦笑,她可以在职场表现专业,但是遇到温简,实在是功力不够,控制不住情绪。

“话说这次沈知洲默默帮了你一把,你是不是应该请人吃个饭啊?”林之侽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手机微信,一分钟前,沈知洲发来的信息:中午一起吃饭。

不用说也知道他的用意,要她约林玖微一起。

看在他这次立功的份上,就帮他一回了。

中午到点了,林玖微被林之侽连拉带拽地抓到员工餐厅。沈知洲早已经在他专属的位置坐定,并且点好了菜等她们来。

他这人真的没什么总裁架子的,平时工作一忙,就是跟员工一起随便吃点员工餐,并不讲究。但每次请林玖微与林之侽吃饭,都会特意叮嘱厨师单独做。

林玖微对他有点亏心,上午开会时,在心里骂了他一百八十次,后来才知道他绕了这么一大圈是帮自己,彻底解决了嘉佳的问题。

“谢谢。”她低着头说的,不看沈知洲。看起来就有一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没诚意。”沈知洲回了一句。

菜已经全上来了,当然,都是林玖微爱吃的口味,并且真的饿了,拿了筷子就吃。

“早上给你买早餐不吃,活该现在饿,”

林之侽也在旁边吃,在卓远科技的员工看来,这是卓总与她这个女朋友共进午餐,实际上啊,她就是一个电灯泡,一个挡箭牌,她为闺蜜真的牺牲太多了。

林玖微全程就吃饭不再说话了。

这边温简与王岩到了中午也到员工餐厅来吃饭,看到沈知洲自然就过来了。沈知洲点的菜够多,加上他们两人也完全够。

林玖微看到温简,瞬间就吃不下去,有种阴魂不散的感觉。

“让陈厨再做一份吧,简吃素。”王岩一看餐桌,没有温简能吃的。

林之侽一听来劲了:

“温总吃素啊?是因为信佛吗?还是因为坏事做多了想积德行善?”

“因为环保。”温简也不理她的挑衅,平平静静地回答着。

厉害,真的厉害。林之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心理之强大,她挑衅得那么明显,她却能完全无视。轻飘飘一句因为环保才吃素,这高大上的理由瞬间甩她好几条街。她家林玖微哪是她的对手啊,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厨师给温简端来一碟素什锦,她优雅地吃着,整个人从容淡定,依旧是穿着法风衬衫,露出好感的锁骨,连肩颈的线条都带着优雅。

林之侽暗暗感慨,真是美人儿,要不是因为她是林玖微的死敌,她一定要跟她交个朋友的,她一向喜欢聪明的美人儿。

温简吃了一会儿,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事,看向沈知洲说道

:“要跟你借个人,我之前一直在物色的一位工程师,最近也回国了,在华桉市,我计划去华桉市见一见。林经理不是正好从华桉回来吗?我想带着她帮忙从中协调,毕竟这方面,她是专业的,当然,如果谈成了,我们可以支付佣金。”

林之侽听了,拼命摇头。她刚从华桉市回来,不想再去啊,出差的日子不是人过的,况且,重点是,还是跟温简一起出差,温简明显就是带着别的目的。

结果,沈知洲,想也没想



“禹安来了?”


“孙爷爷好。”

孙郡豪一脸萎靡跟在爷爷身边,也朝薄彦商点点头,算是招呼,他比薄彦商年长几岁,从小稳重自持,在外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别人家孩子。

几人把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孙郡豪的太太比他小8岁,以前是个空姐没啥背景,坐飞机时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娶进门。

“先不论那些几十万上百万的包,千万豪车,那美国上亿的豪宅是怎么回事?”卓老爷子也不拐弯抹角,既然想找他帮忙,他便要知道所有。

孙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事说来话长,早前西边那家钢铁厂国转私是经我手的,郡豪他爸有意接手,所以私下转批给他了,为了避人耳目,是在郡豪一个表舅的名下。但是老卓啊,这厂子当年是频临破产的烫手山芋,是在郡豪父子俩的打拼下,才一步步转亏为盈,越发展越好。你是了解我的,这些年,秉公执政,绝无私心。”

卓老爷子点点头,待他继续说。

“这事儿现在说不清的一点是,当初那破厂子没人要,所以批到郡豪表舅的名下时,一时大意,没有走正规程序,谁能想到厂子越做越大,多少人眼红巴巴看着呢,郡豪媳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不知轻重,晒那些没用的,这下好了,让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

孙老爷子说着,脸上具是愤怒,孙家一辈子都以清廉为名,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对子女要求亦是如此,哪曾想会在孙子媳妇那翻了船。

孙父亦是愤怒看着一脸颓丧的孙郡豪,事到如今,打不得骂不得,只怪当初没有反对这门亲事。

“爷爷,爸爸,小柏知道错了,她也是没想到会被网友人肉出来。”

“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现在还在替她说话。她就是一个贪慕虚荣,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当初不让你娶,你昏了头娶她。孙家的脸被你们丢尽了。”

孙父又怒骂了几句,被孙老爷子制止了,等着卓老爷子出主意。

卓老爷子一直一言不发,稳如泰山,看了看薄彦商问:“你有什么想法?”

薄彦商摇头表示没什么想法。他现在是明哲保身,这事轮不上他来出主意。

“网上的评论怎么处理?不能任由网络持续发酵。”卓老爷子不放过他,像是故意要考验他一样继续问他,让他给主意。

薄彦商不得不回答。

“网友的注意力坚持不了几天,很快会被别的热点事件转移。所以网上的事,孙爷爷一家不方便出面,最好是冷处理,否则无论你们怎么回应,都会再掀起一波舆论;另外揪出幕后策划的人杜绝他再扩散此事,再跟几家官媒打个招呼,禁止发任何相关信息。我想现在重点的工作是如何跟上边说明钢铁集团的事儿,集团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了才是关键。”

“禹安说的对,网上的事,我现在就找人办。”

孙老爷子赞赏地看了眼薄彦商。另外关于钢铁集团的事,也是孙家祖孙今日到访的主要原因,彻查孙家经济问题的正是卓家。

卓老爷子一辈子位居高位,在工作方面一向是铁面无私,即便与孙老爷子交情匪浅,但绝无偏袒。

“这事你回去打一份报告,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另外把早年濒临破产的财务的证明找到。转私之后的每项业务罗列清楚提交上来。老孙,咱身正不怕影子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