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阅读爱有深浅

短篇小说阅读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实力派作家“山谷君”又一新作《爱有深浅》,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舒听澜卓禹安,小说简介: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22 2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阅读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实力派作家“山谷君”又一新作《爱有深浅》,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舒听澜卓禹安,小说简介: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短篇小说阅读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肖主任排在最后一位上台,作为最有力的竞争者,别的律所格外关注。舒听澜也不由紧张起来,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台上的肖主任,手心都是汗。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这种竞标会,又是肖主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带她做的项目,她比谁都希望能获胜。

肖主任打开了PPT。

舒听澜的心脏顿时漏了半拍,这是她做的那份,卓禹安看过的那份。肖主任竟然直接用她做的PPT,这算是对她莫大的肯定了,心里既紧张又激动,不由看了一眼前方的卓禹安。

想起那晚,他信誓旦旦说她的标书做得很完美,不需要再改,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很满意?不过这人,城府深,又表里不一,谁知是真满意还是托词?

此时,他双手交叠坐着,身体微微靠向椅背,似乎有些放松在听肖主任的演讲。肖主任的气场与表达能力完全不亚于竞争对手的任何一位律师。在她的演讲下,舒听澜顿时觉得自己做的PPT也瞬间完美,没有任何瑕疵。

演讲完,卓远法务部的张律师,还有技术部的王岩王总,例行提了几个问题,肖主任都完美解答。始终没有说话的卓禹安忽然开口

“麻烦肖主任翻到第26页,里边提到的合作方,可否解释一下?”

这是他整场竞标会上,唯一一次提问题。现场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但与此同时,其它律师又有些失落。不怕客户提问,就怕客户不问。他们刚才演讲完,卓禹安并未提任何问题。

肖主任打开了第26页,是她过往做过的成功案例,这是整个PPT里,她在舒听澜的基础上唯一添加的内容。

“这三个案例是我主导的,与贵司收购胜普瑞智能一样,属于外资企业收购国有企业。案例中提到的合作方,有华信会计师事务所,以及MA评估机构,我们过往有近十次的合作...”

肖主任一提到这两家合作方,舒听澜瞬间明白什么意思。不由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坐在正中间的卓禹安,而卓禹安也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分不清喜怒。

舒听澜更心虚了,低头不敢再看他、

因为,关于卓远科技已经确定会聘请华信会计事务所以及MA评估机构合作的这个消息,卓远科技并未对外公布,所以外界并不知这个消息。

是舒听澜在周末时,听卓禹安在跟技术总监王岩还有法务的张律师电话会议时提到的,她便留了心告知肖主任,所以肖主任抛出她与这两家公司也有过合作,且合作默契,为自己拉分。

别的律所并不知道这个消息,无疑落了下风。

整个竞标会就这么结束,下午经过评审后才会公示结果,肖主任干脆不回律所了,带着她们就在卓远科技的附近等待结果。

舒听澜对结果并无把握,毕竟从头至尾,卓禹安都未表态。

嘉佳先沉不住气,问

“老大,我们胜算大吗?”

肖主任没回答,她也没把握。过往在别的项目上,竞聘演讲完,她基本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卓远科技这,从卓禹安到别的部门,完全捉摸不透。

只有周铭最放松,他的人生原则是尽人事,安天命。看到嘉佳翘首期盼看向卓远科技大厦的样子,笑道

“嘉佳是在看卓总吗?”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梦澜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直接的表白,甚至直接表态会帮她一起照顾她母亲,心里难免泛起一丝丝涟漪,有一瞬间想,诚如林之侽所说,周铭确实是个合适的对象,要不就这样吧,就这样与周铭在一起,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或许能安稳度过余生。


可是呢,公平吗?对周铭公平吗?因为他愿意承担她的重担,所以她就让他挑着?

这不是江梦澜的性格。

“对不起,周老师,你很好,但我配不上你。”她很认真回答。

周铭也不生气,只笑笑:“没关系,听澜,不必有心理负担,我们还是同事,以后来日方长。”

周铭一向自信,相信总有一天,江梦澜会喜欢上他的。

江梦澜很感谢周铭,至少她拒绝之后,他很快就把这个小插曲抛诸脑后,在工作时,依然尽心尽力带她。或许成年人之间,本就该如此。

肖主任又来卓远科技汇报项目进展,还是像上回那样,中午吃饭时,张律师与王岩,薄彦商与他们同一桌。

张律师开玩笑道:“肖主任这回放心了,周律师与小舒律师在交往,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话音一落,就感觉整个气氛急转直下,沉闷而压抑。王岩看着他直摇头,一副自求多福的样子。

“张律师何时这样八卦?是工作量太少吗?”薄彦商的声音冰寒。

张律师全身直冒虚汗,刚才的气氛不是很好吗?他不过是开了句玩笑。

但见薄彦商神色阴沉,话语里充满火药味,他急忙闭嘴。

江梦澜则是埋头吃饭,不想再引起关注成为别人谈话的焦点。但偏偏周铭一向坦荡道:

“其实是我在追听澜,还在追之中。”

周铭语气热忱而自信,勇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这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没必要藏着。江梦澜的头低得更低了,她并不适应这样的方式。

肖主任什么也没说,只是礼貌地微笑着,她很开明,只要不影响工作即可。

王岩则是挑眉看了眼江梦澜与周铭,唇角露着笑,变化莫测。

薄彦商很沉默。

整个气氛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

王岩敢打赌,薄彦商以后绝不会再来员工餐厅用餐了,至少有江梦澜在的时候不会来。他自信对这位多年好友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

结果,让他大跌眼镜,第二天,第三天,他照旧来,就坐在江梦澜的对面,也不主动跟人姑娘说话,存心要给人添堵一样。

连周铭都看出端倪了,因为这位卓总坐在那如同一座冰窖,整个餐桌的温度就莫名下降了好几度,让人消化不良。

周铭礼貌地试探:“卓总,我们工作有哪些不到位的方面,还请多多指教。”

薄彦商看了一眼周铭,不屑跟他说话。

反正人家就是不说话,但就是坐你对面,让你们一顿饭吃得如坐针毡。

王岩都看不下去了,回办公室的路上时,以老朋友的身份道

:“你喜欢舒律师?那怎么不去追?”

薄彦商一脸你懂个屁的表情,甩门进自己的办公室了,留下王岩一脸无奈,旁边正巧经过温简,他朝温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办公室内的薄彦商说:

“脑子坏了?”

“不过这舒律师有点手段,把人甩得团团转,我就没见过他这样过。”

王岩说完,温简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勉强一笑,走向旁边的茶水间泡茶。要说这么多年,一点一点把江梦澜这个人从记忆之中删除了,已经完全不在意她的存在了,然而现在,因为薄彦商,她对江梦澜的那份记忆又一点一点的回来了,与小时候一模一样,充满了嫉妒与恨。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肖主任看着嘉佳也觉得头疼,生平第一次在客户面前尴尬地笑着,不知该怎么接话。


“你的意思是舒律师故意把这份文件扔垃圾桶的?”顾词安冷声问。

“是的,文件在她的箱子里,当时她就站在胜普瑞办公楼外的垃圾桶旁。只有她有这个时间。”嘉佳信誓旦旦。

“哦?你怎么知道这份文件是在胜普瑞办公楼外的垃圾桶?不能是在卓远科技的垃圾桶吗?”顾词安继续面无表情发问。

他这一问,全场所有目光都簌簌看向她。

因为在场所有人都默认的是顾词安在卓远科技办公区的垃圾桶看到这份文件,没有人想到是在胜普瑞办公楼外的垃圾桶。

嘉佳能精确到胜普瑞办公室楼外的垃圾桶,答案其实已经不言而明。

嘉佳也是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急忙辩解道:

“这是我推测的,因为我与听澜一直在一块,她没有别的时间做这件事。只有在等网约车时,有这个时间。”

嘉佳的解释很苍白无力,况且苏曼汐完全没有这个动机做这件事。肖主任与周铭苏曼汐等同事,都不禁想翻白眼,神仙也救不了你。

“我办事一向不喜欢毫无根据的推测,跟你们律师学的呢,喜欢摆证据讲事实,所以我请胜普瑞的安保部调了这份办公楼前的监控,肖主任不妨跟我一起看看。”

顾词安语气微冷淡然,没什么感情,就是自己打开了那份监控视频给会议室的人看。

监控视频很清晰了,在嘉佳站在垃圾桶旁时,慢动作播放,看得清清楚楚,她把文件毫不犹豫扔进垃圾桶,然后没事人一样跟着苏曼汐上了网约车。

顾词安之所以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个垃圾桶找文件,是因为她们在等网约车时,他正巧在楼上与胜普瑞的老总谈公事,当时他就坐在窗边,看到楼下的苏曼汐时,多看了几眼,也注意到了嘉佳的这个动作,只是当时以为她是扔的纸巾等,没在意。

嘉佳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万万没有想到,这种小事顾词安会亲自上阵,并且调监控录像。

顾词安看也不看她一眼,对肖主任说

:“你看着办吧,我们可以认受合作律师是庸才,但绝不能忍受律师道德品行的问题。为了一己之私而罔顾客户利益,甚至想嫁祸同事,为人不耻。”

肖主任还能说什么?今天顾词安特意叫来卓远科技的高管以及律所的人,当众播放监控视频,就是逼着她现场表态,不给嘉佳留任何余地。

虽然顾及嘉佳的父亲,这事如果不是顾词安出面,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她私下还可以保一保嘉佳,给她安排个闲职就是了。

“卓总说得对,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她。”

“不要让我再看到她。”

顾词安呢也就是点到为止,相信以肖主任的聪明,会知道他的用意,那便是不再聘用嘉佳。

苏曼汐倒是慢了半拍,渐渐明白过来顾词安的用意。她一直以为今天顾词安来这一出,是借题发挥,让她服软。

结果,他是在帮她,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由抬头看他一眼,他恰好也看过来,眼神似笑非笑,然后与卓远一众高管离开了。

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温简以及王岩,都是一脸莫名其妙。只是一件小事,即便文件丢失了,也与卓远科技没什么关系,充其量就是律所内部的失职行为而已。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林之侽一听她约了男同事,顿时来了精神

“一起吃嘛,有什么要紧的,你不用跟对方说,到时候我过去偶遇。”

江梦澜无语,只能随她,反正拒绝也没用。

一进茶餐厅,就“偶遇”了林之侽。

林之侽风情万种,穿着裁剪合宜的小西服,里边搭配了一款领口极低的黑色吊带,引人遐想,却也不让人探究更多,只会使人心痒不由再看一眼。波浪长发随意散着,发尾染成了淡淡的蓝色,从眉眼到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情。

妖精!江梦澜递给她一个眼神评价。

林之侽假模假样地惊呼好有缘,好巧啊,午休时间出来吃个饭也能遇上,挽着江梦澜的手道

“不介意拼个桌吧?”

“不介意。”江梦澜咬着牙说,然后把她拽到自己身边坐好。

“周老师,这是我大学同学,林之侽。”

“周老师好,总听我家江梦澜提起你,多谢你的照顾哦。”林之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江梦澜什么时候跟她提过周老师了?

“你们是同学?你也学法律的?”周铭也是自来熟,落座之后开始跟林之侽交流。

“不是,我学心理学的,当年学校分配寝室时,阴差阳错住到同一个寝室,成了上下铺。”林之侽如实回答。

“心理学?那现在是心理专家了?”

“差不多吧。”

林之侽作为网红情感博主,每天也回答N多咨询,勉强也算个心理专家吧。

周铭30出头,身材保养得好,在律所收入不菲,也算是黄金单身汉,但显然,没有对林之侽的眼。

江梦澜太了解林之侽了,一旦她一本正经,客客套套说话时,说明她没看上对方,周铭似乎对林之侽也不感冒,三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气氛像是一起工作了多年的同事。

过了一会儿,周铭的电话响起,是约下午见面的客户提前到律所了,他便只能告辞提前回去。

等餐厅只剩江梦澜与林之侽后,

林之侽说:这个周老师,对你有意思。

江梦澜斩钉截铁否认:不可能,周老师这人眼里只有工作。

林之侽:宝贝,相信老师的判断。不过这个男人很现实,他想找的另一半一定是能与他旗鼓相当,并肩作战的类型。对你嘛,现在应该还处在有好感,想稳住你,但又不想有更进一步承诺的阶段。所以在有意无意培养你,一是想赚取你的好感,二是观望你是否有成长空间,是否有资格与他并肩而立。

江梦澜:....侽侽,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功力又见长了,要不是太了解周老师,差点被你骗了。

林之侽:宝贝,你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简直是暴殄天珍。

江梦澜不想理她,转移话题:你今天说有好消息告诉我?

林之侽:对,差点忘了。我拿下卓远科技了,他们人力资源总监让我明天过去签合同,明年一年,他们技术部的招聘岗位会同时给我做。这事儿还真要感谢薄彦商,他虽然拒绝我,说他不管这事儿。但是,他把我微信推给他们人力资源总监了,你想啊,老总亲自推荐的微信,人力资源总监能不重视吗?

猝不及防又从林之侽这听到薄彦商的名字,江梦澜有些心虚地回答:那很好,你好好加油。

林之侽:“我原本做猎头,就是为了接触形形色z色的人,体验人生,但既然拿下卓远科技,我便努力一回,将来也有资格跟粉丝吹嘘,姐在职场,也是风云人物呢。”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自尊,什么骨气,在她面前好像都不重要,卑微至此。


楚芸宁转身要走,季忱骁一个箭步把她拽住,把她困在车与他之间。

“为什么?”

如此近的距离,楚芸宁只看到他的眼眸黑沉如同在大海的最深处,有一股摄人的力量。她使劲推开了他,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很多事,真的没有为什么,更没有答案。就像她,他,温简,如果继续纠缠,注定成为她们父母那样的结局,很不堪。

第二天是周末,是去接母亲出院的日子,林之侽比她更高兴,一大早就开车到她家楼下等着了。

楚芸宁上车时,她说

:“奇怪,刚才过来时,好像看到季忱骁的车,他不会昨晚在你家留宿吧?”

“没有,我跟他没关系了。”

刚刚才走吗?他昨晚在她家楼下待了一夜?应该不可能,一定是林之侽看错了。

两人很快转移了话题,这是第一次去接母亲回家,楚芸宁很激动,母亲住了多久的院,她盼这一天就盼了多久。

“不知道阿姨还记不记得我。”林之侽替楚芸宁高兴。

“肯定记得。”上大学的头两年,母亲精神状态还好时,每次来学校看她,都会请林之侽一起吃饭。

林之侽性格张扬,并且说话总是格外大胆,按说这样的性格,一直是母亲最反感的,但偏偏对林之侽很是喜欢,最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

:“听澜太安静太内敛了,该跟之侽多学习。”

“之侽,听澜有你这样的朋友,阿姨很放心。”

后来母亲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高,逼不得已要长期住院,楚芸宁整个人都慌了神,是林之侽帮忙跑前跑后安排医院,对母亲的事比她还上心。

楚芸宁不禁矫情道

:“侽侽,真的,有你真好。”

有一个朋友始终站在她的身边,替她挡着所有狂风暴雨,多好多幸运哪。

“别恶心人。”林之侽鸡皮疙瘩都要掉了。

在医院见到母亲时,楚芸宁的眼泪控制不住掉了下来,母亲又清瘦了很多,双眼虽有聚焦看着楚芸宁,表情也是笑着的,可是有一点迟钝与迟缓。

“妈妈,我跟侽侽来接你回家。”她过去挽着母亲的手臂,手臂上啊,只有一点点的肉,感觉一用力就要折断了似的,她无比心疼。

母亲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

因为只是周末回家住两天,所以没有行李,只有几包药带着。林之侽开车很稳,稳稳当当把她们送到家,知道她们母女很多话要说,便自行离开了。

母亲到家后,熟门熟路的开始在家里四处走动,这套房子是她买的,装修也是她监工的,所以她再熟悉不过。

楚芸宁端了温水放在桌上,又急忙去厨房,把买的半成品加热摆上餐桌。

母亲看了她一眼,眼神渐渐比刚才更清明一点,心疼道

“你天天就吃这些?”

“偶尔才吃,我们平时有工作餐的,吃得可好了。”

母亲叹了口气,没说话,安静地坐着吃完午餐。

“下午带我去超市,买点菜。”

“好啊,中午你先午睡,午睡起来,我们再去好不好。”

“嗯。”

楚芸宁真的好开心,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过了。妈妈好了,以后每个周末都有妈妈的陪伴,等再过不久,就可以彻底出院,永远陪着她了。

无论妈妈什么样,她啊,在妈妈面前,就还是个孩子,可以做个永远的孩子。

妈妈午睡时,她就坐在旁边的书桌上开着电脑,处理邮件,处理工作,等妈妈醒了,她便带着她去附近的超市买菜。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所以她试着问林之侽


:“你们吵架了?”

“吵架?我跟他?吵不着。”林之侽莫名其妙,缩了缩身体进入梦境。

温简看着这人没心没肺地睡着,心里很不痛快,江昀泽怎么偏偏喜欢这样的人?

温简一直试图去弄明白,江昀泽喜欢林之侽的哪一点?

为了弄明白这个问题,特意找了个借口单独带她来华桉市出差,想近距离观察林之侽哪些特质吸引了江昀泽。

可是一天的相处下来,温简更加迷茫了。

这个林之侽明知道她与江昀泽的关系,但是丝毫不在意,很无所谓,就连刚才当着她的面与江昀泽视频,她都不在意,这是一个正常的女朋友该有的表现?

还有,林之侽应该是知道她与许舒月之间的关系的,但是她也不提,完全不在她面前提许舒月半个字。

温简想,她要么就是城府极深,要么就是真的没心没肺,又或者是极度自信,自信江昀泽对她的感情。

温简第一次看不透一个人,完全看不透。

只是她也没那么好打发,在林之侽睡得迷迷糊糊时,她忽然说了句

“听澜有跟你提过我吗?”

她坐在林之侽床的对面,悠悠的说着这句话,效果无异于鬼片,林之侽就是一瞬间清醒的,鲤鱼打挺一般坐起来。

妈的,这个女人真的有毒,大半夜不睡觉。

“提过,你是他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女。”打扰她睡觉,那就别怪她说话难听了。

温简脸色一沉,没想到林之侽说话这么直接,可见之前的客气全是装的。

“你跟江昀泽提过我的身份?”温简继续问。

“你不配。”林之侽说完又倒头睡了,维护许舒月是她本能的反应。

“你跟江昀泽在一起多久了?最近才在一起?还是从他回国之后?”既然猜不透,那就直接问比较有效率。

“温总,你真的有点烦。江昀泽,我也不稀罕的,你想要你就去追嘛,去表白,别在后面做这些无用功。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基础,从高中到大学到创业,他对你有很深厚的感情,你表白过没有?暗恋算什么,爱就大胆表达出来。”

林之侽半睡半醒,可能是作为情感博主的本能吧,给她出主意。反正她家许舒月与江昀泽是不可能了。既然不可能,那江昀泽之于她就是一个陌生人,爱谁谁。

温简疯了,在她看来,林之侽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很多年了,她出国之后,就从未与这样的人接触过,一时之间有点难以置信,而后便是很深的挫败感。

江昀泽到底是看上了林之侽的哪一点?

要说外貌,她比林之侽好看;

要说性格,她亦更温婉,更懂人情世故;

要说能力,她是他的左膀右臂,携手打天下的人;

她哪哪都不比林之侽差呀;

唯一比林之侽少的一点便是不够开放,因为太珍惜了,所以顾前瞻后。

林之侽倒是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神清气爽的与温简去见了Brian,温简主要谈卓远科技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Brian到卓远科技之后能做什么工作,林之侽呢,则是负责后续一些温简不方面说的薪酬福利等问题。

让温简出乎意料的是,林之侽在工作场合时,很认真专业,连坐姿都是笔直的,笑容也不像平时那样张扬性.感,很得体,收放自如,并且英语口语在正常交流时完全没问题。



江梦澜在旁边看着,心里像压着一座山,很沉,很难受,转开眼不看他。

“找到了。”薄彦商一脸高兴,举着那份文件。

文件还好外皮有包装,外皮撒了饮料,里边倒是很干净的。只是薄彦商的白衬衫有几处被垃圾桶的边缘弄脏了,看着特别刺眼。

江梦澜没有接文件,转身就走。知道自己这样很无礼,不管怎样,薄彦商是在帮她,连声谢谢都不会说。

“江梦澜。”薄彦商从身后握着她的手,也不管自己的手是否是脏的。

“脏,拿开。”江梦澜倒是嫌弃上了,甩开他的手:“文件给我。”

“暂时不能给你,我还有用。”薄彦商不给。

“什么意思?拿着文件跟肖主任告我的状吗?”她就说他不会这么好心,工作上这么大的疏漏被他抓住把柄了,他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哼。

“江梦澜,你真的,能不能好好说话。”

“那你拿我文件做什么?”

“我有用。”

“你怎么知道在这个垃圾桶里?你扔的?”

“我闲的?”

薄彦商作势要去敲她的脑门,但是举起手一看,脏,算了。

回到车里,拿了好几瓶矿泉水洗手,才把手洗干净。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上了车,他就唠叨开了

:“以后别加班到这么晚,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明天做也一样。”

“你不也一样,这么晚才下班。”江梦澜看着窗外说着。忽然想起,她送的汽车挂件

“这个我拿走了。”她只送过他一样东西,也要收回。

“不准,送我就是我的了。”薄彦商想也没想,护宝贝一样把挂件握着。

江梦澜又转头看向窗外,一路都不说话。

到了她家楼下时,薄彦商也熄了车与她一起下车,这个架势像是要跟她一起回家。

“我上次换件衣服。”他倒是坦坦荡荡指了指自己白衬衫的污渍,确实挺触目惊心的,难为他刚才一路忍着没脱。

“回你自己家换,我家没衣服。”她的态度很恶劣。

薄彦商也不生气,打开后备箱,里边竟然放着她当时收拾出来的行李箱,他的物品全都在车上呢。

“你没有家吗?”

“没有。”

薄彦商是实话实说。他回森洲发展,并未急着买房子,因为工作忙,很多时候不是住在公司就是住在酒店,偶尔回父母家住。年前倒是买了一套了,就是带江梦澜去看过的那套,全款付的钱,做了基础装修,原计划是让江梦澜按照喜好去弄软装,然后一起搬进去。江梦澜听他如此简明回答没有家,心里不无鄙夷,这男人不肯说实话,不就是防着她吗。

江梦澜听他如此简明回答没有家,心里不无鄙夷,这男人不肯说实话,不就是防着她吗。薄彦商就是打定主意跟着她,反正他想明白了,很多事不能听她的,若都听她的,全都凉菜。

江梦澜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他就站那等她开门,锁一动,他先推门而进。就是熟门熟路,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一个箭步进了卫生间,水声哗哗的。刚才的冷静不在意的模样全都破功,一秒也忍受z不了身上的脏东西。

不知为何,江梦澜就笑了,坐在沙发上翻看失而复得的文件,总之还是很诡异,这份文件是怎么进的垃圾桶的。

脑子里就闪过了嘉佳的脸,是她抱着这份资料,是她曾站在那个垃圾桶旁,很明显不是吗?但江梦澜一切都是猜测,如果告诉肖主任,肖主任会相信她吗?还是指责她自己犯了错,却嫁祸嘉佳逃避责任?



温简掏出手机,播放了几段视频。

温简在跟舒明海撒娇打闹,爸爸爸爸叫得开心,舒明海亦是一口一个宝贝宝贝地喊温简,多么融洽的父女关系。

苏清澜想,爸爸好像从来没叫过她宝贝呢,经常是连名带姓地叫她,极偶尔叫她听澜。更不会像视频里那样,跟她玩闹。他永远是严肃话少的父亲。

看完相册与视频,苏清澜与母亲的脸都刷白,一口气堵在胸腔上不来,母亲当即就昏迷了。

苏清澜只觉得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她身上,把她困在泥泞的沼泽底下。父亲舒明海已经死了,她们想问,想发泄,都找不到对象。

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跟妈妈?

想问他这么多年了,他周旋在两个家庭里,回家看到她跟妈妈有没有一丝丝愧疚?

想问他到底是更爱妈妈还是更爱温兰,更爱她还是更爱温简?

你为什么要把我和妈妈置于这样悲惨的境地?

为什么自己一走了之,让她和妈妈想问却无处可问?

为什么把她和妈妈变得这么可笑?任那对母女欺负?

母亲从昏迷中醒来,歇斯底里地把舒明海的遗像踩得粉碎,把他的骨灰扔进马桶冲走,可这有什么用?人已经死了,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死了。

她被背叛的愤怒以及死无对证的怨气像一只手不停拉扯着她的五脏六腑。她的一生都是建立在谎言之中,像个傻子一样。

母亲的感受亦是她的感受。

她此时坐在地铁里,想起那一段往事,依然会觉得自己被巨大的石头压在沼泽地里,窒息,无处宣泄。

大一时,她夜夜噩梦。梦到她与温简打架,父亲总是拉着她,不分青红皂白让她跟温简道歉。

开始她并不在意,那时候的父母就是这样的教育方式,不管表面怎么凶,心里都是护着自己孩子的。况且自己的亲生爸爸还能替外人欺负她吗?

她在梦里一直哭一直哭,因为知道爸爸确实是帮忙温简欺负她。

为什么啊爸爸,你为什么只帮温简不帮我?

如果让你选,你选温简还是选我呢?爸爸。

她哭醒了,心脏无比的疼。

后来的事并没有就此结束。

温兰说:

“我不是故意要来气你们,只是这么多年了,我自己委屈就算了,我不能让小简也委屈,永远只能偷偷摸摸叫爸爸,在外人面前只能叫叔叔。现在他走了,最后一次,我想让小简堂堂正正地叫他一声爸爸。”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呢?温兰是带着温简回来争家产的。舒明海当了一辈子国企老总,不可能没有一点底子。

温兰说:“我问过律师了,非婚生的子女也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母亲已恢复冷静,咬着牙说:“姓舒的只留下这一套房子,没有余下一毛钱。他一辈子假装清高,只肯拿那点死工资,才会受z不了上边调查他,自杀一死了之。至于他有没有钱,上边查得清清楚楚。”

温兰也不管母亲的咬牙切齿,温吞吞道:“老舒是保守了点,但这么多年,属于他的那部分存款总该有点的。”

人不要脸起来,当真无敌,连这个财产也要抢?

母亲当即发飙:“给你脸了是吗?这么多年,他除了往家里拿那点死工资,别的钱去哪了你最清楚。你一辈子没工作,靠谁养你跟温简?现在住的房子是谁给你们买的?真要论钱,我是不是该去法院告你啊,收回这套房子。”



“不好说,最少要一周时间,看项目进展。涉及到员工股权问题,比较棘手。”

“你做卓远科技的项目,顾词安有照顾你吗?他要是敢对你苛刻的话,你告诉我,我让陆阔教训他。”

苏曼汐笑

“他是卓远科技大BOSS,甲方爸爸,哪会管这么具体的事。”苏曼汐想顾词安这人,一向公私分明,即便求他照顾,他也不会理会。

“这倒是。我听陆阔说,上次聚会之后,你跟顾词安有联系过几次。”

“他跟陆阔说的吗?”苏曼汐疑惑,她以为顾词安应该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尤其是熟人。

“应该是吧。陆阔说他是外冷内热,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冷漠。我之前就跟你说,在森洲,你要多利用关系为自己拿资源。这个社会很现实的,有关系,有资源,你才能让人重用。”

程晨跟林之侽是完全两种风格,每次见面,都是苦口婆心劝她搞事业。

苏曼汐听完她的话,不由自嘲道

“是很现实,所以需要势均力敌,否则顾词安为什么要帮我?于他有何益处?”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苏曼汐早已经认清一个事实,顾词安比谁都现实,绝不可能为了两人床.伴的关系而在工作上优待她。

而她也不愿意就此去向他索取资源,否则跟出来卖有什么区别?那才是母亲口中说的不自爱。所以,她绝不会出卖自己的肉.体去换资源。

“你啊,有时候就是想的太明白,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带。”

“清醒一点没什么不好。”

两人说着已到了入驻酒店,简单吃了饭,程晨被客户叫走,苏曼汐也开始着手准备胜普瑞代工厂的事。

工厂在近郊,来之前她已把相关资料研究过了,土地所有权的问题不复杂,有明确的权属材料,只需要去相关政z府部门去确认即可,但是员工股权的问题会比较复杂一些,员工愿不愿意转让股权?如果愿意,以多高的价格?这些问题背后的风险需要她出具法律意见,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她约了工厂总负责人详谈,负责人见到她,态度冷淡,并不愿意配合,

“总部一句话说卖就卖,当我们好欺负吗?”

“工厂卖了,我们这些员工喝西北风去。”

“在栖宁,还轮不到他们来指使。”

负责人大约是看苏曼汐一个小姑娘来,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苏曼汐只是安静地听着,她是律师,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适合发表任何言论。况且在她看来,负责人也只是发发牢骚,毕竟这是胜普瑞总部的决定,工厂也只能服从。

然而她毕竟是第一次跟这样的工厂接触,低估了工厂人员的匪气。与上回的食品项目不同,这家工厂只是胜普瑞在栖宁的一个加工工厂,当初设定在栖宁就是为了土地便宜,人工廉价,这天高皇帝远,早已经脱离了胜普瑞总部的控制,私下接了很多其它公司的单子,倘若工厂也随胜普瑞总部被卓远科技收购,意味着断了财路。

苏曼汐是在跟工厂接触了五天之后,旁敲侧击从底下的一些工人口中知道这一事实,这是她始料未及的,原以为只是简单的工厂尽调工作,最多员工持股复杂一些,但万万没有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利益链。



她转身,往栖宁高中的方向走,远远地,看到从前常去的那家汤粉店还开着门,只是没有往常的热闹,三两位顾客稀疏地坐着。这家汤粉店离栖宁高中不远,以前下晚自习后,一大班同学热热闹闹来吃宵夜,老板与老板娘人很好,能记住每个同学的喜好。

舒听澜喜好喝汤吃菜,不喜欢吃粉丝,老板则每次都放很多菜,粉丝只有几根做点缀。

程晨喜欢吃麻辣,但因为是宵夜,老板则每次都劝她晚上吃清淡点,即便程晨不满,老板也坚持少给她放辣椒。

陆阔大男孩,食量惊人,每次程晨吃不完,他也不嫌弃,全部倒进自己碗里,连汤都喝干净。

卓禹安,他也在?舒听澜此时忽然想起,卓禹安有段时间,每晚也会跟她们出来吃宵夜,但是他并不吃,只是安静坐在那等陆阔。

有次陆阔说,你不吃来做什么?

卓禹安说,等你。

陆阔讽刺一笑:等我做什么?我们家又不同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那时候舒听澜还想,他们感情真好,能多相处一会儿都是好的。

大约是卓禹安那时很安静,也不吃宵夜,所以舒听澜几乎不记得他有参与过,只是现在站在汤粉店的门口对面,好像当年有他的影子。

老板见有客人来,依然是笑容满面地问,要吃什么?

“汤粉。”她回答,顺利找到以前常坐的靠窗位置。

店里人不多,老板很快做好端上来,闲来无事与她聊天。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老板已完全忘记她了。

“嗯,来出差。”

“听口音就不是栖宁人。不过你长得跟以前常来我们店的一个小丫头有几分像。那小丫头没良心的哟,高中毕业就再也没回来过。以前看她长得跟洋娃娃一样漂亮,我老婆每次都会偷偷给她加一个煎蛋放在汤粉最底下给她。我老婆念叨了好几年,说做梦都想生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儿,长大了,肯定比明星还好看。”

舒听澜一愣,才反应过来老板口中的小丫头就是她,原来那个煎蛋是特意送她的,而不是汤粉里本该就有的。程晨说她总是后知后觉,感受不到别人的好意。

“老婆,你过来看看,这姑娘长得像不像当年总来我们店的小丫头?”

老板娘闻声过来,还真的仔细看了几眼舒听澜,随后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五官是像,都长得好漂亮,但是不是啦,气质不一样。那个小丫头高傲得很对谁都爱搭不理的模样,这姑娘眉目平和,有亲和力。”

老板娘一针见血地指出区别。

舒听澜只是微笑,没想到多年后第一次回栖宁,还能遇到惦记她的人,并且是两位在她看来毫无交集,她也不记得的陌生人。只是老板娘对她是不是有误解?她高中时期并不高傲,只是不喜交际,所以说话少。

汤粉的味道一如当年好吃,只是少了碗底那个煎蛋,一时心血来潮,拍了一张汤粉的照片,还有刚才拍的小店的照片,发朋友圈,配文:一份小温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