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精选篇章

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精选篇章

墨千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墨千裳”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上官曦雁未迟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眉道:“你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上官曦此番回京,竟是没有带一个心腹?”那人回应道:“回皇后娘娘话,确实没有其他人。太子府一片萧条,属下离开的时候,那女子正在打扫庭院。”一旁的安国公急忙追问:“可有查清那女子的身份。”探子继续道:“回大人话,已经查清了,是平役侯庶长女,雁未迟。”“雁未迟?”安国公念叨着这个名字,疑惑道:“陛下确实曾有意,将......

主角:上官曦雁未迟   更新:2024-06-11 21: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上官曦雁未迟的现代都市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精选篇章》,由网络作家“墨千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墨千裳”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上官曦雁未迟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眉道:“你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上官曦此番回京,竟是没有带一个心腹?”那人回应道:“回皇后娘娘话,确实没有其他人。太子府一片萧条,属下离开的时候,那女子正在打扫庭院。”一旁的安国公急忙追问:“可有查清那女子的身份。”探子继续道:“回大人话,已经查清了,是平役侯庶长女,雁未迟。”“雁未迟?”安国公念叨着这个名字,疑惑道:“陛下确实曾有意,将......

《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精选篇章》精彩片段


“你……你这抗药性,也太……太强了。”居然这么快就能自己活动了。

上官曦冷声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我……我怕什么,我又没害你!”雁未迟努力别开脸,心虚的不敢与上官曦对视。

上官曦看向一旁的瓶瓶罐罐,又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屋顶缺失的瓦片,心中暗道:“她今日已经暴露太多,不能让她继续治疗了。倘若她会解寒蛊之毒,那必然会成为安国公的眼中钉,肉中刺。”

想到这里,上官曦开口道:“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你治疗了。你现在离开这个房间,自己找个地方呆着。”

雁未迟大眼睛看向上官曦,“药还没上完呢!”

上官曦收拢手臂,将雁未迟紧紧桎梏在怀中,把她的胸都压扁了。

上官曦咬牙切齿的威胁着:“你若不想自己休息,那我们就一起休息!”

雁未迟觉得被抱的呼吸都困难了。

她急忙点头道:“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还不行吗!”

上官曦没好气的推开她,险些让雁未迟摔坐在地上。

雁未迟看着明明很虚弱,却一脸抗拒的上官曦,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上官曦不知道雁未迟去做什么,只是在她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他听到雁未迟嘟囔着:“我以为侯府小姐睡猪圈就够惨了,没想到当朝太子居然还睡牢房。同是天涯沦落人,还内讧个什么劲儿!唉!”

上官曦眉头微蹙,她刚刚说什么,侯府小姐睡猪圈?

说的是她自己么?

不等上官曦想清楚,强烈的睡意便渐渐袭来。

他强撑着精神看了一眼屋顶,发现屋顶监视他的人已经离开了。

想到院子里还有鱼飞檐和叶天枢,上官曦放心的沉沉睡去。

……

雁未迟离开房间后,也没闲着。

她看着满目萧条的院子,长嘘一口气之后,撸起袖子,开始打扫。

拔草、修园、洒扫、清洗……一气呵成。

看着雁未迟,忙碌的跟个小兔子一般,跳来跳去的模样,暗处的叶天枢忍不住勾唇一笑。

“不仅仅是个厉害的丫头,还是个勤快的丫头。”

鱼飞檐也微微点头道:“还很乐观!”

面对这么破败的景象,她竟是没有一点怨言,有条不紊的把院子渐渐清理出来。

若说她攀附太子吧,太子眼下也实在是没什么值得攀附的。

难不成,她对太子一见钟情?

鱼飞檐和叶天枢一起好奇的看着雁未迟,显然都觉得她,有些与众不同。

二人不知道的是,虽然这个环境很糟糕,可跟雁未迟之前的住所相比,那简直好太多了。

做人嘛,最重要是知足。

知足常乐!

而此时此刻,对雁未迟好奇的人,远远不止他们两个。

——

后宫,凤仪宫。

此刻安国公尚未离去,正在凤仪宫同皇后和二皇子上官璃,一同等待探子的消息。

不多时,两个探子从太子府回来复命。

其中一人开口道:“启禀皇后娘娘,太子已经带着那女子回到了太子府,府上没有其他人。陛下赏赐了许多名贵的药材,但是并未给太子留下伺候的人。整个太子府只有他们二人。”

皇后皱眉道:“你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上官曦此番回京,竟是没有带一个心腹?”

那人回应道:“回皇后娘娘话,确实没有其他人。太子府一片萧条,属下离开的时候,那女子正在打扫庭院。”

一旁的安国公急忙追问:“可有查清那女子的身份。”

探子继续道:“回大人话,已经查清了,是平役侯庶长女,雁未迟。”

“雁未迟?”安国公念叨着这个名字,疑惑道:“陛下确实曾有意,将平役侯的女儿指婚给太子。可老夫记得,指婚的事平役侯的嫡女,叫……”

一旁的二皇子补充道:“雁轻姝。京城第一美人,雁轻姝!”

因为有第一美人的称号,所以当初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二皇子还嫉妒了许久。

可那时候雁轻姝尚且年幼,所以此事一直拖延。

没想到今日竟是被她姐姐抢了先!

安国公双眸微眯,随后冷笑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平役侯雁寒山那个老狐狸,舍不得自己嫡出的女儿,去给太子留种,所以才偷梁换柱!呵!好啊,我正愁没理由弄死那个死丫头呢!”


鱼飞檐点头,继续道:“她爹是平役侯雁寒山,她的生母,是当年镇守北定城的归德将军,月从罡的亲妹妹。叫月从容。”

“啊?”叶天枢有些惊讶的询问:“不对啊,她不是庶出么?倘若母亲是边疆大将的亲妹妹,又怎么会沦为妾室呢?”

鱼飞檐摇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就知道,她六岁那年,生母就死了,之后嫡母不待见她,就将她送去了庄子上。自打那以后,这丫头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

叶天枢点头道:“那是自然,庄把头都是看人下菜碟的,当家主母不喜欢的庶女,他们自然就会苛待。”

“她一直睡猪圈么?”上官曦忽然插嘴问了一句。

鱼飞檐微微一怔,下意识回应:“大师兄怎么知道?”

上官曦抿了抿嘴,没想到雁未迟那不着调的样子,竟是没有说谎。

身世坎坷,多灾多难,她倒是长成一个乐观的性子,也是不易。

上官曦继续询问:“她的医术毒术,还有验尸的技法,都是跟何人学的?”

鱼飞檐连连摇头:“这就不知道了,那丫头一直睡在庄子上的猪圈里,平日里就是喂猪,放羊,割草,浣洗。夏天猪圈臭气熏天。冬天猪圈四面透风。别说侯府小姐了,就算是平头百姓家的丫鬟,都比她过得好。唉!”

看得出来,鱼飞檐动了恻隐之心。

叶天枢勾唇一笑道:“呦呦呦,还心疼上了,怎么,你想跟大师兄抢啊!”

鱼飞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放屁!我只是觉得平役侯雁寒山,太不是人了,好歹也是自己闺女,简直当牲口养。”

上官曦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努力回想平役侯夫人是谁。

片刻后他挑眉道:“我知道了。”

“师兄知道什么了?”叶天枢好奇的看向他。

上官曦继续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雁寒山年轻的时候,曾经随军北伐过。许是那时候与月家小姐结缘,生下了雁未迟。”

“照你这么说,那雁未迟应该是嫡长女啊!”鱼飞檐接话道。

上官曦微微点头,继续道:“但是雁寒山回京述职之后,又迎娶了长信王的亲妹妹,明阳郡主。试想想,郡主低嫁,岂会做妾。所以那雁寒山,必然是贬妻为妾,琵琶别抱。”

鱼飞檐眉头紧锁,怒斥道:“真是个不要脸的老王八蛋!”

叶天枢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唉,越是高门子弟,越是薄情寡义。”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父王一生只娶了我母妃一人,至今后院连个伺候起居的丫头都没有。”鱼飞檐为自己的父亲逍遥王鸣不平。

叶天枢也没跟他吵,而是继续说雁未迟。

“大师兄,那你父皇给你赐婚的,应该是雁未迟,还是雁轻姝啊?”

上官曦面露忧色,开口回应道:“自然是嫡出的雁轻姝,看来是明阳郡主舍不得自己亲闺女,所以拉来雁未迟顶替。这件事……有些麻烦。”

“麻烦?”鱼飞檐听不懂:“大师兄眼下已经沉冤昭雪了。还有何麻烦?”

“我说的麻烦,不是说我自己,是说雁未迟。她今日得罪了安国公。你们能查到的事情,安国公也能查到。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安国公一定会以‘李代桃僵’为由,对雁未迟发难。”

听上官曦这么说,鱼飞檐皱眉道:“老不死的,对一个小丫头都这么计较。”

叶天枢笑道:“她可不是个普通的丫头。大师兄,你得帮帮她呀,依我看,她医术毒术都不错,说不定能帮你解开寒蛊之毒呢?”

小说《太子容貌不凡,禁欲女神医爱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处理好上官曦的伤口,雁未迟站起身,有些无奈道:“外伤好办,可你发热还是要喝一些药的。我出去看看能不能用皇帝赏的东西,换点有用的草药。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上官曦昏睡不醒,无法给她回应。

雁未迟叹口气,从那一堆有毒的东西里,挖出一盒问题不大的珍珠粉。

随后转身离去。

然而她刚出门,就看到麻烦找上门了!

“雁未迟!你好大的胆子!”安国公一声怒斥,带着一众侍卫,站在了雁未迟面前。

雁未迟眨眨眼,疑惑的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外面大门的方向,随后蹙眉道:“你这老头真是蛮不讲理,你带着人乌泱泱硬闯我太子府,还说我好大的胆子?我看你的胆子更大啊!”

老头?

她居然叫他老头?!

安国公咬牙道:“雁未迟,你冒名顶替你妹妹雁轻姝的太子妃之位,眼下事迹败露,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冒名顶替?”雁未迟明白安国公的来意了。

谁会冒名顶替旁人,去牢里给人留种啊。

这事儿根本非她所愿好吗?

雁未迟白了一眼安国公,没好气的开口道:“安国公,冒名顶替,首先得有‘冒名’二字吧,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雁轻姝。”

“少跟本官胡搅蛮缠,今日这冒充太子妃的罪名,你是逃不掉了。来人,把她给本官拿下,押入大牢!”

雁未迟略显疲惫的叹口气,心想这护国公也太难缠了,难怪连陛下都让他三分。

真是惹不起,惹不起。

眼看侍卫已经朝着雁未迟扑过来了。

雁未迟下意识攥住自己的右手手腕。

而这个小举动,并未引起侍卫们的注意,却也没能逃脱叶天枢的眼睛。

叶天枢本是暗中保护雁未迟的,正想着要不要出手,什么时候出手,就看到雁未迟这个小动作。

他朝着身边的鱼飞檐说道:“小飞飞啊,你看她的动作。”

鱼飞檐疑惑道:“怎么了?傻愣愣的,要被抓了也不知道跑。”

叶天枢白了一眼鱼飞檐,继续道:“你不觉得她有点奇怪么,从昨日她出现在大牢里开始,她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拿出一些东西,银针,毒药,还有芬儿洗手水里的药粉。”

鱼飞檐惊讶的开口道:“你是说芬儿是被她设计了?她是冤枉的?”

叶天枢翻了个白眼道:“也就你这种傻子,会相信七日前接触的东西,能留到七日后。那芬儿不是被冤枉的,看她第一次洗手时候心虚的样子就知道。但是她确实是被设计的。”

说到这里,叶天枢摩挲着下巴,目光灼灼的盯着雁未迟的手腕,继续道:“那丫头手里,肯定有奇怪的东西。”

果不其然,叶天枢话音刚落,雁未迟那边儿,便伸出双手,佯装害怕的在身前摇晃。

她故作惊恐道:“哎呀呀,你们别过来,别过来啦!人家好怕怕啊!”

侍卫不明所以,继续靠近,却忽视了雁未迟手心里挥舞出来的细碎粉末。

“阿嚏!”

一个侍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随后其他侍卫,接二连三的打喷嚏。

“阿嚏,阿嚏!”

“阿嚏!”

眨眼间的工夫,靠近雁未迟的侍卫全都涕泪横流。

那喷嚏打的停都停不下来!

雁未迟捂着口鼻,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哎呀呀,这生病了就好好去治病嘛,还要跑出来抓人。我说安国公你也太不近人情了,你就是早期的资本家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