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篇章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

精选篇章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

匪夷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曹雪蓉林寿的精选悬疑惊悚《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小说作者是“匪夷”,书中精彩内容是:谁家好人开局就被挑断筋脉,封棺活埋啊!不过不怕!没有人知道他们不知道,我是天生阎王命。【民俗恐怖,风水符咒,香火供奉】风水相术,画皮招魂,走阴赶尸,痋术降头,纹阴刺符,悬丝傀儡,蜡封红门,坟头岭上狗刨坑,河神庙里鬼吃席,五雷正法可破秽,胡黄白柳请道兵,纸扎客不点活人,二皮匠炼缝皮针,苗疆养蛊,南洋养小鬼……可以这么说,只要与鬼魂有关的东西我都不怕,毕竟我是阎王的化身!...

主角:曹雪蓉林寿   更新:2024-07-10 21: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曹雪蓉林寿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篇章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由网络作家“匪夷”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曹雪蓉林寿的精选悬疑惊悚《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小说作者是“匪夷”,书中精彩内容是:谁家好人开局就被挑断筋脉,封棺活埋啊!不过不怕!没有人知道他们不知道,我是天生阎王命。【民俗恐怖,风水符咒,香火供奉】风水相术,画皮招魂,走阴赶尸,痋术降头,纹阴刺符,悬丝傀儡,蜡封红门,坟头岭上狗刨坑,河神庙里鬼吃席,五雷正法可破秽,胡黄白柳请道兵,纸扎客不点活人,二皮匠炼缝皮针,苗疆养蛊,南洋养小鬼……可以这么说,只要与鬼魂有关的东西我都不怕,毕竟我是阎王的化身!...

《精选篇章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精彩片段


听到卫东亭这一声呵斥,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刘@浩大叫,“别乱跑,跑什么,卫先生已经制伏邪祟了!”

他这一喊,又让众人定了几分心,场面终于勉强控制住了。

“都是些什么阿猫阿狗!”卫东亭沉着个脸,又吩咐道,“捞出来!”

刘@浩赶紧叫了人下去捞尸。

此时荷花池中汩汩地往外冒着水,原本降下去的水位又在缓缓上升。

那些被刘@浩叫过来的人,看着池子里被头发缠绕着的女尸,都是吓得浑身直哆嗦,直到刘@浩又许下重赏,这才让几人鼓起勇气,拿了铁钩装在竹竿上,把女尸给勾住拖了上来。

“过去看看。”我带着铁头回去荷花池那边。

等我们到的时候,女尸已经被捞了上来,浑身湿漉漉的,身上缠满了黏糊糊的头发,一团团的,漆黑如墨,让人毛骨悚然。

在那女尸的头顶上,贴着一道符箓,又有一根铁钉刺破符箓,贯入了那女尸脑颅之中。

“就……就是这女尸在作祟吧?”铁头颤声问。

我皱着眉头没有作声,就见那卫东亭指了指女尸冲刘@浩道,“你去看看,认不认识!”

刘@浩“啊”了一声,却也不敢拒绝,最后拿了一根短一些的竹竿,离得远远的,将女尸脸上的头发掀开。

这一掀开,人群中顿时就响起了一阵惊恐的低呼声。

只见那女尸一张惨白的脸,双目圆睁,灰白色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众人。

“怎么是……是……”刘@浩猛地尖叫了一声,不可思议地连连后退。

“慌什么!是谁?”卫东亭呵斥道。

“是秀玉,是秀玉啊!”刘@浩颤声大叫。

我心头一震。

“那……那是杨大叔的闺女?”铁头大吃了一惊。

“秀玉,怎么会是秀玉啊!”刘@浩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朝人群中看了一眼,此时人人惊慌失措,那周响站在阴暗的角落里,也是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震惊。

不过很快,那震惊的表情又恢复成了麻木。

“不太对。”我皱了皱眉头。

“您说什么?”铁头问。

我说没什么,“你去把杨大叔他们叫过来。”

“好!”铁头点点头,又叹了口气,转头飞奔而去。

不一会儿,他就带着一群人跑了回来。

“秀玉在哪?秀玉在哪?”

杨大叔跌跌撞撞地冲过来,看到荷花池旁的女尸,身形一个踉跄,就差点昏死了过去,被张师傅和铁头给一把拉住。

我上前在杨大叔后背轻拍了一下,低声道,“大叔,你先别急,你仔细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秀玉。”

杨大叔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哆哆嗦嗦地道,“我……我再看看,我再好好看看,不可能,不可能是我闺女……”

我们几个陪着他过去。

“你们干什么,以为是闹着玩呢?”卫东亭冷声呵斥道。

铁头气往上冲,骂道,“玩你……个屁啊!你没听见这可能是秀玉吗?这是秀玉她爹!”

“看归看,别乱动!”这卫东亭黑着个脸,倒是意外地并没有就此发作。

我们带着杨大叔走到近前,仔细去看那女尸。

“是秀玉,是我女儿啊!”

杨大叔惨叫一声,嚎啕大哭,铁头和张师傅慌忙扶住他。

我回头看去,见那刘@浩跪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对铁头道,“你们照顾着杨大叔。”

说罢,就过去到了那刘@浩身边。

“刘老板,等等再哭。”我蹲下来拍了下他肩膀道。

那刘@浩一惊,猛地抬起头,看清是我,抹着眼泪哭道,“秀玉,我家秀玉怎么会出这种事……”

小说《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池子里突然有个人撕心裂肺地惨叫了一声,“有……有个女人,有个女人!”

他这一叫,把所有人都给吓得一哆嗦。

再定睛看去,果然就见那池底纠缠的漆黑头发里,似乎还坐着个人影,只是被头发缠住,看不太出来。

刚才惨叫的那人,因为太过害怕,奋力挣扎之下,扯开了对方一部分头发,就让那人影露出了半截脸蛋。

被池水泡得惨白的脸,灰白色的眼球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是具女尸!

“我的个娘咧!”铁头惊呼了一声。

我皱眉盯着池中,见那女尸灰白色的眼球突然转了一下,当即一拉铁头,“闪人。”

铁头哆嗦了一下,二话不说,跟着我就跑!

只听到身后传来哭爹喊娘的一阵惊叫声,随后又是咔嚓一声响。

我停下来回头看,就见无数漆黑的头发如同千万条黑蛇,从池子里爬了上来,只要沾到人,就立即缠了上去。

众人惊恐地四散奔逃,但很快就被头发给缠住绊倒,给裹成了大粽子!

“咱……咱们是不是再跑远点?”铁头声音直发颤。

我没作声,只是看着荷花池的方向。

此时我们距离荷花池也不过十来米远,转眼间那些头发就如同墨水泼出,涌到了我们面前。

“我的娘诶!”

铁头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就要往下砸去。

眼看着那些湿漉漉的漆黑头发就要爬到我们脚边,却是突然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猛地缩了回去,随后飞快退去。

“怎么?”铁头举着石头,满脸迷茫。

“估计被你吓着了。”我随口应了一句。

“啊?”铁头愣了半天。

“先看戏。”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荷花池那边。

此时那卫东亭已经起了一道符箓,所到之处,那些卷过来的头发,纷纷起火冒出一团黑烟,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刺鼻的焦臭味。

“七星借法,破!”

卫东亭左手持符,一步步来到荷花池边,亮出画有符咒的右手,向着荷花池中又是一按。

忽地狂风大作!

那具坐在池底的女尸,突然缓缓站了起来,像是骨节摩擦,发出格格的声音。

漆黑的长发如同墨水喷涌而出,向着卫东亭涌了过去。

后者凝立不动,突然间左脚往下一踏。

只听嘭的一声响,随着他一脚跺下,那卷过来的长发顿时根根断裂,炸成齑粉。

我看卫东亭用的这几手,就知道那位梅城第一的谷大师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绝非一般的风水师。

“七星借法,定!”

卫东亭大喝一声,纵身而起,向着荷花池凌空跃下。

那道符箓嗖地绕着他转了一圈,陡然间一沉,虽是薄薄的一张符纸,却似有千斤沉一般,压在了那女尸头顶。

卫东亭身在半空,手掌一翻,就向着女尸当头拍落。

我见他的手掌翻动之间,有寒光闪烁,想必是掌心夹了镇邪钉之类的东西,在那一瞬间拍进了那女尸的头顶。

镇邪钉一落,再加上符箓镇压,那原本正格格舒展骨骼、缓缓站起的女尸,顿时被镇压得又坐了回去。

霎时间阴风停歇,那从池底向着四面八方爬出的头发,也在片刻间冒出了阵阵黑烟,伴随着浓烈的焦臭味,烧成了灰烬。

“怕什么?不就是点小场面!”

卫东亭回到岸上,双手负在背后皱眉呵斥了一声。

此时荷花池旁那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鬼哭狼嚎。

《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由匪夷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悬疑灵异、灵异、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这本书最新章节第533章 五音调心咒,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目前已写1098879字,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悬疑灵异、灵异、佚名悬疑灵异、灵异、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哦~这就是灵异文吗?真是长见识了…有个词形容的很贴切,挂着羊头卖狗肉,灵异文突出的不就是个灵异嘛!我咋看这本书就突出了个悬疑呢?噱头搞得不错,悬疑复仇文,再加点灵异,好书,真是好书!

特么的这个评分怎么刷的这么厉害。我听了一天完全不知道在写啥,给我的感觉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而且超级墨迹,不会就一个曹家就是主线吧,主线的一个小任务可以让你写个几百张,照这样下去你可以写个几万张。

目前看到525章人物个性鲜活每个人都有血有肉剧情进展有些慢伏笔也有很多就是不知道后面能不能填上不要像大相师一样仓促的就结尾了[吃瓜]

热门章节

第469章 千尸倒悬

第470章 蜕皮

第471章 铁索横江

第472章 供奉蛇祖

第473章 民间香火,牛鬼蛇神

作品试读


“放过我弟弟。”
我看着杨秀玉空洞的眼睛,半天没作声,抓住周响的头发,一把拽了过来,啪啪抽了两个耳光。
周响一阵剧烈的咳嗽,一道白烟从他口鼻中喷出,四散而去。
他的眼睛一翻,从阴魂状态抽离出来,恢复了黑色。
下一刻,就传来了周响凄厉的惨叫声。
他跪在地上,比之前更加疯狂地朝着眼前的杨秀玉磕头,涕泪横流。
这脑门一下一下地撞在地上,鲜血飞溅,就像要把自己活生生磕死在这里。
我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周响在地上滚了几圈,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不停地用头去撞地。
“你要死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我抓住他的脖子,把他给拎了起来。
周响满脸是血,大叫道,“我该死,我该死!”
被我两个耳光下去,这才安静了一些。
“早干嘛去了?先把事情交代清楚。”我一松手,把他扔在地上。
周响盯着杨秀玉的尸体,突然自己给自己狠狠地甩了几个耳光,哭叫道,“我不是人,我是畜生!”
“是你干的?”我寒声问。
“我……”周响突然大笑起来,“是我怕死,我没敢把秀玉救出去,我不是个东西!”
笑着笑着,就放声大哭起来。
“你这人怕死,不过当年你和刘z浩在坟头岭,一起拐走秀玉的弟弟,这胆子可真不小。”我淡淡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周响大吃了一惊,把哭声给噎了回去,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难道我说错了?是你一个人的拐的?”我问。
“不是……”周响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惨笑道,“你说的没错,当年是我和刘z浩,在坟头岭拐了秀玉的弟弟。”
又盯着我问,“你……你怎么知道的?”
“说说经过。”我没理会他,冷声说道。
周响失魂落魄的,沉默了片刻,道,“那还是十年前,我跟刘z浩去坟头岭……去坟头岭办事……”
“办什么事?”我打断他问。
周响踌躇不语。
“你都要死的人了,还有什么可犹豫?”我说道。
周响愣了一下,苦笑道,“是,我糊涂了。”
顿了一下,说道,“当年我和刘z浩去坟头岭,是挖了一口棺材,准备把一个九岁孩子的尸体背回去,谁知那晚刚好是七月十五,坟头岭又邪门得很,那小孩诈尸了。”
说到这里,冲我看了一眼,这才又接着往下说,“我和刘z浩当时吓懵了,丢下尸体就跑,一直跑到山脚下,被雨一淋,这次清醒过来。”
“我们把小孩子丢了,回去没法交差啊,我们俩一合计,等着天亮之后,就返回去寻找,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人影。”
“我俩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正好当时有对姐弟拎着篮子过来摘野菜,刘z浩指着那孩子,问我像不像?”
“我愣了一下,问他什么意思,刘z浩沉着脸说,咱们回去肯定是没法交代的,只能想个办法蒙混过去。”
“我那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刘z浩竟然把主意打到了那孩子身上,他想要把那孩子带回去交差!”
“我吓坏了,急忙说这样不行,刘z浩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让我想想自己的家人!”
“我想来想去,还是不敢,结果刘z浩趁着那姐姐没注意,上去就把那小孩的嘴蒙住,给抱了回来,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也只能跟着他跑。”
“那个小孩,就是秀玉弟弟。”周响失魂落魄地道。
“接着往下说。”我沉默片刻道。
周响抡起巴掌又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哭道,“我不是人!刘z浩把人拐回来后,我想过劝他罢手的,被他踹了一脚,我就没敢再阻止。”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2131

小说《开局被活埋,我直接原地复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都叫你别摇了。”我啧啧了一声。

“你……你……”那孙道长捂着左手,盯着我又惊又怒。

两个徒弟赶紧拿毛巾过来给他包扎伤口,一个徒弟说道,“师父,这铃铛肯定是长时间没用,出了点问题。”

那孙道长咳嗽了一声,骂道,“都怪你们!这是镇邪的法器,为师让你们平时好好保养,你们肯定是偷懒了!”

“是是是,都是我们不好,都是我们不好!”两个徒弟连连点头。

“还有下次,就给我滚蛋!”孙道长又骂了一句,随后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转到刘母身上,“本座马上要开坛做法了,你还不把这些无关人等清出去!”

“好好好。”刘母回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挤出一丝笑容道,“亲家公,你看家里现在有事,要不你先回去?等事情结束了,我再叫浩儿接你过来?”

“没事,我就在这里等着!”杨大叔道。

刘母脸色一沉,“亲家公,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呢?这种时候你在这里,不是给你女儿女婿添麻烦吗?”

“你这话过分了吧?你让秀玉出来,我们马上就走!”张师傅皱眉道。

“不是跟你说过了,秀玉不在家,你要不信就打她电话。”刘母道。

“就是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们才找上门的,今天见不到秀玉,我们是哪里也不去!”张师傅大声道。

杨大叔跟着点头,“是,我们哪里也不去。”

“你们真是……”刘母气结,一跺脚道,“你们去客厅先坐坐,喝杯茶,吃点东西歇歇脚!”

说着转身就走。

张师傅他们本来准备跟上,但看我还站在那里没动,就又停了下来。

“你们杵在那干什么?”刘母发现没人跟上,回头怒声问道。

我指了下边上的空地,“这地方就不错,搬几张椅子过来,我们就在这里歇脚了。”

“你……你说什么?”刘母瞪着一双眼睛。

“我去搬!”那汉子叫了一声,腾腾腾就去边上的房子里扛了三把椅子出来,摆放到一旁。

等我和张师傅三人坐了,他就往我们身后一站。

想想不太对,又去扛了一张桌子出来,又逮住两个人,让他们把茶水点心端了送过来。

“你……你们反了天了!”刘母气得浑身直哆嗦。

我看了她一眼,关心地问道,“老太太,你这脸都发青了,没事吧?”

“什么?”刘母急忙用手去摸脸,叫道,“镜子呢,快拿镜子来!”

有人跑去拿了面镜子给她,她抓过来就往脸上照。

“这大半夜的在鬼宅里照镜子,真是嫌命长啊。”我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茶不错,挺贵的吧?”

只听得咣当一声响,那镜子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这茶肯定不便宜。”张师傅也尝了口,低声笑道,“这老太太都要被您给吓死了。”

我笑说,“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怕什么?”

就见那刘母又去找那孙道长了,拽住他的衣服,一个劲地要对方再给她个护身符。

“看来这宅子真邪门啊。”张师傅皱了皱眉头,又对杨大叔道,“老哥,咱们这回一定要找到秀玉,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事情搞清楚!”

杨大叔连连点头说是,脸上满是焦虑之色。

那刘母纠缠了那孙道长一阵,被对方训斥了几句,只好又悻悻地跑了回来,盯着那汉子瞧。

后者见了,立即把胸口捂得死死的。

“亲家公,你让他先把护身符还给我。”刘母冲着杨大叔挤出一丝笑容道。

杨大叔看了看我,见我没作声,他也就低下头,只当没听见。

那刘母眼睛一瞪,正要发作,突然就听到“咚”的一声响,顿时被吓了一跳,到嘴边的话就给噎了回去。

我们也没再去理她,向着对面看去。

就见那两个年轻道士已经替他们师父包扎完毕,又抬了一个大鼓出来,放在东南角上。

刚刚就是其中一名道士挥舞鼓槌,在大鼓上击打了一下。

鼓声沉闷,并不如何响亮,不过在这种深夜里,却是远远地传了出去。

此时在那十八个精壮小伙围成的大圈里,已经摆好了香案。

那孙道长身披黄色法衣,点了三炷香,插入香炉之中,右手拔出桃木剑,左手挑起一枚符箓,在空中刷的舞动了一下。

神色肃穆,还颇有派头。

“师父要做法了,所有人安静!”孙道长的另一名徒弟喝道。

刘母赶紧命令其他刘家人不要发出任何动静,一起双手合十,站立不动。

只见那孙道长挥舞着桃木剑,绕着香案游走一圈,口中念念有词。

他的一个徒弟则开始击鼓。

“梅城这地方做法事,流行打鼓么?”我好奇地问。

“这个……好像没听说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张师傅愣了一下道。

守在边上的另一名年轻道士喝道,“让你们安静,谁在那说话?”

狠狠地瞪了一眼过来。

我喝了口茶,又抓了把花生吃,张师傅也没事人一样,拿过茶壶,给我和杨大叔续上茶。

“谁再说话,别怪我不客气!”年轻道士冷冷地警告了一句。

只听刷刷刷几下,那孙道长的桃木剑在空中劈砍,这力道还着实不小。

呼的一声,一道符箓被他弹到空中,火光一闪,那符箓无风自燃!

“哟!”刘母等人见状,都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看到那年轻道士瞪过来一眼,又赶紧屏气敛息,不敢稍动。

“所有人依次上前,去喝一碗酒!”

那孙道长反握桃木剑,肃然喝道。

那十八名精壮小伙听命,依次走到西南角,拿起摆在地上的酒碗,一个接一个将碗中的酒喝了下去。

“这些人给多少钱?”我问身后那汉子。

“跟我们差不多,一个晚上两万吧。”汉子赶紧弯下腰,笑着凑过来解释道。

“两万?”我很是诧异,“卖一条命就这点钱,噶个腰子去卖都不止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