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五一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阅读替身梗搁我身上?分手,姐闪婚了

完整阅读替身梗搁我身上?分手,姐闪婚了

海水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替身梗搁我身上?分手,姐闪婚了》,主角分别是温乔靳平洲,作者“海水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六年比不过白月光?我做了别人替身还想我回头。做什么春秋大梦?我直接和他闪婚了。婚后,我的新老公竟然出现在酒会现场。为我的大冒险惩罚解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真当我们协议结婚?现在是我们各自行使夫妻权利的时间。”没眼看!霸总超级宠小娇妻啊。...

主角:温乔靳平洲   更新:2024-07-10 2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乔靳平洲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阅读替身梗搁我身上?分手,姐闪婚了》,由网络作家“海水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替身梗搁我身上?分手,姐闪婚了》,主角分别是温乔靳平洲,作者“海水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六年比不过白月光?我做了别人替身还想我回头。做什么春秋大梦?我直接和他闪婚了。婚后,我的新老公竟然出现在酒会现场。为我的大冒险惩罚解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真当我们协议结婚?现在是我们各自行使夫妻权利的时间。”没眼看!霸总超级宠小娇妻啊。...

《完整阅读替身梗搁我身上?分手,姐闪婚了》精彩片段


饭局过后,那法国客商团队中的一名成员大概是因为温乔那一口流利的法语,对她多看了几眼。

再加上她的容貌,的确是能在一群人中迅速吸引注意力的那种……

在众人陆陆续续散场,被安排前往酒店之时,那名三十来岁的法国男人忽然走到她的身侧,跟她搭讪。

“温小姐,我听说海市的夜景很美,不过我后天就要离开了,不知道你今晚有没有时间,我希望能请你当我的导游,当然,我更希望我能有这个机会,与你共度一夜。“

男人很开放,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身上打量。

那样的目光让温乔觉得很不舒服。

可是顾忌到这是一个商业谈判的场合,温乔怕自己的反应太过,搅黄了合作,所以,出于职业素养,她起初还是保持着客套的礼貌:“抱歉,先生,已经很晚了,我想回家休息,如果你需要导游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更为专业的。”

然而男人并没有适可而止的打算。

他勾唇一笑,眼里流露出一些莫名的势在必得的自信:“这样吧,我去跟沈总聊聊。”

“……”

他好像觉得,他如果去找沈渡‘要’她,看在合作的面子上,沈渡一定会将她‘安排’给他。

事实上,温乔也是这么想的。

她颇有些无语。

打工人就活该被压榨吗?

温乔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朝沈渡的方向走去,她听见那个法国男人操着一口有些蹩脚的英文在与沈渡沟通。

不过她隔得远,听不大真切。

尽管法国男人将自己的意图说的委婉了些,但兜来绕去,也瞒不过沈渡的眼睛。

沈渡视线掠过人群,落在温乔的身上。

她似乎是个表面情绪很淡的人,不管她内心有多剧烈挣扎,她的脸上好像也看不出多大的波澜。

就在那法国男人笑着跟沈渡说话,以为会得到他想要的回应时,却见沈渡骤然阴沉,只冷淡的吐出了一句话:“她是我的人。”

男人一愣。

他当然知道温乔是他的下属,所以才来跟他提这个要求。

“沈总,我的意思是……”

那男人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却见沈渡往嘴里咬了一根烟,啪嗒点燃,不紧不慢的抽了一口,才打断他:“我的意思是,她是我的女人。”

*

温乔也不知道最后沈渡说了什么,那个法国男人没有再来缠他。

饭局结束后,温乔准备回家。

她没有坐公司的商务车,原本是准备往前走一段坐地铁回家的,可还没走多远,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停在了她的身边。

车窗只放下了一小半, 从温乔那个角度看去,她能看到后座那道靠着椅背,松弛又笔挺的身影。

温乔心中了然,默默地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想起最后那个法国男人走向他的画面,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沈渡面前添油加醋说了些什么,保险起见,温乔唇瓣张了张,试图解释:“抱歉,沈总,我今晚实在是有些累了,所以抽不出时间和精力给那位先生当‘导游’,虽然作为中汇集团的一名员工,为公司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应该是我牢记于心的职责,但是 ……”

“温乔。”

沈渡心中生出一阵好笑又无奈的情绪,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声音突然严肃了。

温乔心里骤然涌上一阵不好的预感。

隔了好一阵,她才听到他的下文。

“你首先是沈太太,其次……都是其次,懂我的意思?”

小说《替身梗搁我身上?分手,姐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乔不是什么都不懂。

她知道沈太太的分量,只是一直以来,她都不敢高估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

但转念一想,如果一切站在‘沈太太’的角度来看问题,她刚才的确是杞人忧天了。

毕竟沈渡一眼就看出了那个法国男人的企图,他怎么会将自己的‘妻子’当做一颗交换利益的棋子?

他不是那样恶劣低端的人。

温乔迟疑了一阵,说道:“抱歉,我可能还是没适应这个身份……“

见她又拿出这样的说辞,沈渡若有似无的勾了下嘴角,眸中带着些难得的玩味:“是我的错,是我这个丈夫的表现没有给沈太太一种……亲近熟悉的感觉。”

“啊,不……” 温乔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刚想要解释,可话还没说完,却见沈渡倾身靠了过来,两人之间贴的很近,城市霓虹光影透过车窗掠过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他漆黑的眸底泛起细微的波澜。

目光对视,让温乔有些恍神的感觉。

“要试试……亲近的感觉吗?”

他的唇,仿佛要贴到了她的唇上。

一些界限仿佛要被模糊掉了,不知道是不是温乔的错觉,她好像真的要陷入他的眼神里。

温乔眼睫颤了颤。

他低哑的笑了一声,“呵,算了。”

沈渡在那一秒,像是读懂了她眼睛里的一种很细微的恐惧,他终究没有更进一步,一切进展的太快,吓到她,不是他的本意。

温乔看着他与自己重新隔开了距离,那种要缺氧的感觉,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她假装不经意地翻看着手机,翻到微信上,看见徐梦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过来,问她今天怎么样?老板有没有刁难她?

毕竟那天在聚会上闹得事情有点大。

【学姐,我是真的没想到,你那天竟然那么猛!敢要老板的皮带就算了,竟然还敢把老板叫老公!】

温乔看着那一行文字,那种极其羞耻的感觉一下又涌了上来。

她装作没看见似的忽略掉。

她心虚的退出与徐梦的聊天记录,一路往下翻,工作上的消息占据了她聊天记录的大部分内容,她身边走得亲近的人,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同事,好像都不太多。

温乔翻着翻着,突然就翻到了与沈渡的聊天记录。

两人的上一次聊天还是在五天前。

温乔余光瞄了一眼身边的人,见他坐在那微阖着眼,闭目养神,突然指尖移动,点到了沈渡的微信头像上,他的头像是一片神秘幽蓝的极光。

加沈渡微信也有一个多月了吧,温乔骤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没点开过他的朋友圈。

一来是因为当时与沈渡结婚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两人加了微信之后,后来又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联系,她又是个性子淡薄的人,久而久之,也没有去注意这些,二来则是他这一个月的确没什么动态……

如今仔细想想,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会温乔心血来潮,点开了他的朋友圈。

出乎温乔意料的是,他的朋友圈并没有像如今大部分人一样,设置什么三天一月亦或者是半年可见,温乔可以查看他的所有内容。

不过他发朋友圈的频率不是很勤快,朋友圈的内容也大都是一些有关金融的行业资讯,能窥见他私生活的内容寥寥无几。

可温乔这会却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怔,竟耐着性子,掠过那些资讯,一条一条的往下翻。

没过多久,已经翻到了他六年前的一条朋友圈。

那是一张极光的照片,还有一句很短的配文。

——【想和她一起去看极光。】

温乔点开那张照片,发现那张照片正是他如今的头像……

那一瞬间,温乔脑子里就跟生了锈似的。

她好像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想象,像他这样一个高不可攀的男人,如此宠溺温柔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时,会是怎样的模样?

那个他想一起去看极光的女孩,在他的心里,一定很特别。

温乔反应迟钝的在心里想,原来,六年前,他有真心爱过的人啊。

那……六年后呢?

顶着一个用了六年的头像,对那个她念念不忘,可却娶到她这样一个‘合作对象’,是不是也会有遗憾?

温乔没有再翻下去了。

她退出他朋友圈的界面,将手机熄屏,放入口袋里。

约莫过了四十分钟,黑色宾利在沈渡那寸土寸金的江景大平层停下。

温乔迟疑着跟在他的身侧,与他一起上了电梯。

她一路上一言不发的样子,反倒是更为吸引了沈渡的注意。

“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一进屋,沈渡便问她,温乔还没说话,就听见放在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温乔拿起手机,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眉眼间的疲惫瞬间更深更沉了。

她无奈的扯了下嘴角。

其实之前不算不开心,但现在……算了。

她将电话接通放在耳边,那头传来一道温婉的女声。

是她妈妈温曼丽。

“乔乔,最近很忙是吗?中午给你发消息你都没回。”

这么多年了,温乔连敷衍都懒得做了,她没什么耐性的说道:“是,很忙,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以后少打电话过来吧。”

沈渡垂下眼盯着她,微微皱了下眉头。

温曼丽还没来得开口,电话那头又响起另一个脆生生带着些抱怨的声音,“妈,我就跟你说过了吧,姐姐不喜欢我们去打扰她,你老是不听,自找没趣也惹得姐姐不开心。”

温曼丽忍不住叹了口气,像是在对着电话那头的女孩训斥:“思思,你别这么说,是妈妈对不起你姐姐,你姐姐这些年受了很多的苦……”

温曼丽在温乔八岁那年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与温乔的父亲离婚。

结婚十年,两人吵吵闹闹,可是到离婚的那天,却分外的平静。

父亲为了真爱愿意净身出户,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那一双女儿一个都不要。

离婚的那一年,温曼丽才三十岁,她长得漂亮,又还年轻,拗着那一口气,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不甘于此。

离婚后的第二年,她认识了当地一个有钱人,一个搞房地产开发的离异男。

离婚后的第三年,两人决定结婚。

可偏偏男方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当时温曼丽带着一双女儿,像是带着两个拖油瓶,这样嫁过去,肯定被男方家说闲话。

温曼丽跟男人商量后,最终双方各退一步,做出了妥协——只带一个过去。

毫无意外,温曼丽决定带走温思思,而温乔……则成为了他们不要的那一个。

温乔忽而觉得身体有些发冷,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掠过沈渡,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温水,慢慢的喝着。

温曼丽沉默了好一阵,又接着说:“乔乔,明天晚上下班后我让司机来接你,咱们一大家子一起吃个饭,明天是思思的生日,她谈了一个男朋友,正好,她也会带男朋友过来。”

说到这,温曼丽唇角忍不住上扬:“对了,思思男朋友也是京北大学毕业的,很优秀的一个年轻人。”

不仅如此,还是一富二代,家境十分殷实。

温曼丽拉着温乔说了好一阵温思思男友是有多么的优秀,听着电话那头一直的沉默,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乔乔,妈妈没有任何炫耀的意思,妈妈只是希望你像思思一样,找到一个爱你,对你好,家境也不错的人,你也这个年纪了,一直单着的话……”


男人修长的指尖在方向盘上轻轻的敲了下,“怎么没想到?”

“我以为他也是不会回头的人。”温乔斟酌着开口:“对不起。”

漫长的一阵沉默 后,车子在一个红灯路口停了下来。

沈渡偏过头看着似乎有些不安的小脸,放柔了声音:“沈太太,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跟他在一起的那几年,是真心的喜欢过他,对吗?”

温乔愣了下,眼睫颤动着,对视几秒后,她收回了视线,偏头望向了窗外。

“是。”

“有多喜欢?”

这会的他像是拿着一把刀,一点一点的往她心口剖。

温乔自嘲的笑了一声,“最喜欢的时候,喜欢到……我以为我这辈子可能不会再喜欢别的人了。”

沈渡心情忽然就不好了。

当然,这是很正常的事。

不正常的是,他偏偏还要自寻不痛快,一个又一个问题的问下去。

“当初仓促结婚,是想要报复他?”

“不是。”温乔皱着眉头,解释:“我们第一次见面,相亲的时候,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结婚只是因为我想让奶奶开心。”

当然,她也知道,她和靳平洲之间再无可能了。

看着红灯的倒计时,沈渡徐徐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自始至终,有没有将我当成过……备胎?”

毕竟她曾喜欢靳平洲到以为她再也不会喜欢别人的地步。

毕竟她一开始是想要搭伙过日子的。

温乔又顿了几秒。

不是迟疑,犹豫,她只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坚定。

她说:“没有。”

“行,我知道了。”

温乔等了一阵,也没有等到下文。

回到家,温乔弯腰换了鞋,放下手中的东西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洗澡,可步子还没挪开,一只手就从她的身后伸过来将她的手腕给攥紧了。

隔得太近,灼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脖颈,让她身子有些绷紧和僵硬。

“住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

“嗯?“

温乔可能是太紧张了,他这样一句话,没头没尾的,她也猜不出来什么意思。

“适应得怎么样了?”

她想了想,说:“挺好的。”

“挺好的?”沈渡缓缓地松开了她的手,“那就好。”

温乔松了一口气。

“那今晚到我那睡。”

“什么?“

温乔脑子又混乱了。

他耐着性子:“我的意思是,今晚洗过澡,你到我的房间来睡。”

同居一段时间了,他们却从没有同过床。

温乔骤然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问那一句‘适应的怎么样了?’

适应好了他的屋子,接下来……就该适应他的房间,他的床,他的人了吧?

温乔张了张唇,没发出声音。

温乔一直觉得,沈渡是个很有分寸感,也很懂得照顾她情绪的人,她现在这样子,她想他应该能明白她的不自在,可是没想到,沈渡什么都没再说,只是转身回了房间,丢给她一个背影。

他大概是进了浴室。

温乔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怀着些不安和忐忑,也进了浴室。

今晚这个澡,她洗的特别久。

她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纯情小姑娘了,她也有过那方面的经验……

可这种事,对她来说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可以进行的事。

温乔在那纠结着,磨磨蹭蹭的洗完那个澡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她穿着一套白色真丝质地的睡衣从浴室走出来,僵硬地站在房间里。

也不知道这会他在干什么?

如果她一声不吭的关了门在自己的屋子里睡,不去找他也不跟他说清楚,会不会显得太不尊重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